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禪張望,這間遊戲室算是寬敞,簡直是孩子天堂,靠近玻璃牆的那邊被隔成許多矮小空間,有城堡、船隻,幾乎都是半開放空間,家長全都看得見。

 

 

 

孩子們玩的正起勁,病童很明顯,幾乎都插著管,沒插管的光從臉色就知道病痛纏身。

 

 

 

有幾名護理師分散留意照顧,還有許多跟剛剛那位女孩一樣,穿著粉紅衣服在陪孩子玩。

 

 

 

「穿粉紅圍裙的是?」

 

 

 

「義工。」江蓮娜會心一笑,「他們都是非常非常有愛心的人,固定在基金會服務,這幾個都是孩子最喜歡的,才能玩在一起。」

 

 

 

「哦……」莫禪望向剛剛那位子琦姊姊,已經在跟其它小孩玩起唱歌的遊戲了。

 

 

 

梭巡著,藍臻臻呢?

 

 

 

他瞥見她在左邊角落,那邊沒有孩子聚集,有的只是一大箱玩具,偶有幾個孩子過去挑玩具,挑完就跑。

 

 

 

「這裡!」琉璃緊握著她的指頭,戰戰兢兢的指著箱子。

 

 

 

「這裡?」藍臻臻瞥了箱子一眼,什麼都沒有!她欲往前一步,琉璃就尖叫著把她往後扯,「不可以!好可怕的!」

 

 

 

「……琉璃,我是護士姊姊,護士姊姊不怕的!」藍臻臻蹲下身拍拍琉璃,「不然這樣好不好,妳站在這邊等我,我去看一下下?」

 

 

 

琉璃並不想放藍臻臻走,她握著她的手指甚至在發抖,恐懼的看著那箱子,但是過了幾秒,她終於鬆開手,小聲說著要小心喔!

 

 

 

「我會小心的。」藍臻臻拍拍琉璃,直接往箱子走去。

 

 

 

無須要鼓起勇氣,因為箱子裡根本沒有任何血跡,這裡面的玩具乾乾淨淨,甚至看得出有專人管理,連灰塵或是頭髮都沒有,這時有其他護理師過來,好奇沒見過的藍臻臻。

 

 

 

「嗨,琉璃,在這裡做什麼?」男人問著,「沒去找哥哥玩?」

 

 

 

「玩具箱有血。」她嘟著嘴。

 

 

 

「噢,琉璃,沒有血啊!」男人逕自走到箱子邊,撈起玩具,「妳看?有沒有?」

 

 

 

琉璃咬著唇,絞著雙手,她沒有尖叫也沒有恐懼說有,而是用煩惱的眼神盯著球。

 

 

 

「別反駁她。」藍臻臻瞥了男人一眼,「她覺得有就是有,反駁她只會失去她的信任。」

 

 

 

男人有點不悅,畢竟藍臻臻的口吻近似教訓,「小姐,妳是?」

 

 

 

藍臻臻根本懶得理他,回首看向琉璃,「琉璃要不要告訴姊姊,血在哪裡?」

 

 

 

小琉璃咬著唇,看起來有些失落,現在沒有血了……但是她不懂,為什麼會沒有血。

 

 

 

「他爆炸了。」她很困惑的說,「血流得到處都是……那個男生說,他哥哥拿走了他的皮膚他的腎臟他的血,全部拿光光了,所以他說要拿我的!」

 

 

 

「誰爆炸了?」藍臻臻好奇的問。

 

 

 

「啊!琉璃!」男人忽然起身,擋在藍臻臻跟琉璃中間,「那邊有巧克力星星耶,我們去吃巧克力星星好不好?」

 

 

 

喂!藍臻臻不可思議的看著男人背影,現在是怎樣?扯開話題要把人證帶走嗎?她在說話居然打斷她?

 

 

 

她氣忿的站起身,上前就要逮住對方的肩膀!

