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警官,妳怎麼了?也摔著嗎?」李警官吃吃的笑了起
來,「我們好端端的離開了隧道,隧道口都擺在眼前呢!」
  
  
  
  「這條隧道有十公里長,你認為我們剛剛走的那一段有這麼
遠嗎?」閻皓羽再指向上方兩公尺高的出口,「而且剛剛隧道裡
破裂,出現大量血水,淹沒了地面,為什麼沒有一路滴下來?」
  
  
  
  照理說,依照他們所站的位子,那血水應該要如涓瀑般滴落
吧!
  
  
  
  員警們立刻暗自啊了聲,他們竟然忘記是走路進隧道的,一
時還以為自己是開車進入隧道,被凌亂的車陣擋下,再跟著往外
奔出呢!
  
  
  
  「對啊,我們是用走的……沒有半小時吧?」大熊警官看了
看錶,「我們是……咦?怎麼還是兩點半?」
  
  
  
  「怎麼可能!我們下車時就兩點二十了,時間表我登記的
耶!」李警官搖了搖頭,逕自舉起右手,「你錶要換電池
了……」
  
  
  
  他的聲音在望見自己的錶時漸歇,這逼得大家紛紛有手錶的
看錶、沒手錶的翻手機,時間幾乎一致,都是兩點三十餘分。
  
  
  
  問題是,在隧道口外時,就是這個時間了。
  
  
  
  「時間停止了。」莫言簡單的做了結論,「閻警官說的對,
這裡不是隧道的另一側,我們來到了另一個空間,就像那些失蹤
的人一樣。」
  
  
  
  「什麼?」張珮娟嚇得刷白臉色,尖叫出聲,「我們也……
也失蹤了?」
  
  
  
  「八九不離十。」莫言邁開步伐開始走動「不過你們不是要
找人嗎?這裡應該能找到吧!」
  
  
  
  張局長臉色泛青,這年輕帥哥在說什麼?不同於一般的空
間?學理上能有這種事嗎?
  
  
  
  「閻警官!」張局長厲聲的叫著閻皓羽,「這位先生是不是
摔傷腦子了?他在胡言亂語些什麼!」
  
  
  
  閻皓羽定定的看著官階比她高的長官,露出一個無奈的笑
容。
  
  
  
  「長官,目前的狀況連我也無法以科學來解釋。」她頓了一
頓,「除非,有人想回隧道去確認一下。」
  
  
  
  回隧道?光聽見這個提議,就有種陰風颯颯的感覺,人人都
望著那漆黑的隧道口,但是誰也沒有勇氣回去。
  
  
  
  員警們不可思議的相互張望,他們該怎麼辦?回頭沒有勇
氣,往下走呢?還是只能往下走了。
  
  
  
  「你一開始就知道進隧道會這樣嗎?」閻皓羽快步的走到莫
言身邊,狐疑的瞥了他一眼。
  
  
  
  「不知道。」他由衷的說,「但是我知道進來沒好事……我
警告過你們了!」
  
  
  
  「我不在意,我是為了幫阿豪。」閻皓羽倒是沒有懼色,跟
著一起在空蕩的柏油路上前進。
  
  
  
  年紀小的高中生,現在幾乎是打頭鎮的走在最前面,他一邊
走,一邊喊著同學的名字;從莫言口中確定這兒可能是大家都失
蹤的地方後,他就變得很積極,希望可以快點找到同學。
  
  
  
  窒悶的空氣,未能流動的風,異樣的灰色天空,這裡究竟是
怎麼樣的地方?
  
  
  
  「咦?有人有人!」葉人豪忽然驚喜大叫,跟著往前奔去。
  
  
  
  「攔下他!」莫言情急大喊,閻皓羽立即闊步而出,她跑得
飛快,沒幾秒就歹到了興奮過度的高中男生。
  
  
  
  莫言慢條斯理的走到葉人豪身邊,瞪了他一眼,搞不清楚狀
況的小子永遠在橫衝直撞;往前看去,他正巧與人四目相望
  
  
  
  這兒的路寬敞多了,路旁有兩三戶人家,屋子比馬路高出一
公尺有餘,靠近馬路的地方是院子,有曬衣竿、有一小片田園;
正有位太太在外頭晾衣服,衣服剛上竿呢,另一個小女孩雙眼眨
巴眨巴的望著他們。
  
  
  
  「真的有人……」閻皓羽喃喃唸著,欣喜的笑了起來。
  
  
  
  如果真的是人的話……莫言持強烈的保留態度,認真的盯著
那對母女瞧。
  
  
  
