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莫言睜開雙眼時,確認自己是被凍醒的。
  
  
  
    眼前一片白霧迷漫,他根本還搞不清楚究竟發生什麼
事、甚或他人在何方,只知道自己似乎躺在外頭,而大霧濃得伸
手不見五指。
  
  
  
    他坐起身,發現躺著濕軟的泥土,伸手一撐,泥濘全沾
上了手,看來似乎下過一場大雨;霧裡或有影子,他努力恢復清
醒,定神觀瞧,果然看見許多人影搖搖晃晃的朝他而來。
  
  
  
  「誰?」他警戒般的出口,卻覺得自己聲音好遠好遠。
  
  
  
  「救……救救我……」虛弱的聲音從霧裡傳來,一票人影漸
而清晰。
  
  
  
  莫言站了起身,擰著眉意圖先找地方閃避,卻發現自己身後
毫無退路,是一整片泥坡。
  
  
  
  第一個人走出霧中,那是一個穿著運動服的男生,莫言一眼
就確認正是葉人豪就讀的高中!男孩子蒼白的一張臉,如蠟像般
毫無生氣,一臉哀痛的望向他。
  
  
  
  「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你可以幫幫我嗎?」
  
  
  
  迷路?莫言迅速組織著,該不會就是失蹤的四班學生吧?
  
  
  
  「我也找不到……」另一邊出現了女生的聲音。
  
  
  
  莫言是尚未來的及回應,就看見越來越多的人從濃霧中而
出,每個人伸長了手,直直朝向他抓來。
  
  
  
  「你願意幫我嗎?只要你願意代替我留在這裡,我就可以回
家了!」最前頭的男孩一把扯住他的手腕,「留下來吧?留下來
好嗎──」
  
  
  
  他哀求的大嘴瞠開,下巴忽然無止境的向下延展,嘴巴頓時
大如甕口,臉部扭曲的不成人形!
  
  
  
  莫言意識到這根本不是人類,使勁甩開被扯住的手,一腳踹
向了鬼學生的肚子。
  
  
  
  啪嚓一聲,攔腰踢斷,學生的上半身依然扯住莫言不放,但
下半身咻的向後騰空飛去,然後迅速掉落!
  
  
  
  掉落?莫言一驚,不由得將身子移前數公分一探究竟。
  
  
  
  濃霧此時漸而銷散,莫言眼下只見萬丈深淵,他竟然就站在
足掌寬的小徑上,背襯泥壁,跟前卻是無盡深淵?!
  
  
  
  那眼前的這批人馬……全不都是飄浮在空中,凌霧而來?!
  
  
  
  「救我!代替我留下來吧!」忽的一個重力,失去下半身的
學生拽著他往下墜。
  
  
  
  莫言輕嘖一聲,使勁抓掉他的手,但這兒還沒成功,自四面
八方湧來的人們齊聲哭喊,每一個人都要他代替他們留下來!
  
  
  
  開什麼玩笑!無數雙手抓上莫言的身子,他根本來不及甩
開,連閃避都沒有空間,只能扔一個算一個!
  
  
  
  反作用力回彈,將他狠狠的彈向後頭的泥丘,他決意試著攀
爬上去,或許還能有機會逃出生天!
  
  
  
  雙手一叩、雙腳一蹬,他卻沒有攀上山丘,因為鬆軟的泥土
浸了大水,因他的重量而跟著滾。
  
  
  
  滾落的泥土下裸露出一隻手,蠟白如紙的手僵硬向天,像是
一種求救。
  
  
  
  攀在丘上的莫言不由得隨意撥開附近的泥沙,才發現其下是
數以百計的屍體!
  
  
  
  他倒抽了一口氣,這是怎麼回事?!
  
  
  
  泥土忽然震動,一隻隻手倏而竄出,它們緊抓住莫言,使勁
的將他往土裡拉;而他背後的鬼住們也不放手,拼命的扣住他的
身子,死命的往外拉。
  
  
  
  太誇張了!莫言緊閉上雙眼,這一定是夢!他得快點醒來,
這一定是──
  
  
  
  一雙金黃澄澈的大眼睛,在土裡的屍堆裡一閃而過。
  
  
  
  「你──」他張開口想說些什麼,一雙手自他面前竄出,捧
住他的頭,狠狠的往土裡拉去!
  
  
  
  住手!他不能呼吸了,你們這些該死的魍魎們,塵歸塵、土
歸土,死後又該往該去的方向去啊!
  
  
  
  「破妖!」
  
  
  
  一陣厲喝聲傳來,跟著是臉頰上真實的疼痛傳進腦門,莫言
登時跳開眼皮,眼簾裡塞著葉人豪憂心忡忡的臉蛋。
  
  
  
  「醒了嗎?」葉人豪被推開,接著出現的是閻皓羽的臉龐,
在他面前晃著手,「看得見嗎?認得我是誰嗎?」
  
  
  
  莫言只是皺著眉,吃力的坐起身,閻皓羽立刻上前扶他一
把。
  
  
  
  他定下心神,往四周觀看,他坐在滿佈碎石的柏油路上,張
局長跟兩名員警都在一旁休息,張珮娟的聲音遠遠地傳來,正在
做錄影報導。
  
  
  
  天空相當陰霾,暗灰沉悶,不見一絲陽光透進,回頭仰望,
他們早已出了隧道口,而出口數公尺處的道路斷裂,形成一個兩
公尺的落差,他感受到發疼的臀部跟手腳,大概剛剛衝出來時不
小心摔著了。
  
  
  
  「我們出來了?」他扭扭腳踝,確認沒有大礙。
  
  
  
  「嗯!你叫大家跑之後,我們就一直往前衝,結果你剛好回
頭,沒有看見路斷掉了!」葉人豪很緊張的說明,「幸好路只斷
一點點,要不然你摔下去就完了!」
  
  
  
  他指的是路旁的懸崖峭壁。
  
  
  
  嗯嗯。莫言試著站起身,閻皓羽立即上前攙起他,他一腳踩
滑摔下來時,她差一點點就能抓住他!
  
  
  
  幸好只是昏了過去,沒有什麼大礙。
  
  
  
  「醒了醒了!」李警官注意到莫言站起,拍了拍大熊警官,
兩個人又在交換笑意的眼神,只差沒公開說他很肉腳。
  
  
  
  「破妖沒事吧?」張局長大步前來。
  
  
  
  「目前沒事。」他淺笑回應,左看右瞧發現少了個人,「紅
老大呢?」
  
  
  
  「不知道,出來就沒看見。」葉人豪聳了聳肩,大家好不容
易逃出來,都先顧著離隧道越遠越好,「他不是要回家嗎?這裡
他很熟吧!」
  
  
  
  「嗯……」莫言再次回仰隧道口,「你們都沒有覺得哪裡不
對勁?」
  
  
  
  警官們面面相覷,意思是沒感覺,他們只記得那腥紅的血
水,還有等一會兒要大家幫忙找人;張珮娟剛收聲,見到大家圍
成一圈又趕緊衝過來,深怕漏掉什麼大新聞似的。
  
  
  
  「你沒事啊,真是太好了,我等一下幫你來篇專訪!」她莫
名其妙的插進一句。
  
  
  
  莫言懶得理她,新聞人就像嗅到腐肉的蒼蠅,總是成群疾速
而來,肉越臭他們越愛。
  
  
  
  「這裡是哪裡?」閻皓羽神色寧重的問了,「這裡不是隧道
出口吧?」
  
  
  
  咦?此話一出,所有人不約而同的望向她。

    全站熱搜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