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游巧荻,十四歲,國二,算是網路霸凌的犧牲品之一。

 

只是說她被霸凌有點可議,因為她在校算是個小霸主,只有她踩著別的女孩臉的份,誰敢惹她?

 

人長得甜、身材好,才國二就有傲人的D罩杯,最喜歡在社群網站擠乳溝露半球,吸引人們的注意,在現在的社會中這的確能惹人注目,多的是男人喜歡意淫,反正她們敢露,也就不在意別人的想法或看法。

 

因此有很多「粉絲」,送禮的粉絲更是不少,一轉眼都以為自己是藝人似的氣燄高張,收粉絲禮物也不手軟,網路上流言四起她也不在意,對女孩來說,每個人都有紅的機會,她不偷不搶,別人也是自願為她做事、送她禮物,你情我願。

 

一直到某些不雅照片與影片的外流,情勢才急轉直下。

 

這世界還是很奇妙,某個男性的不雅照或影片流傳出去,傷害威力永遠比女性要小得許多,不會有多少人用難堪的字眼羞辱、或是在背後說長道短,也不會指指點點,更不需承受足以逼瘋人的壓力。

 

游巧荻就是被自己的裸照與性愛影片逼瘋的那位。

 

據說她的照片影片甚為精彩,於網路流傳甚廣,還有人轉發到她的信箱,當她點開後在在班上歇斯底里的尖叫直到暈倒,請假乃至於休學,精神狀況每下愈況終至崩潰,也就再也沒有恢復正常;而她從逃避開始,休學在家卻被家人唾棄厭惡,社群網站上的朋友一夕之間消失,反而男性朋友增多了,一些過去不熟的也都湊上來關心慰問,還爭著要約她出去。

 

粉絲們有的棄她而去,有的問她開個價碼;而影片中的男主角過得倒是逍遙,他雖被以誘拐未成年而起訴,但問題是他也未成年,到處向人炫耀他的勇猛,還向他人描述她的身體與過程。

 

她覺得世界再無容身之處,便開始進入自殘的階段,最後家人嫌她麻煩又不堪被人指點,便將她丟進精神療養院後,舉家搬離。

 

「所以她被遺棄了嗎?」林蔚珊難受的問。

 

「也不能算,她家人只是推說很忙沒時間過來,但就我們而言覺得她是被遺棄了。」相關人員語重心長,「我們覺得她年紀輕輕還大有可為,醫生評估也只是刺激過大,尚有恢復機會,所以想跟你們商量看看,有沒有其他方法安置她。」

 

「她的狀況不在管束之下不行的,遲早會自殺成功。」葛宇彤認真的說著,「醫藥費……」

 

院方搖頭,「已經好幾個月沒繳了。」

 

就知道是燙手山芋才會找他們來,因為游巧荻不能再繼續待在這兒,但家人又不願出面。

 

「可是她剛剛一聽見妳的聲音,就沒有在瘋言瘋語了啊!」林蔚珊看向夥伴,「她是什麼意思?」

 

「就剛剛他們說的,她不是瘋,只是精神不穩定,想逃避一切,想起之前方生的事就會歇斯底里。因為外頭可不給她喘息的空間,好像她跟人做愛是十惡不赦的大罪。」葛宇彤嘲諷的笑著,「她男友卻沒有這種困擾啊……」

 

「男女有別,存在於大家的既定觀念中。」林蔚珊也很無奈,「這是很難抹掉的歧視,而且那個男生的女友也不只她一個,根本不在乎。」

 

「唉,只能說天真……性愛影片是男友流出去的嗎?」葛宇彤比較好奇。

 

「不是,她自己連從哪邊被拍都不知道,不過角度似乎是從電腦的錄下的。」林蔚珊查著自己手上的資料本,「啊,還有他們之間自己拍得親密照也被人流出。」

 

「嗯哼,網路的便利性的一體兩面。」葛宇彤倒是不意外,應該是被駭客入侵了,「問題是誰會這麼做?國二生環境應該很單純啊……」

 

「這倒也不一定,我們認為的單純,對她們而言或許是大事!我也曾看過女孩為了一個男同學打到你死我活的,最後額葉受損住進醫院,賠上一輩子,」護理師苦笑著搖頭,「有時說不定只是鼻屎大的事情。」

 

唉,林蔚珊再度嘆息,「我們會盡力幫助的,首先還是應該要聯繫她的家人。」

 

「如果你們能找到的話當然更好,上面留的電話跟地址都已經不存在了。」護理師顯得很為難,「找到的話,可以請他們先付錢嗎?」

 

「嗯。」林蔚珊其實也很為難。

 

老實說光找到就得費一番功夫了,真的好不容易找到就請他們先付錢,這個難度更高,因為真想要照顧這個女兒,就不會這樣扔著不管,還刻意換掉電話、搬家離開,搞個人間蒸發。

 

這擺明是要放棄她啊。

 

「但是她那個樣子也很難溝通啊!」葛宇彤是想再聊聊的,但是一針鎮定劑打下去,那女孩早已睡去。

 

「她時好時壞,但是我們受傷的人太多了,所以大家會相當防備她。」女人其實也很擔憂,「我們並非喜歡束縛人,但是游巧荻的狀況再不控制,遲早得把她綁在床上。」

 

