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電視螢幕裡播報著最近的災禍,太平洋的小島群中,最
近有發生了幾次數過七級的強震,這已經是這半年來發生的
第八起七級以上地震了,三個月前有個小島直接沉入海中的
新聞沸沸揚揚,緊接著就是世界各處連續不斷的災害。


  強震後伴隨著海嘯,島國死傷慘重,歐洲各地早已呼籲
不要前往太平洋各群島中渡假,這些天災重創了東南亞的觀
光產業;台灣也發生了零星的地震,但幸好都沒有造成過度
慘烈的傷亡,只是颱風不斷,也摧殘著所謂寶島。


  歐洲火山爆發也引起災難,加上原本的經濟不景氣,現
在全球幾乎陷入經濟浩劫,許多開發中國家已經產生暴動,
天災人禍綿延不斷,民心思反、仇富心態高揚,全球秩序一
直往崩壞中前進。


  但是,富者益富,貧者益貧的趨式也更加嚴重。


  「早安。」季芮晨站在遊覽車邊,一一跟團員們道早,
「隨身行李帶了嗎?趕快想一下有沒有什麼漏帶的喔,等等
大行李就要跟我們分道揚鑣囉!」


  一群人吱吱喳喳著,檢視著手邊的行李箱,季芮晨站在
一旁觀看,這一年來變化真快,看著眼前的大小行李箱清一
色都是LV,曾幾何時能出國玩的人,全都是好野人了。


  去年的這時,就算新婚夫妻都還付得起歐洲團費,但三
百餘日過後,結婚請客能省則省,經濟蕭條加上天災不斷,
誰能有那個閒錢?加上通貨膨脹嚴重,財力不夠雄厚的,根
本出不了國。
  
  
  更別說是一年一度的威尼斯嘉年華會。
  
  
  她,季芮晨,今年二十六,是旅行社的領隊,帶團經驗
還算勉強,但是擁有多國語言的天賦,所以會了基本的要領
後,帶團出去都不是問題;而之所以會講多國語言,並非家
裡有人是外交官,也不是因為旅居國外,而是因為「渾然天
成」的環境教育。
  
  
  『要去威尼斯嗎?』耳邊傳來平常人聽不到的聲音,
『噢,我愛死嘉年華了,我一定要去找一個絕美的面具!』
  
  
  說話的是西班牙美女Martarita,豔麗無雙,個性算是熱情
如火,人很好相處,只是她不能算是個「人」,所以她裝扮
的再美,也不是每個人都看得見。
  
  
  「如果都檢查OK的話,我們就先上車囉!」季芮晨繼
續敦促著團員們,現在能出團的團員都超級高貴,不能怠
慢。
  
  
  今天,他們要前往威尼斯島,而且行程是在島上渡過兩
天一夜的完美週末假期,週末假日的威尼斯島上會有著無數
的活動,嘉年華會幾乎是一年一度的大盛會。
  
  
  而因為威尼斯不在義大利本島,所以要坐船過去,到了
島上也必須自個兒拉行李進飯店,距離倒不遠,只是拉著大
行李也麻煩就是了
  
  
  威尼斯嘉年華會,源自於拉丁文「Carnival」,意思是與
肉告別,通常是是復活節四旬齋戒的前10天,自復活節往前
推算的四十天中不能吃肉、喝酒及任何娛樂活動,所以在齋
戒月前,就會有十天的狂歡節!

 

  這本是宗教活動,所以其實世界各國都有嘉年華會,威
尼斯之所以會特別勝出,就是因為他們還有獨特的盛裝打
扮;面具與華服是最大特色,透過遮去真面目的面具與服
飾,這十天中社會階級便會消失,沒有貴賤之分,人人平等
享受歡樂時光。

 

  嘉年華會曾因為拿破崙的佔領而結束,因為軍方認為面
具遮掩可助長間諜活動,但其實早在十四世紀初,就有許多
法令限制嘉年華,還禁止居民穿著面具及斗篷走在夜晚。

 

  但以宗教而言,嘉年華的狂歡活動根本是在顛覆宗教,
篤信天主的基督徒眼中,那根本是道德墮落與對神的褻瀆;
因此十七初,以宗教與重整道德為名,頒佈了法令:只有在
嘉年華期間與官方宴會的場合,才准許穿著面具斗篷。

 

  消失的嘉年華會一直到一九七九年才復甦,其實原因很
簡單,單純只是因為威尼斯想促進冬季的觀光產業;但是這
慶典充滿歷史文化又兼具觀光跟狂歡,行銷大成功的讓威尼
斯成為世界三大嘉年華會之首!
  
