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噢!」女人的眼睛閃爍出燦爛星光,用陶醉般的眼神
望著眼前詭異的傷口,「多麼活色生香的傷口啊!」
  
  
  但是她的眼睛,還沒有她的頭髮來得……刺眼。
  
  
  啊?洪玫瑰坐在醫護室的椅子上頭,有點不太懂這個白
衣天使到底在興奮些什麼!
  
  
  「能夠知道被什麼咬傷的嗎?」玄貐憂心的是這個,
「還是我帶她去醫院好了!」
  
  
  「欸,幹麼去醫院,這是我先碰到Case,當然歸我
啊!」護士劃著橘色大塊眼影,還染了一頭橘豔豔的頭髮,
緊扣著洪玫瑰的手腕彷彿怕她跑走似的!
  
  
  「我是擔心咬傷她的東西……不乾淨。」這算是雙關
語,洪玫瑰聽得懂,也因此恐懼。
  
  
  「我看看……怎麼被咬傷的呢?」詭異的護士將洪玫瑰
的手高舉,仔細端詳那個傷口,「唉,要是能再咬用力點就
好了,肉掛在外頭的模樣可愛多了。」
  
  
  嗄?!洪玫瑰瞪圓了眼,這句她聽懂了!她立刻急著把
手給縮回來,結果護士掐得死緊,玄貐皺著眉上前不客氣的
掰開護士的指頭,將洪玫瑰搶了回來。
  
  
  「妳是醫務室的護士嗎?什麼時候來的?」老實說,光
是那豔橘色的頭髮就非常怪異了,這裡是學校耶!「我之前
好像從來沒見過妳!」
  
  
  「我來一陣子了,沒受傷的人當然看不到我!」護士笑
吟吟的把胸前名牌一轉,「我叫橘橘,可以叫我Orange~
~」
  
  
  「看……看得出來。」洪玫瑰虛弱的說著,「她跟勞倫
斯養的狗狗一樣名字耶!」
  
  
  噗……玄貐忍住笑意,的確跟勞倫斯養的兩隻黃金獵犬
名字一樣,那兩隻狗可威了,從餓鬼手上救下他們!
  
  
  「錯,那叫橘子,我叫橘橘!」護士突然語出驚人的糾
正,「請不要混為一談!」
  
  
  咦!洪玫瑰錯愕非常,這個護士認識勞倫斯啊!還沒出
聲,玄貐一步上前擋在她面前,警戒般的看著護士。
  
  
  「妳認識勞倫斯?」那兩隻狗的認養沒有公開,是透過
組織D才獲得的,外人不該知道啊!「他常來醫務室?」
  
  
  「很少來過。至少我當班時沒見過他!」橘橘說得挺自
然的,玄貐聞言二話不說,拉了洪玫瑰就往門外走。
  
  
  開什麼玩笑,一個沒見過勞倫斯的人,為什麼會知道他
養的狗叫橘子!
  
  
  「傷口不處理的話,手會爛掉的喔!」懶洋洋的聲音由
後響起,「那可是惡靈留下的傷口喔!」
  
  
  咦咦?洪玫瑰回身詫異的看著橘橘,扯扯玄貐的手,他
聽見沒有,護士說她的傷口是被惡靈咬的!
  
  
  玄貐緊握著她的手腕,緩步的跫回醫務室裡,他打量著
一點都不天使的護士,眉頭緊蹙,學校什麼時候有這號人
物?而且似乎也知道些什麼?
  
  
  「我是組織D的人。」橘橘倒也不含糊,開門見山,
「我得趕快幫她淨化傷口,否則惡靈的毒會漫延的!」
  
  
  「嗚……」洪玫瑰趕緊伸直右手,她不要被截肢!
  
  
  只見橘橘從架子上拿下自己的包包,她的公事包超級
大,緊接著拿出一個小瓶子,鑷子夾著棉花沾上了瓶子裡的
藥劑,坐在滾輪椅上滑了過來。
  
  
  「小帥哥好好把美女抱緊了。」她挑了眉,對玄貐笑
著。
  
  
  「什麼東西?」
  
  
  「上藥很痛的。」橘橘沉下了眼色,卻揚起了笑容。
  
  
  痛?洪玫瑰立刻起身想往外逃,玄貐更快地由後雙手環
抱住她,橘橘看準時機抓住她的右手,棉花直接擦了上去!
  
  
  「哇──好痛!呀──」慘叫聲傳來,玄貐訝異非常,
遇到厲鬼時洪玫瑰還沒叫得這麼誇張過!「放手放手!」
  
  
  煙竟然從她手裡冒了出來,活像有塊烙鐵燙上她的指頭
一樣!
  