「我們明白了,我想她狀況好一點時,再來找她談談。」林蔚珊誠懇的向院方道謝,「其他事情我們會盡力!」

 

其實院方希望的是個妥善的安置措施,不過在進入這道流程前,林蔚珊還是認為要先找到她的家人。

 

葛宇彤覺得這是個麻煩差事,連家人都放棄的孩子,就算找到她的家人,只怕他們也不會理睬,還不如直接找安置方法。

 

不過,她對游巧荻在手上刻的「Frog」,倒是很感興趣。

 

「妳為什麼知道她會理妳啊?」剩下她們兩個人時,林蔚珊忍不住問了。

 

「我不知道啊!我只是看見她手上有奇怪的痕跡。」葛宇彤聳了聳肩,「有時候瘋的人不一定是真瘋,像游巧荻一看就知道是在恐懼什麼,逃避著,其實她冷靜時眼神看起來很清明。」

 

「遇上這種事,想要正常也很難吧!」林蔚珊倒是抱持同情,「待在這裡,總比讓她一直接觸網路的好。」

 

葛宇彤只是輕笑,「事出必有因,我不抱持太樂觀想法,不是國中生就代表單純。」

 

歷經這麼多事,林蔚珊會不知道嗎?多少青少年的城府那才叫深,拿著未成年不懂事的保護傘,做出的事卻比成人更為殘忍無情。

 

葛宇彤是義務的志工,但她本職是小報的記者,正因為是記者,所以黑暗事情看得多了,雖說最美的風景是人,但很遺憾的是美麗的風景向來不見得太多。

 

臨走出病院前,正巧看見一個妙齡少女在會客室那兒與警衛爭執著,老實說這種地方會看見青少年真的有點詭異。

 

「連筆都不行嗎?這是她最喜歡的圖案耶!」女孩捧著一盒東西,「這樣還有什麼可以送的……好好,我拿起來,那其他東西可以嗎?」

 

「我們還是要檢查,這個請妳見諒,我聽說817房自殘的很嚴重!」警衛遞出登記簿,「請您登記一下,等等我會把東西轉交進去。」

 

「謝謝!」女孩書寫折登記本,而林蔚珊已經停下了腳步。

 

817房,她是游巧荻的訪客?

 

她們兩到外頭去等。看著女孩填寫完畢後,帶著一臉愁容步出病院外頭,前往停在側邊的機車。

 

「同學!」溫柔親切的林蔚珊永遠是負責搭訕的第一人選,「同學請等等!」

 

少女錯愕的回頭,她有頭青黑烏絲,「是?」

 

「您好!嘿!」林蔚珊是那種清秀又人畜無害的人,「我剛剛無意間聽見您在遞送禮物給817?」

 

「嗯!」女孩神色有些閃爍,對林蔚珊興起防心。

 

「妳不要緊張,我們是社福單位的,今天恰好也是為了她而來……」林蔚珊趕緊解釋身份,「她狀況不太好,剛剛才被施打鎮定劑。」

 

「啊……社工。」女孩嚥了口口水,「我知道她精神不穩定,我才想送些東西進來給她。」

 

「你們是同學嗎?」林蔚珊微笑著,「我們想多瞭解一下她的交友狀況?」

 

少女明顯得為難,她皺眉看著林蔚珊,再不安的越過她,看向身後一身俐落勁裝的葛宇彤。

 

「妳知道她在手上刻Frog嗎?」葛宇彤驀地上前,直截了當!「整間病房牆上也都寫了Frog這個字。」

 

咦?少女臉色丕變,她知道Frog

 

「那是什麼意思?青蛙?」林蔚珊沒料到葛宇彤會從這點下手,「她懼怕青蛙?還是……」

 

「大家都怕青蛙啊!」少女咬了咬唇,「應該是那個人……逼瘋游巧荻的!」

 

人?葛宇彤跟林蔚珊倒是訝異,沒人會想到Frog竟代表一個人。

 

「這倒底怎麼回事?」林蔚珊好奇的繼續問著,「不過這有道理,她連手上都刻寫著Frog……」

 

「我們找個地方談可以嗎?妳有空嗎?」葛宇彤左顧右盼,想找個地方。

 

「我還有事,沒有時間。」少女拿出手機,點出LINE,「我跟你互加LINE,你們可以先去找別人。」

 

「別人?」還有別人啊?林蔚珊也拿出手機與女孩以行動條碼互加。

 

Frog事件不小,受害的女生很多啊,裸照跟影片流傳吃去的不只游巧荻一個……」少女一邊說,一邊帶著嘆息,「游巧荻是瘋掉的那個,很多人是直接休學躲起來,也有人選擇自殺。」

 

「自殺?」葛宇彤迅速的思考,「那在警方那邊應該會有備案了。」

 

「嗯,死的人叫夏語心,她是一個月前燒炭自殺的,在W汽車旅館,十八歲。」少女說得清楚,「我記得游巧荻也有備案,至於其他人我就不確定大家有沒有報案了。」

 

「妳知道好清楚啊。」葛宇彤是採用錄音模式,現在沒時間拿筆抄。

 

只見少女尷尬的笑著,,「因為我是、我是夏語心的堂姊,我叫夏語臻。」

 

這句話讓氣氛在瞬間凝結,她是那個燒炭自殺的人的堂姊?

--
連載均為未校正版本,交稿後將由編輯校正。
新書訊息: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615166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