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湖邊,甚至設有涼亭,有幾個人正在裡頭閒逸品茶。

 

即使陽光當頭,卻因為環境之故,吹來徐徐涼風,藍臻臻輕闔雙眼,這裡真的美得太醉人了,多麼令人憧憬的環境啊!

 

S型連棟屋子後,又是另外一區S型的連棟木屋,他們只在主要道路上,放眼望去還可以看見遠方有另外的住宅區。

 

長屋後有個偌大的花圃,這一看就知道不是哪個老人家自行打理,因為百花盛開、爭妍比美,應該是園區的造景,專人照顧才能開出這萬紫千紅。

 

大花圃再往前的KTV木屋中傳來歡唱的歌聲,那有足足十間,每間都有六坪大小,還有一間最大的二十坪包廂,是辦大型歌唱賽用的。

 

藍臻臻悄悄瞄向莫禪,他握著她的手略微施力,表示他知道了。

 

這裡的環境實在太美好,路過的老人家們會打招呼,就算是病人也都微笑頷首,廊下有人在聊天喝茶,也有人在KTV裡高歌,阿森正指著遠方的泳池裡,好些人在做日光浴,也有人正在游泳。

 

這裡不像三天前才有十七人集體自殺的地方啊!

 

一口氣死十七個人,這不是小事啊,看看外面那堆記者、瞧瞧停滿的SNG車,新聞每台都在播放老人晚年的照護問題、檢討著為什麼安養中心會照顧到讓人自殺、為什麼照護者沒有留意,十七條生命的輓歌在這裡聽不見,他們的耳邊正傳來「望春風」

 

幾乎沒有悲傷之息啊!

 

腳被莫禪凸了一下,他使著眼色往湖邊去,她也跟著遠眺,看見靜寂的湖畔座椅上,有個孤單的身影,看起來佝僂且發顫。

 

「那邊……可以過去那邊一下嗎?」藍臻臻改忙開口,「我想看看湖邊的景致。」

 

「好,沒問題」阿森立即轉向,他也留意到湖邊的影子,瞇起眼看著,「啊……」

 

後面這聲有些緊張,車速跟著緩了許多。

 

遊園車漸漸逼近湖邊,越走越近,就聽見了抽泣的聲音,老人家哭得難受,蜷曲著身子在發抖,在咳嗽。

 

「嗚……嗚嗚……咳咳!咳咳咳!」

 

「欸!單爺爺!」阿森一煞車就衝下車了,「你怎麼……」

 

藍臻臻跟著匆忙下車,沒見到老人家臉都咳紅了嗎?莫禪沒欄她,知道「老人家」是藍臻臻最在意的點,她繞過石椅後方,直接坐到老人家身邊,旋開他擱在旁邊的茶。

 

「順順氣,先喝水。」藍臻臻一邊輕拍他的背,一邊遞上水,「來,慢慢深呼吸。」

 

阿森趕忙協助接過,一邊餵著單爺爺。

 

「爺爺,你要節哀啊,不能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阿森可焦急了,「你這樣奶奶會難過的!」

 

單爺爺陡然停止哭泣,淚眼汪汪的看了阿森一眼,立即又悲從中來,難受得說不出話,連茶都喝不下去。

 

莫禪打量著,心中有數──總算看到一個正常的人了。

 

「你會不會說話啊!」藍臻臻直接把杯子搶來,「爺爺,你深呼吸……這樣不行的,先喝口水。」

 

單爺爺哪聽得下去,哭得整張臉漲紅,一口氣都上不來,聲音尾音虛弱,只有全身的顫抖。

 

「都是我……都是我不好……」單爺爺抱著頭痛哭失聲,「我沒有注意到她不開心,我沒有想到她一點都不想再跟我過下去──」

 

「不是這樣的!」藍臻臻高分貝說著,「不要自己一個人胡思亂想!」

 

哇塞,小姐,妳應該什麼來龍去脈都不知道吧?莫禪瞠目看著藍臻臻,話能說得這麼理所當然也不容易。

 

「那她為什麼要扔下我一個人!」老人家驀地歇斯底里的吼了起來,老淚縱橫的看著藍臻臻,「她就睡在我隔壁,用窗簾繩自殺了啊!」

 

藍臻臻瞪大雙眼,緩緩朝阿森瞄去,他嚴肅的點點頭,單爺爺還是第一發現者;他們慌亂進屋時,奶奶的身體就半掛在床緣,沉重的身體吊在繩子上,腳碰不著地,就懸在床側。

 