  
  團員們一一上了車,季芮晨清點著人數,而飯店裡最終
走出了挺拔的身影,「人都出來了,只剩下汪老師在洗手
間。」
  
  
  她帶著淺笑頷首,「那你先上車吧。」
  
  
  小林,算是同行,身份也是領隊、她的朋友,恐怕也是
當今世界上最瞭解她,也最能包容她的人了。
  
  
  『小晨,妳可以跟小林兩個人買一對面具耶!成雙成對
的!』Martarita一個人興奮的吱吱喳喳,『我就跟Kacper
吧!』
  
  
  『我不要。』低沉堅定的嗓音立即回絕,『那是糜爛的
代表。』
  
  
  『哎唷,幹嘛醬子,現在都什麼時代了,你還在共產思
想喔?』
  
  
  低沉的男聲來自於二戰時戰死沙場的波蘭軍官,
Kacper,他相當紳士也很嚴謹,完全就是那個時代下嚴肅的
代表。
  
  
  為什麼沒跟著時代改變她也不太明白,每個人個性不
同,靈魂的本質也不一吧?
  
  
  這只是她身邊眾多亡魂的兩位而已,事實上她身後到底
跟了多少的鬼魂,她根本不知道,多到無法一一清點。
  
  
  因為她擁有特殊的體質,能吸引亡者過來,有些跟在她
身邊界沒有離開過,像Martarita、Kacper,日本女孩小櫻,
Tony等等,相處久了,跟她要好的是這幾個;其他還有許多
路過的浮遊靈、飄蕩的靈體,她沒有辦法一一認識,也不是
每個鬼都願意與她交談,有些黏了一陣子後會離開。
  
  
  所謂的特殊體質,便是負闇之力。
  
  
  這是她與生俱來的命格,而非能力,而是她天生的命格
就是「負闇」。
  
  
  按照字面上來看,都是負面的事情,事實上,她的人生
中一直沒發生過好事……應該說她的「身邊」總是災難不
斷;從小到大,遇過無數次的災難橫禍,她都是唯一的生還
者,過去還曾有Lucky Girl之稱。
  
  
  小從遊覽車翻覆、大到重大車禍,永遠都是她身邊的人
出事,非死即傷,只有她一個人會發生「奇蹟」!但事實
上,是她的負闇命格引來重重不幸與殺機,負面力量達到巔
峰,所以才會造成意外與死亡。
  
  
  身為源頭的她,自然安然無恙,世人卻稱這為奇蹟……
知道自己命格之後,季芮晨覺得這真是諷刺。


  但是,即使知道這一切,她還是選擇繼續過她的人生。
  
  
  她從事領隊工作,帶團出國,也出過好幾次意外,甚至
在自己還是團員時就出過事,有個很斯文的鬼告訴她,那就
是因為她的負闇之力協助的厲鬼得以囂張,所以才能殺戮或
是復仇。
  
  
  所以,她的存在會喚起陰暗邪惡的事物……但是,她更
相信人各有命。
  
  
  的確,她遇上了許多事情,有團員死亡,厲鬼作祟,但
凡事有因必有果,他們種得因自食惡鬼,她頂多只是灌溉而
已──非自我意識狀態下。
  
  
  她不想去考慮太多,也不想當偉人,為蒼生謀福利這種
事她辦不到,她有自己的人生,人生苦短,為他人犧牲不是
她的個性;她能避免、盡量閃躲,注意團員安危,但其他的
事,也就不多加干涉。
  
  
  拿去年的日本賞櫻團來說,那是個根本該平和的旅程,
但卻因為幾百年前的有心人士,將帶有怨念詛咒的物品拿出
來販售,團員買到後與恰與其性格切合,加上她的命格導致
大批怨靈找她討公道,才發生了一連串事故。
  
  
  最後還發生了驚世駭俗的事件,完全始料未及。
  
  
  可是,那並非她害的,也不是她一手造成,很多事情冥
冥中自有定數,她是助力,並非始作俑者。
  
  
  因此,她盡可能低調行事,不要讓別人去聯想到有她就
會出事。
  
  
  而事實上這點她做的還不錯,自從去年日本團出事後,
她一整年帶的團完全沒有發生過事情,她甚至在想,是否負
闇之力也能控制呢?還是說去年她把一整票怨氣沖天的厲鬼
送回地獄,讓它們多少怕了呢?
  
  
  問題是怎麼送的……她還抓不到要領呢!
  