 

 

 

「我的護理師惹麻煩了嗎?」

 

 

 

男護理師才走兩步,差點撞上冷不防站在他身後的莫禪,莫禪身高近一百九,體格也不瘦弱,像堵牆似的擋住護理師的去向。

 

 

 

「呃……」他有點尷尬,「沒有啊,怎麼會!那位是?」

 

 

 

「我的搭檔。」莫禪帶著冰冷的微笑,「既然她沒惹事,你為什麼把琉璃帶走,還打斷她們談話?」

 

 

 

男護理師蹙眉,火氣一再的被撩起,「她在騷擾孩子!琉璃已經為這件事很害怕了,她一直提是什麼意思?應該是要指正……」

 

 

 

「欲蓋彌彰不是解決孩子恐懼的方法!」莫禪根本沒在聽他說話,「在孩子面前示範沒教養跟插嘴,更是不好的行為──會長!」

 

 

 

後面兩個字喊得挺大聲的,正在跟家長說話的江蓮娜嚇了一跳,趕緊朝這邊來;不是說要四處看看嗎?怎麼好像氣氛不太對?

 

 

 

一時間整間遊戲室都靜了下來,護理師、孩子、家長、義工連孩子們也都好奇的看了過來。

 

 

 

「莫醫生?」

 

 

 

「這位護理師身教不好,我的護理師跟孩子說話,他直接打斷而且把孩子抱走,這樣會造成琉璃覺得插嘴是對的。」莫禪面對江蓮娜,會露出虛假的和善笑容,「而且對我的護理師不禮貌,就是對我不禮貌,我想請問這是貴基金會的待人之道嗎?」

 

 

 

哇塞,藍臻臻挑了挑眉,挺凶的嘛!能說會道的,之前不知道誰批評安芯的律師男友批得一無是處,最大的缺點叫什麼?口才好的男生都不是好東西。

 

 

 

嗯嗯,記下了。

 

 

 

「大樹,怎麼回事?你真的這樣做嗎?」江蓮娜有點不可思議,其他護理師團結得趕過來想要幫腔。

 

 

 

「他們一直在問琉璃玩具箱都是血跟爆炸的事,這不是本來就不該提嗎?」大樹緊抱著感受到氣氛不對而擔心受怕的琉璃,「只會引起琉璃恐慌而已!」

 

 

 

「呃……」江蓮娜的臉色丕變,趕緊擠出笑容,「什麼玩具箱跟血的事,那都是孩子做惡夢當真的!」

 

 

 

啊咧,前面小琉璃才說得信誓旦旦,這位男性護理師也說了「不該提」,現在會長直接說這一切都是幻覺了嗎?

 

 

 

時間所有護理師眼神變得詭異,大家皺著眉交換眼神,明顯得令人難以忽視,莫禪看得一清二楚,在最末端的藍臻臻更能觀察全場,大家為難的神色盡收眼底啊!

 

 

 

「會長?」莫禪依然帶著笑容,但眼神變得銳利,「您現在是要說琉璃說謊嗎?還是這位護理師也說謊?這裡發生什麼不可告人的事嗎?」

 

 

 

大樹緊抱著琉璃收緊手臂,有些激動的欲衝口而出「不」這個字,卻硬生生吞下了。

 

 

 

「啊不是不是!」江蓮娜連忙否認,「就沒發生什麼事啊,只是孩子、孩子想像而已!」

 

 

 

「會長……」大樹緊皺起眉,似乎想表達什麼。

 

 

 

琉璃聽得懂他們在說什麼,忽然哇的一聲嚎啕大哭,「他真的爆炸了!琉璃沒有說謊!沒有說謊!」

 

 

 

「琉璃乖!妳沒說謊沒說謊!」大樹趕緊加以安撫。

 

 

 

噢噢,莫禪緩緩勾起笑容,看著江蓮娜陣青陣白的臉色,她真希望能掩蓋一切嗎?不見每個護理師跟義工都用為難的神情看著她?

 

 

 

「怎麼回事啊!」一個女人衝過來,「你們在對我的孩子幹麼!琉璃!」

 

 

 

「媽咪!」小女孩看見媽媽來了,立刻伸出雙手抱住媽媽,女人不高興的孩子抱走之際,天外飛來一顆球,正中大樹身體。

 

 

 

「啊……」大家同時被嚇到退開,球擊中大樹的大腿並不痛,只是大家詫異的看向誰丟得球。

 

 

 

一個光頭、插著鼻管的男孩看上去怒氣沖沖,指著他們大吼著,「不許欺負我妹妹!」

 

 

 

噢,對!莫禪劃上微笑,就是要這樣保護妹妹啊!

