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尖叫聲忽而傳至,萊西登時直起身子,眼
神往樓上看去!
 
 
   幾乎是同一時間,他發現斜對角的陳警官竟然
也做了一樣的動作!
 
 
   「有邪氣!」離魂皺起眉頭,瞬間就往樓上穿
地而去。
 
 
   萊西顧不得其他,趕緊站起身子,禮貌的跟馮
雨恩說他要去一下洗手間,接著立刻尋找上樓的樓梯。
 
 
   他眼尾瞟著跟上的陳警官,怪了,這警察也聽
見那不尋常的聲音嗎?
 
 
  現在沒時間探討這個了!
  
  
  萊西轉個彎,深夜無人,他邁開步伐咻的就往樓
梯上疾速奔去!他奔跑的速度肉眼幾乎捉不到,因此
當陳警官跟著走出來時,錯愕的發現竟然失去了萊西
的身影!
  
  
  有跑那麼快的嗎?陳警官左顧右盼,無論如何卻
找不到萊西的影子。
  
  
  他一直覺得這個事故者很奇怪,依照謝法閎那樣
的高速撞擊,是誰有辦法開車門再跳車的?更別說賓
士車是直直對著駕駛座的車門衝撞上的啊!
  
  
  上頭要他們別管這個事主,管好肇事者即可,但
他老覺得哪裡不對勁……不過在此之前,剛剛他聽見
的聲音比較不尋常吧!
  
  
  陳警官立即回身要另一位夥伴看顧著,三步併做
兩步的也往樓梯衝了過去。
  
  
  在此同時,萊西早就已到了樓上,不見離魂蹤
影,但是能追尋的她的氣息……以及一股噁心的惡臭
味!
  
  
  在長廊中段找到了擋在某間病房前的離魂,她與
一個……稱不上全屍的鬼魂,惡意猙獰的對著離魂出
手。
  
  
  離魂對鬼是很有一套的,只不過眼下著厲鬼並不
尋常,帶著強大的力量,打算刨解離魂的靈體,攻佔
入房。
  
  
  「做什麼!」萊西咻的來到離魂身邊,瞬間以掌
心擋下厲鬼銳利的指刀。「誰借妳這麼強的力量!」
  
  
  眼下是個腰部稀巴爛的女鬼,一堆爛肉泥漿隨意
散布,就靠背部一隻脊骨支撐著,腳部也根本扭曲的
亂七八糟,活像麻花辮似的!
  
  
  最完整的是胸部以上,尤其是那顆頭,有張非常
好看的臉龐,可以讓人辨識出這只是一個少女,一個
正在低吼、咆哮、殺氣騰騰的少女。
  
  
  『滾開!』少女歇斯底里的尖叫著,『我要殺了
他!』
  
  
  「你們就沒有別句台詞嗎?」萊西嘆了口氣,用
一種心疼的眼神望著少女,「妳知道懷恨變成厲鬼、甚
至動手殺了人,自己會墮入萬節不復的地獄嗎?」
  
  
  『我不在乎!』少女低吼著,嘴裡的尖牙正急速
發長,『我已經死了!我連命都沒有了,我在乎什麼!』
  
  
  「死後的世界,還有來生。」萊西憐惜的望著她
「妳這一世以經結束了,應該要為來生做準備……妳
還這麼年輕,罪孽不會太多……」
  
  
  『我才十六歲!我要去參加舞蹈比賽的!』電光
火石間,少女衝上前揪住了萊西的衣領,『裡面那個人
連把我撞死的記憶都沒有,他甚至不知道我捲在輪胎
裡,把我拖行了幾百公尺!』
  
  
  她的屍塊遍布在路上,像糖果屋裡的孩子們,憑
藉著肉屑,就可以找到她的屍身!
  
  
  而那個把她撞死、碾過的傢伙,還在車上哼著
歌!
  
  
  因為他喝了酒,輕飄飄的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那妳也不該衝動!」萊西凝視著恨意深刻的少
女,他知道,她的恨纏繞的她的所有,她已經要變化
成徹頭徹尾的厲鬼了。「離魂,她死多久了?」
  
  
  離魂遮住自己的右眼,為了不讓自己看見萊西的
壽命。
  
  
  她可以看見人的卒年,可以選擇看得見與看不
見,但是面對朋友、親人與夥伴時,她是斷然不看的。
  
  
  「才剛死不到三小時!」
  
  
  「剛死……」萊西瞬間明白眼前的少女是為何而
亡的!「妳是晚上被酒駕捲進輪子裡的那個女孩!」
  
  
  『……對!他活活撞死我,卻什麼都不知道!』
少女臉龐扭曲,咧著嘴低吼,『等他醒來後,他會說什
麼都不記得!然後只要賠償跟判緩刑就可以了──那
我的人生呢?滾開──』
  
  
  少女伸手不客氣的就往萊西胸膛再度穿去,但是
他依然緊緊包握住她的手,甚至化被動為主動,將她
往對牆逼去!
  
