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靈縮成一小團煙霧,逃難似的自窗邊鑽了出去,臨走前莫
言沒有錯過他最後的樣貌,耳上的耳機並沒有嵌進頭骨裡,而是
好整以暇的戴在頭上。
  
  
  
  一如他剛剛所繪製出來的模樣。
  
  
  
  他的畫,果然具有某些力量……只是他尚未摸清楚該如何使
用。
  
  
  
  他打從娘胎出生開始就有與常人不同之處,最明顯的便是陰
陽眼,看得見各種孤魂野鬼,但是他從未予以理會;另一個是嗅
覺靈敏,不是人界的大鼻子,是陰界的,任何魍魎鬼魅的味道都
逃不過他的「法鼻」。
  
  
  
  雖然具有這些力量,但他從不想接觸,直到去年耶誕節開
始……他簡直是被迫的面對那些死不休的惡鬼!
  
  
  
  偏偏陰錯陽差又認識一個天生力大無窮,暴力到無法形容的
「幼稚園老師」安琪,然後他的平靜生活從此陷入了一種風暴當
中,簡直不得安寧!
  
  
  
  聽說這幾天她即將跟朋友去旅遊渡假,簡直謝天謝地,他有
幾天安靜的日子好過……嗯?等一下。
  
  
  
  莫言覺得自己似乎忘記了什麼事,趕緊坐回電腦桌前,點開
自己的行事曆一瞧──旋即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氣!
  
  
  
  星期天──外公要來!莫言立刻在腦海中想像一個天平,一
端是外公、一端是安琪,天平左搖右晃平均不了,究竟是誰比較
惱人!
  
  
  
  很遺憾的,莫言緊皺起眉,外公獲得壓倒性勝利啦!
  
  
  
  因為外公非常喜歡在他家開轟趴,參與者人鬼比懸殊,他就
愛廣邀附近所有的地縛靈來開趴!
  
  
  
  手機忽然又響了,莫言狐疑的再次觀察,又是無來電顯示;
按下通話鈕,背景是一連串的雜音與哭聲。
  
  
  
  『我們迷路了!求求你幫我們!喂?喂?』
  
  
  
  莫言這次沒來的及答腔,電話那頭又斷了訊,他遲疑了好一
會兒,點開MSN,想看看萬事通先生在不在線上。
  
    
  
  
  「欲心。」他敲了唯一一位網路上的好友,私稱萬事通先
生,俗稱駭客。
  
  
  
  『哈囉,難得你會主動找我。』
  
  
  
  「你現在還有在駭警方電腦當娛樂的習慣嗎?」
  
  
  
  『噢,你怎麼能問這麼白呢?我這種市井小民怎麼可能會做
這種事?』
  
  
  
  「……」
  
  
  
  『有什麼我可以為你效勞的呢?』
  
  
  
  剛剛說的都是廢話!「最近有什麼失蹤案嗎?」
  
  
  
  『噢,失蹤案天天都有啊!根本列都列不完……你要停屍間
的屍體照片還是驗屍報告?』
  
  
  
  「我要那些照片幹什麼!不要每次都隨便給我駭進硬碟裡
存!」莫言換了下一行,「我要集體失蹤……對象是青少年。」
  
  
  
  MSN的另一方突然沒有回應,莫言倒也不急,他知道可能是
欲心正在計行駭客任務,駭進各個警局資料,找尋所有已報案系
統。
  
  
  
  不過四十秒,視窗出現了欲心正在傳遞訊息的字樣。
  
  
  
  『有了!』接著欲心貼上一大篇紀錄,內容關於下午兩點應
該抵達民宿的學生們,整台遊覽車失去聯繫,目前警方正在搜索
中。
  
  
  
  前後的班級均平安抵達,獨獨三年四班的學生。
  
  
  
  據後面的遊覽車司機及各班導師確認,大家是一同進入隧道
的,並沒有差離太遠的距離,但是等自隧道出來後,四班的車卻
紮實的消失了。
  
  
  
  尤其五班司機更是印象深刻,因為唯有四班的車是新購入的
紅色車子,其他都是藍色遊覽車,所以當出隧道口時,前頭的車
竟是藍色時,五班的司機覺得莫名其妙。
  
  
  
  隧道沒有任何岔口,回頭去找避車彎,也沒有停靠車輛,四
班的車就這樣憑空消失了?
  
  
  
  莫言看著欲心轉貼過來的紀錄,不由得多瞥了手機一眼。
  
  
  
  他體質特異,總是能吸引非人界的事物,在靈異的說法中,
有一說是關於靈魂等於電磁波的理論,這個理論算是目前最廣為
人所接受的。
  
  
  
  而他也接受這樣的理論,因為那根本是事實。
  
  
  
  看得見鬼的人俗稱陰陽眼,但不是他這隻眼睛上輩子修得不
夠才看得見那些壓扁的、開腸剖肚的東西,是因為磁場相近、波
長符合!
  
  
  
  而手機也是電磁波的一種,加上他的磁場,讓他有了不好的
預感。
  
  
  
  『你現在又能未卜先知了嗎?這件事還沒上新聞呢!』欲心
自然問了。
  
  
  
  「剛剛接到一通奇怪的電話……」
  
  
  
  『今天是愚人節呢,惡作劇電話多的很!』
  
  
  
  「嗯,或許。」莫言草草打了兩個字,他也希望只是惡作劇
電話。
  
  
  
  『怎麼?你覺得是真的啊?如果是真的就炫翻了,從去年到
今年,每逢節日你都有事耶!』
  
  
  
  「閉嘴!我要去睡了!」莫言蹙起眉頭,哪壺不開提哪壺!
  
  
  
  『ㄎㄎ……晚安!』
  
  
  
  關上螢幕,莫言又盯著手機良久,不知道自己是否在期待它
再度響起。
  
  
  
  但最終他還是將手機切成無聲,熄了燈,這日早早就上床去
睡了;過些天外公來的話,還有一場硬仗要打,他得趕快把稿子
畫好送出,也希望剛剛的電話只是一群死小孩在惡作劇就好,希
望……
  
  
  
  在莫言沉睡之後,桌上的手機再度亮了起來,綠色的光在黑
暗裡閃爍,彷彿正發著無聲的求救。
  
  
  
  『我們迷路了……求求你啊……』
  
  
  

    全站熱搜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