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去看?警方不是封鎖了嗎?」洪玫瑰連忙追
上玄貐,「有什麼他們會調查出來吧?」
  
  
  「他們看到的監視錄影帶跟我們的不一樣。」玄貐疾步
走著,洪玫瑰都快追不上了,「我想看一下洗衣房,還有那
些紙條!」
  
  
  宿舍在另一個大區塊,他們得橫過大半個校園,才能到
宿舍區;宿舍是男女混住,並沒有門禁或是禁止跨越等等的
規矩,因此任何人出入自由。
  
  
  洗衣房在一樓,就在主棟的隔壁,現下被圍起了電子封
鎖線,玄貐再次視電子封鎖線為無物,直接穿了過去!洪玫
瑰大驚失色,這下子警方那邊會出現警告耶,等等就有警察
殺過來了。
  
  
  架設電子封鎖線的桿子上裝有攝影機,果然立刻轉動,
照向了闖入者。
  
  
  「玄貐,學生會長。」玄貐把證件塞給洪玫瑰,「貼到
鏡頭前。」
  
  
  洗衣房裡現在相當安靜,地上擺滿了證物標,血跡殘留
的不多,因為學生是被絞死的,唯一流血的部份是被挖出的
眼珠。
  
  
  門在這裡,那個東西從滾筒裡爬出來……玄貐回身,看
見乖乖領令的洪玫瑰,拿著證件貼上了鏡頭。
  
  
  「……妳站遠一點,洪玫瑰,妳這樣貼著對方什麼都看
不見。」玄貐有些無言,貼著是一種誇飾法,她一定要這麼
呆嗎?
  
  
  「你說貼著的!」她咕噥著,照做也錯?她站遠了些,
讓警方看見闖入者是誰,數個月前這間學校也發生過命案,
很不巧的警方跟玄貐早有接觸,對於這位學生已經有一定程
度的認識。
  
  
  洪玫瑰戰戰兢兢的放下證件,還跟鏡頭揮手致意,沒兩
秒,她的錶型手機響了!
  
  
  繁星高中的學生都必須備帶錶型手機,這隻錶是定位系
統,校方有權限能夠開啟,知道學生在校園的哪兒,不過不
是監視偷窺,而是一種紅外線;而學生到校必須佩戴這隻
錶,因為所有的公告、聯繫、課程表、作業等等,全部都會
傳送進這隻錶裡。
  
  
  手錶上還有個緊急求救鈕,是個凹槽,非必要時不會使
用;當然還兼具簡單的手機功能,可投影也可當無線電,算
是萬能,只可惜只能在校使用,出了校外就毫無用處了。
  
  
  「為什麼找我啦!」她望著手錶上的顯示,上頭顯示是
警方,哀怨的望向玄貐。
  
  
  「嘖。」玄貐趨前,接通了電話,她忘記他手機壓在符
紙下?手機一接通便直接投影到半空中,洪玫瑰倒抽一口
氣,她現在對這種投影很嚇。
  
  
  『又是你們。』對方是一個精明幹練的女警官,跟玄貐
他們超級熟,因為從幾個月前學校命案開始就是她負責的,
暑假出事時也是她……咳!
  
  
  「妳好!泰瑞莎警官!」玄貐開門見山,指了指身後,
「我想要看現場的證物可以嗎?」
  
  
  『當然不行,你只是學生,玄貐。』泰瑞莎警官挑了
眉。『不過如果你願意告訴我為什麼要看的話,我倒是可以
考慮!』
  
  
  「嗯……」玄貐沉吟著,回身看了看洗衣房一眼,「暫
時沒事了,謝謝!」
  
  
  語畢,他直接走出封鎖線外,離開了。
  
  
  咦?咦?洪玫瑰呆愣在原地,現在是怎麼樣?為什麼沒
頭沒尾的就結束了?手機是她的耶!現在兇巴巴女警官正瞪
遮她,好像要逼她說些什麼似的!
  
  
  『洪玫瑰,發生了什麼事嗎?』泰瑞莎警官凌厲的盯著
她瞧,『知情不報的話,妳知道……』
  
  
  啪!手機倏的掛上,玄貐的指頭擱在她錶上,洪玫瑰瞠
目結舌的望著他──他,他掛警察電話?
  
  
  「午休時間要到了,不能講電話!」他悻悻然的拉過
她,「妳不要一被泰瑞莎警官盯著就傻了好嗎?什麼都要傻
傻的說?」
  
  
  「她是警察耶!」她超怕她的!
  
