「好啦,不要這樣!」紀海杰忙把他往後扳,「今天早上謝謝老師,我沒想到藍老師會這麼……勇敢。」

「海杰是想說妳超正的!」練方城趕緊補充,「嗆辣派耶!」

藍臻臻聽到這稱讚沒有太高興,因為鬼僕事務所為她設定是位「溫柔且善解人意」的輔導老師……嗚。

「王祖發聽說氣死了,到剛剛還在班上咆哮……」謝紫嵐柔聲開口,「只是老師這樣是為難到自己了,學校不會在意王祖發對紀海杰說了什麼,但卻會找老師麻煩。」

「我沒關係,我只是不能接受他動手推人,而且還說那些荒唐的理由。」藍臻臻維持溫婉的坐在位子上,「今早的事我也失態,下次我不會再這樣了。」

「我倒覺得很好。」麻昱承聳了聳肩,把自己摔進一旁的椅子裡。

紀海杰嘆口氣,往桌邊走去,「這是司空見慣的事,我家裡不富裕,靠獎學金就讀這個學校,本來就會遭受到冷眼,都三年了,我真的已經習慣了。」

「你很優秀啊,三年全靠獎學金!」莫禪是真心的讚美。

「他超強的,學校答應他高中生涯學費全免,他每學期都還再拿津貼!」麻昱承在後頭沙發上笑著說,「不知道讓多少人臉綠!」

「多的獎學金可以當生活費,對我來說也是莫大幫助。」紀海杰解釋著,「我是要請老師以後不要再多事了,我們的事情,能自己解決的。」

「都是逃避嗎?」藍臻臻脫口而出,一時之間忘了分寸。

莫禪不動聲色,他就說,為什麼要安排輔導老師這個職位給全天下最需要輔導的人呢?

紀海杰望著藍臻臻,似乎明白她的意思,無奈的笑著。

「逃沒什麼不好啊!老師,妳初來乍到,這個學校是菁英薈萃之地,階級制度相當嚴重,我沒有本錢也沒有本事去跟他們尬!」紀海杰溫和的說著,「我只想專心讀我的書,撐到高中畢業就好了。」

謝紫嵐咬了咬唇,也有些無奈在臉上。

「我們不可能總是護著海杰,畢竟仍會有我們看不見的地方。」她有些不快,「昱承這麼常跟他在一起,還是會有疏漏。」

「看來很多人找你麻煩啊……」莫禪聞言,可以看出他幾乎是眾矢之的,

「因為他太優秀卻又家境不好,很容易變成箭靶!」練方城中肯的說,「在認識海杰之前我們也都是一樣的想法,優越感作祟,瞧不起像他這種生活匱乏的人。」

藍臻臻聽了也只是火大而已,所以她選擇不第一時間回應,採取著淺笑;莫禪倒覺得這是個瞭解學校的機會。

「我剛剛聽藍老師提到你們班級的劃分與顏色,連班級牌都不太一樣,挺特別的。」他裝做不知道的詢問,「這是有什麼用意嗎?」

「啊,前七班是優等班,為紅色;中段三班是綠色,後段末班就是藍色,從教室大小跟設備開始就不一樣。」紀海杰詳細的解釋著,「每個人都有往前進的機會,但一旦被打下去,就很難爬回來。」

「嗄?什麼意思?」藍臻臻一怔,「更換班級嗎?」

「嗯,像是……」謝紫嵐回頭指向麻昱承,「麻昱承跟紀海杰都是一班的,我是三班,練方城是十一班的。」

十一?這讓莫禪有些詫異,名單上沒有寫出組員的班,但組長都是前七沒錯;練方城領會到莫禪的眼神,自嘲的忍不住笑了起來。

「老師別介意,都是因為大家願意接受我,不然藍色班的很難能入團隊。」練方城搔搔頭,「不過我完全沒有興趣往前晉級。」

「小練是可以在前七的人,只是不願意罷了。」麻昱承嘿唷的站起,走到練方城身邊,「莫老師,就像這樣,小練這次考的成績好,按照成績平均,他可以到紫嵐的三班去;若紫嵐成績進步,也能到我的班上來。」

「這多久決定一次啊?每次考試嗎?」藍臻臻頭有點亂,怎麼那麼麻煩。

「每次考試,一考完就換班,學校的宗旨是學習不容等待。」謝紫嵐接口,拉過麻昱承,「可是如果昱承考不好,他就可能落到二班、落到三班、甚至落到小練的班上。」

「哦,有上也有下啊……」莫禪瞇起眼,「那剛剛說落下後難爬上,是說一旦麻昱承落到二班後,就永遠回不去嗎?」

「是。」紀海杰回得迅速,卻讓藍臻臻嚇一跳,「一班的人只要成績落到別班,就沒有回來的機會,不過其他紅班還有機會往返,只是萬一落到別的顏色區塊,表現再好也不會讓你回來了。」

「這也太變態了吧!」藍臻臻簡直不敢相信,「這是唸書還是在競爭什麼?居然永無翻身!」

莫禪笑著轉向右方,「藍老師?」這女人能不能有點自覺?平常不是很專業嗎?

