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藍臻臻嚇了一跳,她回首看去,她位在樓梯間的自動販賣機前,往左邊瞧是往上的樓梯,右邊為牆,而她背對著這層樓的出入口……沒有人?

 

『她憑什麼拿別人的腎臟啊!嘻嘻……』嘻笑聲從樓上傳來的,『活該!活該!』

 

什麼!藍臻臻立即衝到扶欄旁,倏地仰頭往上望,看見幾隻小手扶著欄杆往上跑。

 

『怎麼可以拿別人的器官呢?嘻……』噠噠步伐聲響表示不只一個孩子,『自己的身體自己救啊!』

 

「站住!」藍臻臻立即跟著往上追,「你們是哪裡來的孩子!」

 

目視在兩層樓高的地方,藍臻臻一路往上追,孩子笑聲不斷,但是竟能與她保持一定的距離,無論如何他們就是和她維持至少兩層樓的差距。

 

『她不能拿別的人腎臟!不可以唷!』孩子們依然在上方說著,『這樣太過分了!』

 

「你們──」藍臻臻還想往上追,卻突然止步。

 

她僵在樓梯中間,急著往上沒留意到感應式燈光沒有亮,但是她的左手明顯得感覺到溼黏。

 

她當然是拉著扶把往上走的,剛剛突然摸到一陣黏膩,那群孩子一開始就在這兒,在扶把上抹了什麼東西……緩緩的把手離開扶把,慶幸不是惡作劇的白膠,但她透著逃生口那白綠色的光,見著的是沾上左手掌的深色液體。

 

有點黏稠,這質地其實她有點熟悉。

 

手指搓了搓,小心翼翼拿出手機,連手電筒都不必打開,光是螢幕亮起就足以讓她瞧見手上的血紅──果然是血!

 

她詫異的照著整條扶手,上頭滿了紅褐色的血液,再跟著往上照,血是從上頭滴落的!

 

怎麼會這樣!上面發生什麼事了!

 

『嗨。』

 

她正仰頭向上瞧,下頭卻突然傳來稚嫩的聲音。

 

她全身僵住,但還是很小心的……慢慢的正首,再緩緩的往下方看去,聲音來自她的腳前,約莫高她兩階之處,孩子身高不高,所以嬌小的在她大腿附近。

 

趁機挪移手機,想看清楚是哪個孩子,手機冷光卻在這時自動省電滅了。

 

「嗨。」她不敢輕舉妄動,左邊上方傳來更多足音,噠噠的往下走,然後一個個窩在上頭的樓梯鐵杆間偷看著她。

 

高度不超過五歲,是個很小的孩子,不知道從哪裡下來的,就站在她面前。

 

『妳為什麼覺得那個姊姊很可憐呢?』聲音是男童,講話很臭愣呆,『她想拿別的人的腎臟很壞耶!』

 

「她不是想拿,那是她弟弟給她的。」藍臻臻眼尾瞄向左上,好幾個孩子都在那裡。「所以叫捐贈。」

 

這一層是兒童病房嗎?她思忖著,孩子這麼早就起來了,為什麼醫護人員都沒留意?

 

『那是偷來的!』男孩說得義正詞嚴,『他根本不想、根本不懂,都是爸爸媽媽說的!』

 

「什麼?」藍臻臻不太理解,「她的弟弟已經說了……」

 

『我們根本什麼都不知道!都是大人要我們捐出去的!』男孩突然大哭起來,『好痛!我才不要,我才不要!』

 

『我不要我不要──』一時間,樓梯上的孩子全吼了起來。

 

「喂!」藍臻臻一時措手無及,現在是什麼狀況!「你們如果有問題的話,要跟爸爸媽媽說啊!」

 

「那個姊姊,不應該拿弟弟的腎臟!」小孩突然氣得尖叫,「因為我也不想,把血送給姊姊!」

 

伴隨著尖吼與哭泣,男孩驀地使勁推了藍臻臻一把,雖然位置只在大腿,但是那個孩子力氣超乎尋常,藍臻臻直接往後摔下了樓梯!

 

「哇啊──」

 

向後騰空摔落,她的腳跟在倒數第二階時絆到階梯,再一次狼狽的往白牆上撞去,連續碰撞後又因為彈力,變成正面仆街貼地!

