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沛海早知道的伸出手扣住她肩膀,「都多久了妳要追什麼,他上樓後左轉右轉,往哪個樓梯口?上或下?妳要怎麼找啦!」

 

「喂喂……」被鎖住肩胛骨的武曉愛超不爽,扭著身子就要出手了。

 

「鬧什麼!」谷沛海及時鬆手,還順勢抓住她出拳的手,「理智點!妳真的需要一點甜的。」

 

「嘖!」武曉愛扭開手腕,莫名其妙的無名火腹中燒。

 

不知道是氣自己還是氣謝宜芊,或是氣那個逼她到絕鏡的原因。

 

吳小菲很快地找到唯一有賣乳酸飲料的販賣機,就位在行政大樓四樓的邊角,學校裡每個販賣機賣得東西雖說差不多,但有些限量品反而成為一種樂趣,大家會特地過來購買。

 

「我沒帶錢。」吳小菲倒是大方的直接說,他們是被導師叫出來的,沒帶錢在身上啊。

 

「我有我有。」江耿謙撈著褲子裡的零錢,他沒帶錢包的習慣,錢都扔在所有能裝的口袋裡。「妳喝乳酸,谷沛海咧?」

 

「可樂,謝謝。」谷沛海指指上排左邊的可樂。

 

「綠茶吧,梅子的!」武曉愛倒是興奮,在校偷喝咖啡因飲料會有種快感。

 

乳酸飲料滾下來,江耿謙撈起就直接往吳小菲扔去,沒一公尺距離她自然接得神準。

 

「炫耀什麼啦!」吳小菲嘟嚷著,「你回頭丟給風紀跟曉愛才叫厲害。」

 

「喔喔!」谷沛海笑著,開始移動,「我跟武曉愛站開了喔,江耿謙!」

 

嘖!江耿謙聽著聲音從左後移到右後方,武曉愛更乾脆,原方向往後,站得老遠,就看江耿謙扔不扔得到。

 

「我在這裡喔!」她高喊。

 

「你們這太誇張了吧,好像很遠耶!」江耿謙還真的沒轉頭,盯著販賣機瞧,「風紀在我斜後方……武帥在西邊……」

 

「西什麼邊啊,這麼難唸!」武曉愛唸叨著,「我往操場,谷沛海在保健室!」

 

吳小菲眨了眨眼,「真不公平,我這麼近一下就拿到了,要不然我也可以說我在、在……化學實驗室咧!」

 

「妳閃到角落啦!」江耿謙不客氣的伸出右手叫她退後,她會妨礙他扔球……飲料。

 

「喂,說好破掉算你的喔!」谷沛海還有空先聲明!

 

「喂喂!是你們要接好吧!」江耿謙邊說時按下了可樂,保健室的確在谷沛海的方向,只是位在一樓的另一端,武曉愛這種形容很貼切,至少他可以建構印象。

 

握著可樂,江耿謙從面前往頭底上方拋出,一道完美的弧現往後──啪!

 

谷沛海伸長左手準確接住,亮了雙眸看向武曉愛。

 

「哇喔,不錯唷,江耿謙,距離算得很準耶!」武曉愛可有點刮目相看了,「谷沛海連一步都沒跨出咧!」

 

「嘿嘿!」江耿謙可得意了,但沒有因為太開心就回頭,他沒忘記還有一瓶梅子綠要扔。

 

從飲料口拿起梅子綠,左耳聽著武曉愛的擊掌聲,武帥背後再過去就是操場了,她站得比谷沛海還遠,所以力道要再更大……可是她的梅子綠也更重啊!

 

「加油!」吳小菲在旁緊張的喊著。

 

「別讓它落地啊!」江耿謙一邊喊,直接用力將瓶子往左邊拋出。

 

較之於扔給谷沛海的拋物線,扔給武曉愛的力道又直又急,事實上力道過大到幾乎要略過武曉愛頭頂、然後可能直接撞破玻璃,還真的飛到了操場。

 

不過武曉愛再怎樣也是武術館的後人,憑江耿謙的力道還不至於難得倒她,她原地躍上抓住梅子綠,帥氣的落地,引得吳小菲一陣激烈掌聲。

 

「喔喔,帥呆了!」吳小菲開心的高喊,「江耿謙,你丟太高了啦!」

 

「咦?」江耿謙鄭才趕緊回身看去,武曉愛扭開梅子綠對他豎起大姆指,「哎呀,沒掉地就好啦!」

 

「靠,那是我機靈好嗎?」武曉愛得意的昂首,「快點,你還沒喝咧……啊,我來扔好了!」

 

「你、們、在、做、什、麼……」低沉的聲音驀地從谷沛海身後響起,他嚇一跳的回身,結果居然是導師!

 

啊咧!江耿謙趕緊正首裝乖的投飲料,武曉愛不敢迎視眼神的回到販賣機邊,谷沛海拿著可樂朝向張圓圓頷首,意思是我們只是在買飲料而已,就要回教室了喔!

 

抓起自己的雪碧,江耿謙拉過吳小菲趕緊繞過販賣機朝自己教室的方向走去,谷沛海一個字也沒吭跟著往前,導師一雙火眼金睛瞪著他們,居然在這裡玩什麼飲料投球!

 

「真嚇死人了,導師不是在裡面開會嗎?」吳小菲吐吐舌。「幸好沒有把飲料砸到地上。」

 

「開什麼玩笑,我們哪會讓飲料掉地?」武曉愛倒是得意,「不過如果讓江耿謙接的話那就不一定。」

 

「喂!」江耿謙沒好氣的唸著,「起碼我扔得很好好嗎?」

 

「下次我也要站遠一點。」吳小菲深深覺得她沒玩到好可惜。

 

一行人下了樓梯,要走回自己的教室棟,現在是上課時間,警車停在校園裡,工友洗刷著剛剛謝宜芊跳下的那塊地面。

 

這讓武曉愛又停下腳步。

 

「自殺的靈魂有兩種結局。」武曉愛幽幽的說:「一種是不知道自己已死亡,不停重複跳樓的動作,一種是必須先下去受處分……謝宜芊知道的!我跟她說過!」

 

這一年來學校發生許多靈異事件,全校都知道武曉愛有辦法協助處理,謝宜芊也好奇的問過她相關事宜,她跟她說過啊!多少靈魂不知道自己自殺身故,數百年都在同樣的地點不停重複自殺的過程,飽嘗那份痛楚。

 

就算清醒的人,也必須先下地獄,釐清為何放棄自己的生命!

 

按情節輕重或有刑罰,不可能平安進入輪迴的啊!

 

「我們只能靜待調查結果,但感覺……萬一謝宜芊真的是自殺呢?」谷沛海希望她有心理準備。

 

「我不管她是自殺還是他殺──」武曉愛捏緊飲料罐,「叫出來問問就知道了!」

 

谷沛海狐疑數秒後,瞬間驚異的亮了眼神──召魂?


※新書資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991612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創作者介紹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