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這年的初冬更加寒冷,女孩裹著毯子輕鬆地盤坐在沙發
上,一手拿著手機,另一隻手往腳邊的洋芋片袋裡伸,正前
方的電視閃爍著播報新聞,她一雙眼卻盯著手機瞧。
  
  
  男人從書房走出來,就聽見客廳裡窸窸窣窣的聲響,電
視音量相當大,錫箔袋剎剎的聲音也不絕於耳,問題是從這
兒看過去,右前方低著頭的傢伙根本沒有在看電視。
  
  
  「喂,電視不看調這麼大聲做什麼?」他沒好氣的走過
來,試圖找尋遙控器,但是站在茶几旁一望,只看見滿桌滿
沙發凌亂的書、雜誌,跟一大堆零食袋!
  
  
遙控器根本不知道蓋到哪裡去了!


  「我有在看啊!」女孩抽空抬頭瞥了他一眼,「我用聽
的,只是剛好順便在看臉書而已……欸,你幫我看一下,哪
個圖案OK?」
  
  
  她揚著自己的手機對向男人,他看著裡面就是張照片,
照片上有個星座跟船的圖樣,煞是可愛。
  
  
  「左邊這張。」他指指左邊,「圖案怎麼鑲上去的?」
  
  
  「嘿……」她擠出得意的笑容,指指桌邊角落的筆電,
「看!這多方便!」
  
  
  男子蹲下身,仔細看著那隻油膩膩的手操作滑鼠,怎麼
製作出她現在的卡片圖案,然後耳邊電視非常吵,吵到他忍
不住擰眉。
  
  
  「遙控器呢?天哪,妳一定要吃成這樣嗎?沙發上都是
洋芋片屑了,還有桌上這半盒餅乾、爆米花也剩一半……」
  
  
  「哎唷哎唷我會吃完啦,而且保證清掃乾淨嘛!」她噘
起嘴,開始翻動沙發上的東西,「我搬進來前就說過,我很
會吃啊!」
  
  
  「沒說會在沙發上吃東西。」他冷冷的唸著,看著她隨
便拎起洋芋片袋就往角落扔,嘩啦一聲裡頭的碎片就倒了出
來。「哎。」
  
  
  他的沙發根本不忍卒睹,這傢伙話說得容易,洋芋片碎
片有多細小,這是三人沙發,上頭多的是縫隙,她最好是能
把這些都掃得乾乾淨淨!
  
  
  左邊找完找右邊,礙事的東西她就先往地上扔去,男人
緊握著拳忍著,千萬不要多事去幫她撿這一地的垃圾!
  
  
  「啊!找到了!」她喜出望外的喊著,從沙發縫隙中用
油膩的手抓起遙控器,「這邊!」
  
  
  梁鄀希那油亮的手指上還沾著洋芋片碎屑,握著他一直
很正常乾淨的遙控器,此時此刻遙控器竟透出一股淡淡的悲
傷。
  
  
  「妳的手指……」他搖了搖頭,「麻煩把電視音量關小
一點。」
  
  
  「噢……」她瞅瞅自己的手指,尷尬的陪著笑,「我等
等保證一起擦乾淨!家裡本來就是我負責清掃的嘛!」
  
  
  「不要逼我不准妳在沙發上吃東西。」他冷冷的撂話,
看看他應該整齊無比的客廳,現在跟食物垃圾堆沒什麼兩樣。
  
  
  「喂!這怎麼可以!」她立即發難,「你已經說不准在
房間吃東西了,這樣子我要到哪裡才能吃啊!」
  
  
  男子向左轉七十度,指向左後方黑暗的角落,「妳知道
有種東西叫餐廳嗎?」
  
  
  「不要啦!」梁鄀希切了聲,「餐廳那裡坐得不舒服又
沒電視的……」
  
  
  「妳只要有手機就能活了不是嗎?」他挑眉,「電視是
我在看的好嗎?」
  
  
  邊說,他下意識往電視瞥過去。
  
  
  「喂喂,八點到十點的電視使用權是我喔!」她嚷嚷,
「你想幹麼啊!」
  
  
  他不語,只是伸出右手比了個噓,專注的看著新聞。
  
  
  梁鄀希轉轉眼珠,看著站在身邊的男人心底咕噥,再怎
樣這屋子也是他的,讓屋主站著看電視好像說不過去厚?她
抿抿唇,趕緊伸手把靠近男人的沙發區塊清乾淨──所謂清
乾淨,只是把那邊的零食跟雜物都推到自己身邊而已。
  
  
  「喏,坐。」她瞇起眼,笑得燦爛。
  
  
  男人回頭,往下瞥了眼,那沙發上還看得見餅乾、洋芋
片屑,邊邊那黑點是巧克力跟花生吧?誰會坐這種位子啊,
她那雙眼睛這麼大沒看見嗎?
  
