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如果需要幫助,就必須依靠警方,而且……我們也好查出Prince Frog人在哪裡,越早抓到他,不是對妳來說越安全嗎?」林蔚珊採取的是循循善誘法。

 

「我只需要被保護住就好!我沒有想找到他!」林豔秀忿忿的說著,「我一輩子都不要再看見那個噁心的人!」

 

兩種態度。

 

葛宇彤打量著林豔秀,甫見面時的嬌弱好像一種假象,現在林豔秀透露出的眼神與口吻,完全像個嬌縱的女孩;她對於那位Prince Frog帶著無盡的厭惡,她完全可以理解,畢竟她的裸照被外流,只是剛剛的一開始並不需要展現出柔弱的一面。

 

「我們只是社福單位,沒有辦法保護妳的,而且……如果他真的威脅要殺了妳,這絕對可以報案。」林蔚珊繼續勸說,「我們都有合作的警察,妳大可以放心。」

 

林豔秀緊繃著身子,看來那隻手機甚比她性命重要似的,一旁的夏語臻陷入沉思,她正在思考著關於Prince Frog的一切。

 

「夏語心的電腦裡,為什麼沒有關於Prince Frog的資訊?」夏語臻抬起頭來,似是自言自語,有像是在與她對談,「她死後電腦跟手機都交給警方了,但是連聊天紀錄都沒有……」

 

「看來是被刪除了,對方是駭客不是嗎?」葛宇彤瞥了林豔秀一眼,「可能因為妳妹死了,他怕事情鬧大,隱藏了痕跡。」

 

「喂!」夏語臻聞言,立刻再推了林豔秀一次,「既然Prince Frog還有傳訊息給妳,妳快點交出來啊,妳不想找他,我想!」

 

「我不想再跟他有瓜葛!妳不懂我們的處境!」林豔秀突然嗚咽起來,「照片跟影片到處流傳,我同學都可以看見我跟學長……的畫面!這還害得我男友跟我分手!」

 

呃……等等,好像不太對勁?男朋友跟學長是不同人嗎?林蔚珊聽得有點臉紅心跳,這個林豔秀才高一耶,真早熟啊哈哈!

 

「所以更要找到那個Prince Frog,讓法律去制裁他!」林蔚珊加強鼓吹。

 

「法律才沒有用!多少人都是重罪輕判,更別說這種散佈照片、最多罰幾毛錢,也關不久!我才不是白痴!」林豔秀緊緊握著手機,在葛宇彤眼裡,她總覺得事情不如她說得如此單純。

 

她打量著林豔秀,她抹去淚水開始喝飲料,仔細瞧淚水是真,但好像誇張了些,眼睛鼻子也沒紅到哪兒去,淚水從頭到尾就兩三滴,聲音效果做得倒是不錯。

 

「妳跟Prince Frog之間,是不是還有別的糾紛?」她瞇起眼問著,「金錢?還是……」

 

林豔秀顯得驚愕,心虛的眼神顯而易見,果然還是孩子,無法處理突如其來的狀況。

 

「我要走了。」遇到事情就是逃,她立即起身要離開。

 

但是坐在外側的夏語臻不想讓她離開,這可是她找尋Prince Frog的線索啊!「喂!真的假的?你們還有別的事?就是這樣Prince Frog才故意報復?」

 

「我不知道!妳借過啦!」林豔秀慌張的動手要傳開夏語臻。

 

「欸……」林蔚珊也連忙站起要勸慰,撇頭看著八風吹不動的葛宇彤,怎麼不吭聲。

 

「再大聲點啊,大家等等就看過來囉!」她咬著吸管,涼涼的扔出這麼一句。

 

只見林豔秀秒速坐回位子,帽兜一遮,口罩焦急忙慌的戴起來,趕緊再伏進自己交錯的雙臂中。

 

「我……不想再跟你們聊了,妳們一點用都沒有。」她悶悶的說,「等等就有人來接我了。」

 

「接妳?是爸媽嗎?對了,妳有跟爸媽提過這件事嗎?」林蔚珊拍拍她的手。

 

「跟他們講才沒用!」林豔秀怒氣衝衝的縮回手,「他們都瞎了!只會認為是我的錯!什麼都他對!」

 

什麼?葛宇彤錯愕極了,「妳爸媽認識Prince Frog?」

 

