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嗨……咳咳……又見面了!」慕靖麟親切的揮揮手,
卻滿臉都是厲鬼的腦漿腦髓,「真抱歉我現在有點狼狽……
呸呸呸……」




  他吐著嘴裡沾到的血,盡可能先把臉上的血給抹淨,一
骨碌跳下車;落地時踩上厲鬼的屍身,望著一整片的厲鬼屍
首,每隻都被爆頭,除了鬆一口氣外,心裡難掩一股爽快。




  女子沒有回答他,只是走近爆頭的厲鬼們,檢查著死亡
狀態。




  慕靖麟趕緊脫下染紅的衣服,露出算是健壯的體魄,這
讓黑髮女子不由得蹙起眉,他現在脫衣服是為哪樁?




  慕靖麟將T恤翻面,順手先擦掉臉上多餘的血,至少身
體不會滴得亂七八糟,伸手進車裡,拿出濕紙巾,至少先清
理乾淨,實在太噁了……他忍不住乾嘔了幾下,大概食物太
珍貴,他捨不得吐出來。
 
 
  「妳跟我唸同校對吧?我在體育館外見過妳……不,應
該是妳跟蹤我吧?」慕靖麟一邊整理儀容,一邊開口搭訕,
非常自然,也沒在管人家理不理她,「從我住院開始妳就盯
上我了,所以我才會連續見妳三次。」




  女子還是沒說話,但遠處卻傳來震震車聲跟一整排車隊
的燈光。
  
  
  慕靖麟蹙眉,沒有警車燈號,所以那不是警方的人
馬……警方啊,他往前走去,難受的蹲在地上看向四散的軀
塊,湯姆連頭都殘缺不全,這樣盡責的好警官,竟瞬間就成
了這付模樣,是不是他害的呢?宇庭說的一時莽撞?
  
  
  或許厲鬼們今晚就是安排到這兒屠殺最後活口,但如果
他沒有跟湯姆說的話……湯姆就不會死了! 慕靖麟暗暗握
緊雙拳,蹙著眉看著慘不忍睹的屍塊,最終別過了頭。
  
  
  鬼的強大他早領教到了,湯姆開了這麼多槍,也沒有一
槍奏效,可是這個女生只開了五槍,一槍就能爆掉厲鬼的
頭?
  