  
  「我褲子是乾淨的。」他涼涼回著。
  
  
  梁鄀希皺眉,心裡咒了一大堆,就一點餅乾屑屑,不是
拍拍就好了?哼,她高抬起下巴,不爽不要坐。
  
  
  新聞畫面播放著一大群人哀思的模樣,是出殯的畫面,
她有些好奇是哪個名人過世新聞得播放這麼久,仔細看著一
旁的字幕,記憶還是有點模糊。
  
  
  『吳火耀法官的告白式隆重哀淒,家屬拒絕了所有採
訪,只強調對警方的無能與抗議,事發至今數月,依舊沒有
抓到凶手,連同吳法官在內,尚有多起同僚命案也未能破案。』
電視外景鏡頭結束,切換為主播台上,『三個月前轟動一時
的連續殺人案,死者包括一名檢察官、兩名律師、還有本台
記者與友台記者,連同今日出殯的吳法官,總共六個人當時
在三天內接連死亡,死法雷同;但時過百日,警方至今連凶
器都無法尋獲,吳火耀法官的家屬於百日後忍悲出殯,希望
警方能持續緝凶,讓死者趕緊安息。』
  
  
  「啊啊……我想起來了,這是之前的新聞!」梁鄀希眨
了眨眼,指著電視機說,「原來到現在還沒找到凶手喔,我
都忘記這件事了耶!」
  
  
  「人們是很容易遺忘的。」Colby淡淡的說著,「更別說
這是三個月前的事了,法官家屬原本是堅持破案才要下葬的
吧?一拖百日沒有結果,所以還是先出殯了!一般說來,我
們的新聞記憶度是一週吧?」
  
  
  「差不多吧?」她聳了聳肩,「那也不能怪我們,我們
的新聞太腦殘了,當初這些連續命案洗腦般的連報二十四小
時,報了整整一週,看到看膩了,接著另一個新聞蓋過,大
家簡直像得到救贖咧,至少不必再看一下的新聞了!」
  
  
  「我記得這幾個人都是一樣的死因,而且全部都有關聯
吧?」老實說,連他都記不甚清,「凶手其實算膽大囂張,
深怕警方不知道他是惡意為之似的……」
  
  
  「是啊,他們好像都處理過那個帥哥變態割喉案。」梁
鄀希邊說邊把洋芋片袋拎過來,又抓了一把喀噠喀噠的塞進
嘴裡,「所以有人認為凶手可能是某個受害者家屬!」
  
  
  Colby忍不住蹙眉,怎麼又在吃啊?他回頭瞥著她,「什
麼帥哥變態割喉案?」
  
  
  「咦?你不知道嗎?」嘴巴塞得鼓鼓的梁鄀希繼續說
話,「就許惟翔啊,他都把人拖到隱密的地方強暴再割喉分
屍,保守估計他至少殺了十八個人耶!」
  
  
  許惟翔,這個名字只怕將在犯罪史上留名,他怎麼能忘
記?
  
  
  從被捕到伏法前總是毫不遮掩,用那迷人的笑容面對鏡
頭與大眾,的確擁有一張帥氣的臉龐,加上談吐幽默風趣,
要找到獵物輕而易舉;所以他總是說,是被害者挑選他,他
從不挑選受害者。
  
  
  不分男女,他對受害者施暴,凌辱強姦,讓受害者在極
大的恐懼與痛苦中死亡後,再進行分屍肢解,所有過程絕不
假手他人,並樂在其中;檢察官曾說過這絕對是個心理變態
的案例,因為凶手在述說肢解受害者的過程時,雙眼總會興
奮的熠熠有光。
  
  
  每個受害者被分解的塊數不同,記得警方光是搜集那些
屍塊,幾乎把山都翻過來,也沒有辦法做到百分之百的齊全;
一來是凶嫌刻意交代不清,或是某些屍塊他不願說,二來是
他的埋屍地點多在荒郊野外,難保不會被動物挖去叼走。
  
  
  直到伏法前,還有一具屍體連一個屍塊都沒有挖到,成
為他帶進墳墓裡的祕密。
  
  
  「我當然知道這個人,我是說加上帥哥是怎麼回事?」
他不悅的搖著頭,「這種人就是令人髮指的變態,不需要加
上美好的容詞。」
  
  
  「啊他就真的很帥啊!」梁鄀希聳了聳肩,「那是事實,
帥到一堆人還成立粉絲團,支持他呢!」
  
  
  「這就是我說最不對的地方了。」Colby瞬間沉下臉色,
「為一個變態殺人犯成立粉絲團的心態已經可議,支持他不
是更怪嗎?就因為他帥?他的所作所為就可不論嗎?」
  
  
  「他們要是會管這些的話,就不會加入粉絲團啦!」梁
鄀希兩手一攤,「這就是現實啊,人帥真好,你應該也聽過
吧?」
  
  
  邊說,梁鄀希一邊劃滿微笑向上瞅著他,Colby也是帥哥
一枚啊,溫文儒雅的氣質型男!
  
  
  他?Colby淡淡的別過頭去,外貌都只是皮相,沒什麼好
談的。
  
  
  唉,長得這麼好看,只可惜那張臉像擱在冷凍庫似的,
千年寒冰一張臉,要他笑可能會要他的命,說話做事都是平
平淡淡,一副酷樣……不過,還是帥。
  
  
  他正視著電視新聞,事隔三月,案情最終沒有任何進展,
但是也沒有再有任何新的受害者出現。
  
  
  當初經手案件的法官、記者、檢察官等人在數日內陸續
慘死,死法跟與許惟翔所殺的受害者一模一樣,徒留一大灘
血跡,接著在一週內找到被屍塊,死因全是割喉!
  
  
  他記得當時風聲鶴唳,有人認為是許惟翔模仿犯的誕
生,殺掉相關人物是為自己的偶像平反。
  
  
  但是六個人死亡後,至今沒有任何新的案件出來……如
果真是模仿犯,多半應該同為被「激勵」的變態份子,一旦
見了血就會益加興奮才對啊,怎麼會數月來無聲無息?
  
  
  「啊啊,有很便宜的旅行耶!」沙發上突然傳出歡呼聲,
「臨時有缺額!這週五到週日,三天兩夜──我想去!」
  
  
  Colby連頭都不回,沒事他只想待在家裡。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