林豔秀整張臉都埋進手臂間,完全不想說話了,氣呼呼的像是她們誰惹了她。

 

「喂……妳們進展到帶他回家過嗎?」林蔚珊也急著問。

 

「什麼進展啊!就帶朋友回家而已,妳不要跟那個死肥宅一樣愛腦補好不好!」林豔秀突然氣急敗壞的直起身子,衝著林蔚珊就罵,「什麼跟他常出來就是喜歡他、然後讓他去我家就表示想更進一步!」

 

「死肥宅啊!」葛宇彤勾起一抹笑,「這才是妳對Prince Frog真實看法吧?很好用的死肥宅?」

 

「那又怎樣!他、他也是因為看我正啊!」林豔秀咬著唇,驕傲的抬起頭,「我挽著他的手走在路上時,他可得意了!」

 

林蔚珊只覺得頭疼,還挽手咧!

 

「現在他威脅妳,妳還得意嗎?」葛宇彤真的忍不住笑了起來,「我就知道一定不單純,妳一定是給了他什麼承諾做不到,他一氣之下才會把妳照片散出去!」

 

「妳懂什麼啦!」林豔秀激動的拍桌子站起,「他從頭到尾,就是個變態!」

 

怒不可遏的雙眼,裡面帶著嫌惡、恨意還有滿滿的不甘願,葛宇彤昂起頭對視著,總算看見了真實。

 

「既然是變態,妳還想繼續一個人嗎?」葛宇彤緩緩的起身,「給我們他的資訊,否則就怕妳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林豔秀望著葛宇彤,敏著唇又開始哭泣,這一次她是真的哭了起來,全身顫抖不已,把手機往桌上一推,立刻跌坐回椅子上,悶聲哭了起來。

 

林蔚珊趕緊拿過手機察看,連按都不必按開,LINE的視窗直接在中間,看來傳訊是正在進行式,暱稱是「Prince Frog」,訊息顯示著:「妳會是我的。」

 

葛宇彤點開整個對話串,不由得皺起眉。

 

「妳說過要跟我在一起的。」「我們一定會永遠在一起。」「妳是屬於我的。」「永遠別想擺脫我。」「到死都不會放過妳。」

 

「妳說過……要跟他在一起嗎?」林蔚珊不解的問。

 

林豔秀發紅的眼瞟了過來,「我只是……只是……」

 

「說好玩的、故意整他,誰曉得他會當真呢?」葛宇彤都會背了,「人家就當真了啊,同學!」

 

「他怎麼認為配得上我啊!他那麼肥又那麼……」林豔秀氣得握拳,「要不是因為他肯幫我做事,我才不想理他!」

 

啪!擊桌的居然是夏語臻,「喂!妳會不會太超過啊!人家是個人,喜歡正妹無可厚非啊,有妳這樣利用人還大言不慚的嗎?」

 

只見林豔秀不爽的看向夏語臻,「妳少在那邊自命清高,妳又不會嗎?就算妳不會,妳妹肯定也是!」

 

「我……她才……」夏語臻多想為辯解,但是她卻話梗在喉頭說不出來。

 

她別過頭,顯得痛心。

 

「先跟警方備案吧,至少說收到威脅訊息。」林蔚珊低聲跟葛宇彤討論著,「不過這似乎不算威脅訊息,不如說是騷擾。」

 

「嗯,這充其量只能算騷擾,根本沒有說要殺她的字樣……」葛宇彤往上滑動手機,訊息並不多,昨天開始的,重複一樣的話,「但還是先報案,至少警方會留意。」

 

「他會殺了我!」林豔秀倏地打斷他們,「妳們不懂,他一定……他要來殺我!」

 

「又一個腦補。」葛宇彤搖搖頭,「有沒有他的照片?有樣子就好協尋了……」

 

「我都刪掉了。」林豔秀緊皺著眉,「我才不想看到他!」

 

「沒關係,警方應該有辦法。」葛宇彤起了身,「走吧,帶妳去警局……打電話叫妳爸媽出來。」

 

林豔秀默默的跟著步出,她拿回手機卻沒有要撥電話回家的打算,一直到走出店外,那兒居然有兩三個男孩在外面等她!

