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點半,學生會室裡正在為之前的懶散作業補救,圖書
館的討論室也全部客滿,升上了高三,才知道這論文的壓力
有多大,大家都留校討論或是查找資料,以前都四點放學就
走,從來不知道高三生都留這麼晚。
  
  
  洪玫瑰坐在會長室的沙發上頭,望著自己腫起來的指
頭,橘橘護士層層用繃帶包起來,把她的手指包得跟熱狗一
樣。
  
  
  「妳要小心一點,其他的手指一收,就很像在罵人髒話
了。」楊紫媃笑著說,為什麼會被包成那樣。
  
  
  「好醜喔!」洪玫瑰忍不住哀嚎,「那個橘橘真的是護
士嗎?我的手都併不起來了!這是熱狗吧!」
  
  
  噗……連勞倫斯都忍不住想笑,一隻指頭包成了三隻肢
指頭粗,雖然玫瑰受傷很可憐,可是包成那樣走在路上,任
誰都會覺得滑稽!
  
  
  「好了!別吵了!我們來談談中午發生的事。」玄貐帶
著手機走了過來,楊紫媃立即跳起身。
  
  
  「別靠近我!我不想談早上的事!」她臉色泛白的就要
逃走的模樣。「拜託你們不要再淌渾水了,不管是宿舍還是
跳樓的事件,就讓警方去處理就好了!」
  
  
  她驚恐的望著玄貐手上的手機,她到現在還沒忘記,那
張獰笑中的臉!
  
  
  「果然怎麼了嗎?」勞倫斯不明所以,他錯過了那幕。
  
  
  「我是要談分組的事。」玄貐從容的說著,一字一字就
怕楊紫媃聽不清楚,「第五位成員,正式加入我們這一
組。」
  
  
  大家的視線,紛紛往坐在單人沙發,一直很沉默的男生
望過去。
  
  
  瘦弱的男生看起來只有國中身材,長長的瀏海比洪玫瑰
的還誇張,幾乎遮去了眼睛,黑色銀框眼鏡掩蓋了他的眼
睛,他只是低垂著頭,沉默的不發一語。
  
  
  玄貐看到他時就認出來了,也知道為什麼至今他還沒有
任何組別:因為,楊宗翰是小偷。
  
  
  至少在整個高三學生中,他目前是相當具有名氣的人,
除了偷竊外,他也是前些日子自殺風潮中的一員。
  
  
  只是別人都是因為壓力太大而自殺,但他是因為偷東西
被同儕看到,深怕東窗事發而自殺!他選擇跳樓自殺,卻幸
運的沒有多大傷害,很快就回到校園!
  
  
  但沒有人在乎他自殺的事,只在乎他的偷竊。
  
  
  被偷的是一般商店,他偷的是一些小東西,湯匙、馬克
杯還有一些裝飾品而已;但警局還是留下案底,現行法律年
滿十四歲就屬成年,商家不提出告訴,不過他每週得做勞動
服務代替懲戒。
  
  
  所以楊宗翰瞬間成了知名人物,學校引以為恥,繁星高
中出了竊賊,誰能承受?
  
  
  「我先說,我們的論文專題是生物醫學,如果未來不是
想走這行的話……可能不太適合。」玄貐開門見山。
  
  
  「我……我可以的。」楊宗翰囁嚅的說,說話時不停絞
著雙手,「我也、也很喜歡生物!物理化學都、都、都不
錯!」
  
  
  他始終低垂著頭說話,在場其他人不由得交換眼神,他
是口吃?還是原本就這麼內向?
  
  
  「那好!不過我很嚴格的,一切都要按我排定的進度,
不容許任何人偷懶!」玄貐說這句話時,眼尾是看著洪玫瑰
的,害她心虛別過頭。
  
  
  「好!很好!」楊宗翰頻頻點頭,「這樣、這樣最
好……大家都有做事,公平!公平!」
  
  
  「要做的事可多的了!」玄貐舉起左腕,在錶型手機上
按了幾下,楊宗翰手上的錶立刻亮起郵件通知,「我把你負
責的部份傳給你了,你看看有什麼問題我們可以再討論!」
  
  
  楊宗翰望著閃著燈號的手錶點點頭,「我會、我會努力
的!」
  
  
  「嗯,希望大家都能一起努力,讓我們的論文得到高
分!」玄貐忽然走向楊宗翰,冷不防的蹲下身子。
  
  
  這樣,就能看清楚他的模樣!
  
  
  只是這個動作嚇到了楊宗翰,他的眼簾裡突然塞進俊美
的臉龐,嚇得他直接跳起,往後靠向沙發椅背!那眼神裡盈
滿惶恐,全身甚至不住的顫抖。
  
  
  「呃……」玄貐愣了一下,「我只是想……看清楚你的
樣子,沒有惡意!」
  
  
  楊宗翰惶惶不安的望著玄貐,跟著看向週遭的人,他慌
亂的眼神飄移,一副隨時都要衝出去的樣子!
  
