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夕之間,風雲變色,芙拉蜜絲至今才明白這個道理。

  
  
  早上跟巷口的大餅嬸打招呼時,她正跟幾個人在八卦,
說著哪個人被抓走了,被檢舉疑似魑魅附體,還因為這樣多
裝了一塊餅給她;再往前走,看著鎖匠叔口口聲聲說另一條
街的鎖匠老闆是魑魅,她怎麼看都覺得是惡意陷害。
  
  
  貓爺爺原本在自治隊附近看熱鬧,養得一窩貓圍在他腳
邊,街著看到逼堆人拖著別人過來檢舉叫囂,嚇得想躲回家,
她還扶他老人家回去,路上貓爺爺問她說,養這麼多貓會不
會也被檢舉成魑魅附體?
  
  
  上學路上才半小時就這麼多事,賣花的小琪手裡還拿著
花束在廣場跟人爭吵,幾個隔壁班同學的爸媽也要自治隊去
抓人,還拍胸脯保證一定是魑魅,這已經夠亂,結果她才走
進校園,就看見拉扯與爭執,幾個男生拖著同學在校園裡走,
口口聲聲嚷著大家閃開,他們抓到了被附體的魑魅人!
  
  
  「我不是我不是!」被綁縛住的男孩拼命叫嚷,「我沒
有跟魑魅合體!」
  
  
  「少偽裝了!你一定就是!我們觀察你很久了!鬼鬼祟
祟!」一群男孩子們趾高氣昂的朝教官室前進。
  
  
  芙拉蜜絲瞠目結舌的看著走來的學生,後頭那男孩瘦小
的很,雙手雙腳都繩子綁住,根本是在地上被拖行……這是
怎麼回事?教官跟老師呢?
  
  
  「學校裡也開始了嗎?」鐘朝暐冷不防的站在她身邊,
「一大早我們巷口的鄰居就被人檢舉說可能是魑魅人了!」
  
  
  「啊?」芙拉蜜絲緊皺著眉,「檢舉?大家看得出來誰
被魑魅附身?」
  
  
  「看不出來啊,昨天教堂的神父說,有可疑就檢舉,互
相監視,我們鎮上一定有魑魅潛伏醬子。」鐘朝暐聳了聳肩,
「今天早上就這樣了。」
  
  
  「太扯了吧?」芙拉蜜絲邊說,一邊直接一步市前,擋
住了那群學生的路,「喂!幹什麼?放他下來。」
  
  
  「芙拉……」全校原本都認識芙拉蜜絲,那宛如火燄般
的少女,「芙拉,妳別管,他很有可能是魑魅人,我們要先
把他帶去自治隊。」
  
  
  「你這麼厲害,知道他是魑魅人?」芙拉蜜絲雙手扠腰,
「怎麼判斷的?」
  
  
  「他跟小動物說話,動不動就跟動物交談!」後面有人
補充說明,「而且很陰沉,常常用詭異的眼神看著大家。」
  
  
  「噢……」芙拉蜜絲冷冷一笑,好牽強的理由。
  
  
  「還有他最近變得很怪,越發不跟大家來往,一個人躲
在角落裡吃飯!」
  
  
  「我那天還看見他吃生肉!」
  
  
  「吃生肉?」這點就值得探討了,芙拉蜜絲喊著,「喂,
你要解釋嗎?」
  
  
  「我是吃牛肉!我媽送來給我的午餐,好不容易買新鮮
的牛肉,煎成五分熟給我做三明治的!」男孩哭嚎著說,
「我才不是魑魅,我真的不是!」
  
  
  「三明治……我的天哪,你們是在搞什麼?你們有面對
過真正的魑魅嗎?我面對過,鐘朝暐也遇過。」芙拉蜜絲不
忘把同學拖下水,「他們吃肉還煎喔?做成三明治喔?應該
是整隻就咬開吞下,還三明治咧……」
  
  
  面對過魑魅耶……全鎮都馬知道芙拉蜜絲、江雨晨跟鐘
朝暐的豐功偉蹟,不得不說很多人都把他們視為英雄偶像,
現在一提出事蹟,又招來一堆欽羨的眼神。
  
  
  但是,也不乏嫉妒的眼神。
  
  
  「魑魅附體後,就是半人半魑魅了,根本分辨不出來,
他們要假裝人類非常容易。」高年級的學長,袁翔從旁走出,
「現在大家都在危險之中,昨天的塔羅牌已經顯現一切了,
我們不能放過任何可疑人士。」
  
  
  「袁翔學長……」芙拉蜜絲圓睜雙眼,那是三年級的會
長,相當聰敏的人。「現在是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人
嗎?」
  