  
  「妳一個活口都沒留,我沒有辦法問清楚我家發生的
事。」慕靖麟站了起身,「不過……妳怎麼殺鬼的?」
  
  
  眨眼間,慕靖麟已經來到女子面前,用人畜無害的雙眼
望著她!她嚇了一跳,皺起眉瞪著他,只見他還雙手合十,
裝可愛的閃爍雙眼。
  
  
  「湯姆開這麼多槍都沒用,妳是怎麼辦到的?教我吧教
我吧!」他誠懇的說著,更加湊近了她,「總不好都讓女生
救吧?妳只要教我撇步,我以後就可以自己來了。」
  
  
  剎喀,槍管忽然上擎,一個黑色窟窿就對著慕靖麟的眼
睛。
  
  
  「退後。」
  
  
  「哇……」慕靖麟不見懼色,反而還把頭往一旁撇去,
「妳不高興啊?」
  
  
  「臭死了!」她皺眉,點得萬分不悅。
  
  
  車聲逼近,不一會兒好幾台車全部駛進案發現場,慕靖
麟步步後退,舉起手湊鼻一聞,果然這味道這難聞,大概是
久入芝蘭之室,他的嗅覺鈍掉了。
  
  
  停下來的車清一色黑,全是高級車款,他家車庫也有幾
台,最後頭是廂型車,車子尚未停穩,上頭的人就跳了下
來,開始搬出一堆器材,穩當的架在庭院裡。
  
  
  每一個人都瞥了他一眼,眼裡略過許多訊息。
  
  
  沒有恐懼也沒有驚訝,面對這一屋一地的碎屍殘駭,或
是非人的屍體,現場卻只有沉默與迅速的動作在運行。
  
  
  來人架設的是高架燈,一一立起,瞬間照亮了這方圓五
十公尺之地,也讓慘狀變得清晰可見。
  
  
  女童的屍塊有一半在屋底,另一半在樓梯下,她的年紀
還不知道什麼叫死亡,但至少知道什麼叫劇痛;那被活生生
刺穿胸膛的痛,被撕裂兩半的痛,都是叫人無法忍受的殘
忍。
  
  
  所以湯姆才會忿怒的開槍,然後成了碎塊,慕靖麟唯一
能辨識出的是被撕掉三分之一後腦勺的頭顱,其他的斷肢殘
臂應該都屬於湯姆,畢竟厲鬼們都是完整的身軀。
  
  
  從黑頭車走下來的人越來越多,這讓慕靖麟識相的站到
一旁去,不一會兒還有人上前遞過水盆跟毛巾讓他擦拭,他
不由得驚訝的想給個讚;最扯的,應該是擺在手提袋裡的更
換衣物吧?
  
  
  慕靖麟翻找了兩下,笑了起來,那裡頭的衣服正是他身
上穿的款式,一模一樣的T恤跟一模一樣的褲子,還是他的
尺寸!
  
  
  這些人,知道他在這裡、知道他今天穿的衣服。
  
  
  「有人想跟我聊聊天嗎?」他清揚的聲音聽來很舒服,
站在一旁發問。
  
  
  大家都只是瞥了他一眼,然後繼續工作。
  
  
  每個人身上都穿著連身褲的工作服,深藍色的衣服上只
有一個英文字:「D」,無法判定是怎麼樣的組織,他把知
道的政府單位加上爸媽熟悉的祕密單位都輪過一圈,D開頭
的不可能幹這工作啊!
  
  
  黑髮女子具有一定的地位,她聽取工作服的人員對她簡
報,依然惜字如金,只是點頭或搖頭,偶爾多說個兩個字。
  
  
  而慕靖麟沒有忽略,第一輛黑頭車裡有人還沒下車。
  
  
  燈是暗著的,但是他知道副駕駛座有坐人,視線並不扎
人,可是他可以感覺到偶爾的被注視。
  
  
  所以他一邊擦著黏膩的頭髮,一邊揚起笑容,朝著車裡
的人笑了笑。
  
  
  黑髮女子總是用他是白痴的神情瞪著他,然後終於走向
黑頭車,敲了敲瞧不見裡頭的玻璃。
  
  
  「喂!這裡交給你了。」
  
  
  哇,七個字!這大概是他聽過她說過最多字的一次了。
  
  
  接著,車門終於打開,走下一個讓慕靖麟瞠目結舌的
人。
  
  
  一個美豔絕倫的女人,穿著雪白的長褲套裝,婀娜的走
下了車,有別於黑衣女子,她是全身白色,腰間繫了條紅色
皮帶,漂亮金色的卷髮披散在肩上,媚眼紅唇,一下車就瞅
著他笑,是今晚唯一一個對他有良好回應的人呢!
  
  
  金髮美女、看起來三十歲左右,看起來還是相當年輕,
只是眉宇之間看得出不是簡單人物,那眼神看起來笑,事實
上卻是在打探他,那眼神他看多了,每個來家裡拜託的人都
馬那樣。
  
  
  無論如何,正妹笑起來一樣是正妹,他今晚是走了什麼
好運氣,一連兩個美女耶!
  
  
  「終於有個人會笑了!不然我還以為我是嫌疑犯咧!」
他兀自走近,一派輕鬆自在。
  
  
  「你要是嫌疑犯,就是那樣囉!」金髮美女指了指爆頭
的厲鬼們。
  
  
  走近瞧著,慕靖麟才注意到女人是傳統中的美女,所謂
金髮碧眼,白皙透明的肌膚,濃密的長睫毛搭上性感紅唇,
身上的白色套裝根本是V領低胸,豐滿的胸圍躍躍欲出,實
在很難讓人移開視線。
  