  
  「嗯哼?又怎樣?難道妳真的想說我們剛剛看到的投影
畫面?」玄貐一臉若有所思,「不要把我們發現的事情和盤
托出,會有麻煩的。」
  
  
  「我知道啦。」因為又扯到鬼,跟社團大樓的事情一
樣,她先看到了鬼,但說出去很少人會信。「說不定可以叫
他們也按按看螢幕上那張便條紙啊!?」
  
  
  咦!玄貐軋然止步,他旋過身子,用不可思議的雙眼看
著洪玫瑰。
  
  
  「妳有時真的蠻聰明的!」他認真的在讚美她。
  
  
  「嘿……」洪玫瑰立刻露出嬌羞的笑顏,紅潤的雙頰喜
上眉梢。「真的厚?」
  
  
  「如果能一直都這麼聰明就好了,唉!」玄貐搖頭旋過
身子,「跟我一起做論文皮繃緊一點,妳跟勞倫斯這樣的速
度不行!還有第五個人呢?再不找人進來來不及!今天要交
名單!」
  
  
  「嘖!」洪玫瑰不悅的嘟起嘴,他的讚美怎麼都只能維
持兩秒鐘呢?「大家幾乎都有組了啊,不過是有幾個……一
個沒有組別的人啦!」
  
  
  「為什麼沒有組別?」到現在組別還沒確認的人都很
怪!
  
  
  「因為沒人要跟他一組……」洪玫瑰說得很小聲。
  
  
  「那我們為什麼要這種人?」玄貐白了她一眼,「別人
都不要的一定有問題!」
  
  
  「五十步笑百步……」她小小聲的說著。
  
  
  玄貐立刻止步,拉住了她的手,眼前四下無人,他們站
在圖書館前的廣場上,正值午休時間,根本不可能有人在外
面。
  
  
  「妳剛說什麼?」他挑高了眉。
  
  
  「明明就是啊,不是也沒人跟你一組嗎?」她嘴嘟得很
高,「大家都在看我跟勞倫斯兩個傻子,還跑去苦苦哀求
你!」
  
  
  最機車的是,他居然還說考慮!
  
  
  那天真是丟臉丟大了,一知道要五人一組後,他們就直
接殺去玄貐班上大聲堵他,還當眾拜託他不要跟別人一組,
一定要算進他們兩個!玄貐當時只是笑笑,什麼也沒說的就
走出教室,她還一路當跟屁蟲的跟到學生會室,大爺他喊了
聲茶,她就泡茶,然後悠哉悠哉的說:他考慮一下!
  
  
  還考慮什麼!她那時想著如果玄貐要挑選同組人馬的
話,她一定第一個被剔掉的啦!所以開出了一堆條件,包括
點心跟午餐全包,還有休息時間一定到學生會室報到,雜務
包辦,苦力讓勞倫斯做,要他們做牛做馬都沒問題──最後
他勉強的點了頭。
  
  
  結果是根本沒人敢跟他一組,搞到現在他們還少一個
人!
  
  
  「我可沒拜託你們來跟我同組。」玄貐聳了聳肩,「還
有,為什麼非得要五個人一組呢?我一人就能完成論文
啊!」
  
  
  「那是因為學校要教導你什麼叫團隊合作!」洪玫瑰氣
呼呼的說著,「快點啦,剩一個,跟你同掛的要不要?」
  
  
  「誰跟他同掛啊?不願意一組有很多原因,像我是因為
嚴格,他呢?」玄貐雙手抱胸,這兩個已經很拖累進度了,
拜託不要再找第三個
  
  
  「他……」咦?洪玫瑰張口欲言,眼神卻突然往上看,
「哇!」
  
  
  只見她驚聲尖叫,下一秒使勁的拉過玄貐往自己的方向
拽,他被拉得丈二金剛摸不頭腦,連連踉蹌,還差點壓上了
洪玫瑰!
  
  
  在此同時,他身後傳來了驚天動地的撞擊──砰!
  
  
  玄貐立刻回首,在圖書館那以彩色磁磚拼貼的馬賽克廣
場上,已經被漫流的鮮血染紅,一個瘦小的身軀趴在地磚上
頭,到處都看得見腦部組織,四肢呈現不正常的扭轉骨折。
  
  
  圖書館樓高八層,他是從上面跳下來的。
  
  
  「唔……」洪玫瑰緊抓著他的手臂,悄悄的探頭。
  
  
  「別看!」玄貐立刻緊抱住她,這種畫面不適合讓洪玫
瑰看見。
  
  
  圖書館裡奔出了管理人員與老師,一陣驚呼過後便是報
警,學校最近自殺案件真的太多了,是否又是一個因為壓力
太大而自殺的高三生?
  