因為奶奶雙腿早已無法行走,那種常人只要掙扎一下就能起身的狀況,對奶奶而言根本天方夜譚,加上死意堅決,所以……

 

老人家正對著藍臻臻,哭得痛徹心扉,她跟著難受起來,雙手竟主動舉起,捧住了老人家的臉,輕柔的為他擦去涕泗縱橫的淚水。

 

「因為她太愛你了。」她冒出驚人之語,阿森立時倒抽一口氣。

 

「莫太太……」他意圖勸阻。

 

「是你一直在照顧她對吧?」藍臻臻凝視著單爺爺的雙眼,「照顧不便的人有多辛苦,我知道,她也知道……她捨不得你這麼辛苦,不想再拖累你。」

 

莫禪的手按上阿森的肩,不管藍臻臻是否真的理解、至少她對老人家的心情有一定瞭解的程度。

 

不說她自己就是因為當年爺爺奶奶去世而矢志想要蓋一間安養中心,平常生活除了賺錢外,她幾乎都是跑養老院或安養中心當義工,照顧這些年邁的長輩,把每個人都當成她的爺爺奶奶。

 

單爺爺顫抖著,不能明白這個年輕的美女在說什麼

 

「是嗎?單爺爺在照顧奶奶嗎?」莫禪問著阿森。「沒有看護或是護理人員協助嗎?」

 

阿森有點緊張,還是點了點頭,「平常都有,但是洗澡跟換衣服的話,奶奶天性怕羞,不讓陌生人碰……所以……」

 

「所以你很辛苦。」藍臻臻接口,「奶奶都知道,她是捨不得,覺得自己拖累了另一半,讓另一半即使住在這麼美好的地方,卻不能悠然度日。」

 

她看得太多了。

 

這樣的事多到讓人悲傷,很多人都明白自己不會好,但短期又死不了,想到要這樣拖累健康的另一半或兒女,寧可選擇離世;也有人是受不了孤苦的茍活,所以總是希望自己死掉。

 

還有一種自殺例,是照護者。照護病人、老人是非常非常辛苦的事,尤其是不良於行者尤甚,若沒有堅強的耐心與愛是辦不到的,加上有些生病的老人家脾氣變得很差。

 

因為他們害怕被丟下、怕被嫌棄,加上病痛折磨,怕被放棄的恐懼會產生不安全感,人就變得更神經質,有人甚至幾分鐘看不見照護者就會心慌。

 

這種壓力不只是老人家承受,照護者也承受著,所以,也有照護者自殺的案例;或殺了被照顧者後再自殺、或是選擇自己離世。

 

要照顧一個生病的年長者,並沒有想像的容易,這就是良好安養中心存在的必要,專業的看護人員,專業的醫療設施,能給病患最適合的照顧,也能減輕親人的負擔。

 

「但是我沒有嫌她,我沒有覺得辛苦苦,我一點都──」單爺爺激動的抓住藍臻臻的雙臂,「我只想跟她在一起,我想要跟她……我們說好要一起到老……一起離開的啊啊啊!」

 

老人家失控的痛哭流涕,藍臻臻輕柔的抱住了他。

 

單爺爺沒有不滿、他不覺得辛苦是因為愛,但是單奶奶憂心他的辛苦與被綁縛,也是因為愛。

 

她看過太多這樣全心為對方著想的例子了,明明都是為了對方好,但最後總是會走上歧路,而且再難回頭。

 

單爺爺需要的只是哭泣與發洩,還有時間和沉殿,結髮妻才剛剛離開,他根本無法承受,所以此時此刻多說無用。

 

莫禪默默站在一旁,以不打擾他們為原則,請阿森以步行的方式四處走走,順便打探一下案子的消息;不過阿森是個稱職的員工,絕口不提自殺案件的消息,也跟莫禪保證這是特殊狀況,他們也不明白得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別的不說,就說單奶奶!」阿森提起他們就語重心長,「他們可恩愛了,單奶奶中風後就不能走,單爺爺每天陪著她做復健,單奶奶想偷懶還不許,黃昏時他總是推著單奶奶到這裡來,看夕陽落湖……陪她唱歌、跟阿榕嬤他們一起聊天,我真的感覺不到單奶奶有一點點的憂鬱啊!」

 

「那其他人呢?」莫禪巧妙的問著,「你不必告訴我誰,我只是想知道心理狀況。」

 

「唉……」阿森一臉痛苦,「就是都很好,我們才會震驚,我才說是特例……我說真的,我們沒人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同天十七個,真的不尋常!」莫禪搖著頭,「彷彿講好似的……」

