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被病患攻擊?』
  
  
  柏安芯端坐著,眼前擺了台筆電,鏡頭正對著自己,
正在與遙遠的美國進行視訊。
  
  
  「沒什麼事,你不要緊張啦!」她趕緊舉起雙手,
「看,毫髮無傷!」
  
  
  『太誇張了!為什麼精神有問題的病患會放在普通
病房?萬一下次她拿刀子還得了!』螢幕上的男人顯得非
常不悅,『妳該不會其實腳有受傷,故意騙我吧?』
  
  
  「沒、有!」她無奈的托著腮,顯得一臉難受,「我
這個病患本來好好的,因為生病有些低落而已,但我沒想
到她會突然失控!」
  
  
  『然後呢?現在醫院怎麼處理?』
  
  
  「施打鎮定劑後靜下來了,但是──」柏安芯哎唷的
雙手掩臉,「我把她摔出去了!」
  
  
  『嗄?』
  
  
  「她那時推著我往後,你知道我醫院是中空的,我一
時直覺反應,下意識瓦解她的箝制然後就、就讓她摔出去
了!」柏安芯難受的嚷著,她居然做出這種把病患摔出去
的事啊!
  
  
  『啊……噢,那病患……』
  
  
  「有安全網沒事,但我現在擔心家屬對我提出告
訴!」她一臉無辜的看著螢幕裡的男人,「把病患摔出去,
這怎麼會是、會是一個護士做的事啊!」
  
  
  「那有什麼辦法,妳那是自衛吧,難道要護士自己摔
出去才劉佩宜K喔!」
  
  
  身後傳來慵懶的嗓音,一個人影從後面拖過。
  
  
  柏安芯回首看著剛起床的室友,藍臻臻;她有著絕豔
的容貌,白皙的肌膚,傲人的胸圍、婀娜的腰枝、翹臀加
上修長美腿,這會兒正套著寬大的男人睡衣走過來,露出
那雙長腿,性感非常。
  
  
  「臻臻!」柏安芯趕緊遮住鏡頭,她那睡衣短到都看
得見蕾絲內褲了!
  
  
  「我說真的,妳被摔出去妳又不會告患者,而且搞不
好妳提告了人家還說妳沒慈悲心,對一個患者提出告訴!
呿!」藍臻臻擺擺手,繞到電腦後方的廚房去找早餐,「所
以我支持妳摔她出去!」
  
  
  『我也支持。』電腦裡傳來第二票讚同。
  
  
  「哎,這不是重點好嗎!」柏安芯移開了手掌,「醫
院發生這種事很糟,我已經算幸運了,昨天同時另一個病
患還拿刀自殘!」
  
  
  『咦?』男人緊張極了,『妳還說沒什麼狀況!』
  
  
  「在另一頭!我真的沒跟對方接觸!」柏安芯趕緊解
釋,不然又有人要窮緊張了,「那個患者拿刀子戳自己的
手,還要傷害護士,最後……」
  
  
  割喉。柏安芯撫上自己的頸子,想起那狂笑著的人形
黑影。
  
  
  黃凱堂不是自殘,如同曾若青並非自願去喝餿水是一
樣的道理……有什麼東西在他們身上嗎?操控他們的意
識,或者是身體?
  
  
  正彎身開冰箱的藍臻臻忽然沉默,好奇的回首看向失
神的柏安芯,她雙眼毫不對焦,不知道陷入了什麼想法!
  
  
  『安芯!』螢幕裡的男人擔憂的問,『安芯,妳怎麼
了!』
  
  
  「啊啊……沒什麼?」柏安芯回過神來,「昨天那個
病患割喉自殺,我有點震驚,一時……很難相信。」
  
  
  「割喉!哇塞,這太妙了,這怎麼看都應該是精神科
的病人吧!」藍臻臻把牛奶扔進微波爐裡,咬著湯匙說道,
「結果呢?死了嗎?」
  
  
  柏安芯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沒死,搶救下來了,
但幾個護士都受傷了。」
  
  
  『安芯,妳從今天就請假,不要再去醫院了!』男人
突然義正詞嚴,『藍臻臻,妳幫我勸她,早就說當護士不是
什麼好職業,過勞死的這麼多就算了,還來不及過勞死又
得曝露在危險之中!』
  
  
  噢噢,又來!藍臻臻瞅著柏安芯吃吃笑著,她趕緊使
著眼色,說好只要他又提辭職的事,臻臻要幫忙解危的!
  
