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陽光都消失後,隧道裡變得伸手不見五指,剛剛在外
面明明瞧見的隧道頂燈也頓時消失似的,成了一片徹底的黑暗。
  
  
  
  員警們紛紛拿出手電筒,而攝影師也打開機器上的大燈,莫
言拿出隨身必備的手電筒,紅老大倒是從容,每一步都穩健踏
實,有這麼多人開燈,他根本不需要照明了。
  
  
  
  隧道裡除了他們的腳步聲外,幾乎沒有任何聲響,只有那強
力的風會傳送著悲鳴,定時自另一端口襲至;閻皓羽計算過,大
概是十分鐘一次。
  
  
  
  「……喂!好像越來越冷耶!」張珮娟的聲音細細的,在隧
道裡說話都會有迴音。
  
  
  
  「嗯,我也是。」葉人豪出聲附和,氣溫的確越來越低。
  
  
  
  像是自隧道頂有冷氣團降下似的,一點一點的灑在他們身
上,溫度以平緩的速度逐漸降低。
  
  
  
  氣氛寂靜的令人汗毛直豎,莫言不時的往隧道壁上照去,因
為他總覺得,那兒有聲音……怦怦怦怦,固定節奏宛如心跳般的
聲音,從牆的另一端傳來。
  
  
  
  可惜他的聽力不夠好,要是對鬼音聽力敏銳的安琪在的
話……莫言深吸一口氣,有她在的話他就會很累!他是哪根筋不
對勁,去想這些有的沒的!
  
  
  
  這個隧道長約十公里,斷不可能走完,所以張局長早有腹
案,因為在裡頭備有腳踏車及重機,供巡邏使用。
  
  
  
  曲折的彎道一個接一個,莫言未曾作聲,他拿著手電筒小心
翼翼的四處照射,很驚人的發現一路走來,路上沒有一台車子或
是人煙,嚴格來說,是絲毫未有蛛絲馬跡。
  
  
  
  其實光是開車在隧道裡就給人一種龐大的壓迫感了,更別說
當隻身走在隧道裡時,那種壓力更加龐大。
  
  
  
  「燈!」葉人豪忽然驚呼一聲,對著前方喊著。
  
  
  
  在左前方的彎道頂上,出現了泛紅的燈光。
  
  
  
  似乎感覺到哪兒有光明,大家不由得加快了腳步,唯有莫言
卻反而緩下步伐,難道沒有人發現,那燈來得很離奇嗎?
  
  
  
  「從入口進來拐了六次彎道才看得見燈光,但是剛剛站在隧
道口時,遠遠的就看見直線方向有燈了。」閻皓羽拉住身邊的表
弟,一起緩下,「難道我們站在隧道口,可以看見六個曲折後的
燈光?」
  
  
  
  莫言失聲而笑,他覺得閻皓羽的口吻相當有趣,她像是不可
思議又不願相信。
  
  
  
  「妳認為這是可能的嗎?」
  
  
  
  「絕對不可能!」閻皓羽斬釘截鐵的說,「我是物理博士,
這種事根本不可能!」
  
  
  
  「在人的世界中不可能,但世界上有很多科學無法解釋的事
情,妳接觸我上兩個案子時就應該發現了。」莫言微微一笑,
「我建議妳把科學角度拋開,否則妳很難承受接下來的事情。」
  
  
  
  「接下來會有什麼事?」她的口吻不悅,手上牽著的葉人豪
卻又在發抖。
  
  
  
  「我也不知道。」莫言沉下眼色,看著前頭幾近奔跑的人
們,「就是不知道……才令人感到不安啊……」
  
  
  
  終於走到了彎道,眼前一片昏黃的燈光照明,這兒隧道頂燈
全數開啟,只是比平常稍嫌昏暗,但至少燈火通明,得以收起手
電筒。
  
  
  
  可是卻沒有人因為燈光而安心,因為眼前的景像,讓人有些
不可思議。
  
  
  
  大量的車子任意停放在隧道之內,並沒有如同大家所想的,
朝著一致的方向;車子橫亂無方,甚至還有車子直接撞上山壁,
導致前車蓋凹陷,也有不少座車車門敞開,大燈甚至還亮著,照
著遙遠未知名的前方。
  
  
  
  「怎麼會這樣……」閻皓羽訝異的望著眼前一片亂象,「有
人嗎?有人在嗎?」
  
  
  
  有人嗎……有人在嗎……隧道裡傳來她的迴音。
  
  
  
  大家不由得分散,每一個人在凌亂無章的車子中,找尋一條
道路前進,這裡簡直像發出過重大災難、或是車禍一樣,還有為
數不少的車子根本是停在別台車子上方。
  
  
  
  張珮娟握著麥克風的手在顫抖,她正站在一輛四腳朝天的車
子前方,那是她所屬電視台的SNG車,旁邊還有其他家電視台的
車子,裡頭空空如也,沒有一個人在。
  
  
  
  昏黃的燈光加上這些詭異狀況的車子,如果說這裡發生過爆
炸根本不足為奇但沒有任何火焚燒的現象、也沒有看見這裡有留
下一滴血,莫言望著連擋風玻璃都破碎的車子,請問車主呢?
  
  
  
  這些車子裡的人都到哪裡去了!
  
  
  
  「張局長!」前方傳來驚呼聲,「是我們的車子!」
  
  
  
  大家聽見呼聲後,便全部移往聲音的方向,果然看見了幾輛
黑白警車被擠在角落。
  
  
  
  每一輛警車的無線電都連著線拖在地上,車門大開,大燈也
都依然照著前方,甚至連鑰匙都還插在上頭。
  
  
  
  車內沒有人,一點點跡象都沒有。
  
  
  
  「人都到哪裡去了……」連李警官也不可思議的遠望著遠
方,那如海浪般一層又一層的車潮,「而且這麼多車為什麼會停
成這樣?」
  
  
  
  「太奇怪了!」每個人心裡都有無數疑問,但是卻無從得到
解答。
  
  
  
  大量車潮、像車禍過般的東倒西歪,但是絲毫不見血跡、杳
無人煙,這太匪夷所思了!
  
  
  
  「感覺好像……大家在這裡下車嗎?」葉人豪思考端純的說
出了自己的看法,「走、走出去嗎?」
  
  
  
  所有人不約兒同的回頭,望向了他。
  
  
  
  真是個好說法,大家同時在這裡下車,才會連車門都沒關,
就逕自往前走嗎?是什麼東西吸引他們連門都不關就往前走、是
什麼力量促使員警連鑰匙都沒拔就離開車內?
  
  
  
  「還不如說是憑空消失還比較有理吧?」大熊警官說出了心
底最害怕的的想法,「誰會在隧道中間放下一切這樣走出去
啊!」
  
  
  
  許多人內心興起恐懼,即使科學上一直說服自己那是不可能
的事,可是當事實擺在眼前時,卻又無從去解釋。
  
  
  
  莫言看向一直四處在拍照的閻皓羽,她儼然是蒐證人員。
  
  
  
  「感覺……」她直起身子,喃喃自語,「好像不太對……」
  
  
  
  「這情況怎麼會對!」莫言還有心情低笑。
  
  

    全站熱搜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