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筱荳輕笑起來,難怪剛剛看見陰玨寧刻意套上制服
外套,也在意的把頭髮弄整齊,因為穿上外套才能遮去身
材的差距,畢竟一個是運動健將,玨霆體弱多病,仔細瞧
還是很容易分辨的。
  
  
  通常這種狀況,十之八九是有人又遞了情書,但陰玨
霆永遠都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他們抵達學校時,中庭已經在列隊,陰玨霆先去將腳
踏車停妥,每個學生都有專用的腳踏車位子,他們三個永
遠排在一起,而抵達車棚時,玨寧的腳踏車已經放妥,他
揚起淡淡微笑。
  
  
  應該去幫他拒絕了吧,好兄弟!
  
  
  「我們快走吧!」洪筱荳卸下行李箱,愉悅期待的往
前疾走。
  
  
  「我看最急的是妳,昨天開始就睡不著了對吧?」他
笑著跟在後頭。
  
  
  「當然!可以出國耶!」她愉快的回身,「也不想想
我為了可以出國費了多大的努力,哪像你們兩個,根本都
是內定人選!」
  
  
  「我們也很努力啊!」陰玨霆很認真的點著頭,「努
力的幫妳補習跟劃重點!」
  
  
  「喂喂喂!」她鼓起腮幫子,那圓圓的臉更像包子饅
頭了。
  
  
  轉角走來熟悉的身影,穩健的步伐,嘴角掛著斯文有
禮的笑容,洪筱荳一時看見還有些錯亂,想著玨霆不是正
在她身後嗎?
  
  
  「怎麼了?」陰玨霆一看到弟弟就焦急的問。
  
  
  「搞定!」陰玨寧挑了眉,將銀邊眼鏡摘下,「不過
又哭哭啼啼的問我到底喜歡誰?為什麼誰都不喜歡?哥,
你一定得喜歡一個人嗎?」
  
  
  陰玨霆尷尬的嘆口氣,從口袋裡拿出另一副銀邊眼鏡
戴上,「真是辛苦你了。」
  
  
  「哥,你下次要不要考慮直接昭告天下說你還沒有要
交女朋友的打算啊?」陰玨寧一臉無奈,「總不能每次都
派我出去拒絕吧?這已經是這個月第二個了!而且情書你
不但收還回信,也太勤勞了!」
  
  
  「誰像你這麼懶?女生給你情書直接拒收的!」洪筱
荳涼涼的說著,「你們長得一模一樣,怎麼玨霆的情書就
跟山一樣高,情人節時巧克力吃到怕,你嘛……」
  
  
  「我是不想給她們希望,直接拒收省得她們懷有期
待,最後還不是換得更大的失望?」陰玨寧挑了挑眉,「而
且我不喜歡他們花痴尖叫偷拍加跟蹤,妳懂的!」
  
  
  忘記從什麼時候開始,每天每天都會受到這種莫名騷
擾,拿著手機拍、不然就是尖叫,尤其每次哥哥經過哪邊,
哪裡就會發出什麼怪里怪氣的尖叫聲,一群女生圍在一起
同時高分貝說著好帥,又送禮物又送糖果,不然就是使出
渾身解數要接近哥哥!
  
  
  哥是爛好人不懂得拒絕,她們就找盡各種理由要哥哥
幫忙,連搬東西這種活都讓哥哥做,成天被那些女生使喚
來使喚去,他看了就莫名火大;有一回還硬陪一個女生去
買東西,身體虛弱遇上天降大雨,還顧著幫人撐傘,那女
生覺得甜蜜,結果哥淋成身落湯雞染上肺炎,氣得他差點
沒去找那個女生理論!
  
  
  哥哥溫和,對誰都謙恭有禮,他可不一樣,他有什麼
說什麼,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一點都不想客氣,所以就算
有張跟哥哥一樣的臉,受女生「歡迎」的程度就截然不同。
  
  
  但是在球場上時……還是有震耳欲聾的尖叫聲,不過
呢,人的心實在很矛盾,聽到那群女生的加油聲,他其實
會覺得更起勁!反正不要妨礙到他就是了。
  
  
  「我只是不想當面拒絕,你知道我受不了女生哭。」
陰玨霆輕聲笑著,「回信委婉拒絕,她們受得傷比較不會
那麼深。」
  
  
  他跟弟弟的處理方式不同,雖然最終都是拒絕,但是
難以說「不」的他,必須拐很多彎才能走到終點;他認為
顧及了女生的心,玨寧卻認為給人希望再打破其實更難過。
  
  
  「哥,你確定?」陰玨寧非常不以為然的盯著哥哥瞧,
「每次去送回絕情書的都是我耶!」
  
  
  咳!陰玨霆尷尬的清了清喉嚨,唉,他就看不得女生
哭嘛!她們一哭他就慌了,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哪有玨
寧行事果決當機立斷啦!
  
  
  「剛剛回絕那個也是寫情書的嗎?」洪筱荳好奇的問。
  
  
  「不是,是傳LINE給我,約早上見面的。」陰玨霆回
應著,話語中有些無奈。
  
  
  「為什麼別班有你的LINE?」洪筱荳錯愕的眨眨眼。
  
  
  「還不是一些沒禮貌的傢伙,沒問過哥就擅自把哥的
手機號碼給她們!」陰玨寧對這種事就不太滿意,要把朋
友電話給第三者前,不問一下當事者不是很不尊重的事
嗎?
  
