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還沒找到?這不是很奇怪嗎?」

 

「對啊,她應該不是會離家出走的人吧?」

 

「離什麼啦,她就住公司宿舍啊,一個人住是要出走什麼?」

 

「這年紀也不會搞個跟網友離開之類的吧?」

 

短短七樓的電梯,綠林都已經卡到角落了,每一層都有人進來,而且整個電梯裡鬧哄哄的,都在討論一樣的事:關於一個失蹤的女性。

 

「她不是有男朋友嗎?我總覺得她最近看起來就是在交往。」

 

「咦?妳也有注意到厚!本來就很正啦,但是最近打扮的更美了!」

 

好不容易到了一樓,員工們都還在吱吱喳喳的討論著,綠林只想趕快脫離這裡,他還有很多客戶需要通知,而且一堆女人一起說話真的吵死人了。

 

失蹤就報警,The One科學園區這麼大……綠林隨便一轉頭都能看見監視器,調監視器總是能發現蛛絲馬跡吧?現在大家幾乎都是生活在「楚門的世界」中,監視器到處都是,一個好好的人不可能憑空消失的。

 

拿起手機勾選「呂信彥」,這是即時系統回報,好讓當鋪那邊知道這個客戶已經會面完畢,盡責的提醒了贖回時限與應繳總額。

 

「下一個……」綠林看著手上的名單,再調閱地圖,很想順著路前去,這樣他還可以趁著中午去吃那間很久沒光顧的餐廳。

 

邊走邊檢視路線,當下決定就先去──砰!

 

額前一陣劇痛,綠林狼狽的撞上電線桿,連眼鏡都跟著歪斜,鼻墊因重擊敲到他的鼻骨,疼得他立刻把眼鏡給摘下……痛痛!痛死了!那痛直竄腦門,緊閉起的眼睛都滲出淚水,身後還傳來幾許竊笑聲。

 

「嘻……」幾個路過的人實在忍不住,這是邊走邊滑手機的代價!

 

搞什麼!綠林猛然抬頭,他不是在水泥小徑上嗎?怎麼不記得這邊有什麼電線桿啊!

 

這一抬頭,視線剛好對上電線桿上的四個字,暗忖是常見的「天國近了」,卻發現有些不同──

 

「惡夢出賣?」綠林近視頗深,人得貼近一點才能瞧得清楚。

 

紅色的紙上真的印著紅底黑字 的「惡夢出賣」四個字。

 

什麼東西!一惱之下綠林直接把那張紙條撕下來,揉成一團,尷尬的想快點找到自己的車子。

 

問題是近視八百度的他,現在放眼望去根本是一片矇曨美,除了綠樹跟隱約的建築外,他什麼都看不清!備用眼鏡在車子裡,前提是他必須先到車子啊!

 

「先生,你還好嗎?」一個人的聲音在右側響起,「撞得重嗎?」

 

有人!綠林喜出望外的趕緊伸手抓住對方,「我沒事,但我眼鏡撞壞了,因為我近視很深,所有現在看東西有些困難。」

 

「啊?那那……」男人的聲音有點慌張,「那能幫你什麼?」

 

「請帶我去停車場!最靠近這裡的那個!」

 

綠林禮貌的請求,男人即刻應好,曲起手臂,將綠林的手擱在他的手臂上,「請這樣跟著我。」

 

「……」綠林默默的低語,「先生,我是近視深,不是瞎子。」

 

他沒有完全看不見好嗎!

 

「噢!噢!抱歉!」傻笑聲傳來,聽上去其實有點可愛,「呵呵呵,不要生氣喔!」

 

男人穿著藍綠條紋的衣服,甚是顯眼,綠林就跟著他身後走向停車場,原來剛剛他走出建築物後應該要走略偏向左的小逕,他顧著滑手機所以沒轉好,才直接進撞上旁邊的電線桿。

 

揉著右手掌顏色暈開的紅紙,什麼莫名其妙的東西,比天國近了更叫人不爽。

 

沒兩分鐘順利抵達停車場,託好心人的幫助找到自己的車,綠林終於拿出車上的備用眼鏡,重見光明!