  
  「正是。」袁翔說得斬釘截鐵,「否則出了事妳能保證
嗎?」
  
  
  「就是!」長髮的女孩也出了聲,她是副會長,一樣精
明的竹內秀琦,「我們不能確認他是魑魅人,那妳能確定他
就不是嗎?」
  
  
  芙拉蜜絲皺著眉看向這兩位領頭的學長姊,也算校內風
雲人物,不過她從來沒當一回事就是了!更討厭他們成群結
黨的樣子,掌控多數學生。
  
  
  「我不管。」芙拉蜜絲直接走向被綁縛的男孩子,「今
天我在這裡,我就不允許你們這樣傷害同學。」
  
  
  芙拉蜜絲倏的拿起腿間的短刀,說時遲那時快,附近一
堆學生即刻拿出各自的武器對著她。
  
  
  刀槍劍戟,還真是各類武器均有啊……芙拉蜜絲挑著蠻
不在乎的笑容,動手將男孩手腕上的繩子一刀切斷。
  
  
  「芙拉蜜絲!」袁翔怒喝著,「妳到底在做什麼!」
  
  
  「我們還有法律!」芙拉蜜絲俐落的從腰後取下長鞭,
「要調查他也不能這樣五花大綁還在校內拖行,誰要帶走他
得經過我這關!」
  
  
  啪──鞭子揮在地上,傳出響亮的聲音,「烈火芙拉」
向來不是名不虛傳,個性如火,烈火性子,總是不管三七二
十一的衝動性格。
  
  
  「在做什麼!你們!」教官的聲音總算傳來,學失們仍
在對峙。「現在是鍛鍊課嗎?
  
  
  生們遲疑,但還是聽話照做,芙拉蜜絲逕自蹲下身子割
斷綁縛在男孩身上所有的繩子,老師們也奔跑而至。
  
  
  「不許動私刑!真的有確切證據再來報告,也得讓自治
隊處理,由不得你們這樣……綁人又拖行的!」教官對著所
有學生怒吼著。
  
  
  「教官!」女孩舉了手,「這麼麻煩,萬一潛伏的人一
發現自己身份曝光,直接殺掉我們怎麼辦?那就來不及了
耶!」
  
  
  「就是啊,我爸媽說魑魅動作很靈巧的,我們只是學生
根本不是對手!」
  
  
  「應該直接打暈吧,還是請自治隊註校?」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芙拉蜜絲已經悄悄的催促男孩子快
跑,基本上她強烈建議他請假回家,今天不要待在學校比較
安全。
  
  
  所有人在校內吵成一團,她倒不搭理的逕自朝教室走去,
鐘朝暐在確定安全後才放下弓,他一直是芙拉蜜絲的後援,
剛剛只要誰敢妄動,他會毫不猶豫的射出箭矢。
  
  
  一進教室,江雨晨就急急忙忙的衝過來。
  
  
  「好危險喔剛剛!」他們教室就在校門口前棟,樓下的
紛爭看得一清二楚。「鎮上整個氣氛都變了!大家都在檢舉
彼此,我家那邊早上有爭鬥打架。」
  
  
  「無憑無據,大家現在憑著懷疑就可以抓人嗎?」芙拉
蜜絲擰眉,她一路來學校的路上也沒多安寧。
  
  
  「昨天的塔羅牌太可怕了,我現在想起來都還心有餘
悸。」江雨晨竟然哽咽起來,膽小如鼠的她只只怕昨夜輾轉
難眠。「死神牌,又這麼燒起來,火燄裡有惡魔的臉啊!」
  
  
  「聽說了。」芙拉蜜絲向鐘朝暐,「你們呢?不是有請
人算掛?」
  
  
  「是啊,哪有這麼戲劇化?」鐘朝暐點了點頭,「就算
出一個字:亂。」
  
  
  亂?芙拉蜜絲的位子就在窗邊,她望下看去,這的確是
亂啊!根本天下大亂!
  
  
  剛剛在路上看見連販售豬肉的肉販大叔都被人架到自治
隊,因為他被懷疑從事生肉屠宰是因為方便自己食用,所以
找了個掩飾身份的工作,天哪!
  
  
  「神父到底是在說什麼?」芙拉蜜絲不可思議的問著江
雨晨,「他要你們這麼做嗎?」
  
  
  「有魑魅或妖類潛伏在鎮上很可怕啊,對方還刻意燒毀
塔羅牌,像示威一般,就是仗著我們難以確切的找到他!」
江雨晨咬了咬唇,「……所以神父說了,他會請闇行使來,
但在這之前,我們可以仔細留意觀察,相互監督!」
  
  
  「監督?這哪能叫監督啊?」芙拉蜜絲只覺得不可思議。
「這應該叫、叫──」
  
  
  「自相殘殺。」後頭揚起帶著笑的聲音,所有人不約而
同的轉頭去看,金髮的美少年劃滿笑容,悠哉從容的站在他
們身後,「借過。」
  
  
  鐘朝暐忍不住怒眉一揚,不甘願的讓開走道給法海通過,
誰叫他們塞住走道了,還聚在他位子附近?因為他就坐在芙
拉蜜絲隔壁,見他將書包往旁邊一掛,從容坐下,心情看起
來可好了!
  
  
  「你很煩,為什麼每次遇到這種事就是笑?」芙拉蜜絲
對這點頗有微詞,「講五百年前的浩劫也笑,現在發生這種
事也笑,你很喜歡不好的事厚?」
  
  
  法海挑了眉,輕蔑的笑容彷彿同意似的。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