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也不是故意的啊,誰曉得是她……那個,誰會知道是她對吧?」小綠說得有點遲疑,「她也沒跟我們提過,我跟阿妙就越說越誇張,反正……什麼難聽話都說了。」

 

 

 

  「那麼,紀玥吟有說過什麼嗎?小湯說她很沮喪,曾經說過類似怎樣的言詞,或是幫那個『驗孕棒』同學分辨過幾句?」

 

 

 

  小綠皺著眉別過頭,小湯倒是點了頭,「她說過或許對方有她的苦衷,也說不定她自己也沒想到會懷孕之類的……」

 

 

 

  「喔。」葛宇彤立刻腦補,這些說話刻薄的同學一定會說,有做還在那邊不知道,不懂得戴套嗎?

 

 

 

  引擎聲由遠而近,警衛騎著摩托車,帶著非常不悅的臉騎來,葛宇彤立即笑臉迎人的起身,果然是警衛載飲料進來了。

 

 

 

  「小姐!妳訂了飲料嗎?」

 

 

 

  「是我的!謝謝你!」葛宇彤趕緊走出涼亭外接過,立刻抽出一杯給警衛,「這是給您喝的,辛苦囉!」

 

 

 

  警衛錯愕的接過飲料,於本想出口的話立刻吞了回去,緊繃的臉上也擠出點笑容,「那個,以後……」

 

 

 

  「以後不會的。」葛宇彤立刻接口,「麻煩你了,真的謝謝!」

 

 

 

  「欸。」警衛一時也不知道說什麼,默默再度轉過龍頭,往前頭去。

 

 

 

  飲料提上桌,兩個學生一人立刻拿過一杯,在學校還能叫飲料喝,有種特權的感覺。

 

 

 

  「所以,」葛宇彤趕緊把話題拉回來,「阿妙覺得自己說了太多難聽的話,導致紀玥吟壓力過重,因為其實她一直在煩惱孩子的事對吧?」

 

 

 

  小綠瞥了她一眼,點點頭,「應該是,因為有一天小玥有提起,她不想來學校的事。」

 

 

 

  從驗孕棒被發現,到紀玥吟發病足足有十天,她十天中就在學校聽著大家的冷言冷語、刻薄嘲諷、或是無限猜忌過活,明明知道懷孕的是自己卻不敢說,只能忍著聽那些不堪入耳的話。

 

 

 

  十六歲的女孩,的確難以承受。

 

 

 

  「她還說過,」小湯欲言又止,咬著吸管有點為難。

 

 

 

  「還說過什麼呢?」葛宇彤好奇的問著,「有什麼不能說的嗎?」

 

 

 

  唉,小湯就長長一嘆息,緊皺著眉,「我一直都沒講,我不敢說!」

 

 

 

  葛宇彤立刻起身,一屁股坐到他身邊去,把耳朵湊前,「小小聲,只對我說。」

 

 

 

  小綠聞言跟著湊過來,葛宇彤忙把她擋下。

 

 

 

  小湯咬著唇,最後還是附耳在旁,「她說過,好希望睡著永遠不要醒。」

 

 

 

  什麼?葛宇彤驚訝的看向他,男孩用清澈的雙眼點點頭,「真的?」

 

 

 

  「嗯,真的!但是我沒想太多……」小湯一臉緊張,「我一開始沒說,後來就不敢講了,彤大姐,你說這樣小玥的爸媽會不會怪我……」

 

 

 

  「怪你什麼?這怎麼能怪?」葛宇彤趕引加以安撫,「這哪是說說就能辦到的,我跟你說,等以後你們畢業進入社會後,星期一到星期五早上睜開眼睛時,你都會這樣想!」

 

 

 

  「嗄?」聽不大懂的小湯跟小綠同時都出聲,不過他們想得應該不是同一件事。

 

 

 

  葛宇彤沉吟著,她突然覺得這場病,是紀玥吟自己不願意醒。

 

 

 

  「聽說她那天跟逃跑一樣回家,最近有什麼很討人厭的愛慕者嗎?」葛宇彤當時直覺就是想到變態。

 

 

 

  「每天都有啊,拜託,紀玥吟耶!」小綠聳肩咬著吸管,「她已經被好幾星探挖過了,附近學校都馬知道她!每天都有人在等她放學啊!」

 

 

 

  「陪著一起走?」

 

 

 

  「小玥通常會婉拒,她會明白說不太喜歡被跟著,不過男生就是會跟她坐同一班捷運遠遠望著啦!」小湯認真的想著,「但是說很變態跟著的倒沒有啊,至少我們看見的沒。」

 

 

 

  小綠有點出神,過一會兒也跟著搖頭。

 

 

 

  「所以其實也沒人真的跟她一起回家……要不早知道她為什麼逃了。」葛宇彤沉吟著。

 

 

 

  「我覺得喔,說不定是不想看到那群人吧!」小湯說得很認真,「我覺得河堤那些人超可怕的,可是小玥都喜歡從那邊回去。」

 

 

 

  小綠皺眉兩秒,臉色有點難看,「喔,你說他們喔!」

 

 

 

  「誰?」葛宇彤感覺他們都知道。

 

 

 

  「就橋下有一大片空地啊,那邊還有鐵皮屋什麼的,有一大票混混在那邊,我哥說那是他們總部!」小湯說得煞有其事,「他們都在那一帶晃,基本上小玥家到學校這中間的範圍,全~部都馬是他們的地盤。」

 

 

 

  「混混?」葛宇彤腦海裡立刻閃過昨天在醫院見到的那批人。

 

 

 

  「嘿呀,聽說他們很兇,而且每個人脖子這邊都要刺一台愛車!」小湯指指左頸項,「我偷偷從角落瞄過一次喔,我不敢正面看啦,不過還真的都是重機耶!」

 

 

 

  重機?昨天綠色頭髮的男人、還有後面那幾個人,每位頸子都有看見刺青,雖不甚清楚,但她至少有瞧見輪胎!