  
  玄貐護著洪玫瑰,緩步的往旁邊移動,強風刮起風沙,
被緊抱著的洪玫瑰此時此刻竟然感覺到臉紅心跳,玄貐到底
知不知道他抱得她有多緊啊?完全以身體阻隔了她的視線,
她的臉就貼在他的胸前耶!
  
  
  這要是給別的女生看到,她還要不要活啊!
  
  
  「玄貐……」她很害羞的掙扎著,「已經、已經可以了
吧?」
  
  
  「還沒走完。」他沒有鬆開力道,還在側邊,那學生的
頭顱跟西瓜一樣,裂口裡都是血紅組織。
  
  
  風刮動著落葉,他仰起頭望著高處,為什麼為了這樣的
壓力就自殺?只是高中學業,人生的未來還長得很,壓力更
重啊……嗯?玄貐詫異的往上看去,有張紙從頂樓飛了下
來!
  
  
  「往前,不要回頭!」玄貐立刻鬆開洪玫瑰,而且一把
將她往前推。
  
  
  「咦──喂!」洪玫瑰被推得踉踉蹌蹌,差一點摔進灌
木叢裡,剛剛那份溫柔體貼不能久一點嗎?
  
  
  好不容易扶棵樹穩住重心,才要回頭抱怨,就看見玄貐
追著一張紙在跑,半空中有張紙飄呀飄的,他正試圖要追尋
紙的方向!可是風那麼大,紙一直落不了地,要怎麼抓啊!
  
  
  「玄貐,很危險!你不要不看路喔!」洪玫瑰有些緊
張,因為他往花園那邊去了,那邊有水塘耶!
  
  
  這個時代紙已經很少被利用了,又從上頭飄下,很難不
讓玄貐聯想到是遺書或是什麼……就算是垃圾也無所謂,他
就是想要拿下它。
  
  
  為什麼越跑越過去?洪玫瑰不安的想追過去,玄貐眼尾
剛好瞟到,連聲都沒出,只是指著她──洪玫瑰立刻乖乖站
定,因為再往前跑,就會看到跳樓的同學對吧?
  
  
  紙張終於飛下來了一點,但是越發往灌木叢的另一邊
去,那兒的確就是水塘,玄貐踩上石椅,這樣比較高比較好
攫抓。
  
  
  洪玫瑰懸著心望著,一張紅色的紙卻突然掃過她面前─
─咦?她錯愕的往左邊看去,真的有張紅色的紙略過去耶!
  
  
  她跟著移動腳步往裡去,壓低身子略過第一棵樹,偷偷
往前看了玄貐一眼,他還在追那張紙,又一陣風過去,把紙
追得更高了。
  
  
  「可惡!」玄貐不耐煩的盯住那張紙,賭一把的縱身一
躍!
  
  
  哇──洪玫瑰嚇得定住身子,他怎麼就這樣跳起來……
了?
  
  
  玄貐一把抓住了那張紙,沒有意識到他究竟跳了多高,
他只知道自己往下落在草地上,就在水池邊而已,重心原本
穩不下來,可是他使勁往右邊一扭,讓自己不至於摔進水塘
裡!
  
  
  呼……他開心的笑了起來,終於抓到那張紙了。
  
  
  洪玫瑰不由得呆住了,剛剛玄貐跳了最少兩公尺高啊,
一般人能跳這樣高嗎?紙都已經要往上飛走了,怎麼可能抓
得到?
  
  
  紅色的紙張再度引開她的注意,闖進她眼尾餘光,那紙
張像是在漫舞般的圍繞在她四周,她換口氣後決定先抓抓看
那張紙,它在附近而已,應該很好掌握!
  
  
  「洪玫瑰,妳看!」玄貐攀住石椅,還坐在草地上的他
笑得挺自豪的。

  「嗯……」她回過頭,頭頂上的紅紙正在飛舞。「等
等……咦?到哪裡去了?」
  
  
  玄貐望著繞著她舞動的紙卡,瞬間瞪大雙眼,「在上
面,抓住它!」
  
  
  上……洪玫瑰抬起頭,就在眉間看見要落下的紙張,伸
手立刻扣住──「呀!」
  
  
  洪玫瑰立即鬆了手,好痛!她的手!
  
  
  玄貐立刻跳了起來,往她這邊衝了過來,只是抓張紙能
發生什麼事?!
  