  
  他的狀況也很嚴重,一堆不認識的聯絡人!差別只是
在他不認識就刪除,哥哥永遠都卡死在「不好意思」。
  
  
  他們一行三個人從車棚離開走向校車,陰玨寧早已報
到完畢,行李早就放妥上車,很順手的幫哥哥接過行李;
沒幾步就遇上剛剛被拒絕的女生,陰玨霆一陣尷尬,只見
那女孩眼眶泛紅梨花帶淚,低著頭疾步的離開。
  
  
  「好可憐的感覺喔!」洪筱荳斜身湊過來,幽幽的說。
「是剛剛那個女生嗎?她看玨霆的眼神好悲傷。」
  
  
  「嗯……玨寧。」陰玨霆難為情的看著女孩的背餅,
「你有好好的拒絕人家嗎?」
  
  
  「有!當然有!」陰玨寧無奈極了,「老劇本,我跟
她說現在以學業為重,感情的事還太早,我什麼都不想講。」
  
  
  後面那句模仿的維妙維肖,洪筱荳哈哈的擊掌兩聲以
茲鼓勵!
  
  
  雙胞胎的聲音一模一樣,但說話語氣截然不同,不過
直率的玨寧剛剛那段話超級穩重優雅的,模仿成精了!
  
  
  陰玨霆輕笑著,真的是多虧有這個弟弟,幫他擋下不
少桃花麻煩。
  
  
  走出車棚後就是前廣場,一隊男生在那邊打籃球,一
看見陰玨寧就興奮吆喝著學長!陰玨寧疾步往前後助跑切
入場內,學弟自動的把手上的籃球丟給他,運球數步,轉
身上籃。
  
  
  真帥!洪筱荳嘴上不說,但心底是真心這麼覺得!
  
  
  陰玨寧把球丟還給學弟們,他們開心的大喊著,「學
長好好玩喔!」
  
  
  「謝啦!」他一邊後退,一邊帥勁十足的舉起手說著。
  
  
  「喂,陰玨寧!」門口走來幾個剛進校門的學生,「你
莫名其妙跑去交流幹嘛?我們下個月跟東高的比賽不就麻
煩了?」
  
  
  「這太誇張了,我們隊上閉著眼睛挑五個出去都贏,
怎麼會影響?」陰玨寧拍拍同學的肩,「拜託一定要贏啊,
我回來後還要繼續參加,不要這個月兩場就止步!」
  
  
  「那你還去?不是說好今年高中聯賽一定要拿冠
軍!」籃球隊的隊員們顯得很不悅。
  
  
  「有信心一點好不好!我們隊上就兩個人去交流而
已,靠你們要拿縣冠軍輕而易舉!」陰玨寧半舉右手,張
開掌心,「一定贏!」
  
  
  隊員們心裡不悅歸不悅,但是從公佈人選後也經過一
段時間的調適,只是總希望陰玨霆可以為球賽放棄出國─
─但是,他怎麼可能最幹這種呢?他是喜歡運動,也是運
動健將,但運動不會是他的一切。
  
  
  隊員們使勁與他擊掌,發出清脆的聲音,那是信任與
激勵的聲響。
  
  
  前頭不遠處就是點名的老師,聽見擊掌與加油聲往這
邊看來,立刻看見洪筱荳跟陰玨霆,招了招手,然後在本
子上做了記號。
  
  
  「你們兩個還沒報到,先來領東西,然後把行李放上
車!」老師吆喝著,遞過一個信封袋,裡面有著識別證跟
部份文件。「我幫你們三個排坐在一起,陰玨寧,帶你哥
上去!」
  
  
  老師之所以能清楚分辨這兩兄弟,純粹是用眼鏡區
分,其實這根本是這對雙胞胎的惡趣味,玨霆根本沒有近
視,就算有也只是輕微度數,表面上是說讓大家好區分誰
是哥哥誰是弟弟,實際上是灌輸大家既定的刻板印象。
  
  
  醬子他們要交換身份時就非常便利,有夠賊的……
噢,玨霆說這叫靈活變通。
  
  
  他們先原車到機場,再搭飛機到美國,預計得花上二
十個小時以上的時間,雖然如此,每個學生都興奮異常,
而留下的學生們則都帶以豔羨的目光,多希望自己也是能
出國的其中一員。
  
  
  洪筱荳第一個蹦蹦跳跳的上遊覽車,陰玨寧在後面嚷
著叫她腳步輕一點,省得把遊覽車震垮,陰玨霆還搖頭笑
笑,正準備上車時,眼尾突然瞥見了什麼。
  
  
  他狐疑的側身往窗戶看去,車上有個人正貼著窗戶,
像是在看著他們。
  
  
  那兒一片黑的怪異,因為如果是同學,再怎樣也是映
出人的一張臉,是膚色的,或是有五官……他依序走上車
子,直覺得看向剛剛窗邊的那個位子,胖子就坐在那位子
的隔壁,正別人搶洋芋片吃。
  
  
  可是他的身邊,並沒有人。
  
  
  「怎麼了?」雙胞胎總是感應密切,陰玨寧很快地察
覺到哥哥的不對勁。
  
  
  「嗯?」陰玨霆只是狐疑的看著,「沒什麼……欸,
胖子。」
  
  
  「咦?」嘴裡剛塞進一大把洋芋片的胖子轉過來,口
齒不清。「啥?」
  
  
  「你隔壁坐誰?」
  
  
  「隔壁?」小胖往右手邊望著,「瘦猴啊,他去廁所
了!」
  
  
  所以,剛剛那邊沒有人?陰玨霆看起來更困惑了,他
總覺得最近老是看到一些奇怪的東西,難道近視變重了
嗎?
  
  
  「哥!」陰玨寧有些擔心的問。
  
  
  「沒事,我眼花了。」他皺眉往上走,「回來後我要
再去檢查一次視力了!」
  
  
  「是喔!」跟在他身後的陰玨寧輪流閉起一隻眼睛看
著,他視力現在感覺沒問題呢!
  
  
  只是,最近好像有時會看到一些奇怪的影子,定神一
瞧又不見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