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為什麼在這裡!她想起來了!
  
  
  經過長途的舟車勞頓,所有人都精疲力盡,連整理行
李都懶,匆匆洗了澡,倒頭就睡。
  
  
  人稱三秒小豆苗的洪筱荳也一樣,她不但不認床,就
算讓她睡沙發也能三秒就跟周公說哈囉,是不管那哪兒旅
行都相當方便的人,只不過……洪筱荳又翻了個身,今晚
有點不一樣。
  
  
  她覺得有點難入眠,倒也不是睡不著,只是相當不安
穩,老覺得浴室裡有水聲或拖曳聲,每每驚醒,看見的卻
都是地上的小夜燈;黯淡昏黃的燈映照在牆上,她迷迷糊
糊的望著牆面,不知道為什麼會睡得這麼忐忑?
  
  
  浴室裡好吵,為什麼一直有倒水的聲音,嘩啦嘩啦……
洪筱荳望著天花板,不適的想再翻身,這一次,卻發現翻
不過去。
  
  
  她,動不了!
  
  
  咦咦咦!洪筱荳僵直著身子,為什麼怎麼樣都動不
了?誰……她張口欲言,卻也出不了聲,就算想要向隔壁
的許翊真求救也徒勞無功!
  
  
  她瞪圓雙眼看著旁邊的牆,一抹黑影倏的略過,在瞬
間擋去了小夜燈投射出的黃光,但很快又恢復正常。
  
  
  誰?有人剛剛擋住了小夜燈!洪筱荳好想大叫,但是
她現在動彈不得啊!
  
  
  人影逼近,影子越來越大,洪筱荳好想緊閉起雙眼,
但是又好怕這樣一閉就看不到是什麼人了?或許、或許只
是對床的周琬瑄而已,不要想太多,她只是想去廁所……
不對,那為什麼朝著她這邊走來了!
  
  
  沙……冰冷的手自腳底伸進了洪筱荳的被裡,她瞠大
了雙眼,內心已經尖叫幾百回了!
  
  
  凍人的手帶著濕黏,一路從腳底的被窩裡往上竄,如
果能動,她現在一定已經抖個不停,因為那冰涼的手指正
貼著她的腿,一吋吋的從小腿到大腿往上……被子已然鼓
起,她知道除了手之外,有個人鑽進她的被窩裡了!
  
  
  救命──不要開玩笑了,玨寧!玨霆……快點來幫
她!
  
  
  胸前的被子攏起來了,洪筱荳下意識閉上雙眼,她不
想看!她完全不想知道那是什麼!
  
  
  她的身上有另一個人,慢爬到她的面前,在胸前的被
子完全被揭開這一刻為止,她還是無能為力!
  
  
  『是妳嗎?』聲音自面前發出,是英語,伴隨著一股
異常的惡臭。
  
  
  不知道不知道!洪筱荳在心裡喊著,這是夢、這一定
是夢……但是那冰冷的手指擱上她的頸子時,她嚇得跳開
了眼皮!
  
  
  這瞬間洪筱荳發現房裡的小夜燈不知何時業已熄滅,
一片黑暗讓她瞧不清楚,但是她知道有個人壓在她身上,
那顆頭就在她的鼻尖,詭異的是對方幾乎沒有頭髮……聲
音是女人,但是她卻近乎禿頭般的沒有太多頭髮,只有殘
餘髮絲長短不一的零星散佈。
  
  
  到底是什麼啦?她心裡有了答案,卻連猜都不敢猜!
  
  
  頸部一緊,洪筱荳痛苦的向後倒抽一口氣,為什麼要
掐她啊!
  
  
  『是妳對不對?是妳害死我的……』女人的聲音幽
幽,『妳居然還敢出現在這裡……』
  
  
  不是她不是她!洪筱荳好想掙扎,都沒有人發現嗎?
他們床上多了一個人啊!
  
  
  許翊真!洪筱荳感覺到呼吸困難,拚命的想要動,只
要動一個手指就好,她不想莫名其妙的死在這裡,不想要
被外國的鬼殺掉啊──嚓!她使盡氣力的抽了一下手指,
就在這瞬間,壓迫感全數消失!
  