「我是說真的啊!我們輔導老師講究的是學生的心理健康,這並非健康的教育制度啊!」藍臻臻倒是振振有詞,「優秀的人就往上升,一次失誤就往下打?這不是讓學生們都只看著成績嗎?」

「這所學校就是這樣,不爽不要來唸啊!」麻昱承無所謂的聳肩,「入學前都講得很清楚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入前大家就都知道了……不對啊,這也不該是理由吧!

「老師們剛到學校,過一陣子就習慣了,很多人無時無刻不戰戰兢兢,不能容許任何一次的失誤,就怕自己跌出班級平均外……其實大家有沒有重成績是一回事,看重的……不過就是面子吧!」謝紫嵐說得有點悲涼,「尤其離開班上的人,有時都會被人瞧不起……」

「這也能瞧不起?」莫禪反而不解了,「只是一次考不好,豈能代表什麼。」

「在我們班不是。」麻昱承說得理所當然,「我自己都會嘲笑那些被踢出去的傢伙,不夠格的人就不該待在紅色班級。」

「麻昱承。」藍臻臻立即出聲,「你這種思想是不對的!」

「沒什麼不對!他就是不夠資格才會被踢走啊!」麻昱承迎視著藍臻臻,「不要講那種冠冕堂皇的道理,道理是裝飾用的壁紙,一點用處都沒有!社會就是這麼運作的,犯一次錯難翻身的人多得數不清,要有本事才能站在高處!」

紀海杰不安的看向他,「昱承!不要說那些!」

麻昱承扯了嘴角,還翻個大白眼,不爽的轉回身。

「哈哈,老師不要在意喔,比昱承想法更偏激的人多的很呢,超多政商之後都在學校裡,他們本來就都高高在上。」練方城總是一直笑著,「像我就不在意,我也不顧面子,我就是不想離開班上啦!」

「真的!是看人的!小練的成績很好,但他就是不想離開十一班。」謝紫嵐看著練方城,有種佩服感。

莫禪沉吟著,這種制度實在不可取,但是麻昱承說得也沒錯,出了社會,社會的確是這樣運作的,只是不會這麼明顯,而且跌倒了只要努力,隨時有再爬起來的機會。

「難怪一個比賽大家就這麼重視,看來這也是菁英篩選的一種意義吧?」藍臻臻對這樣的制度感到不快。

「對大多數人來說是,這是一種榮譽與肯定,大家跟家長們都會比拚誰最優秀,更何況還能代表學校出賽,國際性賽事,推甄大學也很有益處。」紀海杰肯定點頭,「呵呵,不過對我來說……」

他笑得有點尷尬,藍臻臻突然瞭然於胸。

「第一名的獎金多少?」她亮著雙眼問。

紀海杰有些詫異,沒想到這個老師居然一下就懂得他在意的目標!「一百萬。」

「一百萬?」藍臻臻揚高了分貝,「哇!一個高中科學競賽獎金有一百萬喔!」

莫禪眼神默默的移過去。

「這只是校內新增的「科研獎學金」,代表出賽時的費用由學校支付,如果在國際上取得獎項,獎金更高!」紀海杰雙手緊緊握著,「我目標只先放在校內,我要盡力奪冠!」

「那第二第三呢?」藍臻臻邊說邊往前,莫禪看著搖頭,又不是她要去參賽,這麼激動幹麼?

幾個學生忍不住笑了起來,最後由謝紫嵐開口,「老師,這種事只有第一,沒有第二的。」

「啊?沒有第二?但這麼多人參加,第二名好歹有個幾十萬……」二十萬也好啊!為什麼她以前學校都沒有這麼高額獎金的比賽啦!

「除了第一外,其他都是失敗者。」麻昱承撂下了結論,「失敗者有什麼資格拿錢?」

藍臻臻瞪圓了雙眼,這種話好殘忍!但好像並沒錯……因為唯有冠軍,才有資格代表學校出去參賽。

莫禪劃上微笑,有種臭氣相投感覺,他完全理解這間學校、這些學生的思維,簡單八個字: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

「在意的人,就會視每個人為敵人。」莫禪走上前,「看來這次的比賽是激戰了。」

「那當然!不過我們勢在必得!」練方城用力握拳,看來自信滿滿。

「對!一定要得冠!」聽到比賽麻昱承又給繞了回來,一手一個,攬住紀海杰跟謝紫嵐,「我們陣容這麼堅強,沒問題的啦!」

「我會盡力的!」紀海杰感覺很謙虛,從氣質上看就是不同世界的人。

「要有信心!紀海杰!」麻昱承用力搥了他胸膛一下,「一百萬耶!想著一百萬,非拿到不可!」

「對!」藍臻臻大聲應和,「如果你真的很想要那一百萬,就要拚了命去做,不能只是盡力而已!」

老師……紀海杰看著藍臻臻,微笑的臉頭,有些赧顏的低下頭。「我會拚命的!」

「這就對了!加油!」藍臻臻做出FIGHT的握拳,「有事情隨時來找老師!」

「哈哈哈哈!」麻昱承笑得很誇張,「老師,妳這是泥菩薩過江,還是先顧好自己吧?」

呃……藍臻臻瞇起眼,這個姓麻的傢伙真惹人厭。

「老師,昱承是說真的喔!」謝紫嵐小小聲的提醒,「王祖發不是什麼好惹的人,他們家是民代。」

「所以?」藍臻臻挑了眉。

「個性上也不好,光看他早上突然暴走就知道了,他不太能接受別人反抗他、跟他對嗆,甚至……」練方城看向地板,大家卻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上午藍老師絆那一腳真的超大快人心的,看著他跌個狗吃屎,每個人其實都在心中竊笑呢。