 

 

 

  「小玥也說過他們會故意說要看電影啦、搭訕什麼的,所以她太晚就不敢走那附近。」小湯繼續補充。

 

 

 

  「他們……鬧過紀玥吟嗎?」葛宇彤詫異不已,昨天他們說沒見過她!

 

 

 

  說謊!有所隱瞞便是有問題!

 

 

 

  地盤是吧?那她只好請刺毛好好查查囉?

 

 

 

  「葛小姐!」不遠處傳來帶著怒氣的驚呼,「妳、妳為什麼跟我們班學生在這裡!」

 

 

 

  喔喔,葛宇彤回眸,瞧著導師氣急敗壞的朝涼亭走來,他身後的林蔚珊不停比著手勢,代表撤退撤退!

 

 

 

  小綠跟小湯趕緊站起,乖乖躲到角落去。

 

 

 

  「天氣這麼熱,請大家喝點涼的。」葛宇彤不急不徐,「我剛去廁所出來後想買個飲料,恰好遇到小湯!」

 

 

 

  導師走進涼亭,擰著眉看上去相當不安,「葛小姐,妳知道現在是午休時間,而且在沒有老師的陪同下,妳就這樣擅自──」

 

 

 

  「我們只是在聊天啊,又不是訊問,導師,天氣熱脾氣暴躁厚!」葛宇彤忙不迭遞上一杯冷飲,「你之前說學生大部份不願意配合,不過他們兩個主動想跟我說的,閒聊應該無傷大雅吧!」

 

 

 

  「但是妳應該──」

 

 

 

  「還是有什麼內情不方便透露?所以不希望我們與學生接觸?」葛宇彤一秒轉變口吻,「校方對外講的只是一套幌子嗎?刻意讓學生避開警方的提問,紀玥吟發病後也鮮少有人探望她……該不會學校裡有什麼見不得人或事……害她懷孕的吧!」

 

 

 

  導師的臉色陣青陣白,簡直不敢相信這個女人在說什麼,葛宇彤背後的兩個學生面面相覷,這位彤大姐怎麼突然變得如此咄咄逼人?而且幾乎在亂說啊!

 

 

 

  「妳是在說什麼!簡直是莫名其妙!」導師氣得指向外頭,「請你們現在就離開,我──」

 

 

 

  葛宇彤從容的從皮夾裡拿出片,擱在導師面前,看見「記者」兩個字時,導師的氣燄頓時收歛下來,瞠目望著她,腦子裡想著:天哪!她會怎寫我?萬一被寫得很難聽怎麼辦?萬一她剛剛那些「推測」都上新聞他就完蛋了。

 

 

 

  「我們真的是為了紀玥吟來的,總是要徹底瞭解她在學校的狀況嘛!」葛宇彤趨前,把名片塞在導師手裡,「萬一還有事,只能再來麻煩您了。」

 

 

 

  「嗯……那個,我們學校並沒有接受採訪。」他趕緊補充。

 

 

 

  葛宇彤旋身,把名片擱在桌上,朝兩個學生示意,務必留下她的聯絡方式。「啊,我們不是來採訪的啊,我是林小姐的助手,只是志工,所以沒有相關名片,記者呢,只是我的正職。」

 

 

 

  「哦,是、是這樣。」導師一臉憂心忡忡,怎麼會是記者呢?

 

 

 

  「今天謝謝您了,王導師。」林蔚珊趁機上前,「她剛接觸社福不久,有實會難以轉換角色,還請您多多體諒。」

 

 

 

  導師尷尬的笑著,與林蔚珊握手,原本要送她們離校,但在林蔚珊婉拒後,導師又回到涼亭;葛宇彤可以猜到兩個學生勢必會被問剛剛說了什麼,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園藝社整理的很漂亮,園藝社老師說紀玥吟平常開朗乖巧,人正人緣好。」林蔚珊聳聳肩,「看不出什麼異狀,她在學校就是個正常學生,妳呢?」

 

 

 

  「大概知道紀玥吟是因為懷孕的壓力,她也親口對同學說過希望一睡不醒……這點還不急,誇張的是她回家必經之地,有一群可疑人士。」她拉開車門,把包包扔進去,「個個頸子刺重機,還攔過她調侃調戲,居然敢當著大家的面說沒見過?」

 

 

 

  嗯?林蔚珊也聽出來了,脖子刺青又刺機車的話,「你是說昨天卓警官帶的那些人,可能見過紀玥吟?」

 

 

 

  「他們根本攔過她,最好沒見過!」她那時就覺得奇怪,紀玥吟真的很醒目,這樣的女孩每天上下學會沒見過?

 

 

 

  「為什麼要說謊……天哪!他們是不是知道些什麼?」遇到的事情多了,林蔚珊總算敏銳了點,「趕快通知卓警官,看他能不能請當地的警察協助──」

 

 

 

  「何必這麼麻煩?」她繫上安全帶,轉動鑰匙發動引擎,回首倒車。

 

 

 

  林蔚珊突然很恨自己瞭解葛宇彤,「妳要去哪裡?」

 

 

 

  「直接殺過去啊,河堤下嘛,鐵皮屋啊!」

 

 

 

  「我不想啦!」

 

 

 

 

 

 


新書書訊:
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227524

--
連載文章均為未校正版,故多有錯漏並與成書不同。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