  
  「喂!妳有沒有搞錯啊!」玄貐強力的制住洪玫瑰,
「她都痛成這樣了!」
  
  
  橘橘沒說話,專注的扯著她的指頭,把棉花棒一個個往
齒痕洞裡捅,洪玫瑰咬得唇都滲出血,臉色發白。
  
  
  「好了!」橘橘終於鬆開手,洪玫瑰眼前一黑,直接癱
軟倒下。
  
  
  玄貐趕緊抱著她,冷汗都浸濕她的衣服了,可以想見那
究竟有多痛!他輕柔地將她攙坐起,抽過一旁的面紙為她擦
去滿頭大汗。
  
  
  「還沒完呢,你們下午最好請假,你得把這本淨化咒給
唸完。」橘橘朝桌上扔出一本冊子,「直到齒痕裡的黑紫色
完全消失為止。」
  
  
  小橘拿出個小水盆裝水,讓玄貐把洪玫瑰扶上病床,她
意識仍舊清醒,只是相當虛弱,掛著淚珠望著玄貐,我見猶
憐。
  
  
  「好痛……」她嗚咽的。
  
  
  「我知道,沒事了……」他嘆口氣,「早知道就不要讓
妳抓那張紙了。」
  
  
  「我自己早就注意到了,你不說我也會抓的。」她囁嚅
的說,乖順的半躺臥在病床上,玄貐還多拿兩個枕頭讓她墊
著。「因為它也很有可能是跳樓的學生留下的對吧?」
  
  
  「不,我是覺得那張紙跟昨天死者看的那張紙很像……
就是我點螢幕的那張──」
  
  
  「哇!我不要聽!」洪玫瑰顫了一下身子,「那好可
怕!我拿的才不是……不是……」
  
  
  不是什麼?玄貐才在投影螢幕上按了那張紙,就出現可
怕的畫面,然後她又遇到類似的紙卡,只是輕抓,居然留下
所謂惡靈的咬痕?
  
  
  「不是什麼?」橘橘端著水進來,先在洪玫瑰腿上架上
個小凳,再把水盆放上去,接著又倒入一些奇怪的藥劑。
「來,把手浸入水盆裡,然後帥哥負責唸咒。」
  
  
  玄貐接過本子,咒語很薄,裡面沒幾頁,但是書封卻似
曾相識。
  
  
  「這……這跟奧汀叔叔拿給我的書好像同一家印的!」
他抱持著極大的懷疑,翻開來看,連裡面的印刷排版都很
像!
  
  
  「一直唸,心無旁騖的唸到齒痕裡的青紫色不見為
止。」橘橘拉過洪玫瑰手浸入水盆。
  
  
  「這要唸多久?」玄貐狐疑的問。
  
  
  「有人唸十個小時,也有人唸一個小時,反正就是要徹
底淨化才行!」
  
  
  「十個小時?」這句話是洪玫瑰跟玄貐異口同聲。
  
  
  「要不要手隨便妳!」橘橘威脅著洪玫瑰,再轉向玄
貐,「你不想唸也行,美女找個願意幫妳唸的人過來!」
  
  
  唔……洪玫瑰慌亂的轉著眼珠子,「勞……」
  
  
  「我沒說我不唸。」
  
  
  玄貐沉著聲,拉了張椅子,找個最舒服的姿勢坐下,
  
  
  「你們安心待在這裡,警方那邊我會全面擋掉的!」橘
橘邊說,邊放下窗邊的百葉窗。
  
  
  「謝謝。」玄貐由衷的說,現在還不是探究為什麼組織
D的人會在他們學校的時候。
  
  
  「是我要謝謝你們,暑假給了我一個血肉模糊的案子,
那天是我暑假中最美好的一天!」橘橘邊說,一邊露出陶醉
的神情,像是遙想著那美好的日子,「大腿以下都被吃掉,
厲鬼的毒液、扭斷的筋骨……」
  
  
  她說的是品芸!洪玫瑰緊張起來,一起去渡假的同學,
被餓鬼吃掉三分之一,毀了模特兒的夢!
  
  
  「可以開始了嗎?」玄貐不悅的打斷橘橘的美好回憶。
  
  
  橘橘挑了抹笑,從口袋裡拿出幾張冰藍色的符紙,點火
燒上。火迅速的竄燒上符紙,灰燼全數落入了水盆裡。「可
是開始唸了,帥哥」
  
  
  「對不起。」洪玫瑰望著玄貐,滿是歉意。
  
  
  「妳睡一下吧!」他淡淡的說著,扶正眼鏡,開始唸著
冊子上的咒語。
  
  
  一字一句,專心致志,言語也具有其靈性,或許就是要
藉此淨化掉滲入洪玫瑰體內的毒。
  
  
  橘橘將病床邊的簾子拉上,婀娜的往外走去,將醫務門
的門給帶上,再走到樓梯口,那個警方一定會上來的地方。
  
  
  紅色紙卡、惡靈的齒痕、被挖掉眼珠的女孩、跳樓的孩
子,唉……這校園可真不平靜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