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思索,泳池裡的水花聲卻讓她分心,在寬大泳池的另一端,還有兩個人在……戲水。

  

  

  喂喂喂,洪玫瑰瞪圓了眼,有沒有搞錯啊,那個女生都快黏到男生身上了!是哪兩個老師嗎?她尷尬的盡可能不去看那邊,專心的做完暖身運動,咚的便跳下水。

  

  

  水有點冷,她二話不說先自由式游到對面去,實在掩飾不了自己的好奇心,她想知道那邊是哪兩個老師打得這麼火熱!

  

  

  「老師喜歡我嗎?」

  

  

  咦?浮出水面時,洪玫瑰聽到第一句話是這個──老師?

  

  

  他們的確隔了十個水道遠,但是她還是聽見了!

  

  

  「噓……小聲點,妳這麼大聲別人聽見了怎麼辦?」靠在角落的男人說著,一邊往洪玫瑰這邊瞄過來。

  

  

  她心虛的即刻別過頭去,假裝根本不知道這邊發生什麼事。

  

  

  「有什麼關係?我們都成年了。」女孩子嬌嗔著說著,聲音漸小,洪玫瑰聽不清楚,但是卻可以看見男老師的手非常放肆的在女生身上摸來摸去!

  

  

  「還是不要的好!畢竟是師生。」男人刻意讓女孩子背對洪玫瑰,怪了,這不是教職員才能使用的場所嗎?為什麼會有學生進來?

  

  

  那個女孩一看就知道是繁星娃娃洪玫瑰,身材真是一等一的好啊……可惜就是沒有機會,要不然的話……

  

  

  「你在看哪裡?」眼前的女學生扳過他頭,「居然在看別的女生。」

  

  

  「沒有的事。」他笑著。「妳很主動喔!」

  

  

  「沒辦法,人家不會游泳嘛……」女孩子貼上了老師的身子,「有人跟我說……只要我讓老師滿意,老師就能讓我過?」

  

  

  男老師挑起嘴角,看來是別的女孩子告訴她的,「那對方有跟你說,要做什麼事才能讓我滿意嗎?」

  

  

  「不知道。」她噘嘴搖了搖頭,「不過老師要我做任何事,我都願意……」

  

  

  男老師笑吟吟的望著眼前美麗的女孩,他在學校物色了這麼久,怎麼沒注意過這樣豔麗的女生呢?妖冶性感,胸前的偉大讓人心癢難耐,身材更是渾圓飽滿,照理說,學校的美女應該都在名單裡啊!

  

  

  「我雖然比較喜歡被動型的,但是主動送上門的我也不會推遲。」男老師挑起眉,「這裡有人,我們改天約個地方。」

  

  

  「那我的成績……」她擔心的是這個。

  

  

  「放心好了,體育一定過。」男老師挑了她下巴,「只要妳讓我……滿意。」

  

  

  女孩亮起一雙明眸大眼,既是嬌羞又是欣喜的低下頭,男老師望著她,其實現在就已經血脈賁張!這種類型的女孩倒是第一次遇到,在他們的「名單」裡,還沒有這麼積極主動的。

  

  

  「有多少像我這樣的學生呢?」女孩子冷不防問了,這聲音揚了高,「為了成績不惜一切的」?

  

  

  咦?這句話洪玫瑰聽清楚了,怎麼突然變大聲了?她剛剛偷聽半天都聽不見耶!

  

  

  「欸……說什麼!」男老師嚇了一跳,她怎麼這麼大聲。

  

  

  「差別只是在於自願與非自願而已對吧?」冶豔的女孩神情漸冷,瞪著男老師,「你們殘害了多少人……」

  

  

  「妳……妳在胡說八道什麼!」男老師惱羞成怒,這女生成績是不想過了嗎?他怒氣沖沖的轉身,握住梯子就要往上。

  

  

  「想去哪裡!」

  

  

  說時遲那時快,那女生頭髮倏的變得又長又靈活,居然由後圈住了男老師的腰際──媽呀喂!洪玫瑰當場僵在泳池,那個不是人啊!