 

「完全沒有異狀,前一晚跳舞唱歌喝茶下棋的,每個人都過著一樣的日子。」阿森顯得很沮喪,「但我回想一下,或許他們是故意的,很早前就在規劃了……不然不會有足夠的藥量。」

 

有人是吞服安眠藥自殺的,他記得。

 

「要累積到一定的藥量,的確需要規劃,開給老人家助眠的不會太重,除非是嚴重失眠重度憂鬱……」莫禪喃喃的說著。

 

「重度憂慮的人……沒有!」阿森斬釘截鐵,「這次的事件中,沒有一個重度憂鬱的……他們是有傷痛,但是甚至比我們都還樂觀!」

 

這麼樂觀,為什麼會選擇集體自殺。

 

說真的,十七個老人家集體自殺這件事一開始就不尋常,選在同一天夜裡更是詭異,硬要巧合都很難。

 

「好了,這種事有時很難說的。」莫禪還得反過來勸慰阿森,「不介意我拍幾張照片吧?我想先給我阿祖看。」

 

「啊……請,就是不要拍到人或窗內。」

 

不會,當然是拍全景跟外頭囉,莫禪拿起手機拍攝,尤其要拍一下這些屋子外的造景、圖案,有幾棟屋子的牆上,有著一模一樣的壁畫貼飾或是彩繪風。

 

當然這應該是造景之一,反正多拍幾張無妨。

 

「唉……」身後的阿森重重嘆了口氣,他剛剛果然是強顏歡笑。

 

不一會兒有一群阿公阿嬤都跑過來了,他們開著自個兒的遊園車,滿滿一車九個人就停在路邊,好奇的打量他們……嗯,嚴格說起來是打量他。

 

「有帥有帥!厚,阿水欸沒給我騙!」

 

「不錯捏,少年啊!」一個削瘦的老人家呼喚了,「你是誰要來住啊?」

 

莫禪淡淡的笑著,「我阿祖在找。」

 

「來這邊啦來這邊啦!」長卷髮的阿嬤站了起來,「你阿祖應該也很帥厚!」

 

「拜託耶,哩系哩三八!」另一個阿嬤站起來,「少年欸,我隔壁剛好沒人住喔!」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然後有個啤酒肚臉色紅潤的阿伯,注意到石椅上的人──「啊──老單!」

 

單爺爺正難受的試淚,一群阿公阿嬤趕緊緩速的衝下車,「唉唷,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啦!」

 

「我們剛剛去找你你就不在,阿水跑來跟我們說來了一對帥勾美女,本來要找你一起去看的!」長髮阿嬤看見單爺爺身邊的藍臻臻一愣,「阿厚,美女。」

 

「嗨……」藍臻臻尷尬的打著招呼,天哪,這真的是發生過慘事的氣氛嗎?

 

至少也該知道單爺爺在為單奶奶的死亡痛心吧!這三天前的事而已耶!為什麼他們能說說笑笑這麼簡單。

 

「啊……真抱歉,我就……」單爺爺話不成聲,「我真的很難過,她怎麼可以這對我……」

 

「唉唉!老單啊!」大家都圍到他身邊,「你要節哀啊,不要太傷心了,我們都這把年紀了……」

 

莫禪示意藍臻臻離開那裡,單爺爺現在有同伴鄰居的安慰了,她可以功成身退了。

 

「面對最重要親人的自殺,單爺爺沒有辦法那麼快釋懷的。」藍臻臻沒理他,反而義正詞嚴的看著其他老人們,「他現正是悲傷之際,需要的是時間。」

 

一票阿公阿嬤抬頭,微笑著看著她。

 

「好可愛的女生喔!」啤酒肚的老人家笑了起來,「這時候悶著哭對自己最不好了,大家要盡量在一起,不管是取暖還是安慰,在一起就有力量。」

 

「是啊,我老伴前天也走了,什麼話都沒說藥就塞了一把!」長髮嬤無奈的說著,「我啊,生氣都來不及囉,還哭!」

 

這個阿嬤的老伴也自殺了?

 

「阿榕嬤!」阿森連忙上前,「莫太太,請先跟我們走吧!」

 

「……太太?」眾人用可惜的眼光看著她,「妳結婚了喔!唉唷,好可惜我本來想介紹……」

 

「臻臻。」莫禪再次呼喚,可以滾過來了吧!