  
  不過,還是有個可愛的東西吸引了他的注意。
  
  
  女人的肩頭,竟然停了一隻……黃金鼠。
  
  
  「我得走了。」黑衣女子冷漠的說著。「這裡交給妳
了。」
  
  
  「嗯,辛苦了!」女人巧笑倩兮。
  
  
  慕靖麟伸手朝向黃金鼠,他先用手指輕輕的摸著他的
頭,黃金鼠明顯得一開始排拒,從牠皺起眉的模樣,慕靖麟
差點就要以為這隻黃金鼠都要嫌棄他了。
  
  
  一邊注意著旋身離開的黑衣女子,他現在滿心興奮,但
也滿腦子是謎……在這片地方的除了他之外,每個人事物都
是謎。
  
  
  「你也一樣。」他皺了鼻子,對黃金鼠扮鬼臉。
  
  
  黃金鼠竟然瞇起眼咯咯笑了起來,他有些錯愕,一時以
為自己眼花,下一秒黃金鼠就順著爬到他掌心上,他小心翼
翼的撫摸著牠,剛剛應該是錯覺吧?
  
  
  「她好威,居然連厲鬼都能殺掉!」慕靖麟由衷讚美。
  
  
  「厲鬼?」金髮美女挑高了眉,「真有趣的形容。」
  
  
  慕靖麟聞言反而錯愕,「那不是鬼嗎?可是那不可能是
人啊!」
  
  
  「呵……不是人不等於就鬼魅,這世界有很多未可知的
生物體。」女人隻手扠腰,顯得氣勢非凡,「異生物、外星
人、惡靈、妖怪甚至是魔物……」
  
  
  他倒抽一口氣,詫異的神色溢於言表。「這些東西……
真的存在?」
  
  
  「你難道認為這宇宙中只有人類嗎?」金髮美女挑巧嘴
角,卻帶著點輕蔑。
  
  
  「我是醫生的孩子,加上科學教育,洗腦環境。」他倒
是自嘲化解,聳了聳肩,「不過我會從現在開始思考。」
  
  
  金髮美女忽而正色,突然覺得這男孩表現不俗,有著謙
卑的心態,她當然知他是誰,或許是因為親自見過了這異種
生物,所以才沒拿科學理論跟她爭執。
  
  
  「總共五具,都是非人。」工作人員低聲報告著。
  
  
  「真是麻煩,這些傢伙為什麼這麼自以為是?」金髮美
女睥睨的地上的屍體,搖了搖頭,「裁決者的屍體集中起來
帶回去,得快點搞清楚他們是誰。員警的屍體留在原地,小
心不要動到人類的屍體。」
  
  
  人類啊……慕靖麟溫柔的撫著黃金鼠玩,這些人知道厲
鬼的存在,是能溝通的傢伙呢。
  
  
  「報告,警方再五分鐘抵達。」
  
  
  「路障設了嗎?好,我等會兒出動。」金髮美女下著
令,再回首往他這兒看過來,「你該穿衣服了,你很帥,但
我對小弟弟沒興趣喔!」
  
  
  「噯呀,大姊姊這麼漂亮,不考慮我一下嗎?」慕靖麟
還能順著話說,「都這麼貼心幫我準備一模一樣的衣服
了?」
  
  
  「換上吧!難道等一下警察來了,你要解釋你跟厲鬼大
戰,湯姆警官慘死?還有人一槍打爆厲鬼的頭,濺了你一身
血?」女人用憂心忡忡的眼色望著他,「我可捨不得像你這
麼可愛的孩子在看守所裡待這麼久。」
  
  
  慕靖麟失聲而笑,美女說的有理,他根本有理說不清。
「那姊姊可以跟我解釋這是什麼狀況嗎?」
  
  
  「你換好衣服我就跟你解釋。」
  
  
  她嫣然一笑,真是豔冠群芳。
  
  
  慕靖麟用力點了頭,護著黃金鼠往她肩上去,女人突然
一怔,這才注意到她的黃金鼠曾幾何時跑到他手上去了。
  
  
  「你沒事?」她蹙眉。
  
  
  「嗯?只是一些擦傷,我穿牛仔褲,所以滑壘時搓
到。」慕靖麟還以為美女在問別的,套上了袋子裡的T恤。
  
  
  美女瞪大雙眼,看向左肩停著的黃金鼠,牠竟然沒有對
他攻擊?她怎麼不知道自己的寵物這麼平易近人了?
  