  
  「喝──」洪筱荳陡然坐起身,渾身冷汗的環顧房內,
小夜燈好好的亮著,身邊的許翊真正呼呼大睡,對床兩個
連被子都踢掉了,她的身上沒有任何女人,只是被子落下
了地。
  
  
  下意識撫上頸子,剛剛的觸感清晰可見,真的有人從
腳底鑽進她被窩裡,甚至一路摸著她的腳……她立刻縮起
雙腳,好可怕,這是俗稱的鬼壓床嗎?感覺如此清晰,真
的就像有個人撫上她的腿。
  
  
  玨霆酷愛科學,他解釋過這種現象,不過是睡眠癱瘓
症,當睡眠神經癱瘓時,大腦醒過來,來不及和身體重新
連結,便發生半睡半醒狀態,夢境與實現互相交錯。
  
  
  這時全身肌肉張力最低,所以變成想動卻不能動的狀
況!但這觸感太過真實了,她甚至覺得自己快要被掐死
了!
  
  
  那聲音呢?對方真的用英文跟她說話,這種也是自己
大腦幻象嗎?天哪,照玨霆的說法,這種鬼壓床現象簡直
就是自己在嚇自己啊!
  
  
  洪筱荳彎身拾起被子,心跳得好快,她的睡衣幾乎全
濕了,起身往浴室移動,這種經驗真的一次就夠了,再多
幾次她遲早會被自己嚇死。
  
  
  躡手躡腳的走進浴室裡,抓過毛巾擦去一身冷汗,站
在鏡子前做著深呼吸,只是睡姿不良而已,沒事的,等等
再回去睡就好,不要胡思亂……
  
  
  放下毛巾,她看見了自己的頸子,洪筱荳顫抖的手往
上撫,玨霆好像沒有提過……這種所謂「大腦的幻覺」,
會在自己脖子上留下清晰可辨的指痕吧!
  
  
  她的脖子上有勒痕!天哪!洪筱荳嚇掉了手上的毛
巾,這樣怎麼可能會只是幻──砰!
  
  
  「呀!」外頭的重擊聲引起她的尖叫,她嚇得摀起嘴
巴,外面發生了什麼事!
  
  
  尖叫聲從外面傳來,然後是東西碰撞的聲響,緊接著
像是有人絆倒的聲音,足音又疾步朝著門口奔……聲音略
過了浴室門口,往門邊去了!緊接著另一組足音趕上,又
是叫聲響來,好近!近到根本就在浴室的門邊!
  
  
  洪筱荳不敢開門,她的手都已經在門把上了卻抖個不
停,那聲音不像是她認識的哪個同學,可是從頭到尾就幾
乎只有一個人的聲音……沙沙,拖曳聲從浴室經過,往房
間裡去,沒有幾秒,她聽見了驚人的鏗鏘聲,那是玻璃破
掉的聲音!
  
  
  不!常茹他們到底怎麼了!洪筱荳一咬牙,猛然拉開
門,就衝了出去!
  
  
  心跳疾速,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室平和,左右各兩張床
上的人睡得香甜安穩,靠牆的電視映著她的身影,跟她剛
剛進入浴室時一模一樣,哪有什麼混亂、尖叫、東西摔落
甚至玻璃破掉的聲音?
  
  
  胡常茹甚至還翻了個身,喉間逸出聲音。
  
  
  洪筱荳不經意的撫上額頭,她是怎麼了?現在連幻聽
都出現了?她飛快轉著眼珠子,怎麼想都怎麼不對,她想
去找陰玨寧他們,她不想要一個人待在房間裡──說時遲
那時快,腦後猛然一股力道,有人抓住她的頭髮,直接往
浴室裡拖去!
  
  
  「哇呀──」洪筱荳尖喊出聲,她伸手就往後想抓住
誰,但是頭皮好痛,她連站都站不穩,真的是仰著被拖進
浴室裡的!「救命!哇──胡常茹!」
  
  
  她扯開嗓子尖叫著,但是床上的都無動於衷,她只知
道抓住她頭髮的力道如此強而有力,拖到浴缸邊後,直接
將她轉了角度,趴跌進了浴缸裡!
  
  
  不要!她掙扎著想起身,對方一腳狠狠的踩上她的
背,將她死死踩住無法動彈,甚至使她的肋骨撞上浴缸邊
緣,疼痛難挨!
  