 

撞擊的瞬間,感應燈總算亮起,藍臻臻咬著牙轉成正面,天哪……天哪──「靠──」

 

她放聲大叫著,痛死人了!

 

往樓梯上看去,根本沒有小男孩,再往上瞧,欄杆間也沒有一堆小朋友在偷窺,她剛摔下來時完全沒有機會仔細留意他們是不是跑了,但是……藍臻臻一時站不起來,翻身往前爬了幾步,瞠著身子看向那扶把。

 

扶把上一滴血都沒有……她喘著氣,顫著手看向自己的左手掌……靠!腥紅一片,還保證不是她的血!

 

樓下傳來腳步聲,這種皮鞋跟的聲響加上熟悉的步伐,百分之百保證是死妹控。

 

莫禪支開他人後趕緊繞了過來,那愛錢鬼買杯咖啡也買太久了,已經給她冷靜的時間跟空間,拜託別告訴他,那女人在這裡嚎啕大哭!

 

一轉進來,他就打了個寒顫。

 

不對!莫禪謹慎的抬頭,有陰氣……空氣中彌漫著屍臭與冰冷的氣息,他小心的往前走,打開取咖啡的小窗口,端出裡面已然結冰的咖啡。

 

「藍臻臻?」他問著。

 

「樓上。」她已經起了身,無力的坐在靠牆邊休息,在上下樓梯分隔線前,這樣她兩邊都能瞧見。

 

她遠離了樓上的感應系統,所以上方的燈接著暗去,幾乎是一暗下來,她就可以感受到好幾雙眼睛在盯著她。

 

莫禪小心的走上來,當他進入藍臻臻的視線範圍時,她立刻舉起滿是血的左手掌,示意他不要再上來。

 

眼神往右上方瞥去,讓他知道上、面有東西。

 

滿手掌的血,看起來還未乾涸,那是哪裡來的?莫禪打量著藍臻臻,她看起來很疼,但是身上並沒有這麼大的傷口。

 

The snow glows white on the mountain tonight

 

Not a footprint to be seen

 

咦?童稚不標準的歌聲響起,這是冰雪奇緣洗腦歌嘛!就在上方那昏暗的樓梯間,連莫禪都能聽見足音噠噠,有孩子們在上上下下,彷彿在樓梯上玩遊戲似的,每一個步伐都搭配著節奏。

 

A kingdom of isolation and it looks like I'm the Queen

 

The wind is howling like the swirling storm inside

 

Couldnt keep it in, heaven knows I tried

 

「你們可以在這邊待這麼久嗎?應該要回病房去了喔!」藍臻臻口吻嚴肅的說著。

 

『我們不必回病房了。』一直在跟他對答的小男孩說話了,『已經沒有我們的病房囉!』

 

莫禪趁機再上了兩階,離藍臻臻越近越好。

 

「怎麼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病床啊!」藍臻臻留意到他的動作,也緩緩的以屁股朝他移動。

 

『我沒有生病,為什麼要有病床!』小男孩口吻甚是不平,緊接著樓上傳來拖曳聲。『我又沒有生病,為什麼我也要住院!』

 

「是啊,不需要!」藍臻臻聽得出來那是重物拖動聲,她開始慌亂的要往左邊移動了,天曉那群小孩想幹麼!「那回家吧!」

 

『我才不要回家,我好痛!為什麼我要這麼痛!』小男孩這句是用吼的,『為什麼要切開我們、為什麼要拿我們的內臟──生病的又不是我,為什麼我每天都要這麼痛!』

 

『我好痛我也好痛!』女孩子的哭聲跟著傳來。

 

『嗚嗚嗚,痛死了,我不想再去開刀了!』孩子的哭喊聲開始此起彼落,一時竟難以計算到底有多少人。

 

『所以──為什麼那個姊姊會很可憐?』男孩大喊著,『她明明就想要拿弟弟的腎臟,妳不可以覺得她可憐!』

 

說時遲那時快,有東西從樓梯間而下,在階梯上發出空隆空隆的聲響,一路朝著藍臻臻的方向來!