  
  「你不要緊張嘛,我們是同組的耶!」洪玫瑰也開口
了,「我不管別人怎麼說你,反正從現在開始我們都是一條
船上的人!」
  
  
  「我對你的事不感興趣!」勞倫斯實話實說,「我只擔
心我不能畢業。」
  
  
  「我關心你自殺的事。」楊紫媃接話接得超直接,玄貐
都不禁傻了,「怎麼?輔導室託我的啊!」
  
  
  楊宗翰瞥了楊紫媃一眼,「我、我認識妳,妳有去醫院
看我……」
  
  
  「好了,別想太多,壓力太大的話再跟我們說,凡事都
好商量。」玄貐試探性的伸出手,「一起加油,好嗎?」
  
  
  楊宗翰望著玄貐伸出的手,戰戰兢兢的把自己的手也伸
出,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搭上。
  
  
  溫暖的手,來自於聰穎、俊俏的學生會長,他握手輕
晃,卻突然越搖越大力,抖得比之前更兇。
  
  
  「我沒有偷東西!」跟著,他委屈的喊了出聲,「我真
的沒有偷東西!」
  
  
  咦咦?所有人不由得交換了眼色,現在是發生什麼事?
  
  
  「真的沒有……」楊宗翰隻手拭著淚,哭的泣不成聲!
「我……嗚!」
  
  
  玄貐蹙眉望著他,小小的身軀不住的發抖,他哭得很委
屈,彷彿有著天大的冤屈一般。
  
  
  「沒有偷東西?」楊紫媃立刻滑下沙發,也來到他身
邊,「那你為什麼自殺?只是壓力過大嗎?」
  
  
  他望著楊紫媃,緊抿著唇,又是奮力的搖頭。
  
  
  然後他突然抓過書包,從扶手邊跨了出去,像逃難般的
往門口退去,「對不起,我失態了,我、我先走了!我會把
資料查、查找完整的!」
  
  
  「楊宗翰?」玄貐來不及起身,他就已奪門而出了。
  
  
  留下一室裡面四個人,大家都有點莫名其妙。
  
  
  「他好像很難過耶!」洪玫瑰有些不安,「他說他沒有
偷東西,可是為什麼警方說有?不是也罰勞動了?」
  
  
  「真奇怪!為什麼現在突然說這個?」勞倫斯不明所
以,「演戲給我們看對論文沒有什麼幫助啊!」
  
  
  「嗯……」玄貐起了身,認真的望向楊紫媃,「他認罪
嗎?」
  
  
  「呃,好像沒有!這部份是公關處理的,我不太確定,
可是我聽新任法務說過,他沒認罪。」楊紫媃也相當懷疑,
「他的態度感覺很……」
  
  
  「沒有偷竊,但是大家卻認定他是為了偷竊失風而自
殺,這中間的曲折我看不少,有空再來查查好了。」玄貐露
出饒富興味的笑意,表示他對這件事有興趣,「今天下午又
跳一個,我想跟學校申請關閉頂樓了,申請書已經填好了─
─」
  
  
  「我會幫忙督促外頭那票新人趕快通過!」楊紫媃笑了
笑。
  
  
  「至於昨天晚上的命案,還有中午我們看到的監視畫
面,加上洪玫瑰受的傷,都不是正常現象。」玄貐冷不防的
一股腦兒說出,楊紫媃連閃躲的機會都沒有,「從圖書館跳
樓的學生是三年級的許雅嵐,現場除了遺書外,還有一張紅
色的便條紙,跟我中午螢幕上看得那張一樣!」
  
  
  「玄貐!」楊紫媃氣急敗壞的喊了出聲,「你又不是不
知道我是敏感體質,我不想聽!」
  
  
  「妳都看見畫面了,怎麼知道『它』不是也看見妳
了?」玄貐抓著她的手,不讓她逃避,「紫媃,妳仔細回
想,那個眼睛是盯著我們看的……」
  
  
  「不!」楊紫媃痛苦地低下頭,「你為什麼要逼我淌這
個渾水!」
  
  
  「我不是逼妳,妳可以不幫忙,但是我覺得學生自殺的
事情太多了!妳現在幫忙輔導室工作,光跑醫院跟學生家裡
妳就沒時間寫論文了。」玄貐搬出殺手間,「還有我剛剛說
的也是一個理由,我總覺得不是我們在看畫面,而是對方在
看我們……」
  
  
  「噓!」楊紫媃氣急敗壞的噓了聲,她中午看到那畫面
後渾身發冷直到現在,唸了一下午的大悲咒才好些,現在玄
貐又在扯這個!
  
