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深灰色的車子蜿蜒的在山路中前進,莫言幾乎沒有什麼
睡,一路上僅是在閉目養神,只是偶爾往窗外瞧時,會疑惑自己
為什麼會在這裡!
  
  
  
    「還有多久?」他坐得有點不耐煩了。
  
  
  
  「大概還要一小時左右,快的話四十分。」閻皓羽清楚的指
出,因為這條山路杳無人煙,倒不擔心塞車問題。
  
  
  
  「喂!小子!」莫言拍了拍前座的男孩,「你再講一次你跟
同學說的話!」
  
  
  
  葉人豪怯怯的回過頭,用一種哀怨的眼神望向他。
  
  
  
  一大清早,英氣逼人的女警就帶著這個高中男生來,他是她
的表弟,突然間哭哭啼啼打給警察的表姊,說隧道的失蹤事件都
是他害的。
  
  
  
  因為重感冒而無法去畢業旅行的他,心生怨懟,偏偏同學在
出發前就不停地調侃他,出發後又刺激他,甚至還傳了一封班上
歡樂出遊的圖片訊息,導至他忍無可忍,撥打手機過去,詛咒了
同學。
  
  
  
  「我說,他們一定會迷路……一定要找到替死鬼,才可以找
到路回家……」提起這個,葉人豪又是一陣鼻酸。
  
  
  
  「你也真厲害,只是不能去畢業旅行,竟然說這麼重的
話。」莫言擰眉,這句話看似簡單,但含意可大了。
  
  
  
  「我想那天是愚人節嘛!我氣不過就隨便語出驚人說說,愚
人節不是可以亂講嗎?」
  
  
  
  「是啊,可以啊!」莫言沒好氣白了他一眼,「那你們班同
學呢?」
  
  
  
  葉人豪倒抽一口氣,噤了聲,乖乖的回過身子坐定,又是低
泣。
  
  
  
  「青少前以同儕生活為主,而且他們的世界只有唸書跟玩
樂,所得的少,慾望自然也少。」閻皓羽的照後鏡望著莫言,
「不能去畢業旅行對他們而言,是天大的事。」
  
  
  
  換句話說,別用大人的視角看他們。
  
  
  
  莫言與鏡裡的銳利雙眸互看,挑了挑眉,他認同關於青少年
生活比較狹窄這點,但卻無法認可因為這樣就任意詛咒人。
  
  
  
  真的行的話,就別來找他幫忙。
  
  
  
  他原本是不想幫的,天曉得這種事他絕不可能出手,一來這
件事太過離奇、二來他根本什麼都不會。
  
  
  
  但是這位女警因為連著兩次接觸過他的案子,深知他有「異
於常人」之處,隧道失蹤案的情況頗為特殊,莫言之前捲進的事
件都屬於奇異案件,因此她第一個便聯想到他。
  
  
  
  莫言聽了直犯嘀咕,又一個把他當道士的人嗎?
  
  
  
  不!外公說了,人家這次是把他當天師啊……
  
  
  
  都是外公在旁邊推波助瀾,直說鹽份來了!人家有事相求甚
至登門拜託,這鹽份超重,他應該要接。問題是他拿什麼接?就
幾瓶符水?幾串佛珠?幾個護身符,還有……
  
  
  
  莫言瞥了一眼背上的斜背包,外公鼓吹他幫人以積善德後,
慎重其事的交給他「錦囊妙計」。
  
  
  
  他還沒打開裡頭藏了什麼法寶,因為外公說不遇險不能開,
遇上事情伸手進去摸,摸到什麼就用什麼,保證樣樣有用!還志
得意滿的說「古有錦囊妙計,今有斜背包道具」咧……
  
  
  
  他一不會咒二不會法,只憑道具他就能應付那神秘詭異的隧
道嗎?莫言往窗外望去,一路上風光明媚,左手邊是高聳山壁,
右手就是劈開的山路,山路繞著河谷鋪設,可以瞧見底下河床裸
露、卵石遍布卻鮮少溪水的河流。
  
  
  
  遠遠的,他早瞧見臨近山頂,有一處沖天黑氣,黑得令他膽
寒。
  
  
  
  他為什麼要來這裡?!鼓吹他說鹽份夠多夠鹹的外公還沒一
起來,直說他有正事要辦,還祝他旗開得勝?
  
  
  
  旗開個……
  
  
  
  「到了。」車子減緩了速度,閻皓羽狐疑的往前方探視,不
免憂心忡忡,「奇怪了……」
  
  
  
  是啊,怪!這當然怪!
  
  
  
  莫言看著車子略過第一個檢查哨,一、兩部警車停在路欄
邊,三角型鐵架就擱在路上,但是一個警察也沒有;緊接是好幾
步SNG車,空無一人;再經過第一條黃線,綁在左右的三角鐵架
下,女警停下車子,下車將黃色警示線給鬆開。
  
  
  
  從這兒可以看見彎道上的隧道口,一路而上,沒有警方、沒
有媒體、沒有記者。
  
  
  
  「不太對勁。」閻皓羽鬆開繩子後,坐回車裡,開始使用無
線電,「喂,這裡是7103,聽到請回答?」
  
  
  
  她按下無線電,得到的卻是一片的雜音,ㄘㄘ……嚓嚓……
  
  
  
  一邊通話,她一邊緩緩的將車子往前開,莫言提高警覺性的
望著四周,這片寂靜太驚人,怎麼可能會一個人都不剩?
  
  
  
  尤其是媒體,颱風天都能站在溪流裡告訴大眾水深及腰的不
要命,怎麼可能會失去蹤影?
  
  
  
  車子突的一陣震盪,像是碾過一個東西,莫言貼在窗邊看,
發現是一台已碎掉的攝影機。
  
  
  
  「停車!」莫言忽的出聲,閻皓羽登時煞住了車子。
  
  
  
  「怎麼了?」她回首,眉宇之間都是警戒。
  
  
  
  車子才停妥,莫言逕自下了車。
  
  
  
  下車後的莫言走向摔在地上的攝影機,通常攝影師總是機在
人在,發生了什麼事會讓他們扔下這樣重要的裝備。
  
  
  
  他伸手撫上黑色的器材,卻忽然摸到一陣濕濡。
  
  
  
  指尖圓狐翻轉向上,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猩紅。
  
  
  
  「表姊,為什麼都沒有人?」關門聲傳來,葉人豪也下了
車,莫言只是以眼尾瞥了他一眼,趕緊隨手把血給抹掉。
  
  
  
  未成年的小子在,不好讓他看見這帶有血的景色。
  
  
  
  「我不知道。」閻皓羽站在車子邊,還拿著無線電努力聯
繫。「喂!我是閻警官!有人聽得見嗎?我的方位在隧道入口處
十公尺外,請問有人在嗎?哈囉?」
  
  
  
  『……嚓嚓……』
  
  
  
  葉人豪拿出手機來看,兩秒鐘後開始拜手機,他換了好幾個
位子,卻都沒有訊號的模樣;莫言這才把手機拿出來,該是滿格
的地方畫了一個大XX,寫著“僅供緊急通話”。
  
  
  
  最好是……他要是真的撥119,不知道會撥到哪裡去。
  
  
  
  『沙沙……』無線電依然很不給面子,閻皓羽顯得有點著焦
急。
  
  
  
  「我們走上去吧!」莫言吆喝著,「別再管無線電了,這裡
的磁場特殊,不會有聲音的!」
  
  
  
  「磁場?」葉人豪很好奇的睜圓了眼。
  
  
  
  「你不會想知道原委的。」莫言一笑,孩子卻跟著一凜。

    全站熱搜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