「我才不怕他!」哼!藍臻臻一轉身,眼尾瞟到對面的冰冷眼神,「啊……我意思是說,他是學生,我是老師,我知道怎麼應付他的,謝謝你們。」

紀海杰看著藍臻臻,深深一鞠躬,「今天謝謝老師了,不過以後如果再有類似情況,請老師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什麼?」藍臻臻不可思議的看向他。

「很多事老師不宜插手的。」紀海杰微笑著,「而我已經習慣了。」

「可是……」

「放心好了,紀海杰我罩著。」麻昱承態度很散漫,但是眼神倒是凌厲,「我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他的!」

可是你的保護,說不定也是傷害紀海杰的方式之一啊……藍臻臻這句話沒說出來,她只是來臥底調查事情的,不需要介入太多。

午休時間快結束了,謝紫嵐提醒大家趕快回去,禮貌的跟老師們道別後,四個人愉快地走了出去。

「晚上再去紀海杰家吃飯!」

紫嵐去不去

「我今天不行啦麻昱承你每天都去吃人家的喔

「我有付餐費好嗎!」

熱鬧滾滾,感覺得出這些孩子感情很好。

只是沒幾秒鐘,紀海杰又給折了回來。

「怎麼了嗎?」莫禪彷彿早預料到似的,連坐都沒坐下。

「老師,那個……昱承沒有惡意,他人就是這樣,有點孤傲囂張,又是有錢人家的孩子,算是那種很惹人厭的類型,但是、但是……」紀海杰是為朋友說情來的,「他真的對朋友很好。」

莫禪點頭笑著,輕聲的說知道了。

看著他轉身出去,藍臻臻還是壓下叫住他的舉動。

「唉……」確定沒有學生再折回來後,她有點無力的趴在桌上。

「幹麼?」莫禪倒是輕快,「一下就知道了不少事,果然是透過學生最快。」

「我只是覺得麻昱承那種用錢來挺朋友的感覺不太好!」她托著腮,「我不認為紀海杰真心喜歡這樣。」

「基本上我不在乎他喜不喜歡。」莫禪睨著她,「愛錢鬼,妳以為妳真的來輔導學生的嗎?」

她瞥著他,沒好氣的扯著嘴角,「是是是!問題是現在呢?班級分級制有什麼?科研競賽有什麼?線報說吳岱芳出入這所學校,究竟跟這些有什麼關係?」

「她應該不是用吳岱芳這個名字了,別忘了她是個唯恐天下不亂的人……學生背景雄厚,學校制度存在競爭,我總覺得處處都是她可以利用的地方。」莫禪另有一番見解。

藍臻臻看著他,老實說,她想不到這麼多,但是能體會莫禪是屬於這邊的人。

「上次她介入醫院基金會體制,我們原本也以為她是瞄準有錢人出手,捐大筆金錢給基金會,結果目標卻放在救命寶寶身上……」藍臻臻用過去的想法在整理邏輯,「所以這一次,或許她依然不是把目標放在這些富商政要……」她一怔,詫異的看向莫禪,「這怎麼可能?有人會為了區區高中成績……」

莫禪卻笑了起來,那抹笑帶著讚同、帶著嘲諷,帶著讓藍臻臻膽寒的氛圍。

「高中生的一切,妳以為有多少?」莫禪坐回她面前,「成績、面子、異性,這些就是他們的全世界。」

「我高中時的世界是唸書跟打工打工還有打工。」她很認真的回應。

「妳要用不愁吃穿的想法去思考,高中生誰懂得賺錢的辛苦?每個人都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什麼都認為父母理所當然要給的,不必為生活煩惱,就沒有什麼大煩惱了!」莫禪眼神飄著遠方,笑得很輕蔑,「剩下的就是課業、面子,因為都是富二代,還多點家族的壓力。」

