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滴答滴答,桌上的小時鐘秒鐘答答響著,一格一格的推移時
間;莫言坐在電腦桌前沉思,電腦裡是空白的螢幕,他的畫板擱
在手邊,離交稿日只剩三天,他卻絲毫沒有心思工作。
  
  
  
    他是個美編工作者,名喚莫言,雖為標準宅男一枚,但
是卻有張人人望而側目的俊美臉龐;他不以這張臉為傲,縱使只
要出門就有機會讓一堆正妹神魂顛倒,他還是寧願窩在家裡。
  
  
  
    他討厭出門、不喜歡擁擠、更厭惡陽光,最喜歡窩在這
個陰暗的小窩裡。
  
  
  
    所謂陰暗,是因為他刻意訂製的厚重的黑色窗帘,將向
西的四面大窗戶全部遮罩,即使炎夏依然可以阻隔所有的陽光射
進屋內,一年四季,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如此。
  
  
  
    陰暗的環境叫他感到舒適,他才能夠靜下心來,繪製應
接不暇的畫稿。
  
  
  
    他以「破妖」之名聞名美編界,舉凡各式靈異驚悚小說
的封面、海報、甚至是電玩的人物,都出自於他筆下;遠近馳名
的原因無他,僅一點──栩栩如生!
  
  
  
    不管是猙獰咆哮的惡魔,或是電玩中聖潔的巫女,只一
出自莫言筆下,都彷彿會活生生的自封面走出一般;正因為如
此,他的畫風靡了業界,現在是炙手可熱的繪者。
  
  
  
    熱到他快火燒屁股了……莫言嘆口氣,接不完的case,
這些人當他是神嗎?閉著眼睛就能畫出東西嗎?雖然媽豆們是不
缺乏,他只要往外一走,就能黏上一堆孤魂野鬼回家臨摹,但是
他也需要休息的好嗎?
  
  
  
    況且,他現在對於「繪畫」這件事情,已經沒有那麼確
定了。
  
  
  
    一個多月前,美好的情人節,一款由他設計包裝的
「EAT ME」巧克力暢銷熱賣,熱賣種「瘋狂」搶購;緊接著食用
巧克力後的情人們開始出現問題、失蹤案頻傳,在情人節當日更
出現生吃情人的狀況。
  
  
  
    他隔壁那個甜美可愛的鄰居楊舒喬也宛似中邪,為此他
不得不深入調查,才發現到原來那批巧克力大有問題……而在調
查的過程中,他發現到一項驚人的事實。
  
  
  
    巧克力之所以造成瘋狂的搶購,是因為他的設計、他的
畫。
  
  
  
    他親手繪製的「EAT ? ME」巧克力,讓看見的人會歇斯
底里的想要吃掉巧克力。
  
  
  
    也就是說,他的畫具有一種……
  
  
  
    「I'm amazing (amazing), yeah I'm all that (all that) If I ain't on my grind
than what you call that (what you call that)」
莫言登時跳了起來,他的音響忽的打開,Rap音樂聲大作,完全
不怕會吵到人似的放肆!
  
  
  
  而他身邊一個手肘、膝蓋均扭斷的死靈,正愉快地隨著音樂
跳起嘻哈!
  
  
  
  莫言嫌惡的把音響給關掉,跳得正起勁的死靈一怔,不悅的
再次開啟音響,他發現沒了韌帶,跳起舞來可以更加靈活耶!
  
  
  
  這逼得莫言不得不扯斷插頭,死靈忿忿的開始自己唱起
RAP,因為車禍身亡的他胸口開了一個大窟窿,邊跳已經邊噴血
了,現在還奮力的唱歌……若不是他的頭骨壓扁到分不清樣貌,
莫言猜側他應該只有十七八。
  
  
  
  莫言逕到廚房裡去拿出兩個補鼠器,在該插上乳酪的地方點
了兩根三角柱形的香,從容的走到跳得忘我的死靈腳邊,好整以
暇的放好。
  
  
  
  死靈的耳朵上還鑲著耳機,大概是車禍的撞擊太大,耳機都
嵌進頭骨裡了,可惜隨身聽壞了,他只能自哼自唱加自跳。
  
  
  
  莫言拿起畫紙,臨摹這詭異好笑的死靈,昨天下午就在斑馬
線中看見他,一個人在路中央獨舞,才特別開放讓他跟回家的!
否則他家裡所有出入口的界符,能擋下百分之百的死靈!
  