  
  瞇起眼打量著眼前剛死後的厲鬼,她身上不只有
死屍的臭味──「我就說,一個剛死的少女怎麼可能
有這麼強大的力量!你給我出來!」
  
  
  頓時間,少女靈體上炸出一個青色的光芒,離魂
驚覺不對,倒抽一口氣,立刻在病房外張開了一層結
界,手上的符紙待命!
  
  
  而少女身上迸射的綠光中出現了另一個與靈體
結合的東西:像蜘蛛一樣的八隻腳一根根從少女體內
穿出,離魂並沒有眼花,那就是貨真價實的蜘蛛!
  
  
  「你們這些妖類!」萊西動手想扯下少女靈體內
的蜘蛛妖,但是少女卻拼死的抵擋。
  
  
  『不──牠們可以幫我!』少女激動的阻擋著。
  
  
  「他們是在誘惑妳!」萊西雙眼忽然閃過詭異的
光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一把攫住了蜘蛛妖的本
體!
  
  
  『放手!你知不知道你在幹什麼!』蜘蛛妖聲如
蚊蚋的說著,雖然有氣無力,但是牠吐出的蜘蛛絲倒
是不容小覷。
  
  
  蜘蛛絲很快地裹纏住萊西的手,瞬間包成一個巨
大的包包,讓他的手指無法伸展,動彈不得!
  
  
  而少女厲鬼咧嘴而笑,直接狠狠的將萊西往旁一
甩,蜘蛛絲飛快地纏繞,那速度快到萊西根本來不及
抵禦……或是說他沒有辦法切開堅韌的蜘蛛絲!
  
  
  「離魂!阻止它們進入!」他大喊著,因為厲鬼
朝著病人衝過去,而蜘蛛妖則打算把他包成木乃伊。
  
  
  「收到!」離魂大喊著,手上的符上有著她精美
的繪圖,是那一座城牆似的結界,瞬間就擋住了厲鬼
的去向。
  
  
  但是,這時候殺出一個程咬金,讓離魂措手不
及!
  
  
  陳警官簡直是衝過來的,他望著眼前的景像,視
線甚至沒在萊西身上!
  
  
  「這是在做什麼!」他一邊粗吼著,一邊拿出身
上的平安符類的物品,「滾開!」
  
  
  厲鬼哪怕那種東西,更別說身上有妖精的厲鬼
了!
  
  
  少女回首忿忿一瞪,旋身竟直衝向了陳警官!
  
  
  「哎呀!」離魂咕噥著,趕緊衝上前護住陳警
官,緊急搬出一張盾牌般的符紙,讓少女硬生生的撞
上,向後踉蹌。
  
  
  『別管他們!先去殺了撞死你的人!』蜘蛛妖附
耳在少女身邊蠱惑著,『那些拿喝酒當擋箭牌的人渣
啊……酒後開車怎麼能算過失致死了,明明就是故意
的,因為喝酒原本就不能開車啊……他們不把妳的命
當命,妳何必放過他們?』
  
  
  「幹!說得真好!」陳警官竟然回答了這樣的對
話,「但是無論如何躺在裡頭的還是一條命,我就不能
讓妳亂來!」
  
  
  聽得見?離魂詫異的回首,這警官是看得見還是
聽得到啊!
  
  
  「小姐,借過!」陳警官雙眼視線準確的望著離
魂,並且拿出警徽,狠狠的朝著厲鬼扔去!
  
  
  借過耶!離魂瞠目結舌,這陳警官看得見她!
  
  
  變成木乃伊的萊西無能為力,連嘴都被封住的
他,正努力的掙扎──這時,他百分之百痛恨自己半
人半妖!
  
  
  厲鬼衝不破離魂的界,那可是她自豪的符晝法能
力,但是她身上的妖就不這麼好解決了,幾隻長短腳
隨便一勾,綠光像雷射筆般往前一衝,她的結界瞬間
就出現了裂縫!
  
  
  陳警官的警徽讓厲鬼畏懼,但是蜘蛛妖卻俐落的
打掉,趁勢讓厲鬼直往病房裡衝去!
  
  
  離魂立即也穿牆進入病房,可是才到一半,竟硬
生生卡住了!
  
  
  那妖設了結界!
  
  
  離魂的頭已經伸進了病房內,身體卻有一半在外
頭,完全動彈不得!而角落裡的萊西正在為能呼吸而
努力,蜘蛛絲是妖族裡相當堅固的武器,沒有特殊工
具是完全割不開的!
  
  
  不過,這時完整的人類,卻反而堂而皇之的衝進
病房,手上已經把能帶的全帶上了!佛珠、迷你八卦
鏡、平安符,兇惡的對著那面目全非的厲鬼少女低吼!
  
  
  「妳已經死了,殺了這個人成不了什麼事!」陳
警官咆哮著,「妳活不了,也不可能再恢復,妳殺了他
只是造業、又毀了一個家庭!」
  
  
  『為什麼要顧活著的人!他毀了我就都不算數
嗎!』少女回以咆哮,淚流滿面,『我連命都沒有了,
他憑什麼保留家庭!』
  

    全站熱搜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