  
  金髮美女留意到慕靖麟被血染上的粉紅髮色,她知道這
男孩,慕家的滅門血案中,唯一個活口,因為目擊到家人的
屍塊,一夜白髮。
  
  
  但是,他今天卻可以經歷這一切?還能夠在幫手趕到前
存活下來?她忍不住開始打量起慕靖麟,才二十幾歲的男
孩,怎麼會比訓練有素的警察還有存活機會?
  
  
  她皺起眉,發現慕靖麟竟也不安的回頭望著她。
  
  
  「怎麼?」她揚起笑容。
  
  
  「我、我要脫褲子,妳這樣看著我會害羞……」他裝出
一臉羞怯的模樣。
  
  
  女人忍不住笑了起來,纖指晃晃要他到車子的那一邊去
換,害羞個鬼咧,只見他嘻皮笑臉的拿著褲子繞到車子的另
一邊去,還在那邊耍嘴皮子。
  
  
  看他身上鬼血的沾染量,只怕是在被攻擊前被及時救
下,「黑帝斯」打爆鬼頭才任鬼血鬼腦濺滿他身上,那味道
腐臭難聞,他竟然沒有捏住鼻子,也沒見他吐了一地。
  
  
  不管味道,光是有個人在自面前被分屍、被殘害、甚至
頭爆掉,正常人都無法承受吧?當然,世界上還是有承受力
強的人,或許慕靖麟就是其中一員,也或許有別的情緒凌駕
於恐懼之上!
  
  
  金髮美女持保留態度,走近染滿血的車頂,看見上頭插
著一柄刀子。
  
  
  「這是誰的?」這刀子散發著異能量,絕對不是人類的
東西……即使處在異生物的血中,也不會這麼龐大。 
  
  
  「其中一隻鬼……異生物的?」慕靖麟很快的改口,
「他到醫院追殺過我,說斬草得除根,頭上就插了一把
刀。」
  
  
  金髮美女圓睜雙眼,看著那刀子,又看著拿著髒衣服走
出來的慕靖麟。「你拔出來?你把刀子從異生物頭上拔出
來?」
  
  
  「對啊,我本來想拔出來後再捅它的,後來覺得這事很
蠢。」人家頭上都頂這麼久了,怎麼還會受傷?「不過當我
很認真的想切斷厲鬼的頭時,黑髮酷妹就來了。」
  
  
  「嗯。」金髮美女慢慢點著頭,雙眼擱在慕靖麟身上不
放,幾乎毫髮無傷又在異生物手中存活,甚至還能拔下異生
物身上的刀?
  
  
  她微微一笑,手向旁邊一伸,有人立即遞上一條白色手
帕。
  
  
  「姊姊,我叫慕靖麟,我猜妳應該早就知道我是誰。」
他又在賣乖了,「我可以知道美女的名字嗎?」
  
  
  金髮美女瞥了他一眼,卻笑得很開心,「我叫茉莉。」
  
  
  「茉莉,哇喔,是花的名字,因為人比花嬌嗎?」慕靖
麟隨口說著一般人會討厭的奉承,但是從他口中說出來,就
不會讓茉莉覺得虛偽。
  
  
  她以手帕抓取那柄刀子,卻在觸及的瞬間顫了一下身子
──霓!
  
  
  刀上有「霓」?她好生訝異的再度往慕靖麟看去,他有
些狐疑,怎麼茉莉臉色丕變,這柄刀子有什麼問題嗎?
  