 

 

 

「小信,不可以這樣!」媽媽扶著男孩肩膀回身,「我們到這邊來,不要理他們。」

 

 

 

媽媽邊走,一邊回頭看著江蓮娜,彷彿在說:等等最好給她一個交代。

 

 

 

「不是……唉,怎麼弄成著樣!」江蓮娜有點心急,「好啦,大家都散了,去做自己的事……子琦!」

 

 

 

呂子琦立刻看過來,跟孩子們說著等一下,趕緊走過來。

 

 

 

大樹及其他護理師們不是很爽的離開,莫禪眼神立刻對上藍臻臻,她的眼睛則往箱子帶,所以他自然的朝她走來,非常溫和的「關心」她有沒有事,她也非常「禮貌」的說沒有,用身體擋住的左手指著箱子。

 

 

 

「琉璃說有血,你看看。」她不是陰陽眼,說不定莫禪看得見。

 

 

 

血?莫禪盯那口玩具箱看,再正常不過了好嗎?哪來的血?

 

 

 

「妳簡單跟醫生說吧。」江蓮娜將旁人支開,讓呂子琦對莫禪他們兩人說明。

 

 

 

「啊……其實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上星期哥哥搶了妹妹的球,但是媽媽希望琉璃讓哥哥,她一生氣就衝出去了。」呂子琦絞著衣服,「我追出去時來不及看到她,只能一間間找,結果找到前先聽見她的尖叫聲。」

 

 

 

「尖叫?」藍臻臻皺眉,「遇上什麼了?」

 

 

 

「她躲在玩具儲藏間裡,說看見一個男孩全身都在噴血跟爆炸一樣,一轉眼就融化了。」呂子琦很為難的望著他們,「她在尖叫時我就衝進去了,但那裡真的什麼都沒有。」

 

 

 

「好幾個人進去看,真的沒有,而且流血的話,血跡一定找得到。」江蓮娜接口,「但是琉璃受到的驚嚇不少,一直說玩具間血流得整地都是,今天一來便說每口箱子都是血。」

 

 

 

看不見的東西,不代表不存在。

 

 

 

莫禪沉吟,再度望向箱子,照理說他看得見才是,但這口箱子真的別說血跡了,連一點點怨氣都沒有。

 

 

 

只是,這不能代表琉璃說謊,莫名其妙的她編這種謊言做什麼?

 

 

 

藍臻臻其實想到儲藏室去看看的,總覺得事情沒這麼單純,因為琉璃的恐懼是真切的,她握她的手時都在發抖。

 

 

 

「臻臻姊?」突然身後有個女孩喚了藍臻臻。

 

 

 

咦?糟糕!背對著聲音來源的藍臻臻僵直身子,眼前的莫禪即刻站起,往她身後看去。

 

 

 

認識的嗎?這也太巧了吧?

 

 

 

「妳本來就是護理師。」他輕聲說著,是幹麼這麼緊張啦!

 

 

 

咦咦!對厚!藍臻臻立刻軟了身子,回頭帶著笑,靠妖,她不算偽裝,不怕被認出來呢。

 

 

 

「小慈?」藍臻臻回首時嚇了一跳──這沒有比較好啊!這是她家樓下的鄰居!

 

 

 

「臻臻姊!哇……」坐在輪椅上的女孩打量著她,「我沒看過妳穿制服耶!」

 

 

 

「哈哈,那個……下班時都會換回來嘛!」藍臻臻尷尬的笑著,「怎麼這麼巧,在這裡碰見……妳……」

 

 

 

等等,這裡是罕病兒童待的地方,難道羅珮慈是──

 

 

 

「我當然在這裡啊,我不是跟妳說過我一直在生病?」羅珮慈瞇起眼。

 

 

 

「唉,認識的嗎?」江蓮娜喜出望外,「這麼巧,之前知道珮慈在這裡嗎?」

 

 

 

「沒提過,不過我們是──」羅珮慈準備說出鄰居兩個字時,藍臻臻立刻一步上前。

 

 

 

「妳到底是什麼病?」這健康開朗的女孩,為什麼會得重病?