「這樣子的人……好像很好誘惑……」正因為單純,說不定更好鼓動,「難道有人會為了成績,想下手對付功課比他好的人嗎?」

「這難講,除了學生外,我看老師之間的競爭也不少。」莫禪挑了挑眉,「妳沒看陳威對我敵意多重?」

啊,那個陳威老師,深怕這個空降的小子把他的地位佔去。「目前你只是暫時代課,因為你說還不想在哪間學校穩定下來,萬一你決定待在這間學校的話──他的地位就不保了。」

「我想老師們也以教紅色班級為榮吧?這制度真是太噁心了!」藍臻臻邊說邊打了個寒顫,「為了往上爬,每個人都有可能是敵人啊!」

莫禪點了點頭,「這時有沒有覺得打工的生活好像不會太差?」

「哈、哈、哈!」藍臻臻假笑三聲,「我寧可煩惱成績,也不想煩惱生計……不對,我如果不必煩惱錢,我也才不鳥成績咧!」

「呵……」莫禪笑了起來,「所以我們果然不是同掛的!」

「誰想跟你同掛!」藍臻臻哼了一聲站起,「我累了,我要回去休息。」

「累什麼?妳一早做了什麼事?」莫禪真不敢相信她說得出口,只不過坐在那邊聽訓一早上而已。

藍臻臻沒好氣的轉頭,「我跟你換,我去上課你去聽訓,看你累不累?」

「拜託不要誤人子弟。」莫禪輕挑嘴角,「還有,請記住妳現在是藍、老、師。」

藍臻臻連回答他都懶,直接拉開門就甩上。

噯,走了幾步她才想起,忘了跟他道謝午餐解救,要不是他到訓導處去等,說不定她現在仍在聽訓呢。

沉重的腳步往輔導室走去,不管等等輔導主任要叫她幹麼,她都要說很暈不舒服需要休息;萬一主任擺臉色講難聽話,她只好使出一字要訣:忍。

千萬要忍住,她現在是輔導老師,老師老師老師──「喂!藍臻臻!」

驀地有人連名帶姓喚住她,藍臻臻止住步伐,狐疑的左顧右盼,在十字路口的右邊走廊,看見了站在那邊的王祖發。

唷喝,敢情這叫冤家路窄啊?不,這小子定是特意來等她的。

「王同學。」藍臻臻笑著旋身,「有什麼事嗎?」

「跟我來。」大爺轉過身,直接撇頭。

呃……藍臻臻傻在原地,現在是怎樣?單挑?談判?哇塞,現在高中生活這麼多采多姿啊!

猶豫了好幾秒,她都沒移動步伐,到以是要跟還是不跟?

她現在是老師啊,不會到輔導室嗎?在那邊一副要單挑做什麼?但是如果不去,萬一這傢伙捅出什麼簍子,該不會又怪到她頭上吧?

正在想,王祖發停下腳步,回頭朝她招手。

是那種叫小弟的方式,看得她實在一肚子火……什麼東西啊死小孩,有這樣叫人的嗎?更何況她現在是老師,也不能這樣叫吧,簡直目中無人!

握緊飽拳,她邁開步伐,疾步追了上去。

王祖發走路也俐落,筆直往前,從三樓空橋連接的通道走去,時值午休,路上都沒人,空橋兩旁全是窗子,好不容易沒教室,藍臻臻扯開嗓子。「喂!王同學,有什麼事在這裡說吧!」

王祖發沒回應,就是不停地往前走,而且快到藍臻臻覺得有點難追上。

「王祖發!」藍臻臻喊著,空橋裡傳來她自己的迴音;發發發……

空橋連結的是體育館,藍臻臻概略參觀過體育館,但沒有從這空橋走過,她跟著王祖發轉身後下樓,幾度追丟他的身影,但總在轉角猶豫時,他又會出現在那兒等她似的。

好像……她覺得有點怪異,他們來到地下一樓了!

空盪而靜謐的體育館,現在全校學生都在教室裡安靜午休,是種呼叫無人的時刻。

她遲疑著,小心翼翼的走進泳池區,幸而上方的玻璃透亮,減低了她的緊張感。

「喂!有什麼事得到這裡來說?」她刻意與王祖發拉開距離,高聲喊著。

王祖發背對著她,有幾秒的遲疑,突然間顫了一下身子,開始左右張望:「咦?」

「王祖發!有事快點說!」藍臻臻在後面再喊了句。

王祖發回過身,用一臉錯愕的神情看著他,「……妳……藍臻臻……妳在這裡幹什麼!」

 

 

 


--

連載均為未校正版,交稿後將由編輯校正更正錯誤。

●新月簽書會報名了沒:http://goo.gl/KWBhC1
●音森森二:資幽生:http://goo.gl/u8qysx
●都傳9:隙間女:http://goo.gl/OO8bxI

「老師好。」紀海杰禮貌的走了進來,不料後面還跟了其他人,「打攪到老師用餐了嗎?」

 

「不會,我們吃飽了。」莫禪微笑著,藍臻臻趕緊檢查自己的嘴角有沒有麵包屑。「你是紀海杰吧?還好嗎?」

 

他點點頭,笑得相當靦腆。

 

跟在他身邊的是那位紅髮的麻昱承,一早上他對這兩位印象最深,兄弟情義相挺,看得出麻昱承的家境甚好,藍臻臻對他護著兄弟的行為很感動,只是這孩子不太明白錢不能解決所有問題,像他什麼都拿錢挺紀海杰的說法,有時候反而對人造成無形的傷害。

 

例如,她不覺得紀海杰對於「錢我來扛」這件事,會感到欣然接受。

 

還有,這傢伙居然把老師當成他聘的!

 

「老師!」麻昱承比較隨性,從全身上下的行頭一看就知道是天之驕子。

 

在後面也是上午曾出現的女孩,她至少有一百七十五公分高,相當高身兆,染了頭紫灰的髮色,柔美長捲髮配上白皙的皮膚,是顯眼的美人兒;她旁邊是是高瘦的眼鏡男孩,穿著藍格子衫,書卷氣與富公子氣味濃厚。

 

「帶這麼多人來啊?」莫禪溫和的說著,那微微笑的模樣,不禁讓藍臻臻發寒。

 

拜託,他如果這樣對她笑,她一定會全身起雞皮疙瘩。

 

「呃,想來謝謝老師……」紀海杰有點緊張,開始介紹。「我們是同組的,麻昱承、謝紫嵐跟練方城!」

 

「同組的……」莫禪即刻看向桌上的競賽名單,「的確,紀海杰是組長。」

 

「他最聰明沒辦法!」麻昱承往他肩頭一拍,「我們這組鐵定最強!」

 

「比賽還沒開始呢!」藍臻臻打趣的說,不過有自信是好事啦!

