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  子
  
  
 

 
  
  少女眼前一片黑,她被矇著雙眼,束綁著雙腕,頸子與腰上分別圈了皮帶,帶上有繩,一股力量將她往前拉扯,看不見的她只能踉踉蹌蹌的往前走著。
  
  
  她踩過樹枝、踏過枯葉,也踢到了石子,趾頭疼到站不起來,可是有人會拽著她的繩子不讓她跌下,那並不是體貼,而是沒有時間讓她摔下。
  
  
  「求求你……」她哭了起來,「我錯了!對不起……對不起……」
  
  
  前頭的人沒有說話,只顧著像拉著畜牲一般將她往前拽扯,少女感覺得到自己略過了葉梢,水珠從葉上沾上她的身子,也有樹枝刮過她的肌膚,她人在山裡、林裡,風吹來綠草的味道。
  
  
  「站好。」
  
  
  好不容易,終於停了下來,她被推上一個像樹幹的地方,她又冷又恐懼的縮著雙肩,聽著有人在身邊走繞著,然後她的手猛然被高高拉起,她倏的伸直雙手,踮不上地,被直接吊起!
  
  
  「就這個女的嗎?」不遠處有人開口說話了。
  
  
  咦?有別人在?!少女驚恐的將身子往裡靠,因為她現在根本是衣衫不整啊!只穿了一件單薄的超短內搭襯裙,加上剛剛一路上的摔跌拉扯,她自己知道根本衣不蔽體!
  
  
  「嘖!看起來亂七八糟的!」此時,出現第二個人的聲音。
  
  
  「整理一下應該就好了,看看那身材跟肌膚……果然還是年輕的好啊!」第三個聲音逼近,近到少女恐懼的把頭埋進被吊起的雙臂之間。
  
  
  「當然,這可是貨真價實的十四歲。」一路強拉著她的男人得意的開了口,手指滑過她的身體,「皮膚有彈性又滑嫩,而且發育也差不多,這個還是早熟的,有C罩杯呢!」
  
  
  什麼……這些人要做什麼?為什麼她聽見的都是男人的聲音!還有熟悉的聲音?
  
  
  「不要傷害我!拜託,我真的知道錯了……」她哽咽的哀求。
  
  
  「呵。」男人湊近了她的耳畔,「我們怎麼捨得傷害妳呢?大家是來疼妳的!」
  
  
  咦……少女打了個寒顫,大家?「不要!住手,當初說好只有對你一個人的,你已經違背約定了,現在又……」
  
  
  「說好什麼?」男人一把抓住她的長髮,將她的頭使勁往後拽拉,「來,表演一次給大家看!」
  
  
  「不……不要!求求你!」少女嚇得哭了起來,眼淚從眼罩下滑落!
  
  
  「說啊!」他更粗暴的再把她頸子往後扯,「說說看,妳是我的什麼?」
  
  
  少女恐懼的緊咬著唇,哽咽的話不成聲,「……我、我是你的奴隸……」
  
  
  「再說大聲一點。」男人把她的頭往左方扭去,「說完整一點,客人沒聽清楚。」
  
  
  「……嗚,客、客人?」她發抖的說,「我不懂,你不要這樣!真的……」
  
  
  「叫妳說!」男人驀地大吼,幾乎要把她的頭髮扯下。
  
  
  「啊啊──我說!我說!」她哭得泣不成聲,「我、我是你的奴隸,你要怎麼玩弄我都沒有關係……」
  
  
  呵,男人鬆開了她的頭髮,改以溫柔的撫摸,還為她將頭髮撩了撩,梳理一頭亂髮。
  
  
  「欸,哭哭啼啼的很倒胃口。」有聲音這麼抱怨著,「感覺都沒了。」
  
  
  「哭哭啼啼的才有意思,你們沒見識過她的厲害,她會淚眼汪汪的看著你,求你玩壞她。」
  
  
  不是!才不是!少女咬著唇掙扎,要不是情非得已,她怎麼可能會這麼做!
  
  
  一開始明明說好只當他一個人的奴隸,可是後來卻一直經歷不同的男人,而現在這些人又是誰?又為什麼要把她帶來這裡!
  
  
  男人這句話激起現場眾人一陣春心盪漾,他將少女頭髮梳整好,用濕紙巾為她擦拭身上的泥污,臉上的淚痕。
  
  
  感受到男人捧著她的臉,少女悲傷的懇求著,「對不起,請你不要這樣對我……」
  
  
  「噓噓……親愛的,不是每次犯錯,道歉就可以沒事的!」男人低語,「妳在準備告發我時,就應該知道自己要承擔什麼後果了!」
  
  
  「我只是……我……」她搖著頭再度淚如雨下,而男人冷不防的褪下她的眼罩。「啊!」
  
  
  突然間見了光,她有點些不適應,蹙著眉閉眼,全身都在發抖。
  
  
  「好好伺候客人,妳今晚要當每個人的奴隸。」男人將她的長髮撩到耳後,將之轉過半身,面對了眼前一干人等。
  
  
  少女倒抽一口氣,不適應光線的雙眼看著眼前四、五個男人,不可思議的瞪大雙眼。
  
  
  「怎麼……不!不要!」她驚恐的大喊著,「你們不要這樣!我不是妓女!不要──」
  
  
  「妳當然不是。」他唰的撕去了她身上那唯一的、單薄的襯衣,「因為現在開始才是!」
  
  
  「哇啊!呀──」她縮著身子,可是雙手被吊高的她,何從遮掩?「你們、你們不可以做這種事!我只是學生、我是學生啊!」
  
  
  眼前一票男人清一色戴著面具,看著眼前年輕完美的胴體,只著一件蕾絲內褲,雪白的肌膚散發著光澤,像是誘惑人心的大餐。
  
  
  「就是學生,才特別有感覺啊。」男人微微一笑,欠身行禮,「Gentleman,敬請享用。」
  
  
  「不要!不要──」少女放聲尖叫著,她仰首望著天,看見的只有密密麻麻的樹稍,還有漆黑的天!
  
  
  有隻大手突然包握住她渾圓的胸脯,她膽戰心驚!
  
  
  「開始求我們吧,美女!」
  
  
  「放開我!你們這些骯髒的男人!走開啊……」
  
  
  嘻笑聲很快的蓋過了尖叫聲,男人早已走遠,他留意著附近安裝的電網,這裡有不少野生狼群出沒,但是因為環境良好,甚至有實驗室立足於此,所以他才選擇這裡,入夜就沒有人煙的地方,還有防護措施。
  
  
  監視器已經關掉、電腦灌入病毒,將沒有人知道今晚有誰來過。
  
  
  至少要保護客人才是。
  
  
  等他們滿意了,驅車離開後,他也會將電源一併關掉。
  
  
  嗯?電網沒了電,難道狼群不會嗅到這兒有個哭泣中的少女?激烈的玩樂過後,少女必會帶著鮮血,他可不希望狼群能錯過這頓美味大餐。
  
  
  竟然意圖舉發他?這樣的人怎麼能留?世界上唯一能信任的,只有死人的嘴。
  
  
  他會相信她的,只要她是個死人。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