 

「欸……」焦急的離開車子,好心人的背影已經幾公尺遠了,「喂!請等等!」

 

嗯?圓胖的身子停下腳步,回頭看向奔來的綠林,「怎麼了嗎?」

 

「你怎麼就走了,我還沒好好謝你呢!」綠林堆滿了笑容,立刻打開皮夾──

 

「這只是舉手之勞,你不要這樣!」對方趕緊搖手,「下次注意不要邊走邊看手機就好了!」

 

真是個老實人。略胖、身高也不高,頭髮有些油膩,不太留意外表打扮,看上去有些內向;綠林打量著他,給人家當鋪折價券好像不太好,啊……沒關係,他還有更實用的。

 

「不管怎樣剛剛這麼多人經過,就只有你幫我。」綠林遞上兩張餐券,「送你,跟女朋友去吃!」

 

男子尷尬的抽著嘴角「我沒有……」

 

「那就跟喜歡的女生去啊!」綠林直接拉起他肉肉但柔軟的手,把餐券塞進去,「這都是我公司固定合作的餐券,你不要想太多!這間可是很美味的呢!」

 

「啊?」男子有些遲疑,「但真的沒什麼……」

 

綠林直接往後邁開一步,禮貌的頷首,「謝啦!」

 

男子看著綠林轉身離去,心裡其實是開心的,日行一善的感覺永遠都很好,端詳著手上的餐券……咦,連鎖餐廳耶,園區附近也有一間,約喜歡的女孩去嗎?他逕自紅了臉,說不定這是一個機會呢!

 

重新抬起頭看向已經入車的綠林,他不忘再次揮手道別,用力行禮表示對餐券的感謝。

 

坐在車裡的綠林用力揮手,他可不是假意的,剛剛那種狀態要找到停車場不知得花多少時間!真的多謝好心人!他坐定後先好好整理一片混亂,公事包放妥,還有副駕駛座上的垃圾,厭惡的重新打開那張紅紙,端詳紙上每一角落。

 

沒有什麼派什麼宗教的字樣,而且還是用普通辦公室A4紙印的,邊緣用刀片裁切多有毛邊,貼這種東西在電線桿上有什麼用意啊!

 

撞得已經夠疼了,一睜眼還看到這種東西心情真差!賣什麼惡夢?正常人才不會去買惡夢好嗎?如果是說典當的話嘛……聽說當鋪接受好夢典當,但惡夢典當得看價值高低,否則誰要留這種東西下來?

 

還買賣咧!綠林氣得把紙重新揉掉,就算要賣也要附個──喝!

 

一陣寒顫竄遍全身,他無法克制的顫動了身子。

 

冷汗在一秒內完全浸濕襯衫,他倏地回頭看著後座、車子的後方,甚至這個停車場的每個角落……奇怪,這股惡寒所為何來?

 

半身探出窗外環顧四周,今兒個可是豔陽高照日,停車場上不少車子,目前放眼望去只有他一個人,但剛剛他為什麼會突然感到有威脅逼近?

 

他跟八風不一樣,並不是那種歷經特種訓練或常年在危險中生存的人,對於危機敏銳度一點都不高,對金融危機的感應反而還強些,但人就是有種直覺機制,遭遇具威脅的事物,總是會下意識覺得不對勁。

 

這身冷汗就是不對勁的代表。

 

不會……他調整後照鏡,因為不為呂信彥展期,他打算殺人滅口吧?

 

綠林自己都覺得越想越扯,但無論如何此地不宜久留,他發動引擎儘速離開,想起剛剛The One園區員工討論著的失蹤案,不知道為什麼讓他的不安又添上幾分。

 

倒車,俐落繞出,深黑色的奧迪就這樣離開在好心男子的視線內。

 

陳原平把餐券小心翼翼的收進口袋裡,沿著停車場邊的另一條岔路,準備回到自己的研發單位。

 

「咦?」還沒走近小路,又瞥見電線桿上一抹紅,「這什麼啊?」

 

陳原平特地繞到電線桿上去看,紙條的位子比他高一點點,長條形見方,比「天國近了」要再小張一點,但卻印得清清楚楚,「惡夢出賣」,標楷體。

 

「怎麼會有人印這個!」陳原平臉色倒不好看,皺著眉開始左右張望,此時小徑裡走出幾個熟悉的同事。

 

「欸,陳原平!」高允龍打著招呼,「你怎麼跑到這邊來了?」

 

「啊……要回去了。」陳原平覺得解釋起來太麻煩,索性就不多說了。

 

「在看什麼啊?」羅千蕙好奇的留意到電線桿上的字樣,「咦?最近園區內外都有這個耶,這有什麼用意嗎?惡──」

 

「噓──」兩個人同時激動的上前,摀住羅千蕙的嘴巴,「不能說!」

 

羅千蕙被嚇到了,身後被架著拐子掩嘴,跟前的陳原平手還壓在高允龍手上,兩個人的過度緊張反而讓她覺得可怕。

 

「唔唔唔?」她驚恐的瞪大眼,不說就不說別嚇人啊!