 

「一定第一!」麻昱承豎起大姆指,謝紫嵐也跟著在旁拚命點頭。

 

紀海杰幾度欲言又止,眼神瞥了藍臻臻一眼又閃開,數度來回,有點尷尬,一旁的麻昱承看不下去,一步上前。

 

「我們聽說老師被訓導主任罵了一上午,想說來看看老師,雖然我個人覺得挺帥的!」麻昱承說話相當直接,「王祖發那傢伙蠢豬不識自己,真的以為憑他可以入圍嗎?」

 

「咳!」莫禪趕緊出聲,「我們盡量不做人身攻擊。」

 

「哈哈!老師你也太溫和了,這世界上誰不做人身攻擊啦!」麻昱承哈哈大笑起來,「吵架吵輸人或拿不出論點時,大家就是拚命做人身攻擊啊!老女人、肥婆,醜八怪……」

 

「這樣說來,你也是拿不出論點來戰王祖發嘍?」莫禪冷冷一句。

 

「噢,這倒不是,因為──」麻昱承不以為意的勾起嘴角,「我說的是實話。」

 

哇靠,說話可真帶賤。

 

「好啦,不要這樣!」紀海杰忙把他往後扳,「今天早上謝謝老師,我沒想到藍老師會這麼……勇敢。」

 

「海杰是想說妳超正的!」練方城趕緊補充,「嗆辣派耶!」

 

藍臻臻聽到這稱讚沒有太高興,因為鬼僕事務所為她設定是位「溫柔且善解人意」的輔導老師……嗚。

 

「王祖發聽說氣死了,到剛剛還在班上咆哮……」謝紫嵐柔聲開口,「只是老師這樣是為難到自己了,學校不會在意王祖發對紀海杰說了什麼,但卻會找老師麻煩。」

 

「我沒關係,我只是不能接受他動手推人,而且還說那些荒唐的理由。」藍臻臻維持溫婉的坐在位子上,「今早的事我也失態,下次我不會再這樣了。」

 

「我倒覺得很好。」麻昱承聳了聳肩,把自己摔進一旁的椅子裡。

 

紀海杰嘆口氣,往桌邊走去,「這是司空見慣的事,我家裡不富裕,靠獎學金就讀這個學校,本來就會遭受到冷眼,都三年了,我真的已經習慣了。」

 

「你很優秀啊,三年全靠獎學金!」莫禪是真心的讚美。

 

「他超強的,學校答應他高中生涯學費全免,他每學期都還再拿津貼!」麻昱承在後頭沙發上笑著說,「不知道讓多少人臉綠!」

 

「多的獎學金可以當生活費,對我來說也是莫大幫助。」紀海杰解釋著,「我是要請老師以後不要再多事了,我們的事情,能自己解決的。」

 

「都是逃避嗎?」藍臻臻脫口而出,一時之間忘了分寸。

 

莫禪不動聲色,他就說,為什麼要安排輔導老師這個職位給全天下最需要輔導的人呢?

 

紀海杰望著藍臻臻,似乎明白她的意思,無奈的笑著。

 

「逃沒什麼不好啊!老師,妳初來乍到,這個學校是菁英薈萃之地,階級制度相當嚴重,我沒有本錢也沒有本事去跟他們尬!」紀海杰溫和的說著,「我只想專心讀我的書,撐到高中畢業就好了。」

 

謝紫嵐咬了咬唇,也有些無奈在臉上。

 

「我們不可能總是護著海杰,畢竟仍會有我們看不見的地方。」她有些不快,「昱承這麼常跟他在一起,還是會有疏漏。」

 

「看來很多人找你麻煩啊……」莫禪聞言,可以看出他幾乎是眾矢之的,

 

「因為他太優秀卻又家境不好,很容易變成箭靶!」練方城中肯的說,「在認識海杰之前我們也都是一樣的想法,優越感作祟,瞧不起像他這種生活匱乏的人。」

 

藍臻臻聽了也只是火大而已,所以她選擇不第一時間回應,採取著淺笑;莫禪倒覺得這是個瞭解學校的機會。

 

「我剛剛聽藍老師提到你們班級的劃分與顏色,連班級牌都不太一樣,挺特別的。」他裝做不知道的詢問,「這是有什麼用意嗎?」

 

「啊,前七班是優等班,為紅色;中段三班是綠色,後段末班就是藍色,從教室大小跟設備開始就不一樣。」紀海杰詳細的解釋著,「每個人都有往前進的機會,但一旦被打下去,就很難爬回來。」

 

「嗄?什麼意思?」藍臻臻一怔,「更換班級嗎?」

 

「嗯,像是……」謝紫嵐回頭指向麻昱承,「麻昱承跟紀海杰都是一班的,我是三班,練方城是十一班的。」

 

十一?這讓莫禪有些詫異,名單上沒有寫出組員的班,但組長都是前七沒錯;練方城領會到莫禪的眼神,自嘲的忍不住笑了起來。

 

「老師別介意,都是因為大家願意接受我,不然藍色班的很難能入團隊。」練方城搔搔頭,「不過我完全沒有興趣往前晉級。」

 