 

 

 

「其實是肝臟問題……」羅珮慈說得有點哀傷,「只是必須等待移植,我的肝功能出了問題,需要新的肝臟……」

 

 

 

呂子琦蹲下身子,愉快地撫著她的頭,「放心好了,這個願望很快就能實現的。」

 

 

 

「哦?有捐贈者了?」莫禪上前,「有做過配對嗎?」

 

 

 

「是親人,她弟弟,」呂子琦微笑著,「這樣就能把排斥的機會減到最低了。」

 

 

 

哦,親人間的移植啊,難怪。

 

 

 

「他們說只有一個腎臟也能生活的,所以弟弟毫不猶豫的就說要捐給我了。」羅珮慈劃上欣慰的微笑,「我真的真的好開心喔!」

 

 

 

藍臻臻有點悲傷,她從來不知道原來羅珮慈得的是這麼麻煩的病,她蹲下來,緊緊握住羅珮慈的手,這時她就會希望自己真的是名護士,至少能進開刀房陪伴羅珮慈。

 

 

 

  「手術什麼時候?」莫禪問著,看得出來藍臻臻很在乎這個女孩。

 

 

 

  「這周日。」江蓮娜說著

 

 

 

  「周日啊……這台刀,給我開如何?」

 

 

 

  咦?所有人嚇了一跳,給他?

 

 

 

  「免費開刀,醫院可以用特殊聘請的理由請我來,順便當做一場面試?」莫禪說得自信滿滿,「唯一的條件是──她得跟著我。」

 

 

 

  她,指藍臻臻。

 

 

 

  藍臻臻回頭仰視著莫禪,突然覺得他真的很高!

 

 

 

  「這當然沒問題!」江蓮娜毫不遲疑,莫醫生自己都提出「面試」二字了,這表示他真的對他們醫院有興趣啊!「我們還需要找人研擬這件事,畢竟您瞭解醫病關係的重要,病人必須要信任醫生……」

 

 

 

  羅珮慈有些錯愕不解,她不認識這個醫生啊!

 

 

 

  「他是全世界最棒的醫生喔!」藍臻臻突然補充,雙目炯炯的看著羅珮慈,「給他開刀,妳跟弟弟一定平平安安,一個月後妳就能跑了!」

 

 

 

  羅珮慈望著藍臻臻,笑了起來,當然還得透過家長得同意才行。

 

 

 

  只是這已經讓江蓮娜非常振奮,這麼優秀的醫生如果能到他們醫院來,這邊的孩子死亡率就能大大減少了。

 

 

 

  「我一定盡己所能促成這件事的成功,我們非常非常希望你能過來我們醫院。」江蓮娜上前緊握住莫禪的雙手,「這裡每個孩子,都需要你高明的醫術。」

 

 

 

  莫禪微蹙眉,苦笑一抹,「會長,一般白血病的孩子不是能輕易開刀的,他們必須要有配對的……」

 

 

 

  「他們就是啊!」江蓮娜亮了雙眼,「看見他們的手足了嗎?」

 

 

 

  「什麼意思?」莫禪狐疑。

 

 

 

  「基金會裡絕大部份的白血病童的弟弟或妹妹,都是為他們出生的啊!」有護理師跟著接口,「配對保證吻合,血液、肝臟,腎臟,骨髓──救命寶寶都伴著手足一起成長呢!」

 

 

 

  什麼!藍臻臻忽然腦袋一片空白,救命寶寶?!

 

 

 

  那個男生說,他哥哥拿走了他的皮膚他的腎臟他的血,全部拿光光了,所以他說要拿我的!

 

 

 

  藍臻臻倏地站起,莫禪也正緩緩看向她──小琉璃沒有說謊!

 

 

 

  她真的看見了!



--

連載文章均為未校正版,故多有錯漏並與成書不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