 

莫禪一個箭步上前,藍臻臻也立刻往左方扭腰伸長手臂,讓莫禪一骨碌拖了過來!

 

砰──巨響在他們跟前傳來,感應燈旋即因重物的移動而亮起,一台自動販賣機竟由上衝下砸上白牆,玻璃四散,藍臻臻被莫禪緊扣在懷裡,她全身上下都疼,根本難以動彈!

 

幾秒後,飲料咚咚咚的從飲料出口掉出來,藍臻臻縮回距離販賣機過近的腳,省得被砸到。

 

「真沒用!」莫禪嫌惡的睨著她,再站起身把她往另一邊的牆角拖,離販賣機越遠越好。

 

「喂!誰沒用啊!我怎麼知道莫名其妙會被暗算!」她嚷嚷,已經聽見腳步聲了,這聲響這麼大,很難不引起人家的注意。

 

「怎麼回事?」樓上樓下幾乎同步都有人推開門問著,「啊!怎麼回事……」

 

樓上的人看見砸在牆上的販賣機非常錯愕,樓下這邊得繞上來,方能看見莫禪跟藍臻臻。「醫生?」

 

「她需要包紮,動不了。」莫禪指向坐在地上的藍臻臻,「麻煩你們處理一下。」

 

緊接著他繞過販賣機,對著樓上的人說這玩意兒掉下來,差點傷了他跟護理師,請他們看一下發生什麼事;他當然知道醫院查到死也不會明白發生什麼事,所以由他親自去查訪來得有用。

 

往樓上走去,樓上的人員正在原本空著的販賣機位子處吆喝,不明白明明在角落的自動販賣機,為什麼會正面掉到右邊樓下了?這簡直是直行後還右轉才掉得下去啊狀況啊!

 

莫禪上樓,看著樓梯與扶把,在他眼裡,有著不少小小的腳印,扶把上的手印密密麻麻,他順手摸去,還能摸到冰晶。

 

「這一層是什麼?」他逕自走過安全門,往裡頭探去。

 

「手術房。」有護理師回應著,「這邊離兒科近,所以是兒童專用的開刀房。」

 

是嗎?跑去處理現場的人員,一個個掠過他身旁,莫禪則一步步往前走,透過門上的玻璃窗看著開刀房的內部,罕病兒童的開刀之處嗎?

 

啪──冷不防的,突然有什麼東西打上玻璃,嚇得莫禪向後大跳一步!

 

「可惡!居然敢造次!」他氣急敗壞的立即從白袍裡拿出他另外動過手腳的識別證,二話不說往玻璃上貼!

 

掌心貼著門,感受不到威脅後,他才將識別證移開。

 

而那方形玻璃窗上,留下一個小小的血手印。

 

看來,得找管區出來談談了!他搖著頭,旋身朝著逃生梯走出,藍臻臻那傢伙不知道遇到了什麼,還沒用的摔個動彈不得!

 

這種人怎麼能出任務啦,要是剛剛沒有他在,哼,那女人就變真肉餅了!

 

噠噠噠噠……身後傳來跑步聲,莫禪立刻回頭。

 

『嘻嘻……』

 

走廊轉彎的末端,明顯得奔過一個瘦小的影子。

 

「搞什麼!」他擰眉,「哪來的孤魂野鬼,趕快下地獄去報到!要讓我Call鬼差上來嗎?」

 

長廊安靜了一會兒,醫護人員又從逃生梯那兒回來,商量著得找工友過來幫忙,販賣機這麼重,誰搬得動啊?

 

「我就說這裡很玄吧!販賣機這麼重怎麼可能掉下去!而且根本離樓梯口那麼遠!」

 

「少說兩句,我值大夜耶!」

 

「誰早晚都得輪到,我就說一定是那些小孩陰魂不散,想想……這麼小就在他們身上挖洞開刀的……」

 

「別說了!昨天晚上我還聽見尖叫聲咧!」

 

「噓──」

 

莫禪靜靜的站在逃生門口,聽著幾個人在身後的長廊上奔跑,噠噠噠噠。

 

『嘻……誰都不可以拿走我們的內臟喔!』


--
11/24記得上架喔XDDD



--
連載文章均為未校正版,故多有錯漏並與成書不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