「小練是可以在前七的人,只是不願意罷了。」麻昱承嘿唷的站起,走到練方城身邊,「莫老師,就像這樣,小練這次考的成績好,按照成績平均,他可以到紫嵐的三班去;若紫嵐成績進步,也能到我的班上來。」

 

「這多久決定一次啊?每次考試嗎?」藍臻臻頭有點亂,怎麼那麼麻煩。

 

「每次考試,一考完就換班,學校的宗旨是學習不容等待。」謝紫嵐接口,拉過麻昱承,「可是如果昱承考不好,他就可能落到二班、落到三班、甚至落到小練的班上。」

 

「哦,有上也有下啊……」莫禪瞇起眼,「那剛剛說落下後難爬上,是說一旦麻昱承落到二班後,就永遠回不去嗎?」

 

「是。」紀海杰回得迅速,卻讓藍臻臻嚇一跳,「一班的人只要成績落到別班,就沒有回來的機會,不過其他紅班還有機會往返,只是萬一落到別的顏色區塊,表現再好也不會讓你回來了。」

 

「這也太變態了吧!」藍臻臻簡直不敢相信,「這是唸書還是在競爭什麼?居然永無翻身!」

 

莫禪笑著轉向右方,「藍老師?」這女人能不能有點自覺?平常不是很專業嗎?

 

「我是說真的啊!我們輔導老師講究的是學生的心理健康,這並非健康的教育制度啊!」藍臻臻倒是振振有詞,「優秀的人就往上升,一次失誤就往下打?這不是讓學生們都只看著成績嗎?」

 

「這所學校就是這樣,不爽不要來唸啊!」麻昱承無所謂的聳肩,「入學前都講得很清楚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入前大家就都知道了……不對啊,這也不該是理由吧!

 

「老師們剛到學校,過一陣子就習慣了,很多人無時無刻不戰戰兢兢,不能容許任何一次的失誤,就怕自己跌出班級平均外……其實大家有沒有重成績是一回事,看重的……不過就是面子吧!」謝紫嵐說得有點悲涼,「尤其離開班上的人,有時都會被人瞧不起……」

 

「這也能瞧不起?」莫禪反而不解了,「只是一次考不好,豈能代表什麼。」

 

「在我們班不是。」麻昱承說得理所當然,「我自己都會嘲笑那些被踢出去的傢伙,不夠格的人就不該待在紅色班級。」

 

「麻昱承。」藍臻臻立即出聲,「你這種思想是不對的!」

 

「沒什麼不對!他就是不夠資格才會被踢走啊!」麻昱承迎視著藍臻臻,「不要講那種冠冕堂皇的道理,道理是裝飾用的壁紙,一點用處都沒有!社會就是這麼運作的,犯一次錯難翻身的人多得數不清,要有本事才能站在高處!」

 

紀海杰不安的看向他,「昱承!不要說那些!」

 

麻昱承扯了嘴角,還翻個大白眼,不爽的轉回身。

 

「哈哈,老師不要在意喔,比昱承想法更偏激的人多的很呢,超多政商之後都在學校裡,他們本來就都高高在上。」練方城總是一直笑著,「像我就不在意,我也不顧面子,我就是不想離開班上啦!」

 

「真的!是看人的!小練的成績很好,但他就是不想離開十一班。」謝紫嵐看著練方城,有種佩服感。

 

莫禪沉吟著,這種制度實在不可取,但是麻昱承說得也沒錯,出了社會,社會的確是這樣運作的,只是不會這麼明顯,而且跌倒了只要努力,隨時有再爬起來的機會。

 

「難怪一個比賽大家就這麼重視,看來這也是菁英篩選的一種意義吧?」藍臻臻對這樣的制度感到不快。

 

「對大多數人來說是,這是一種榮譽與肯定,大家跟家長們都會比拚誰最優秀,更何況還能代表學校出賽,國際性賽事,推甄大學也很有益處。」紀海杰肯定點頭,「呵呵,不過對我來說……」

 

他笑得有點尷尬,藍臻臻突然瞭然於胸。

 

「第一名的獎金多少?」她亮著雙眼問。

 

紀海杰有些詫異,沒想到這個老師居然一下就懂得他在意的目標!「一百萬。」

 

「一百萬?」藍臻臻揚高了分貝,「哇!一個高中科學競賽獎金有一百萬喔!」

 

莫禪眼神默默的移過去。

 

「這只是校內新增的「科研獎學金」,代表出賽時的費用由學校支付,如果在國際上取得獎項,獎金更高!」紀海杰雙手緊緊握著,「我目標只先放在校內,我要盡力奪冠!」

 

「那第二第三呢?」藍臻臻邊說邊往前,莫禪看著搖頭,又不是她要去參賽,這麼激動幹麼?

 

幾個學生忍不住笑了起來,最後由謝紫嵐開口,「老師,這種事只有第一,沒有第二的。」

 

「啊?沒有第二?但這麼多人參加,第二名好歹有個幾十萬……」二十萬也好啊!為什麼她以前學校都沒有這麼高額獎金的比賽啦!

