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皓羽皺起眉頭,她深吸了一口氣,右手擱在配槍上警戒
著,同仁們不可能全數消失,就算是打劫,也不該會……她鬆開
無線電,決意先跟著莫言上去。
  
  
  
  『嚓!嚓!』無線電發出最後的聲音,然後……『哇啊啊啊
───』
  
  
  
  一陣悽厲的慘叫聲忽然自無線電裡迸開來,閻皓羽嚇得重新
抓回無線電,而剛略過車子的莫言也立即回身衝過去。
  
  
  
  因為太緊張,閻皓羽一時沒握好無線電,右手好不容易握緊
無線電,按下話鈕準備開口時,卻被人狠狠的扯掉手中的東西!
  
  
  
  閻皓羽瞪大雙眼,回魂之際只看見莫言站在她身邊,右手拉
著彈性繩,尾端垂掛著無線電。
  
  
  
  『救命!哇……救命啊!』那圓型的無線電順著繩子彈彈跳
跳,呼救聲與雜音同時響起。
  
  
  
  「你做什麼!」閻皓羽大喝一聲,伸長了手想搶回無線電。
  
  
  
  「規則一,不要回應任何妳看不見的人。」莫言將無線電往
車內一甩,「除非妳確定他是人。」
  
  
  
  咦?閻皓羽倒抽了一口氣,瞪著被扔回車內的無線電,那是
孩子的聲音,甚至還在哭嚎呢!可是她沒有辦法思考,莫言已經
一把拉過她的手,走向臉色蒼白的葉人豪身邊。
  
  
  
  「規則二,不許喊對方的全名。」他輕鬆自若的說著,「我
的筆名是破妖,就這樣稱呼吧!你叫阿豪,妳呢,就叫9527
吧!」
  
  
  
  「……我為什麼要叫9527!」閻皓羽的不高興的斜睨了莫言
一眼,那是星爺電影裡的稱號,「叫我閻警官!」
  
  
  
  莫言聳了聳肩,隨便她,她能忘記無線電裡的求救就好了。
  
  
  
  可是,阿豪卻全身不停地顫抖,兩眼發直的瞪著警車。
  
  
  
  「阿豪?」閻皓羽搖了搖他,「你怎麼了?」
  
  
  
  莫言循著葉人豪的視線環顧四周,他這種超級陰陽眼都沒瞧
見啥,別告訴他一山還有一山高,這小子看得比他更清楚?
  
  
  
  「那個……那個是張家瑋的聲音!」他的聲音都在發抖,
「我不會聽錯的,那個是我同學的聲音!」
  
  
  
  閻皓羽立刻一臉想衝回警車拿無線電的模樣。
  
  
  
  「別輕舉妄動,誰知道那位是生是死……」莫言回身往山下
看,「不過……現在上來這一批應該是活人了吧?」
  
  
  
  閻皓羽異的往下頭看,原來有三輛車緩緩的開往這兒來,每
一輛都在行經檢查哨時緩下速度,相當的質疑;若不是清楚的瞧
見莫言他們三人站在那兒,恐怕一時半刻下不了車。
  
  
  
  很簡單的,這時候上山來的,一是與山上員警失聯的當地警
方、二是媒體、則是要回家的勇者。
  
  
  
  人越多,莫言心情就越差。
  
  
  
  「長官!」在表明官階之後,閻皓羽向一位男性中年凸肚長
官敬了禮。
  
  
  
  「別多禮,這裡是怎麼回事?上午之後就完全失聯了。」張
局長帶著兩位下屬,瘦高的是李警官、壯碩著是大熊警官,他們
不得不親自上來,因為大部份的警力都安排在這兒,卻盡數失
聯?
  
  
  
  「不清楚,我們剛剛抵達。」
  
  
  
  另一邊忙碌的身影蹦蹦跳跳,嬌小的白衣女生手持麥克風,
呆然的望著這一切。「人呢?快點拍,我要SNG連線,拍一下這
景像……怎麼會一個人都沒有。」
  
  
  
  「我保證你SNG連不上。」莫言視線落在最後一台車,裡頭
走出個孔武有力的男人,緊蹙著眉望著這一切。
  
  
  
  「先生貴姓,請問一下剛剛這裡發生什麼賜?」張珮娟完全
記者本能,麥克風立即往莫言嘴邊塞。
  
  
  
  「我剛到,等會兒要進隧道一探究竟,記者小姐有沒有興趣
陪我一起進去呢?」
  
  
  
  張珮娟瞪大了眼睛,悄悄的越過莫言身邊往那陰暗的隧道口
看,該死……她不敢!她回頭看著攝影師王政,他的鏡頭大力的
左右搖擺。
  
  
  
  地面上的電視台互相聯絡,沒有人聯繫的上自己家的記者,
她等著播大新聞等很久了,幾天前就守在離隧道最近的地方,一
旦長官下令,她飛也似的奔來!
  
  
  
  只是,這失聯的也太誇張了吧?之前這兒滿滿的都是警察跟
媒體啊……現在只有空蕩蕩的警車跟滿地的麥克風……還有摔碎
的攝影機?
  
  
  
  那孔武有力的男人走上來,頭上繫著紅頭巾,定定的望著莫
言,說出口的是帶有腔調的國語。
  
  
  
  「我要回家。」
  
  
  
  「這裡現在並不安全。」莫言一向深信與大自然相互依存的
原住民,能感受到不尋常的東西,「你應該多少能感應。」
  
  
  
  他不約而同的往隧道望去,點了點頭,「還是得回去。」
  
  
  
  莫言原本想拒絕這麼多人前往未可知的地帶,因為過去的經
驗告訴他,多帶人只是多增加犧牲罷了!但是過去的經驗同時也
告訴他,有時候同伴是能夠在緊要關頭伸出援手的。
  
  
  
  「我不能保證進去隧道後會發生什麼事,請各位三思。」莫
言說著,指向這一片詭異的荒蕪,「你們也瞧見這邊的情況、你
們失聯的同事……」
  
  
  
  「誰要你保證了?」張局長挺直腰桿,凸出小腹,用一種輕
蔑的態度瞄向他,宣揚地盤所有的態勢明顯,只差沒說莫言憑什
麼說話。
  
  
  
  他使使眼色,李警官立即上前。
  
  
  
  「我們已經確定稍早在這裡的同仁跟記者朋友都失聯,預測
是有什麼事情吸引他們的注意,進而進入這個隧道。」因為沒有
人下山,唯一的路只有往前走,「現在我們打算進去找人,如果
各位也要一起進去,請務必聽從我們的指揮與調度。」
  
  
  
  莫言默然的站到一邊去,反正等一下遇到什麼怪事麻煩不要
鬼吼鬼叫;閻皓羽當然絕對尊重長官,但是她更尊重專業與經驗
值。
  
  
  
  莫言在這種異象的經驗值太高了,等級超出所有人,她認為
應該讓他領頭才是。
  
  
  
  「我要拍攝喔!」張珮娟高舉著手,她的重點只有報導!
  
  
  
  張局長勉為其難的點點頭,其他兩名警官也舉雙手贊成!事
實上,若非不得已他們三個根本不想進入這駭人的隧道!別說一
車高中生失蹤,後面失蹤的人車如此之多,簡直是隧道中的百慕
達,他們為什麼要冒這個險?
  
  
  
  還是因為更上頭的警官下令,要他們快點把事情查清楚,不
要讓怪力亂神之說充斥在媒體版面上頭,甚至要求張局長親自出
馬,要不然誰要去淌這種渾水?!
  
  
  
  感謝老天,還有一堆人也要結伴成行!
  
  
  

    全站熱搜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