  
  
  死靈跳得正起勁,一腳終於踩上了捕鼠器──啪啪!
  
  
  
  兩隻腳板都被捕鼠器夾中,死靈低首一怔,沒有兩秒開始舞
出這輩子最動感的舞蹈。
  
  
  
  『哇哇──燙燙!』他變形的嘴哀嚎著,『把那個香拿走!
拿走啊!』
  
  
  
  擾人安寧,該懲罰。他不管死靈跳得多激動,逕自將他手舞
足蹈的模樣畫下,只是壓扁的頭顱實在難看,所有東西都擠在一
起,莫言遲疑了一會兒,將耳機給畫了出來。
  
  
  
  熱愛音樂的鬼,他落款這樣寫。
  
  
  
  好了!該請人走了!擱下畫紙,莫言從桌前拿出魔術靈,他
現在家用噴罐升級了,上一次受傷時,隔壁來幫她打掃,他然發
現清潔劑的噴頭非常好用!兩段式開關,而且有一段是少少的
量,可以噴灑很大的範圍。
  
  
  
  轉到「SPRAY」的地方,莫言才準備噴灑,他的手機卻突然
響了起來。
  
  
  
  嗯?十點?不管是經紀或是衰人麥克,都不應該會在這時打
來吧?他拿過手機一瞧,是無來電顯示。
  
  
  
  詐騙電話?奇了,他還很少接到詐騙電話咧!莫言暗自微
笑,心生一計,可以接起來聽聽詐騙電話是怎麼樣的模式,再把
這隻RAP鬼透過電波引過去那兒好了!
  
  
  
  莫言打定主意,按下通話鈕。
  
  
  
  『喂?喂──有人接了!天哪!』電話那頭是驚恐的聲音,
『求求你救救我們!求求你!』
  
  
  
  惡作劇?莫言擰眉。
  
  
  
  『我們迷路了!我們找不到出去的路啊!』好幾個人的聲音
重重疊疊,後面還有哭聲,聽起來是青少年的聲音!
  
  
  
  「你們在哪裡?」他沉著聲問。
  
  
  
  『我們……嗚嗚……我們迷路了!』學生的聲調很緊繃,哽
咽著大吼,『車子開過隧道後就迷路了!我們一直出不去出不
去!』
  
  
  
  「隧道?哪個隧道?」
  
  
  
  『拜託你救我們!我們迷路了!救……』電話那頭突然出現
雜音,接著什麼聲音都聽不見了。
  
  
  
  「喂?喂?」莫言連喊了幾聲,再也沒有回應。
  
  
  
  他放下手機,查看著來電紀錄,並沒有任何號碼,也無從回
撥起,這到底是不是惡作劇電話?今天是愚人節,搞不好是哪個
死小鬼在那兒隨機取號嚇人?
  
  
  
  不過……他細細思量,為什麼他彷彿聽見了電話那頭傳來一
種鬼的哀鳴?
  
  
  
  那不是屬於人類的哭聲,他雖然聽力不是頂尖,但至少看過
的鬼不計其數,聽它們的喜怒哀樂也算看膩了,鬼的哭嚎跟人是
不同的。
  
  
  
  就像跟前這個拼命跳舞的傢伙,它唱的歌實在有夠難懂的。
  
  
  
  高舉起清潔劑,噗ㄘ的按了一下,符水果然以放射狀之姿,
大範圍的噴上死靈的身軀。
  
  
  
  『嗚哇哇哇!』先後慘遭薰香與符水清潔劑襲擊,死靈嚇得
逃之夭夭,瘋狂的窗邊撞,卻又給反彈回來!
  
  
  
  「啊,我的錯!我忘記鬆開界符了。」莫言忙不迭的探身向
前,把書桌前的那道節符給撕開一小角。
  
  
  
  這是用口紅膠黏的,可以反覆利用,非常方便。
  
  

    全站熱搜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