  

  

  老師被捲進了水裡,那女孩跟著潛進水裡,將老師緊緊壓進池底!

  

  

  男老師驚恐的望著眼前妖豔的女孩,曾幾何時已經變成駭人的容貌,殘缺不全的臉部,皮肉撕裂,左臉頰一整塊都被撕扯下來,嘴唇也不復在,原本光滑的肌膚上全是傷痕累累,有見骨的洞、有血肉模糊的肌肉,甚至有清楚的咬囓痕跡!

  

  

  『你不是想要我嗎?』女孩笑了起來,一口斷牙襯在無唇的嘴下,『我們現在就開始吧……』

  

  

  「唔唔……」男老師恐懼的搖頭掙扎,空氣不停著從肺裡流失。

  

  

  『你喜歡什麼招式?喜歡我喊你主人嗎……』女孩雙眼迸出殺意,『這麼喜歡玩弄女孩子,我就讓你滿足到底……』

  

  

  她往下望,看向了男人的兩腿之間。

  

  

  不……男老師拼命的想往上游,但是卻完全無法抵抗這個……女鬼的氣力。

  

  

  『萬惡之淵藪……』她冷冷的笑了起來,伸出殘缺又腐爛的手,直往下探。

  

  

  僵在泳池裡的洪玫瑰縮在角落裡,她動不了,水好冰……幾乎是凍徹心扉,那個是女鬼嗎?是剛剛認錯人的那一個嗎?她把老師扯下去做什麼?他們也下去太、太久了吧?

  

  

  「哇啊──」

  

  

  冷不防的老師從水面竄了出來,伴隨著是淒厲的慘叫。

  

  

  「呀──」洪玫瑰跟著尖叫出聲,眼睜睜看著老師驚恐的望向她,圍繞著他身邊的水花……是紅色的。

  

  

  下一秒,他又被什麼東西扯了下去!

  

  

  走!馬上離開!洪玫瑰立刻旋過身子,翻身要離開泳池!可是……她的腳……洪玫瑰回身望著,為什麼頭髮纏住了她的腳!

  

  

  咚的一聲,她被扯進去了!

  

  

  好冷……天哪……洪玫瑰緊閉上雙眼不敢睜開,直接往池底沉去。

  

  

  『看清楚……男人都是什麼東西……』聲音在水裡迴盪著,『全部都該死!每一個……都不會放過!』

  

  

  不不不……這跟她無關啊!她是女生!她是──

  

  

  「唰!」一雙手扣住她腋下,瞬間就被提拉起來,洪玫瑰離開了水裡,狼狽的滾在池邊猛咳嗽。

  

  

  乾淨的浴巾立刻覆上她的身子,將她緊擁入懷。

  

  

  「沒事了!沒事了!」

  

  

  洪玫瑰大口喘著氣,難受的仰起頭,見到的是熟悉的玄貐,咬著唇就撲進他懷裡。

  

  

  玄貐從口袋裡拿出一只金色的掛符,直接往水裡扔去。

  

  

  『嘎呀──』有東西立刻從水裡竄升而出,像水蛇般在半工中扭動飛行,唰的往更衣室裡衝去。

  

  

  緊接著是一陣喀啦的巨響,甚至有東西從天花板掉下來,洪玫瑰又嚇得顫了身子,玄貐改由雙臂緊緊環抱。

  

  

  「別怕……沒事了。」

  

  

  剛剛青色的池水宛如沼澤,現在已經恢復了泳池的清澈,只是……說沒事也不夠中肯,因為藍色的池水現在已經化為血紅。

  

  

  「噗嚕。」一具屍體面朝下的浮了上來。

  

  

  玄貐闔上雙眼,他的預感果然成真,畢業前的寧靜是越來越遠了……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