  
  鮮血從洪玫瑰的手上流了出來,她緊抓著右手,看著那
張紅紙像嘲弄般的繞著她,就在她眼前晃著。
  
  
  她不可思議的皺起眉,紙張太利嗎?那如果不用抓
的……她舉起左手,呈筷子狀,只要不要碰到紙緣就好了─
─中!
  
  
  她啪的夾住了那張紅卡,上頭燙金字體,寫著……嗯?
看不懂。
  
  
  她皺著眉再定神一瞧──紅色紙卡上倏的浮出一張人的
臉,猙獰咆哮的朝著她衝了過來!
  
  
  「哇呀!」玫瑰緊閉雙眼,扭頭一轉,手同時鬆了開。
  
  
  玄貐奔到她身邊,眼睜睜看著那張紅卡飛離她手上,但
是他卻沒有錯過飛動的紙上隱約有張咆哮著的鬼臉!
  
  
  「洪玫瑰!」他攀過了她的肩膀。
  
  
  「哇……」一見到玄貐,豆大的淚立刻撲簌的掉,「剛
剛那張卡,那張卡有個人張大嘴巴衝過來!」
  
  
  「沒事……好!沒事了!」他低聲的摟過她的頭,輕輕
的拍著,「我看看妳的手怎麼樣了?被割到嗎?」
  
  
  她噙著淚咬著唇,一臉可憐兮兮的模樣,乖巧的舉起右
手。
  
  
  鮮血如注,玄貐趕緊拿手帕往她手上壓,就他的印象而
言,被紙割到不應該會流這麼多血才對啊!
  
  
  「會長!學生會長!」老師站在灌木叢外狐疑的越過樹
枝往內望,剛剛衝出去時才看見他們在廣場,怎麼一會兒就
跑到這裡來了!「玄貐在裡面嗎?」
  
  
  「我在。」他回著。
  
  
  「警方快到了,你們是目擊者必須做筆錄!」老師有些
狐疑的湊近,「怎麼了嗎?」
  
  
  「她受傷了……我先帶她去上藥,等一下就過來好
嗎?」玄貐彬彬有禮的說著,「請給我們十分鐘左右的時
間。」
  
  
  「啊……怎麼傷到了呢?」老師看著染紅的帕子也倒抽
一口氣,「快點去吧!我會先跟警方說說。」
  
  
  「學生呢?怎麼了?」救護車的聲音刺耳的傳來。
  
  
  「還活著,我們沒敢動他,等救護車來。」老師拍拍玄
貐,「最近辛苦了,太多事情了!」
  
  
  「不會。」玄貐掛著微笑,拉著洪玫瑰往圖書館的反方
向走去,他們得先去醫護室一趟。
  
  
  洪玫瑰抽泣著,不是為手上劇疼的傷口,而是被剛剛那
張紙!這叫她不安的張望,生怕又看到那紙卡飛舞。
  
  
  「我說真的,剛剛那張卡片真的突然有張臉衝出來!」
  
  
  「我沒說妳說謊啊!」玄貐笑望著她,「我相信妳,因
為我也看到了!」
  
  
  「欸,就是!好可怕,我才在看上面寫什麼,就突然浮
出來!」說著,洪玫瑰下意識的回頭,「而且那張卡片好像
是故意讓我看到的……」
  
  
  玄貐緊壓著她的傷口,他只是覺得那張紙跟監視器裡,
死者林佩佳撕下的大小有點類似……也只是不想放過任何一
個線索罷了。
  
  
  「血好像止住了耶,要不要就算了?」玄貐扶著她進入
走廊時,洪玫瑰問著。
  
  
  「怎麼能這麼算了?」他皺起眉頭,「要做料理的人手
受傷能做事嗎?不要告訴我戴手套就好!這樣我明天後天大
後天的午餐怎麼辦?下午茶點心呢?」
  
  
  「嗚……」她委屈的噘起嘴。
  
  
  「我看一下!」玄貐停下腳步,輕輕的觸壓,「還痛
嗎?」
  
  
  洪玫瑰點了點頭,其實很痛,她從來不知道割到會這麼
痛!
  
  
  玄貐小心翼翼的拿開手帕,血看似已經止住了,洪玫瑰
掌心向上的右手清楚的將傷口攤在陽光下。
  
  
  那不是什麼割傷,他就知道,僅僅被紙割傷這種事,學
生會每個整理檔案的都遇過,怎麼可能染紅一條手帕!
  
  
  洪玫瑰瞠目結舌的望著自己右手的無名指,第二個指節
處整塊肉像是差點被咬下一般,清晰可見的齒痕刻在上頭!
  
  
  那張紅色紙卡……咬了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