  不過有人心急,略過他就往前去。
  
  
  
  「太太!這位太太你好!」張珮娟小跑步的來到人家院子
邊,「您好,我是西森電視台的記者,可以訪問妳幾個問題
嗎?」
  
  
  
  「啊?」才剛把被單披上去的太太一怔,旋即躲進被單裡,
「哎喲,不要拍不要拍!」
  
  
  
  「好好,不拍!」張珮娟趕緊回頭叫王政把攝影機照向小女
孩,「請問一下,最近這裡有發生過什麼事嗎?妳知道有遊覽車
失蹤的事嗎?」
  
  
  
  「失蹤?」太太愣了一下,「啊!妳說那個什麼高中的畢業
旅行喔!」
  
  
  
  咦?她知道!這話一出口,連張局長都飛快地衝至,李警官
則熟練的把張珮娟移開,大熊警官直接擋在王政的攝影機前:
「警方辦案,請不要防礙。」
  
  
  
  哇咧……剛剛還躲在最後頭,現在立刻變成警方辦案了?
  
  
  
  莫言不由得看向身邊的閻皓羽,她倒是不動如山,站在遠處
觀望。
  
  
  
  「太太怎麼稱呼?」張局長亮出警徽,「我是警察,想請問
一下關於遊覽車的事。」
  
  
  
  王太太這才從被單裡探出一顆頭來,望了望警徽,再緊張的
確定攝影機沒對著她,才吁了口氣走出來。
  
  
  
  「車子有來啊,壞掉啦!差一點給他摔下去呢!」那太太指
著遠處的方向,「我們好多人來幫忙,把車子移到前面去了!」
  
  
  
  「移到前面?」所有人往所謂的前面一瞧,只是條蜿蜒公路
啊!
  
  
  
  「移到二十七號那邊了啦!」王太太的手不停指著,「我們
那邊住比較多人,里民活動中心的廣場可以停下一大台車!」
  
  
  
  「謝謝!我們立刻過去!謝謝妳的配合!」張局長用力一點
頭,回首吆喝。
  
  
  
  「咦?等一下等一下!」王太太忙著叫停,「你們現在是要
去哪裡?」她很認真的居高臨下,左顧右盼一會兒,「啊警車
咧?」
  
  
  
  「呃……我們是走過來的,車子進不來……」李警官邊說,
邊想起隧道裡的異象,這麼多天不見車子通行,這位太太沒覺得
奇怪嗎?
  
  
  
  「妖壽喔!你喏用走的喔,走到天黑都走不到啦!」王太太
咯咯笑著,有點像鴨子唱歌,「我們這裡一號差很遠的!不要看
我這裡是三後,一號在上面捏!」
  
  
  
  哦~張珮娟趕緊叫王政往上拍拍,說的也是,看著前無古人
後無來者的狀況,下一戶人家不知道有多遠。
  
  
  
  「那怎麼辦?我們還是得找到人啊!」大熊警官粗里粗氣的
問著,嚇得小女孩立刻躲到媽媽身後去。
  
  
  
  「我衣服還沒洗好,我叫人來載你們啦!」王太太倒是大
方,「先進來喝杯茶啦,我叫里長他們開車過來好了!」
  
  
  
  「啊……那就謝謝了。」張局長微微一笑,也不跟王太太客
套,率領著下屬就走了進去。
  
  
  
  張珮娟哪可能放過這個機會,亦步亦趨的跟著走,不時的叫
王政一定要捕捉精彩鏡頭;然後馬路上就站著跟外人似的三個
人,兩個神色凝重,一個丈二金剛摸不頭腦。
  
  
  
  「表姐,他們都進去了耶……」葉人豪狐疑的歪了頭,「好
奇怪,大家如果沒事為什麼沒有打手機給我們?」
  
  
  
  「你剛不是說這裡是特殊的空間?」閻皓羽沒在理葉人豪問
話,「那位太太是人嗎?」
  
  
  
  「這真是個好問題。」莫言挑了挑眉,露出一抹笑,這真是
個連他都無法判定的空間。
  
  
  
  剛剛那位王太太甚至是小孩,都具有完整人類的模樣,沒有
惡臭、沒有任何鬼怪的姿態,至少在他這雙陰陽眼之內,她們是
再正常不過的人。
  
  
  
  那如何解釋這個地方?難道空間曲折是在隧道內?他們以為
走了半小時的路,事實上真的走完十公里,只是因為裡面有空間
異狀的出入口,加上漆黑一片,導致錯亂?

    全站熱搜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