 

視線不約而同再轉向莫禪,「哦~」

 

「單爺爺,我叫藍臻臻。」藍臻臻蹲下身子,用力緊握住他的手,「你一定要加油,我、我會再來看你的好嗎?」

 

單爺爺看著這陌生卻溫暖的女孩,他不認識她,但是她卻真心陪著他哭泣。

 

「有我們在,妳放心啦!」眾人吆喝著,真的歡樂的像要去郊遊。

 

一直到上車後,藍臻臻還悶悶不樂地絞著雙手,很怕單爺爺會隨單奶奶而去……這也是常有的例子啊!

 

「別想太多。」莫禪輕聲低語,「別忘了我們是來幫阿祖看環境的。」

 

我們是來處理事情的。藍臻臻聽進耳裡,翻譯成另一句話。

 

對呀,他們為什麼來?不就是因為集體自殺案太奇怪嗎?鬼僕事務所發出來的訊息,他們發現這間安養中心,似乎跟姚淑貞有過關聯。

 

姚淑貞,是個值一億元的女人。

 

簡單來說,先化名為「吳岱芳」的她,不知道從哪裡弄來咒語,四處找人當實驗品,首先就是找上數年前遭遇喪女之痛的好野人董昇豪,教唆他在FB成立受害者家屬社團,專門找上痛失親人又不甘願的家屬,刻意給他們一個「慰靈咒」,唬爛家屬們可以撫慰亡者。

 

結果慰靈咒非但無法安慰亡者,反而會驅使亡者順應家屬的恨意,去對那些間接加害的罪人們執行報應;最後亡者轉為厲鬼展開屠殺,不但沒被安慰到,更因為濫殺生命,而必須直下地獄,最後變是亡者哀鳴、受害者家屬痛不欲生。

 

董昇豪自己也深受其害,恢復理智後,他發出重金一億元懸賞,立誓要抓到她!

 

一億耶!開什麼玩笑,上刀山下油鍋她都要去!一億元她得賺多久啊!

 

藍臻臻二話不說接下這個案子,她閨蜜的妹控哥哥莫禪被迫與其組隊,經過長時間的追查,發現吳岱芳又易名為「姚淑貞」,教人實行「歌咒」驅動厲鬼,以鏟足自己不順眼或怨恨的人。

 

之前三個案子總是九死一生,但好歹是破壞了歌咒者的屠殺計劃,不過距離抓到姚淑貞還有段距離。

 

「這間是我們的活動中心。」阿森車子停了下來,「呃……需要帶你們參觀嗎?裡面就禮堂、還有電腦設備而已。」

 

「他們會用電腦設備嗎?」

 

「有的人會,但大部分的阿公阿嬤還是喜歡在外面運動或是聊天啦!」阿森笑得有點勉強,他來到門口,用感應卡嗶了聲。

 

接著,雙手擱在門把上,他竟然在深呼吸。

 

一次、兩次、三次,握著門把的手微微發抖,嘴裡喃喃唸著什麼……莫禪看著他的唇形,很輕很快,但是那嘴型實在太容易辨認。

 

阿彌陀佛。

 

「需要我幫忙嗎?」莫禪一步上前,突然握住了門把。

 

「啊,沒有,這其實沒鎖。」阿森臉色有些蒼白。

 

這樣子最好叫沒什麼,冷汗涔涔,笑容僵硬──唰,莫禪一瞬間就打開門!

 

藍臻臻瞬間打了個寒顫,向後踉蹌了一步。

 

舉起右手看著自己手上的雞皮疙瘩,這是什麼東西?

 

「莫禪?」藍臻臻上前,跟著把阿森擠到後面去。

 

極為寬敞的活動中心映入眼簾,上頭的透明氣窗採光良好,光線足夠照入,但不知道為什麼……卻讓整間活動中心呈現一片死白。

 

「開個燈吧。」莫禪回首,對著僵硬的阿森說著。

 

「好、好的。」阿森嚥了口口水,藍臻臻瞅著他,這人是怎樣?

 

阿森小心翼翼的進入活動中心,感覺他不想走得太裡面,就只是在門邊按下了電燈開關。

 

咻咻咻──燈光亮起,一瞬間許多抹黑影在瞬間掃過。

 

藍臻臻圓睜雙眼,她用力眨眨眼,再定神一瞧,剛剛是不是眼花?

 

「不是。」莫禪見她表情,無奈的解答了她心中的疑問。

 

絕對不是眼花。

--
連載均為未校正版本,交稿後將由編輯校正。
新書訊息: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61515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