 

「除了第一外,其他都是失敗者。」麻昱承撂下了結論,「失敗者有什麼資格拿錢?」

 

藍臻臻瞪圓了雙眼,這種話好殘忍!但好像並沒錯……因為唯有冠軍,才有資格代表學校出去參賽。

 

莫禪劃上微笑,有種臭氣相投感覺,他完全理解這間學校、這些學生的思維,簡單八個字: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

 

「在意的人,就會視每個人為敵人。」莫禪走上前,「看來這次的比賽是激戰了。」

 

「那當然!不過我們勢在必得!」練方城用力握拳,看來自信滿滿。

 

「對!一定要得冠!」聽到比賽麻昱承又給繞了回來,一手一個,攬住紀海杰跟謝紫嵐,「我們陣容這麼堅強,沒問題的啦!」

 

「我會盡力的!」紀海杰感覺很謙虛,從氣質上看就是不同世界的人。

 

「要有信心!紀海杰!」麻昱承用力搥了他胸膛一下,「一百萬耶!想著一百萬,非拿到不可!」

 

「對!」藍臻臻大聲應和,「如果你真的很想要那一百萬,就要拚了命去做,不能只是盡力而已!」

 

老師……紀海杰看著藍臻臻,微笑的臉頭,有些赧顏的低下頭。「我會拚命的!」

 

「這就對了!加油!」藍臻臻做出FIGHT的握拳,「有事情隨時來找老師!」

 

「哈哈哈哈!」麻昱承笑得很誇張,「老師,妳這是泥菩薩過江,還是先顧好自己吧?」

 

呃……藍臻臻瞇起眼,這個姓麻的傢伙真惹人厭。

 

「老師,昱承是說真的喔!」謝紫嵐小小聲的提醒,「王祖發不是什麼好惹的人,他們家是民代。」

 

「所以?」藍臻臻挑了眉。

 

「個性上也不好,光看他早上突然暴走就知道了,他不太能接受別人反抗他、跟他對嗆,甚至……」練方城看向地板,大家卻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上午藍老師絆那一腳真的超大快人心的,看著他跌個狗吃屎,每個人其實都在心中竊笑呢。

 

「我才不怕他!」哼!藍臻臻一轉身,眼尾瞟到對面的冰冷眼神,「啊……我意思是說,他是學生,我是老師,我知道怎麼應付他的,謝謝你們。」

 

紀海杰看著藍臻臻,深深一鞠躬,「今天謝謝老師了,不過以後如果再有類似情況,請老師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什麼?」藍臻臻不可思議的看向他。

 

「很多事老師不宜插手的。」紀海杰微笑著,「而我已經習慣了。」

 

「可是……」

 

「放心好了,紀海杰我罩著。」麻昱承態度很散漫,但是眼神倒是凌厲,「我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他的!」

 

可是你的保護,說不定也是傷害紀海杰的方式之一啊……藍臻臻這句話沒說出來,她只是來臥底調查事情的,不需要介入太多。

 

午休時間快結束了,謝紫嵐提醒大家趕快回去,禮貌的跟老師們道別後,四個人愉快地走了出去。

 

「晚上再去紀海杰家吃飯!」

 

紫嵐去不去

 

「我今天不行啦麻昱承你每天都去吃人家的喔

 

「我有付餐費好嗎!」

 

熱鬧滾滾,感覺得出這些孩子感情很好。

 

只是沒幾秒鐘,紀海杰又給折了回來。

 

「怎麼了嗎?」莫禪彷彿早預料到似的,連坐都沒坐下。

 

「老師,那個……昱承沒有惡意,他人就是這樣,有點孤傲囂張,又是有錢人家的孩子,算是那種很惹人厭的類型,但是、但是……」紀海杰是為朋友說情來的,「他真的對朋友很好。」

 

莫禪點頭笑著,輕聲的說知道了。

 

看著他轉身出去,藍臻臻還是壓下叫住他的舉動。

 

「唉……」確定沒有學生再折回來後,她有點無力的趴在桌上。

 

「幹麼?」莫禪倒是輕快,「一下就知道了不少事,果然是透過學生最快。」

 

「我只是覺得麻昱承那種用錢來挺朋友的感覺不太好!」她托著腮,「我不認為紀海杰真心喜歡這樣。」

 

「基本上我不在乎他喜不喜歡。」莫禪睨著她,「愛錢鬼,妳以為妳真的來輔導學生的嗎?」

 

她瞥著他,沒好氣的扯著嘴角,「是是是!問題是現在呢?班級分級制有什麼?科研競賽有什麼?線報說吳岱芳出入這所學校,究竟跟這些有什麼關係?」

 

「她應該不是用吳岱芳這個名字了,別忘了她是個唯恐天下不亂的人……學生背景雄厚,學校制度存在競爭,我總覺得處處都是她可以利用的地方。」莫禪另有一番見解。

 

藍臻臻看著他,老實說,她想不到這麼多,但是能體會莫禪是屬於這邊的人。

 

「上次她介入醫院基金會體制,我們原本也以為她是瞄準有錢人出手,捐大筆金錢給基金會,結果目標卻放在救命寶寶身上……」藍臻臻用過去的想法在整理邏輯,「所以這一次,或許她依然不是把目標放在這些富商政要……」她一怔,詫異的看向莫禪,「這怎麼可能?有人會為了區區高中成績……」

 

莫禪卻笑了起來,那抹笑帶著讚同、帶著嘲諷,帶著讓藍臻臻膽寒的氛圍。

 