 

「不許唸喔!」陳原平低語交代,羅千蕙點頭才鬆手,「妳不是這裡人厚?都沒聽過這兒的特殊習俗嗎?」

 

羅千蕙鬆了口氣,看著同事嚴肅的神情,更加不安的搖起頭來。

 

「貼這個紙是什麼習俗啊,你們反應也太大。」她嚥了口口水,她被他嚇得比較大好嗎?

 

「這是有點缺德的習俗,在我們這一帶流行已久,有人把這四個字貼在電線桿上,如果妳照著唸出來,對方不好的夢跟噩運就會過到妳身上。」高允龍飛快地解釋,「簡單來說,就是妳幫忙分掉張貼者身上不好的氣!」

 

「什麼?」羅千蕙有點不可思議,「那個人為什麼要貼這個?」

 

「因為運勢不好吧……」陳原平皺著眉,「所以妳以後只要看見這四個字,絕對絕對不能跟著唸!」

 

哇!羅千蕙掩嘴,「真的唸出來就算數喔?這也太爛了吧!」

 

兩個同事不約而同的點頭,「所以才說缺德啊!」

 

「可是……」羅千蕙環顧四周,「最近園區好像很多電線桿或是燈柱上都有貼耶!萬一有人不小心跟著唸怎麼辦?我們應該要通知大家?」

 

「呃……」陳原平跟高允龍交換了眼神,「不要太明目張膽就好!」

 

「什麼意思啊?明知道這種東西像詛咒,怎麼可以不提醒,要是像我這種外地人,傻傻的跟著唸出來不是衰爆了!」羅千蕙氣得嘟嘴扠腰,「明目張膽的定義就是什麼?」

 

「我說羅千蕙,對方這種事都幹得出來了,妳去阻礙他,是擺明找麻煩嗎?」高允龍打斷她的義憤填膺,「尤其我們現在根本不知道是誰貼的啊!」

 

短髮的羅千蕙轉了轉眼珠子,「那簡單,我們直接在公司論壇發,我請資訊部那邊公告,請大家小心這種貼紙,順便附上本地的習俗解說如何?」

 

陳原平挑了挑眉,深表同意,高允龍也頻頻點頭,覺得這點子好,不需要大張旗鼓的到處講,也不必用個人身份出面。

 

「就這樣吧,妳跟資訊部的章魚熟,妳去!」高允龍直接決定,「記得要他口風緊一點啊,別說是妳講的!」

 

羅千蕙「這簡單!啊你也熟啊幹嘛不去講!」

 

「啊我就嫌麻煩啊。」高允龍聳了聳肩,他一向獨善其身慣了,這是避免紛爭的最佳方式,「快點先去買東西了……啊陳原平,我跟羅千蕙先去吃飯,你下一班喔!」

 

「嗯,好。」陳原平點點頭,轉身要往單位回去。

 

跟羅千蕙才走沒兩步,高允龍又回首喊著,「陳原平,你回去小心點喔!」

 

「嗄?」陳原平真討厭聽到這種提醒,「經理在喔?」

 

兩個同事為他無奈的點點頭,經理對陳原平最近有點意見,第一組人都出去吃飯了,就怕經理尋機又要找陳原平麻煩了。

 

陳原平苦笑著搖頭,「沒關係,我應付了的。」

 

說是這樣說,但他回頭隱入小徑的背影,看上去卻特別寂寥。

 

羅千蕙望著陳原平,也是覺得不平,可他們都只是下屬能說些什麼?更何況這件事的起因,陳原平並非完全沒有責任,但主要「肇事者」卻不是他啊!

 

「好啦,現在還是先顧自己吧!我覺得公司最近怪怪的,大頭們壓力都很大。」高允龍沒好氣的唸著,「我們吃飯也別吃太久,在換班前一定要回去。」

 

一邊走,羅千蕙下意識瞄著兩旁的電線桿,「那邊又有,能不能撕掉啊?」

 

「我可不敢。」高允龍挑了眉,「就無視,只要不要照著唸就好了。」

 

「萬一有人已經唸了怎麼辦?」

 

「那就只能請他自求多福囉!」

 

 

 

新書預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2127169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