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蒸氣上衝,蓋子一掀開就傳來陣陣麵香,滿面紅
光的男人動作俐落的撈著沸水裡的麵條,瀝乾水份後,盛進
了一旁的碗裡;接著大湯杓在手,打開爐子旁的鍋蓋,牛肉
湯香氣逼人,只見男人熟練地舀湯、灑上點蔥花,立刻就是
碗色香味俱全的牛肉麵了。
  
  
  「來來來!熱騰騰的牛筋肉麵喔!」男人圍著泛黃的白
色圍裙,才一旋身,差點踩到一堆小貓。
  
  
  小貓們喵喵閃躲,他三步併做兩步的把碗擱上桌,慕靖
麟瞠目結舌的看著面前那香味四溢的牛肉麵,口水都快泛濫
成災!
  
  
  「好香喔!」他眼睛彷彿泛著淚光,筷子湯匙八百年前
就拿在手上了!「那我不客氣囉!」
  
  
  「別客氣別客氣!千萬別跟我客氣!」華夏揮汗如雨,
雙手在圍裙裡攢擦著,趕緊再把獨門酸菜祭上,「我這牛肉
麵遠近馳名,當年我爸是靠著一個小攤子開始賣的,賣到生
意好到不得了,才開了間小店面!」
  
  
  「好意咳喔!」慕靖麟滿嘴是湯是麵是肉的,語焉不
詳。
  
  
  問題是這是間大麵館耶,位在第四區,開普通麵館可以
在第四區定居,這等於是超賺錢的店舖了!主店就三層樓中
國風建設,很少有賣小吃賣到這麼威風的!
  
  
  「你別一直說話,讓他慢慢吃。」溫柔的女人從後頭走
了出來,手上拿著飲料,「要不要喝點什麼?我想年輕人都
愛喝汽水!」
  
  
  「謝謝!」慕靖麟感激涕零,「我好幸福喔!」
  
  
  「傻孩子。」林卿卿溫婉一笑,為他打開了汽水。
  
  
  站在桌前的華夏突然鼻子一酸,倏而轉過頭去,這孩子
真是可憐,才剛死了親人,結果兇手還想追殺他,晚上又遇
到兇殺案倖存……瞧第六區的孩子只是吃碗麵就感動成那
樣,怎麼有這麼可憐的孩子呢!嗚……
  
  
  嬌小的妻子看了直搖頭,知道老公的同情心泛濫如江
海,要不店裡怎麼會收養一堆貓狗?全是路上撿的、有人不
要的,老公就把家裡當寵物收容所,來一隻養一隻!
  
  
  天曉得開小吃店,流浪動物會有多少啊!每隻都要撿!
  
  
  慕靖麟已經洗得乾乾淨淨,茉莉正妹在他提問之後,二
話不說把他塞進黑頭車裡,叫他閉嘴別說話,無論如何不能
出聲;緊接著警方抵達,他還看到泰瑞莎,她看見地上的頭
顱震驚不已,而茉莉上前跟他們說沒幾句話後,留下一批人
幫忙警方採證,她就鑽進車內,直接載他到這兒來。
  
  
  到這個超級棒到不行的麵館啊~開小吃店的家裡都是天
堂!噢耶!這麵多有勁道、牛肉多好吃、連湯頭都是一等一
的讚,還有酸菜……嗚,今晚遇到的死裡逃生,換得這樣的
宵夜,真是太值得了!
  
  
  這端兒洋溢著幸福,一樓店面的角落卻散發著肅殺之
氣!
  
  
  「現在是怎樣!」華織夜冷冷的瞪著茉莉,純黑的黑髮
搭上亮眼的金髮,她們倆站在一起相當搶眼,「妳突然帶他
來我家是什麼意思!?」
  
  
  「上頭的意思。」茉莉無辜的指指上方,表示氣別發到
她身上喔,她好無辜的喔!
  
