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明媽媽拿著耳溫槍往孩子耳旁嗶了聲,憂勳的看著上面顯示的數字,三十九度。

 

「還在燒嗎?」從廁所走出的爸爸擔心的問,「藥不是吃下去了?」

 

「吃了啊,但還是三十九度。」媽媽絞著雙手,「再等等吧,等發揮藥效,藥也不能一次吃太多。」

 

母親擰了濕冷毛巾往阿明額上蓋去,心中滿是自責。「他今天跟我說很冷時,我就應該要注意的,結果我還罵他,以為他在亂!」

 

「不能怪你,我也覺得他在亂啊!」爸爸趕緊勸慰,「今天熱成這樣,我都曬傷了,阿明說冷誰會信啊!」

 

「我應該要先檢查他體溫的!」母親心中有一百萬個早知道。

 

「大家都忙,這麼多墳要清理。」丈夫上前,拍拍老婆,「沒事的,藥都吃了,再不行明天早上就帶去看醫生。」

 

嗯,也只能這樣了!媽媽點點頭,著看躺在床上不停發抖縮著身子的孩子,心中總有些不祥。

 

「欸,你說會不會……煞到了?」她壓低了聲音,「就今天……」

 

「說什麼!怎麼會?」爸爸倒不以為然,「孩子們今天都在附近,也沒有做出什麼不敬的事啊!」

 

是嗎?媽媽自己都不能確認,因為忙於掃墓的事,所以根本無法保證每一秒都看著孩子啊。

 

他們今天都住在旅館裡,全家族幾乎是包下了整棟民宿,因為難得見面,所以往年慣例總是一天掃墓一天玩;今天過了正午後,阿明就開始不對勁,先是喊冷吵著要外套,接著動力越來越低,等到她能回神注意到孩子時,他已經全身發抖了。

 

「我再去廚房倒點熱水。」媽媽拿起床邊的杯子,就怕吃藥後的阿明會口渴。

 

小女兒才四歲,似懂非懂的坐在床上抱著她的娃娃,她只知道哥哥生病了。

 

「喝!」

 

就在媽媽要打開房門時,床上的阿明突然喝了一聲,直接一骨碌坐了起來。

 

「阿明?」媽媽回頭,又驚又喜,因為到剛才為止,阿明都是不清醒的狀態啊,「舒服點嗎?」

 

「不行……來不及!」阿明慌亂的搖頭,伸手往被子裡拿東西,「好燙!哇……」

 

他倏地抽手,手上什麼都沒有,卻甩動的激烈,一邊朝著自己的手吹氣,「呼呼,好燙!」

 

語畢,他又伸手往被子裡去,看起真的是抓了什麼東西出來,彷彿有一把一把的空氣被他抓住似的,往身後甩去,再伸進被窩裡抓取,再抽出往後扔;但是坐在隔壁床的父親跟門口的母親怎麼看,卻都什麼都看不見。

 

「阿明?」媽媽有點嚇到了,「他夢遊嗎?」

 

「有可能,先別叫醒他。」父親要媽媽不要靠近,在沒有危險的前提下,先不要叫醒夢遊的人比較好。

 

「搶不到,這樣我搶不到的!」彭重明竟開始哭泣,慌亂的抓取,「給我一點,拜託分我一點!」

 

「你在搶什麼?」父親跟他對著話,一般都會回應。

 

「這麼多我為什麼不能搶?不搶不行啊!」彭重明又變成低吼,「不是都是燒給我們的嗎?」

 

燒?大人們一愣,還沒反應過來,阿明突然狠狠倒抽口氣,身子驀地僵直,然後磅的直直往後倒回了床上。

 

房間裡靜寂無聲,父親盯著孩子的行動,媽媽的手還握在門把上呆愣,四歲的妹妹歪著頭,不明所以的梳著手上娃娃的頭髮。

 

「阿明?不搶了嗎?」爸爸試圖詢問。

 

床上的孩子身子突然一鬆,又開始蜷起身子發抖了。

 

「我來!」在媽媽憂心要回身時,父親率先走過去了,「妳去倒水吧!」

 

他細心的為孩子蓋上被子,他是真的冷到發抖,輕觸了額上的溫度,依然高燒不退。

 