  
  「抱歉抱歉!」飯店裡小跑步出來一個中年男人,尷尬
的直道歉,「讓大家等我了!」
  
  
  「別急,是大家比較早,離我們約好的集合時間還有一
分鐘呢!」季芮晨從容的笑著,「確認一下大行李後,就上
車吧!」
  
  
  季芮晨心情很好,已經將近一年沒有發生事情了,維持
這樣的專注力,就不會再有什麼大事發生。
  
  
  上了車,她跟司機講了地點,小林已經把位子橋好,將
麥克風遞給她。
  
  
  「先等等。」她挪了身子坐下。
  
  
  遊覽車第一排通常都是領隊導遊的位子,而今小林坐左
邊,季芮晨坐在右邊,幾乎都是由小林幫她處理瑣事,舉凡
遞水、遞麥克風、遞零食,甚至是注意事項他都包了。
  
  
  「先跟當地導遊聯繫嗎?」
  
  
  「嗯,今天先參觀道奇宮,剩下的時間就能讓大家自由
活動了!」所謂嘉年華會,就是要實際融入才有趣。
  
  
  「妳想裝扮嗎?」小林噙著笑,「我可以配合妳喔!」
  
  
  季芮晨微咬著唇,漲紅了臉卻不自知,微嗔的睨了他一
眼,就知道說一些五四三!
  
  
  「小晨,還說不是妳男朋友喔!」第二排的女孩探出頭
來,「會不會太誇張啊,妳帶團他也跟來喔!」
  
  
  「不不不是啦!」季芮晨急忙的撇清,卻越說越結巴,
「朋友!他、他、他也是領隊喔!」
  
  
  「噗……」小護士們的不客氣的笑了起來,「好可愛
喔,她害羞了耶!」
  
  
  「我沒有!」季芮晨很急了,這下子連耳朵都紅了。
  
  
  小林一句話也不辯解不幫腔,這會兒悠哉悠哉的躺在椅
子上頭,戴上帥氣的墨鏡,閉目養神起來了。
  
  
  後面接連著出現一片笑聲,季芮晨尷尬的看著前方路況
景色,也不想面對後面一票青春活潑的白衣天使;這一團有
私立醫院的護士組團出來,當然來自於不同科,有放射科、
內科、小兒科、外科等等的護士,還有兩對醫生夫妻一同前
來。
  
  
  護士們平均都才二十歲,活潑開朗,難得可以從非人的
護士生活中脫離,每個人出來簡直都玩瘋了;而主治醫生一
個是腫瘤科、一位是外科,都帶著護士妻子一塊兒出來玩。
  
  
  聽說這趟旅行還是醫院補助了三分之二旅費,畢竟是私
人醫院,而且延攬不少名醫,算是大賺其錢,所以小護士們
才有財力能盡情暢遊;至於全體員工旅遊是斷不可能,醫院
不可能空轉,所以每科的成員便輪流出來玩。
  
  
  小護士們「幾乎」都坐在一起,吱吱喳喳個不停,對於
嘉年華會自然雀躍莫名,就算租借禮服跟面具所費不貲,聽
說醫院也有給零用金花用,小女生們沒在怕,唯有一個護士
跟其他人坐得蠻開的,一路上鮮少有交集,而且感覺其他小
護士們也很討厭她的樣子。
  
  
  再往後,是一對賴氏夫妻,年過五十,感覺相當恩愛,
賴先生也很大氣,做事說話相當慷慨,言談間可以感覺得到
他跟政治圈有關係;另外還有一對吸睛的男人,兩個都戴著
毛帽,高挺的鼻樑加上花美男的臉,簡直養眼,不過行業不
明,只知道很愛照相,但相當沉默寡言,行事低調。
  
  
  另一位,則是隻身出來旅遊的汪永錫,是位老師,所以
尊稱他為汪老師。
  
  
  即使看起來和樂融融,但能參加這團的絕對都有一定的
財力,季芮晨自然小心翼翼。
  
  
  「欸,你們有沒有覺得後面那個老師好面熟啊?」小護
士們正在竊竊私語,「我這幾天怎麼看怎麼熟!」
  
  
  「是妳前男友喔?」

 

  「不是啦!」坐在季芮晨正後方的小護士說了,「好像
在電視裡看過耶!」


  「真的假的?名人嗎?」旁邊的也跟著問。


  不會吧?又有名人?季芮晨不由得暗自皺眉,兩年前她
參加過吳哥窟團,裡頭就有一位赫赫有名的名嘴,那場旅遊根
本是被策劃的,死傷慘重,起因就在於名嘴支持廢死,導致
更多人的死亡。


  那時她還不是領隊……季芮晨偷偷瞥了走道旁的陽光男
人一眼,那是她認識小林的開始。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