  
  「怎麼了嗎?」他好奇的打量自己,血乾了他擦不掉!
「這血得洗澡才洗得掉啦!」
  
  
  「沒事。」茉莉說著,把刀子輕拔起,交給走上來接過
的工作人員。
  
  
  慕靖麟望著那群人,所謂異生物的屍塊已經裝填完畢,
剩下的就是湯姆跟女孩的屍塊,還有退休警官夫妻的屍體。
  
  
  「第一、二組人員先走吧!」茉莉旋身,筆直著朝著工
作人員走去。
  
  
  慕靖麟也跟上,他趁機靠近黑頭車,才發現上頭不是什
麼裝飾都沒有,在手把的地方,浮刻了一個「D」。
  
  
  「D是什麼?」他自然的問出口,「車把手上有D,你
們的衣服上也有D!」
  
  
  這一句話,語驚四座!
  
  
  所有工作人員頓時停下,他們不約而同的朝慕靖麟望
去,受到注目裡的他尷尬極了,只能任意擠出苦笑,不明白
自己說錯了什麼。
  
  
  「不想回答……我不勉強?」嚇死人的注視讓他後退兩
步。
  
  
  茉莉不可思議的瞪著她,左手朝其他人揮揮,要他們先
走,左肩上的黃金鼠也跟著揮揮小爪。
  
  
  「你說哪裡有D?」她走到自個兒的車邊,「把手哪
兒?」
  
  
  「姊姊,就這裡啊!」慕靖麟準確的摸向那個D,
「咦!?我還以為是浮雕的,結果是平面的啊?怎麼刻
的?」
  
  
  他看得見「D」的符號!那是擁有霓的人才能看見的!
這男孩果然是擁有特殊霓的人!
  
  
  真是意外,這樣的人萬中無一,十分罕見,竟然就這樣
讓她撿到了?!
  
  
  「姊姊?」慕靖麟在她眼前揮舞著,「哈囉?」
  
  
  茉莉啪的握住他揮動的手,下一秒欺身向前,將他壓貼
在車旁,勾起一抹性感豔笑。
  
  
  「我們專門處理非人生物,D是組織的名字。」茉莉那
雙湛藍雙眼就凝視著他,慕靖麟瞠圓雙目的望著,突然發現
茉莉的瞳孔竟然在轉動!
  
  
  只有藍色的部份可以自體旋轉?!
  
  
  工作人員拎走了地上的袋子,裡頭盛裝著滿是血的衣
服,再放了東西進入他車頂被壓凹的車內;慕靖麟覺得腦子
裡嗡嗡叫著,從來不知道有人的瞳孔可以單獨轉動……
  
  
  「車子裡放了一瓶沐浴乳與洗髮乳,回去後用它洗澡,
可以去除所有血跡與味道……回家後早點睡吧!一切都只是
場噩夢。」茉莉輕柔的拍拍他的臉頰,「去吧,開車回家!
現在就離開!」
  
  
  她闔上雙眼,輕輕的眨了幾下,鬆開了箝住著慕靖麟的
手,後頭的車隊緩緩離開,只剩下三台車還留在現場,燈光
並沒有撤走,等為兒茉莉還要跟警方溝通。
  
  
  身為組織的公關,她得善後一切。
  
  
  望著緩慢轉身往車子邊走的慕靖麟,她微微一笑,消除
人類某部份不需要的記憶,也是她的工作之一。
  
  
  慕靖麟不會有在這裡的一切記憶,他沒有到這裡過,也
沒有目堵那女孩被撕開、更不知道湯姆發生了什麼事,他就
只是開車出去再回家,如此而已;工作人員會將他的車子汰
換掉,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
  
  
  她知道這孩子有異能,但是在未確認之前不能妄動,遺
忘是上天賜給人的禮物。
  
  
  「如何?」工作人員上前,試探性的問她慕靖麟的狀
況。
  
  
  「我洗掉了,等會兒他離開後就讓警方過來……」她低
語著,要準備下一階段的工作。「「記得晚上要把他的車子
搞定,明天早上他看到時車子得是完整的。」
  
  
  「那個……」
  
  
  她的身後,傳來不該有的聲音。
  
  
  被洗掉記憶後,在完成她的指令前,是不可能能主動說
話的──茉莉倏而回首,屏氣凝神望著慕靖麟。
  
  
  「茉莉大姐,裁決者是什麼?」

    全站熱搜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