  
  她氣得把自己摔回沙發裡,勞倫斯聽了片段也大概知道
發生什麼事,不安的望向洪玫瑰的熱狗手指,「這個
是……」
  
  
  「空中飄下紅色的紙條,玫瑰去抓時受的傷。」
  
  
  「被紙割傷這麼嚴重?」勞倫斯愣了一下。
  
  
  「我是被咬傷的,那張紙卡會咬人,而且……卡片上還
突然冒出一張臉,衝向我耶!」洪玫瑰邊說邊揪著心口,
「太可怕了,它的鼻尖都快碰到我的了!」
  
  
  勞倫斯忍不住手腳發冷,為什麼又有這種事?坐在他旁
邊的楊紫媃已經把護身符貼在掌心裡喃喃唸著佛經,她好怕
遇到這種事啊!
  
  
  「你不覺得我們遇到的……靈異事件有點多嗎?」勞倫
斯邊說,邊覺得背部隱隱作痛,暑假時他的後臂膀才被餓死
鬼咬掉一大塊肉!「這麼多鬼……我們是不是可以試著不要
招惹他們?」
  
  
  「我沒有招惹他們啊!那張卡片一直在我身邊飛,根本
是故意的!」洪玫瑰好無辜,她哪有那個膽子啊!
  
  
  「等等……」玄貐打斷了洪玫瑰,「卡片?那不是便條
紙?」
  
  
  他下午被太多事分心了,先是幫她唸淨化咒,再來泰瑞
莎警官又等著他們做筆錄,那種:「為什麼又是你們」的眼
神道盡了一切,整個下午他跟洪玫瑰幾乎都沒上課,相對地
他也疏忽她話語中的關鍵。
  
  
  從一開始她好像就沒說過那是紙條。
  
  
  「那是卡片,有厚度的……還比一般卡片厚喔!」洪玫
瑰用兩手的食指跟姆指框出一個大小,「大概這麼大,上面
還有燙金字體,英文字寫得超美的!」
  
  
  「上面有字?!」玄貐驚呼出聲,「對了,所以昨晚林
佩佳也唸出了上面的字,然後燈光才開始閃爍!」
  
  
  不要再說了啦!楊紫媃痛苦的皺著眉,這又是什麼鬼呀
惡靈在搞鬼嗎?他們難道就不能當做不知道嗎?
  
  
  「對,很漂亮的一串草寫!紅底金字!」洪玫瑰肯定的
點頭!
  
  
  「那寫什麼?」玄貐緊張的來到她面前,因為林佩佳的
表情太疑惑,她唸出來後,什麼都不一樣了。
  
  
  他點了螢幕上的紙卡錄影,一切也都變了樣。
  
  
  「寫──」洪玫瑰眨了眨眼黑白分明的大眼,頭一歪,
「我看不懂。」
  
  
  玄貐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什麼……什麼叫妳
看不懂?」
  
  
  「就、就……」洪玫瑰邊說邊巴庫,「我看不懂那個
字……」
  
  
  「妳……」玄貐聲音幾乎都在顫抖了,「妳看不懂那個
字?!」
  
  
  認識她的單字不多啊!洪玫瑰嚇得往勞倫斯身後躲。他
也只剩這偉岸身驅給他靠,基本上如果今天是他抓到那張紙
條,十根指頭都被惡靈咬斷,他應該也認不出那個單字。
  
  
  玄貐感覺到一陣暈眩,糟糕!他頭好痛,不,胸中有一
股怒火正在翻湧,他居然興起想翻桌的念頭了!
  
  
  「她連Perfect都不知道耶,你忘了嗎?」楊紫媃深深為玄
貐掬一把同情之淚。
  
  
  對……他忘了,笨蛋就是笨蛋!「早知道我就自己抓那
張紙!」
  
  
  「可是是我先看到的……」那邊還敢出聲,「而且你忙
著在抓那張──啊!你沒有跟警方說你抓到那個學生的遺
書!」
  
  
  她當然「又」是做筆錄的一員,從頭到尾玄貐都沒有把
口袋裡的紙拿給泰瑞莎警官看!
  
  
  「遺書?」楊紫媃倒抽了一口氣,「今天跳樓的學生有
遺書?」
  
  
  「嗯,我原本以為是遺書。」玄貐走回桌邊坐下,還不
忘瞪了洪玫瑰一眼,害得原本也要坐下來的她又立正站好
了。
  
  
  就見玄貐從口袋裡拿出折得四方完整的一張紙,那是帶
有香味的信紙,玄貐很熟,多半是女生拿來寫情書用的。
  
  
  他小心翼翼的攤開,壓平,上面是潦草的字跡,只寫著
兩個大字:
  
  
  「救命。」
  
  
  
  


全站熱搜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