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警方會開車進來?他們不是應該都在外頭嗎?還有
記者播報車,也全都擠了進來?可是外面還有一兩台空車?」
  
  
  
  張局長聞言也湊了過來,與閻皓羽隔一台紅色的車相望,
「我們沒有下令要這麼多台警車搜索,這的確不尋常!」
  
  
  
  「而且隧道已經封了三天了不是嗎?」張珮娟趕緊接口,
「這隧道裡怎麼會有這麼多車?」
  
  
  
  是啊,車子多到讓人感覺像是所有進入的車都……一起停在
這個空間裡似的。
  
  
  
  
  「好像逃難喔!」冷不防的,葉人豪皺著眉迸出這麼一句。
  
  
  
  莫言定定的望著他,深吸了一口氣,逃難?真糟糕,他為什
麼突然覺得這句話中肯到不行?
  
  
  
  劈──啪──
  
  
  
  不知道哪兒突然傳出聲響,像是有什麼東西裂開似的。
  
  
  
  最先反應的是紅老大,只是抬頭張望一秒,竟瞬間邁開步
伐,開始往前衝去!每一步伐都健步如飛,躍上汽車、踩過車
頂,迅速的往前飛奔而去!
  
  
  
  「那是……」王政丈二金剛摸不頭腦,他的攝影機正在捕捉
聲音的來源,卻呆呆的望著快消失的紅老大。
  
  
  
  劈──啪劈啪劈劈劈劈──
  
  
  
  聲音開始變大了,自遠而近、或說是自深而淺,莫言用力一
握拳,一把將閻皓羽往前推。
  
  
  
  「什麼?」她帶著微蘊的回首。
  
  
  
  「跑!」莫言大吼一聲,拉過發呆的葉人豪直接往前奔去。
  
  
  
  他這一吼,叫醒了所有呆愣的人們,他們根本不知道為什麼
要跑,但是氣氛搞成這樣,跟著跑就是了!
  
  
  
  王政一邊跑,還沒收機器,肩上的攝影機依然拍攝著逃難情
況,張珮娟也不忘邊逃難邊做報導。
  
  
  
  直到他們看見聲音的來為止。
  
  
  
  隧道的山壁從遠方一路迸裂而至,整條隧道出現駭人的裂
縫,石壁剝落,石塊也跟著掉落,莫言要大家只管往前跑,千萬
別停留,但是還是有人因此緩下腳步。
  
  
  
  「地震嗎?」李警官大聲問。
  
  
  
  「不會吧?沒有天搖地動啊?」大熊警官大聲回著。
  
  
  
  餘音未落,天地忽然搖了起來!
  
  
  
  哪個烏鴉嘴啊!莫言大手一勾,把閻皓羽直接勾進懷裡,要
他們表姊弟蹲下,先穩住重心再說。
  
  
  
  遠處傳來轟隆隆的地鳴聲,大地彷彿在悲泣,天地震盪的讓
人心驚膽顫,而山壁裂開的縫裡開始滲出地下水……不,莫言皺
眉,詫異的望向石壁。
  
  
  
  鮮紅濃稠的血水大量的從裡頭滲了出來,血水自山壁內衝撞
上地面,裂口越大,血水也逐漸洶湧,腐臭味充斥著整個隧道,
張珮娟的乾嘔聲證明了每個人都聞到了!
  
  
  
  「不對不對!大家都起來!」莫言看著迅速漫流到腳邊的血
水,那是暗紅褐色的血液,已經是腐敗中的味道,「繼續往前
走!」
  
  
  
  「地還在搖耶!」王政不悅的回吼著,遠方疊在一起的汽車
因為震盪而摔了下來,在隧道裡發出駭人巨響。
  
  
  
  「快跑!」莫言根本懶得解釋,拉著葉人豪便繼續往前跑。
  
  
  
  這不是地震,這是有東西在作祟,他們要是再不走,勢必會
淹死在隧道裡!
  
  
  
  他一向不喜歡隧道,既封閉又陰暗,一條狹窄的道路,天曉
得進出是生門還是死門啊!
  
  
  
  而剛剛他隱約聽見的怦怦聲變得清晰,因為節奏變得更快
了!
  
  
  
  「是出口!」葉人豪指著前方的亮處大喊著。
  
  
  
  水已經淹滿了地面,每個人的步伐聲中都帶著水聲,血水四
濺,而且越昇越快、越流越急。
  
  
  
  張珮娟的尖叫聲不絕於耳,她淺粉的套裝被紅血濺的都是,
張局長的低咒聲不時傳來,而紅老大早已不見蹤影。
  
  
  
  結果區區一個高中生說對了,那些車主恐怕是逃離的!
  
  
  
  砰磅!莫言身後的山壁竟然直接落下一大塊壁面,血水如同
小瀑布般洶湧而來!
  
  
  
  「哇啊!」王政回頭望著,瞬間加足馬力,跑得比張珮娟還
快。
  
  
  
  莫言也不由得回首,看著大片脫落的山壁裡,有著比這條隧
道、比這腐爛的血水還要驚人的東西。
  
  
  
  一雙金黃大眼熠熠有光的鑲在牆裡,血水宛似它的淚水,盈
眶而出
  
  
  
  「破妖!看前面──」
  
  
  
  砰!
  
  
  

    全站熱搜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