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雷鳴威的的確確被嚇住了

    「是繼父,一個大我四十歲的男人。」想不到,說這段故事是這麼的難捱
「他說他很愛我,很寵我,我也愛著他….」

    「妳母親知道嗎?」他有點想看看那個男人,居然可以同時迷惑母女

    「你聽我說完,讓我一口氣說完…….」他不是想知道嗎?何必一直打斷
她!?「那年我十八、九歲,陷入戀愛的漩渦中,初嚐戀愛的滋味;我和繼父一直
秘密的在一起,但是就是沒有任何肌膚之親….直到有一天,水潑濕了我的衣服,繼
父就緊緊的抱住我,開始………..」

  曉泱有點尷尬的說不出口「可是在緊要關頭時,媽媽回來了!!」

  這叫做捉姦在床!! 

    「妳父親大概沒有保護妳吧!?」什麼叫悲戀?就是沒啥好結果的戀愛「
他怎麼說。」

    「他沒有說話,只是開始哭,然後一副哀憐的樣子問我:為什麼要勾引
他?」曉泱的聲音淡淡的,是為了掩飾那哽在喉間的悲傷「母親二話不說的打我,
然後繼父也只是坐在一旁,向母親懺悔,說當我脫盡衣服,緊緊的抱住他時,讓他
無法招架……」

  雷鳴威倏的抱過曉泱,將外套覆在她頭上。

    「不必再說了,我不該逼妳說出來的,這要忘掉不容易。」這就可以解釋
她為什麼沒和父母同住了「在大衣下盡情的哭,妳大概沒把這件事發洩完畢吧!?」

    「不甘你的事,我不會在你的面前哭的!!」貓哭耗子假慈悲!!曉泱想
把外套扔給雷鳴威,又被他摟進懷中「放…..」

    「那我去買杯飲料,妳一個人哭總可以啊!?」說著,雷鳴威就遠離了

  她愛那個繼父相當的深,所以恨也就相對的深刻;對於男人的不信任……..及
親人的背叛……聖女受的傷還真是不淺呀!

  望著雷鳴威遠離的背影,曉泱的淚還是沒有滾落,外套口袋傳來震動,他居然
大意到把手機留在外套裡。拿出手機的曉泱,猶豫著要接不接,螢幕上顯示著:
Daring來電。那是誰?曉泱沒有接電話,直到螢幕上顯示有人留言。

  曉泱不客氣的聽取留言,對方是一個嬌滴滴的吳儂軟語,開口叫了雷鳴威『親
愛的』,後頭的話是問他『把到那個聖女沒有』。

  真是有意思。

  他不但是在玩她,還把她當作一個遊戲………甚至還想揭她的瘡疤,他那顆陰
險狡詐的心,居然可以翻譯為『愛妳的心』。

  曉泱一抹悲笑,將外套留在堤防上,單薄的身影走向不知名的黑暗中。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