  
  藍臻臻趕緊要她打了呵欠,柏安芯火速照做。
  
  
  「啊……」她打得很誇張。
  
  
  「哎唷,妳上大夜回來還視訊喔,快去睡覺啦!」藍
臻臻忙不迭的繞過來,彎身在鏡頭前,「帥哥,要體貼啊,
讓安芯睡飽一點,昨晚這樣折騰,她不趕快養好精神,晚
上怎麼值班!」
  
  
  男人蹙眉,一臉心疼,『好好,不吵妳了,妳值大夜
的話,我們視訊時間再改一下。』
  
  
  「我覺得不要天天視訊如何?」藍臻臻瞇起眼,這男
人有夠煩,每天都得視訊講電話的,這也纏得太緊了!
  
  
  男人銳利的瞪向藍臻臻,她忍不住一怔,是兇什麼玩
意兒的啊!
  
  
  「我們再橋時間啦!」柏安芯趕緊把藍臻臻擠走,他
要生氣了啦,「我先去睡了,晚安?」
  
  
  一看到柏安芯回到鏡頭來,男人泛出了俊美的微笑,
『晚安,小芯。』
  
  
  「晚安。」她瞥了隔壁的藍臻臻一眼,害羞的在指尖
啾了一下,再貼上螢幕。
  
  
  藍臻臻很明顯得打了個寒顫,一副噁心至極的模樣,
還一邊搓著手臂上的雞皮疙瘩。
  
  
  柏安芯關掉視訊,沒好氣的轉過來看著她,「臻臻!」
  
  
  「超噁爛的,晚安,小芯~」藍臻臻還在模仿男子
的音調,「我聽一百次就吐一百次。」
  
  
  「那妳慢慢吐吧,我要去洗澡了。」雖然在醫院已經
洗過一次了,但柏安芯總覺得身上那股餿水味還沒去乾淨。
  
  
  藍臻臻哼著歌從微波爐裡拿出一盤牛奶,倒進了玉米
片,非常不高雅的坐上椅子,還翹起一隻腳踏在椅面上。
  
  
  進房的柏安芯拿過睡衣跟換洗衣物,想到今晚還得值
大夜,胃忍不住有點痙攣……凌晨發生的事太驚人,幾乎
讓大家手忙腳亂,除了黃凱堂的自殘與曾若青 吃餿水外,
最驚人的事在後面。
  
  
  醫生都被緊急叫醒,黃凱堂手術後撿回一命,所幸在
場都是護士,算是急救得當;手術完後黃凱堂都還沒醒,
但曾若青先去做了精密檢查──她的肌肉僵化症消失了。
  
  
  一如她所見到的靈巧,曾若青回復跟正常人一樣的行
動能力,沒有任何一塊肌肉有問題,這幾個星期的報告與
折磨,彷彿都是幻覺。
  
  
  但是,當她一痊癒,第一時間卻跑去吃餿水?而且是
極度貪婪的用餐……唔,柏安芯一想到那餿水的臭味,免
不了又一陣反胃上湧。
  
  
  抓著衣服要趕緊去洗澡,藍臻臻正在看平板裡的晨間
新聞。
  
  
  「欸,大夜有遇到什麼嗎?」
  
  
  咦!柏安芯突然止步,詫異的緩向左去,看著藍臻
臻……她、她怎麼會問這個。
  
  
  藍臻臻正專心的看著平板裡的資訊,但也感受到柏安
芯的奇異舉動,她抬首瞇起雙眼,哦了好大一聲。
  
  
  「厚!果然有對不對!」藍臻臻居然興奮的跳下椅
子,「還是昨天晚上的事根本不是病患情緒失控,是有鬼在
搗亂?!」
  
  
  柏安芯望著過份晶亮的眸子,忍不住皺眉,「臻臻,
我可以請問到底有什事這~麼~值得開心的嗎?」
  
  
  「不、不是開心啦!」藍臻臻乾笑兩聲,「只是上個
月遇到那些鬼之後我超級好奇的,平常人很少能撞鬼就算
了,我們還被攻擊,而且菜刀差點被搶走耶!」
  
  
  柏安芯眼神往她桌上的蘋果看去,閃亮的雙人牌菜刀
就在瓷盤上,上個月遭上厲鬼攻擊時,她們拿菜刀戳進了
厲鬼身上後,就對菜刀唸唸不忘,因為雙人牌的刀子非常
貴,節省的她捨不得,後來拼了命從厲鬼身上拔出來了。
  