「高中生的一切,妳以為有多少?」莫禪坐回她面前,「成績、面子、異性,這些就是他們的全世界。」

 

「我高中時的世界是唸書跟打工打工還有打工。」她很認真的回應。

 

「妳要用不愁吃穿的想法去思考,高中生誰懂得賺錢的辛苦?每個人都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什麼都認為父母理所當然要給的,不必為生活煩惱,就沒有什麼大煩惱了!」莫禪眼神飄著遠方,笑得很輕蔑,「剩下的就是課業、面子,因為都是富二代,還多點家族的壓力。」

 

「這樣子的人……好像很好誘惑……」正因為單純,說不定更好鼓動,「難道有人會為了成績,想下手對付功課比他好的人嗎?」

 

「這難講,除了學生外,我看老師之間的競爭也不少。」莫禪挑了挑眉,「妳沒看陳威對我敵意多重?」

 

啊,那個陳威老師,深怕這個空降的小子把他的地位佔去。「目前你只是暫時代課,因為你說還不想在哪間學校穩定下來,萬一你決定待在這間學校的話──他的地位就不保了。」

 

「我想老師們也以教紅色班級為榮吧?這制度真是太噁心了!」藍臻臻邊說邊打了個寒顫,「為了往上爬,每個人都有可能是敵人啊!」

 

莫禪點了點頭,「這時有沒有覺得打工的生活好像不會太差?」

 

「哈、哈、哈!」藍臻臻假笑三聲,「我寧可煩惱成績,也不想煩惱生計……不對,我如果不必煩惱錢,我也才不鳥成績咧!」

 

「呵……」莫禪笑了起來,「所以我們果然不是同掛的!」

 

「誰想跟你同掛!」藍臻臻哼了一聲站起,「我累了,我要回去休息。」

 

「累什麼?妳一早做了什麼事?」莫禪真不敢相信她說得出口,只不過坐在那邊聽訓一早上而已。

 

藍臻臻沒好氣的轉頭,「我跟你換,我去上課你去聽訓,看你累不累?」

 

「拜託不要誤人子弟。」莫禪輕挑嘴角,「還有,請記住妳現在是藍、老、師。」

 

藍臻臻連回答他都懶,直接拉開門就甩上。

 

噯,走了幾步她才想起,忘了跟他道謝午餐解救,要不是他到訓導處去等,說不定她現在仍在聽訓呢。

 

沉重的腳步往輔導室走去,不管等等輔導主任要叫她幹麼,她都要說很暈不舒服需要休息;萬一主任擺臉色講難聽話,她只好使出一字要訣:忍。

 

千萬要忍住,她現在是輔導老師,老師老師老師──「喂!藍臻臻!」

 

驀地有人連名帶姓喚住她,藍臻臻止住步伐,狐疑的左顧右盼,在十字路口的右邊走廊,看見了站在那邊的王祖發。

 

唷喝,敢情這叫冤家路窄啊?不,這小子定是特意來等她的。

 

「王同學。」藍臻臻笑著旋身,「有什麼事嗎?」

 

「跟我來。」大爺轉過身,直接撇頭。

 

呃……藍臻臻傻在原地,現在是怎樣?單挑?談判?哇塞,現在高中生活這麼多采多姿啊!

 

猶豫了好幾秒,她都沒移動步伐,到以是要跟還是不跟?

 

她現在是老師啊,不會到輔導室嗎?在那邊一副要單挑做什麼?但是如果不去,萬一這傢伙捅出什麼簍子,該不會又怪到她頭上吧?

 

正在想,王祖發停下腳步,回頭朝她招手。

 

是那種叫小弟的方式,看得她實在一肚子火……什麼東西啊死小孩,有這樣叫人的嗎?更何況她現在是老師,也不能這樣叫吧,簡直目中無人!

 

握緊飽拳,她邁開步伐,疾步追了上去。

 

王祖發走路也俐落,筆直往前,從三樓空橋連接的通道走去,時值午休,路上都沒人,空橋兩旁全是窗子,好不容易沒教室,藍臻臻扯開嗓子。「喂!王同學,有什麼事在這裡說吧!」

 

王祖發沒回應,就是不停地往前走,而且快到藍臻臻覺得有點難追上。

 

「王祖發!」藍臻臻喊著,空橋裡傳來她自己的迴音;發發發……

 

空橋連結的是體育館,藍臻臻概略參觀過體育館,但沒有從這空橋走過,她跟著王祖發轉身後下樓,幾度追丟他的身影,但總在轉角猶豫時,他又會出現在那兒等她似的。

 

好像……她覺得有點怪異,他們來到地下一樓了!

 

空盪而靜謐的體育館,現在全校學生都在教室裡安靜午休,是種呼叫無人的時刻。

 

她遲疑著,小心翼翼的走進泳池區,幸而上方的玻璃透亮,減低了她的緊張感。

 

「喂!有什麼事得到這裡來說?」她刻意與王祖發拉開距離,高聲喊著。

 

王祖發背對著她,有幾秒的遲疑,突然間顫了一下身子,開始左右張望:「咦?」

 

「王祖發!有事快點說!」藍臻臻在後面再喊了句。

 

王祖發回過身,用一臉錯愕的神情看著他,「……妳……藍臻臻……妳在這裡幹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