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門禁卡朝電梯的感應器一貼,嗶聲後便能按下十二的按鈕,,男人疲憊的放下手上沉重的物品,靠著電梯稍事休息;他覺得只要閉上眼,可能就能立刻睡著。

 

搬家實在是太累了,裝潢監工、挑選傢俱、跑遍工廠,還得跟老婆溝通,他們喜歡的風格迥異,最終他只獲得書房佈置權。

 

畢竟愛妻心情好,他才會心情好,真的沒必要這麼堅持居家風格……只是操辦這些瑣事,花了他們好幾個月,原本以為傢俱就是桌子椅子買買就好,誰曉得還有一堆眉眉角角。

 

十二樓,他拎起沉重的物品,這裡一層四戶,坪數不算很大,但好歹是他們好不容易才有的家。

 

打開門,一室通亮,謝茂一面露無奈的步入,這鐵定是家喬阿嬤的意思,後天就要入厝,什麼三天前要把屋內的燈全部點亮,人都還沒進來住就在浪費電?地球都快爆炸了,居然在為這種事情破壞環境?他真對不起北極熊。

 

把袋子裡的東西放上餐桌,再一一分類,餐具、盤子,還有後天入厝時要煮的甜湯,以及一堆……紅包袋;老婆列了張清單,除了這些東西得先買好擺放好,剩下的就是必須將紅包袋裡塞進零錢,再置入每一空著的抽屜裡。

 

「這到底是誰想出來的啊!」謝茂一望著紅包就覺得煩,「哪裡來這麼多莫名其妙的規矩!」

 

不是他在說,都什麼時代了,居然還這麼迷信?老一輩的人就算了,老婆居然也跟著起鬨,搬一堆「她媽媽說」就照做……他媽也唸了一堆,他一句都沒理啊?

 

要不幸好他們自己有說好,絕對不能長輩插手裝潢事宜,要不然一人帶十個風水師來,這屋子還要不要住?

 

「紅包袋咧……」謝茂一嘴上叼唸著,他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把紅包拆開,再倒出特地換的零錢,一個紅包袋扔十元進去做數。

 

每個抽屜都要的話……謝茂一忍不住走到廚房去,看著那系統廚櫃,還有主臥室的衣櫃、他的書房、儲物間……喔!天哪,難怪老婆叫他買三打!

 

謝茂一不耐煩的把零錢放進紅包袋裡,他真的呵欠連連,好不容易塞了一大落,趕緊將它們扔進了屋內每個抽屜裡,從客廳茶几下到廚房、再從臥室到書房……他望著手上最後一個信封袋,發現儲物間裡還剩兩個大抽屜,卻不夠放。

 

「隨便啦!最好這麼計較。」他從口袋掏出另一枚銅板,放進紅包袋裡,「這裡雙倍,應該做數了吧!」

 

打開倒數第二個抽屜,將紅包袋扔進去,大功告成!

 

用力伸了個懶腰,不停打呵欠的他眼皮沉重的很,儲物間斜對面面是主臥室,他閒散走進,他們的主臥室很大,幾乎可以分成兩大區塊,正對著門的這右半邊有浴室、櫃子跟梳妝台,還面對著落地窗,看得見陽台上那兩張特挑的藤編搖椅與小桌。

 

左半邊則是環牆的大型衣櫃,空地小桌,以及──左邊最角落那張柔軟的大床!床頭貼著房間最左的牆面,床尾則對著梳妝台,他先是輕撫床面,直接將自己摔上床……哎,真是舒服啊,買獨立筒真是買對了,躺起來就是不一樣。

 

謝茂一滿足的左翻右躺,抓起床頭櫃旁的搖控器朝角落的電扇按下,天氣涼爽,電風扇開啟就能讓空氣流動,通風就好。

 

望著天花板的吊燈,微微一笑,努力了這麼久,總算要有自己的房子了,雖然仰仗岳家不少錢,但至少……至少……

 

鼾聲響起。

 

連日搬家的疲累與上班的操勞,謝茂一早已不敵睡意,無聲的電風扇轉著,牆上冷氣顯室溫度為二十度,舒適宜人。

 

擱在客廳的手機音量很低,在桌上響了又響,也只有換來如雷的鼾聲。

 

牆上的時鐘,指向凌晨一點三十分……啪!

 

在這一瞬間,燈光全暗,電風扇也斷電,只剩下旋轉的葉片用殘餘的力道轉著。

 

整棟樓全數暗去,接著是手電筒的光線在各家窗戶晃來晃去,有人打開窗戶往外望,確定是全數停電,而不是自家跳電。

 

謝茂一毫無所感,依然呼呼大睡。

 

床的右側也是接連的大片落地窗,連結著外面那可供夏日休憩的陽台,這是小夫妻倆都喜歡的地方,搬進來後,他們要坐在陽台搖椅上,渡過只屬於彼此的浪漫時光。

 

然後,一個瘦如枯骨的影子驀地扭曲的映在男人與床上。

 

陽台上彷彿倏地站了個人,就這麼看著他。

 

床尾的旁的落地窗縫裡,緩緩伸進了一隻枯槁手掌,將落地窗往旁推開,一雙只有皮膚裹著骨頭的手啪噠啪噠的爬了進來。

 

『誰……』

 

『這是我們的家啊……』

 

 

新書預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2137567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