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局長。」閻皓羽上前一步,「我們都知道隧道裡頭有古
怪,這位破妖先生是我特地找來的,他有相關經驗,或許應該先
聽聽他怎麼說。」
  
  
  
  相關經驗?喂……莫言無力的扯了嘴角,誰喜歡這種經驗值
啊?
  
  
  
  李警官這眉挑得可高了,上下打量了莫言一圈,長相無可挑
剔的俊美,這傢伙是來拍偶像劇的嗎?身材不差就是削瘦了些,
臉色看起來有些蒼白,完全就是小白臉系,能做什麼?
  
  
  
  「什麼叫相關經驗啊?」張珮娟好奇的發問。
  
  
  
  「就是……」閻皓羽張口欲言,卻不知從何說起。因為由她
開口說這些鬼魅之事著實荒唐,她是員警、是信奉科學的人,卻
找了一個──
  
  
  
  「就是這裡頭可能鬧鬼,我有遇過。」莫言簡潔俐落的幫閻
皓羽說完,引起現長一陣小小騷動。
  
  
  
  唯有那紅頭巾的老大哥,不動如山,但雙眼卻迅速的瞥了莫
言一眼。
  
  
  
  莫言一句話道出大家心中的恐懼,張局長當然也知道這裡頭
大有問題,一條封閉、僅有兩個出入口的隧道,怎麼會有人消
失?有人失蹤?就算人能從逃生路線離開,那車子呢?
  
  
  
  有進無出,誰都知道這太不尋常了。
  
  
  
  「什麼、什麼鬼!」大熊警官意圖駁斥,卻沒注意到自己的
聲音在顫抖,「這可能只是一起綁架案,或是山難……咳!」
  
  
  
  大概太過緊張,他說不下去,臉色難看的望向同僚,李警官
立刻清了清喉嚨,趕緊接口:「閻警官,妳怎麼會找這種人
來!」
  
  
  
  「我處理過兩起跟他有關的案子,相信我,如果換做是你
們,也會希望找個懂的人來。」她話不說破,但眼神卻堅定的讓
張局長信服。
  
  
  
  事實上他們雖倡導科學辦案,但是每每遇上破不了的懸案,
誰不會到廟裡去祈求神明指引明路?夢見破案關鍵或是被死者託
夢的警官更不在少數,不過醫生解釋什麼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他們就是信這套。
  
  
  
  「好了!破妖嗎?真是個明白的名字啊!」張局長忽然換上
一付笑臉,跟剛剛的輕蔑差了十萬八千里,「有些事情我們專
業、有些是你專業,就麻煩你好了!」
  
  
  
  誰專業啊?莫言擰眉,他只是一個美編……一個命格跟節日
犯大沖的美編!
  
  
  
  「規則講一下。」他懶得理左邊那近乎諂媚的神情,也不想
理會右邊那個把他當新聞話題的女記者,推了推閻皓羽,請她代
勞。
  
  
  
  所以閻皓羽再說了一次簡單的規則,關於名字稱謂,還有不
要隨便回應聲音與叫喚等等,每個人把現場人的代號背在心裡。
雖然每個人都半信半疑,對隧道恐懼有加,可是說什麼都得進
去。



  張珮娟打死都要跟,報導這獨一無二的大獨家!攝影師自然
奉陪到底,他也知道這新聞價值有多大!
  
  
  
  莫言私底下稱紅頭巾的原住民為紅老大,因為他看上去沉穩
異常,葉人豪原本被要求留下來,未成年的他不宜進入,但是一
想到自己得隻身留在外面,又想到莫名其妙失蹤的人,說什麼也
寧願跟大家在一起。
  
  
  
  更別說,他認定意外地始作俑者是他自己!
  
  
  
  一行九人,就這樣往隧道口去,腳步再沉也得走上去;臨近
隧道口是個險坡,開車還行,走起路來就有點吃力,短短十公
尺,卻走得有些累人。
  
  
  
  一直到隧道口裡時,沉重的壓力感登勢襲捲而至。
  
  
  
  超級廣大的隧道呈現在眼前,通體黑暗,藉由陽光所及視線
僅數公尺而已,那兒空無一物,只有地上的雙黃線依然存在。
  
  
  
  再遠一點,可以瞧見隧道頂上的黃色燈光有的長久亮著、有
的忽明忽滅,剩下的就是灰色的山壁,還有徹頭徹尾的黑暗。
  
  
  
  對莫言而言,是一種會讓他自背脊發涼的氛圍。
  
  
  
  這裡頭有什麼!他百分之百確定,因為那壓力驚人,在燈光
每一次閃爍之際,他都可以瞧見有什麼東西在空中竄動!
  
  
  
  「嗚──喔喔喔───」自隧道另一端忽然傳來詭異的聲
響,眾人正在疑惑之際,旋即一陣風壓自裡撲面而來!
  
  
  
  「哇啊!」張珮娟趕緊護住裙子,深怕這陣風吹得春光外
洩!
  
  
  
  強大的風襲來,那似悲鳴的聲音宛若風穿過孔洞的聲響,紅
老大雙手合十喃喃自語,而莫言則飛快地摀住口鼻,整個人倏的
蹲下身來!
  
  
  
  天!好臭!這是多麼腥臭的味道啊!
  
  
  
  莫言緊閉雙眼,不只是血腥味、還有一種腥味,彷彿是在海
裡腐爛的生物,散發出一種混著海藻與腐化蛋白質的噁心感!
  
  
  
  「你怎麼了?」閻皓羽擔憂的立即拉住莫言的手,這陣風是
很大,但不至於吹倒這個大男人吧?
  
  
  
  「不……沒什麼……」他臉色難看著重新直起身子,前頭的
嘻哈二人警官輕蔑的瞥了他一眼,還帶著竊笑。
  
  
  
  他沒空理那種嘲笑,他只在乎這隧道裡,究竟存有什麼。
  
  
  
  「沒有人知道進去後會看見什麼,會碰到什麼,我勸大家三
思。」莫言還是出聲警告了,「真的不是非進去不可,最好是不
要進去。」
  
  
  
  閻皓羽一臉堅定,張珮娟兩腳都在發抖,可是記者的本能正
鞭策著她,而紅老大波瀾不驚,彷彿莫言剛剛說的是火星文般,
完全不影響他。
  
  
  
  倒是那三個警官面有難色,不停地交換眼神,連腳步都跟著
在往後退。
  
  
  
  「怕什麼!隧道就隧道,能有什麼?」張局長一喝,像是在
自己打氣,「我是來找失聯的弟兄的,還有許多民眾,總是得進
去看看找找吧!」
  
  
  
  莫言閉上雙眼,強忍著噁心的氣味,他逼自己杜絕耳邊的吵
鬧,要專心、要冷靜……雖然這是外公跟他說鹽份超重的事情,
他現在回身離開還是來的及。
  
  
  
  睜眼,炙熱的視線傳來,葉人豪用一種既恐懼卻比任何人都
堅定的眼神望著他。
  
  
  
  「我要找到我同學。」他這麼說。
  
  
  
  好吧!莫言穩下心緒,率先邁開步伐,那就走吧!
  
  
  

    全站熱搜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