  
  清洗一下,她就繼續使用了。
  
  
  對臻臻來說,菜刀上沾有什麼不是重點,被搶走才是
重點。
  
  
  「所以我以為我們應該希望不要再碰上這種事才
對。」她轉過身,還是不要跟臻臻說太多好了。
  
  
  「妳少來,我認識妳多少年啊,最近走在路上妳眼神
都會亂瞟,過馬路還會繞過某個東西。」藍臻臻雙手交叉
胸前,露出精明的模樣。「妳明明就是看見什麼了對不對?」
  
  
  柏安芯驚訝的望向室友,從學生時代到現在,她從不
知道臻臻的觀察力有這麼敏銳!
  
  
  「我現在還不確定。」她也不想瞞了,只有嘆口氣,
「晚上我要再去確認一下。」
  
  
  「哇靠,真的有鬼?」藍臻臻這時才露出點緊張神
態,「這樣好嗎?妳只有一個人,萬一發生什麼事怎麼辦?」
  
  
  「還不至於有什麼事……吧?」她咬了咬唇,「我只
是在懷疑發狂的兩個患者身上有附什麼而已,我看見黑
影,可是又不能斷言。」
  
  
  「還是小心一點,妳那個親愛的不是用了一堆什麼佛
珠什麼符的給妳,記得都帶著。」她打量了柏安芯全身上
下,「還是我陪妳去?我擺攤回來的話時間應該來的……」
  
  
  「不要了,妳傷都還沒好全!」柏安芯趕緊拒絕,藍
臻臻身上還有許多美容膠帶貼著,看了就讓人於心不忍,
「當媽豆的外快最多,妳這樣下去怎麼拍攝?已經為了我
搞成這樣了,我拜託妳就好好待在家裡吧!」
  
  
  「欸!也對。」一提到錢,藍臻臻就會遲疑,安芯說
的沒錯,上個月被鬼割得亂七八糟已經違約了,十幾萬都
還在慢慢還咧,不趕快接新案子是還不清的。
  
  
  柏安芯拍拍她,心疼好友為她受傷,又丟了工作還得
賠錢,遇上厲鬼,脆弱的人類根本無從招架,只有被追打
的份……那種速度、力道與殺傷力,就是現在回想起來,
她都會打寒顫。
  
  
  當年見到母親的乾屍躺在床上時,她一點都不害怕,
明明理解到與她相處兩年的「媽媽」根本是鬼,但回想起
來只有溫暖與被愛著的感受。
  
  
  可厲鬼不一樣,明明是人死後靈魂的轉變,卻沒有人
性,只有殺戮與噬血,神情盈滿喜悅享受,享用人血時彷
彿那是珍饈佳饌……鬼跟人,永遠不可能一樣,但是……
  
  
  上次那些厲鬼,是被人所操控質變的,連好好的小孩
都會變成暴戾兇殘,而對往生者施術的,卻是人。
  
  
  只要為了錢,什麼殘忍的事都做得出來,柏安芯站在
浴室裡看著鏡裡的自己,想起其中一個輔助殺人的,還是
自己的同事、是學姊,是穿著白色制服的護士。
  
  
  對她而言,平常和樂相處的人,其實是個殘忍勢利,
不惜殺人的兇手時,她覺得這比厲鬼更叫她膽寒。
  
  
  脫下外衣,鎖骨下方有著幾點瘀青,剛好是指節的地
方,曾若青昨夜是揪著她衣服將她往後推,力氣大到她完
全無法煞車,只能往後滑行,所以當時的力道之大,從瘀
青就可以看出。
  
  
  事實上在曾若青抓住她的瞬間,她就感受到劇痛了,
不知道怎麼說……一個肌肉僵化近一個月的人,就算恢復
正常,也不可能行動自容,因為她肌肉一個月沒動了啊!
  
  
  這種力氣,要她猜……她不由得想到上次被厲鬼攻擊
的經驗,速度與力道,都不像是人。
  
  
  柏安芯看著鏡裡憔悴的自己,希望一切不要往壞處走
去,希望一切都只是多慮。
  
  
  她只是想要好好工作而已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