  
  不不不──誰!到底是誰啦!她洪筱荳平常與人無冤
無仇,為什麼要闖進她的房間對她做這種事!
  
  
  她撐著浴缸裡想起身,踩在背上的腳力道好大,她完
全無法移動身子,胸口的疼痛讓她難乎幾乎難以負荷,聽
著旋開蓋子的聲音,她側首想看,卻只看到清澈的液體澆
灌而下……
  
  
  「滋……」白煙遂起,臉上肌膚被腐蝕成煙,洪筱荳
覺得臉都要融化了!
  
  
  「哇──哇──」她痛得慘叫,歇斯底里的扭動身子,
伸手往浴缸側緣的把手伸去,「住手住手──」
  
  
  銀色的把手反照出她扭曲的臉孔……金色的長髮在腐
蝕下頓時失去光澤,洪筱荳陡然一僵:這是誰?
  
  
  她不是金頭髮啊!
  
  
  「哇啊啊啊──」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洪筱荳跳開眼皮,從窗
縫裡透出刺眼的陽光,正巧對上她的眼,刺眼的讓她別過
了頭。
  
  
  「洪筱荳,起床了啦!」身邊一顆枕頭砸過來,「妳
鬧鐘吵死了又不起床!」
  
  
  咦?她再睜眼,身邊的胡常茹連衣服都換好了,正坐
在床上玩手機。她眨了眨眼,再眨了眨,一骨碌猛的坐起
身。
  
  
  對床的周琬瑄正在擦防曬,然後胡常茹從浴室走出,
也換好衣服綁好頭髮,小指頭的黑色指尖是亮點,大家都
刻意穿著或是低調打扮,因為到國外除了第一天跟回程要
穿制服外,其他都是便服日,大家早有準備。
  
  
  許翊真這會兒正戴上一圈紫色的運動手環,上頭還鑲
著一顆鑽石呢!
  
  
  「發什麼呆啊?」胡常茹狐疑的望著她,「快遲到了,
你快點!」
  
  
  咦?快遲到?洪筱荳趕緊往床頭的時鐘看去,媽呀,
六點半了!她立刻跳起來,匆匆忙忙的衝往浴室,進去前
不忘抓過吊掛在衣櫥裡的衣服,得火速梳洗換裝,再殺下
去吃早餐!
  
  
  作夢嗎?洪筱荳對著鏡子,仔細看著自己的臉、檢查
頭髮,頸子前前後後都查了一圈,沒有任何指痕勒痕,剛
剛一切都是夢嗎?而且還是夢中夢,每一個都讓人嚇得心
驚膽顫。
  
  
  她心裡沒有辦法對那種疼痛與恐懼釋懷,那真的好像
她經歷過似的,連頭皮都隱隱作痛,那個人的力氣好大,
一扯頭髮她就完全轉過身,背部一踩就動彈不得。
  
  
  她換上格紋襯衫跟吊帶短褲,原本很期待可以穿便服
上課的興奮感此時都已經消失殆盡了,她被那個惡夢侵
擾,心像被挖走一大塊,剩下的空洞卻被死亡與恐懼填滿。
  
  
  瞥向浴缸,她才想起夢裡的是白色浴缸,但現在她們
房間浴室的卻是棗紅色的,根本不一樣。
  
  
  「洪筱荳!」門外啪啪啪的傳來不耐煩的敲門聲,「要
走了喔!」
  
  
  「啊啊!好啦!」洪筱荳焦急忙慌的趕緊衝出去,「等
我等我啦!」
  
  
  三個女孩都已經準備好了,就差她一個,幸好前一晚
她就把東西都準備好了,抓過床頭的襪子,一骨碌跳坐上
床緣,曲起膝蓋套穿襪子,其他人刻意站在門口短廊上等
她,擺明給她壓力!
  
  
  她真討厭作惡夢!可惡!抓過側背包,洪筱荳最後一
個離開房間,忙不迭的抽起電源房卡。
  
  
  門緩緩關上,發出喀噠聲響,數秒後,所有的燈都因
為失去電源而按了下來。
  
  
  除了浴室。
  
  
  水聲嘩啦嘩啦的傳來,伴隨著女人的低泣。
  
  
  『好痛……好痛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