 

「小秀!」他們簡直是異口同聲,緊張的上前。

 

「你們都來了喔!」林豔秀一秒鐘眼眶含淚,就趕緊走了上前。

 

林蔚珊跟葛宇彤面面相覷,這是哪招?她們同時看向夏語臻,女孩連忙搖頭,人不是她叫來的喔!

 

「今晚住我那邊吧!我一個人住外面,比較方便!」一個高大的男子說著,一看就是大學生模樣。

 

「住我家吧!我家有空房間,我跟爸媽說好了。」另一個青澀不已,應該也只是高中生。

 

「我是沒辦法讓妳住,就是……」另一個男孩拎著一袋食物,交到她手裡,「妳真的沒事嗎?要不要去報警啊!」

 

她搖搖頭,完全脆弱無助,踉蹌的依向了大學生那邊,「我沒事,我只是不敢回家……我家人都覺得是我的錯!」

 

「怎麼可以這樣!明明就是那隻青蛙的錯!」

 

「對啊!妳不是受威脅了!快點報案才對!」

 

林豔秀不安的看向了葛宇彤,「她們會幫我啦!」她邊說,帶著手機過來,直接塞進葛宇彤手裡。

 

嗯?這是什麼意思?葛宇彤拿著她的手機,有點莫名其妙。

 

「就交給妳們調查了,我要去阿砲家。」她拉著大學生的衣服,朝另兩個男孩露出虛弱的笑,「謝謝你們過來關心我,有你們真好。」

 

又來!這些該不會都是工具人吧?葛宇彤看著那高一女生巧笑倩兮的,真是個會利用自身優越條件的女孩。

 

「喂,要報案的話,妳得跟著去。」葛宇彤沒好氣的開口,「那個誰,她未成年喔,行事小心一點。」

 

「我、我知道!我們只是、只是朋友!」大學生面紅耳赤,尷尬不已。

 

最好只是朋友,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天曉得會發生什麼事……再加上林豔秀的性愛影片根本流傳得到處都是,就不信這些男孩不知道,存著什麼心根本人盡皆知!

 

「妳為什麼不回家?」林蔚珊焦急上前,試圖阻止林豔秀,「妳這樣外宿,爸媽知道嗎?」

 

「他們才不管我!」林豔秀甩開了她,「他們現在只覺得有我這個女兒超丟臉的好嗎!」

 

她飛快地跨上機車,另外兩個網友揮手,大學生揚長而去。

 

林蔚珊看得揪心,擔心不已的回到走廊下,「葛宇彤,這樣對嗎?她才高一就跟著別人走……」

 

「對不對不是我們的問題啊。她自己選擇的,她父母看起來也不管。」葛宇彤看著站在旁邊,不發一語的夏語臻,「妳家的狀況也是這樣嗎?」

 

夏語臻抬頭,才發現她早是汪汪淚眼。

 

「事情剛發生時,總是這樣的。」夏語臻咬著唇,「妳去問每個女孩,影片剛流出去時,沒有家長能接受……總是輕易會被言語羞辱,還有人問她價格,夏語心就是這樣才會走上絕路。」

 

林蔚珊緊握著拳,這種時候才該是家人扶持之際,但是卻太多人只看重自己的面子了。

 

「現在至少有手機了,可以有Prince Frog的雛型。」葛宇彤拍拍夏語臻,「離找到他,至少踏出了第一步。」

 

夏語臻點點頭,一滴淚水滑落,她深吸了一口氣,找到Prince Frog是她最大的希望。

 

「謝謝妳帶林豔秀來找我們。」林蔚珊溫和著遞出面紙,「妳還認識更多人嗎?」

 

「其他人並不願意見妳們,有的人只是裸照而已,所以傷害還小,不想把事情括大;其他人……只希望事情落幕。」她欲言又止,「她們認為妳們現在介入會把事情重新吵大,對她們只是二度傷害。」

 

「我能理解,但現在是一條人命的事。」葛宇彤搖搖頭,「還有一個瘋掉的女孩等著被解救,我想知道這到底怎麼回事。」

 

「一條人命?」夏語臻瞇起眼,「妳們以為死的只有夏語心?」

 

兩個女人詫異的望向她,這是什麼意思?「她不是燒炭自殺嗎?」

 

夏語臻悲苦一笑,「她是第四個。」

 

--
連載均為未校正版本,交稿後將由編輯校正。
新書訊息: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615166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