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保全打亮了手上的大型手電筒,在黑暗中發出刺眼的光芒,上下的梭巡一圈,仔細察看這間研究室裡有無異狀;確定沒有人之後,再將門妥善關上,中控鎖喀噠一聲後,他仍舊握著門把使勁推拉,以再三確認門的緊鎖。

 

一步步走在昏暗的走廊上,一間間仔細的察看,科學園區的辦公室處就是這麼龐大,即使他只負責兩棟的夜巡,還是得花上不少時間;但是這可不能馬虎,就怕有人要來竊取機密……唉,反正得事事留心。

 

巡視到員工餐廳,他習慣打開餐廳前頭的燈,因為想走進去檢查水龍頭有無關緊,不用的插頭是否有拔掉,還有冰箱跟一些微波爐的狀況,廚房他向來會多一份心。

 

壓緊冰箱,檢查插頭,一切都滿意後,他才轉身離開廚房,關上電燈,將門輕輕帶上。

 

咿──

 

隔著那五公分不到的門縫,他還是聽見了,椅子拖曳的聲音。

 

握著門把的手有些緊繃,他猶豫著是否要去一窺究竟……十一點,這種時刻他們值夜班的都有心理準備,園區這麼大多少會有些好兄弟徘徊,每年跳樓燒炭的也不在少數,聽說廠房那邊還有個意外車禍身亡的小主管,每天固定回廠去巡機台咧!

 

深呼吸,保全謹慎的鬆開手,卻朝著門裡恭恭敬敬的行禮。

 

「對不起,我只是盡我的責任義務在巡視,如果有冒犯到您真的很抱歉。」保全禮貌的說著,「我接下來會繼續巡邏,先跟您知會一聲。」

 

廚房沒有再傳來任何聲響,保全手心出汗,但還是很輕柔的重新握住門把,慢慢的關上……慢慢的……

 

砰!明顯的力道自裡頭傳來,有人從裡面用力關上了門!

 

「喝!」保全整個人踉蹌後退,在那門上的細長條玻璃框上,彷彿有個人影一閃而過。

 

保全不敢停留,他急急忙忙的往前走,其他房間也沒心情巡了,應該找等等交接的前輩一起過來,這層樓最近不太安寧,他不是不知道,但之前沒有這麼明顯的異狀啊!

 

一路往走廊底奔去,左側員工餐廳卻跟著傳來同步的桌椅碰撞聲……咦?他詫異的往左側的牆面看去,為什麼聽起來像有人跟著他往前跑,然後前面是──員工餐廳另一個出口!

 

天哪!保全加快腳步往前衝,腎上腺素讓他瞬間百米,在衝過門口的兩秒後,那道門真的傳來開啟的聲音了──救命啊!

 

保全完全不敢坐電梯,直接朝右側的樓梯往下衝!

 

七樓,他豈止三步併做兩步,根本能跳就跳,只求快點離開這棟樓,至少奔回還有學長在的警衛室!

 

連跳帶滾的逃難,腳拐傷了此時也構不成阻礙,他看著樓梯間數字到了三樓,一手撐著牆壁一手握著扶把,繼續大跳的朝樓梯下──喝!

 

樓梯下竟站著一個人,但他已經跳下去了!

 

腦子裡突然閃過了幾天前接到的通知,園區失蹤了一個女孩,到現在還沒找到,但確定是下班後失蹤的,因為她那天並沒有回到公司宿舍。

 

他知道那個女孩,園區加班是常見的事,那個女孩平均回家時間是十點左右……

 

他穿過了站在二樓的身影,不穩的落地後往前跌滾兩圈。

 

然後,甫抬起頭,就有一雙滿是傷痕的腳站在他面前。

 

保全趴在地上,瞪直眼卻不敢輕舉妄動……他現在能怎麼辦?又要怎麼辦?那雙腳就在他面前啊!

 

「你……看見了?」咽啞的聲音幽幽響起,「你應該……看……見……」

 

看見什麼?保全壓抑不住身子劇烈的顫抖,正在想著自己離樓梯有多遠?背對著樓梯的他實在很難計算。

 

「為什麼……不……救……」這聲音哽咽,但保全根本不想管她是不是在哭。

 

他手掌一撐地板瞬間跳起,轉身就往樓梯下奔去──就剩一樓了!

 

鏘──夜半傳來驚人的玻璃碎裂聲,讓不遠處警衛室裡的警衛嚇得顫動身子,倏而抬頭。

 

「幹!什麼聲音?!」

 

連另一區的警衛也從對講機詢問。

 

老警衛抓了甩棍匆匆奔出,朝隔著中庭那最近的一棟樓奔去,「阿宗!阿宗聽見嗎?」

 

現在是阿宗在巡A棟啊,等等要跟他交……接……老人家緩下腳步,跑得近便看得清,二樓……天哪!二樓的樓梯玻璃破了。

 

順著往下看,在草坪裡看見了趴在草地上的同事,黑夜中看不見殷紅,只看見他的頭汩汩流出液體。

 

老警衛打開手電筒,發抖的手讓燈光微晃,附近其他棟夜巡的警衛也都跟著奔來,「怎麼回事?怎麼了!」

 

手電筒的燈光照在草地上碎裂的玻璃上,樓梯間的玻璃是一公分厚的強化玻璃……阿宗怎麼可能撞的出來?

 

「活該。」

 

驀地,女人的聲音在上方,警衛立刻擎著手電筒朝上照,看見的是一襲藍白相間的裙子自破裂的樓梯口邊經過。

 

藍白相間的長裙,揚起了小小的花朵。

 

那件裙子……不正是園區失蹤那女孩當天的穿著嗎?

 

新書預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2127169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