  
  「妳少來,他應該要被洗掉記憶,回去過正常生活!」
  
  
  「我洗過了,他沒有被洗掉。」茉莉壓低了聲音,「織
夜,那男生有『霓』。」
  
  
  華織夜一怔,瞪大黑色瞳眸。
  
  
  「對,他有,而且可以徒手跟異生物對決到妳趕到為
止,妳監視他一陣子了,應該知道吧?」茉莉蹙眉,彷彿這
應該是華織夜才需要報告的。
  
  
  「他是打籃球的,本來就敏銳些。」她不覺得那是需要
報告的事。
  
  
  「那他被追殺的事呢?」茉莉挑高了眉。
  
  
  華織夜立刻抬眸瞪視,「什麼追殺?沒有人追殺他,今
晚是他自己往死路走!」
  
  
  「他還待在醫院時,異生物有追殺過他,還說必須斬草
除根,所以今晚他發現吳善漢命案中有生還者時,才去找警
官說明,湯姆警官才帶著他去保護生還者……原本。」
  
  
  慕靖麟在路上有問必答,他們趕到時,生還者跟那退休
警官夫妻都已經死亡,死狀一樣是淒慘無比,毫無全屍可
言。
  
  
  「醫院……」華織夜擰起眉,她不知道這件事,「我只
負責注意他的後續,我不負責全程監視!」
  
  
  「我沒怪妳的意思,別生氣。」茉莉一反剛剛質問的口
吻,立刻又溫軟了下來,「只是因為他還沒脫離險境,我覺
得放他一個人不安全,所以通報了上頭……上頭希望安排一
個最好的保護所。」
  
  
  華織夜眉頭皺得更緊了,「那為什麼是我?!」她每個
字都是從齒縫裡迸出來的!
  
  
  「因為妳跟他同校啊,噢,這是同校情誼呢!未來你們
還可以一起上下學!」茉莉說得一臉羨慕,「要讓我回到學
生時代的話,噢……」
  
  
  「那叫他住到妳家去啊!」華織夜咬牙切齒。
  
  
  「不行,我現在有男人了,怎麼能收留那小狼犬呢,這
種可口的就讓給妳了,好好把握喔!」茉莉餘音未落,人已
經旋過身,完全不給華織夜反駁的機會。
  
  
  「喂,我還沒答應呢!他不能留在這裡!」
  
  
  這聲怒吼在麵館中迴蕩,時值深夜,麵館大門緊閉,門
外掛了已休息的牌子,這華織夜的聲音在這空間裡響著迴
音。
  
  
  裡裡裡裡……
  
  
  「誰說的?他可以留下來!妳隔壁就有空房可以讓他住
啊!」華夏倏的回身,眼角還閃爍淚光,眼尾卻瞬間往坐在
桌邊的太太望去。「可、可以吧?」
  
  
  林卿卿輕輕頷首,「是啊,妳哥的睡衣都還能給他穿
呢!這孩子也算可憐,總不能明知有危險還讓他回家吧?」
  
  
  華織夜簡直氣得全身發抖,茉莉優雅回首,對她眨了個
眼,紅唇啾了一下,這可別怪她喔,這是華家爸媽的意見
呢!
  
  
  「茉莉!」
  
  
  還不是她一進門就表現的愁雲慘霧,把慕靖麟說得像飽
受人世危難的孤苦兒童,明知道爸爸同情心亂七八糟,還故
意使這招!
  
  
  她冷哼一聲,旋身就往後門走去,關門聲大得令人心驚
膽顫,全世界都知道她極度不爽。
  
  
  「慕靖麟,你放心在這裡待著,我相信華家爸媽會善待
你的。」茉莉俯下身子對他輕聲說著,「有事情我會託織夜
轉告你……有問題,你也可以問她,只是我不保證她會回
答。」
  
  
  慕靖麟點了點頭,嘴裡塞了塊牛肉嚼著,沒時間說話。
  
  
  「放心好了,茉莉小姐!這孩子在我們這裡,我一定把
他餵得飽飽的!」華夏拍拍屁股保證。
  
  
  茉莉輕笑著,啊慕靖麟又不是瘦骨嶙峋的孤兒……只怕
被當成流浪貓了呢!
  
  
  她婀娜的離開麵館,華爸爸將門給拉上,回頭看著已經
快見底的麵碗,問他要不要再來一碗,慕靖麟點頭如搗蒜,
他淌著淚趕緊再開火煮一份麵,這孩子太讓人心痛了!
  
  
  第二碗盛上時,使用加大份量。
  
  
  慕靖麟淚眼汪汪的望著林卿卿,再看向華夏,說不出的
感激都在眼眶裡打轉,這讓華夏又鼻酸的拭淚,一旁的林卿
卿只是要他吃慢一點。
  
  
  嗚……慕靖麟好感動啊,這麼好吃的麵,想到接下來有
幾天要住在這裡,每餐都有這麼好吃的東西可以享受,他、
他就太感動了啦!
  

    全站熱搜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