媽媽嘆口氣,拉開房門朝外走去,因為阿明生病的關係,大家把民宿一樓的位子讓給他們,離廚房比較近;7剛巧開冰箱拿宵夜,看見她愁容滿面,自然知道孩子狀況不好。

 

「燒得太高也是要去掛急診的。」她建議著,「不然明天一早先去附近診所看看。」

 

「嗯,我知道,現在溫度還好。」媽媽苦笑著,「真不知道怎麼染到的,今天這麼熱,我實在沒想到他會著涼。」

 

「說不定之前就感染到了,只是潛伏期到今天爆發。」小謙媽媽勸慰著,「辛苦了,我先上去了。」

 

兩個女人頷首微笑,小謙媽媽上了樓,她覺得她現在需要一杯咖啡靜神,隨手拿過民宿附的三合一咖啡,為自己沖了杯香濃咖啡,晚上得由她看著阿明,本來就不可能睡,不如現在就先提神吧。

 

湯匙在馬克杯裡輕轉圈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響,叮叮鏘鏘,她只需要幾分鐘的平靜……捧起馬杯啜飲著,她突然覺得哪裡不對,往右手邊一瞥。

 

一個孩子不知何時站在那裡,嚇得她差點尖叫!

 

「天──」她及時掩嘴,聲音差點就響徹雲霄,「嚇死我了你!小謙!」

 

彭重謙就站在流理台邊,但來得時候竟毫無聲響,才嚇得她花容失色。

 

孩子就只是站在那兒,沒說話沒出聲,吊著眼睛向上看著她。

 

「怎麼了?你想要什麼嗎?」阿明媽媽心跳得好快,真的會被這孩子嚇死,「你走路怎麼都沒聲音?這樣不出聲嚇人很不好啊!」

 

大家都知道這輩屬小謙最皮,但今天這種狀況並不適合開玩笑。

 

「他搶不到的。」彭重謙突然冷冷的說,「不屬於他的,怎麼搶都沒有用。」

 

「……什麼?」媽媽有幾分錯愕。

 

彭重謙抽著嘴角,露出一抹不屬於孩子的冷笑,接著旋過腳跟離開廚房,留下莫名其妙的阿明媽媽。

 

她不懂這孩子在說什麼,誰搶不到?搶……她心有不安,因為阿明剛剛也說在什麼搶不到?

 

「小謙,你等一下。」阿明媽媽決定問清楚,今天一整天他們都玩在一起,是不是知道什麼?

 

才一往前,卻突然看見背對著她的小謙竟踮著腳走路,幾乎只用指頭前端在行走?這是什麼詭異的走路方法?

 

聽見呼喚,彭重謙果然止步,幽幽的轉過頭來。

 

阿明媽媽不敢上前,她說不上來的詭異,小謙的臉色好怪,整張臉像被一層黑影籠罩,而且眼神幾乎眼白佔了大部份,剩下的兩小顆黑眼球卻彷彿在瞪視他。

 

然後,他衝著她咧嘴而笑,嘴裡竟是一片黑!

 

小謙?她正訝異於那嘴裡的黑,下一秒小謙突然變了眼色,抽搐著身體,一彎身嘩啦的吐了!

 

「嘔──」

 

「小謙!」阿明媽媽緊張的扯開嗓子大喊,「小謙吐了!」

 

她驚恐的喊著,鼻息間聞到令人反胃的惡臭,看著小謙嘔上雪白地板的一大片黑色嘔吐物,她甚至不知道大家晚上有吃了什麼黑色的食物?

 

味道實在太可怕,她掩鼻往廚房邊的後門衝去,這哪是嘔吐的味道,這根本像腐爛的氣味啊──啪的打開門,頭探出去透著氣,聽著裡面的兵荒馬亂,大家都從二樓或三樓衝下來了。

 

阿明媽媽好不容易才勉強換口氣,一抬頭,卻只見一片漆黑。

 

民宿外所有的燈,不知何時竟早已數熄滅了。

 

※試閱篇章到此結束※
※最新連載→《掃墓:禁忌錄》→https://story.udn.com/dcstore/StoreBook.do?id=33664

  即日起,UDN讀創小說,每週一更新,新書搶先看--Blue Monday看小說就不blue了喔(確定?


※採連載模式,付費篇章未來連載完後都還是能看得見,以篇章模式保存※

新書預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2300233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