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對每一個女人都這樣嗎?」曉泱撩起髮絲,風刮的她難受「這樣她們會跑
光光喔!」

  「妳就錯了,世上奇怪的還不只男人。女人嘛…..你越不理她,她就越想得到
你,巴在你腳邊說什麼也不肯放手。」這是他的切身之談,他沒給過任何一個女人
承諾,可是那些女人說什麼也要賴著他「而且一旦有了親密關係後,她們就以為一
切定案了;天天左等右盼,就期待男人會再出現。」

  「喂喂喂,你怎麼這樣,要真心對一個女人才可以有親密關係呀!不然就不要
沾人家!」真是,這種人還真是摧花手「要不然就跟她說明,省得她老是等下去。」

  「有意思!賣出自己處女之夜的女人,居然教訓我………..要有真心才能上床,
嘖嘖!!」這是她的心底話嗎?如果是這樣,那她賣出自己時又是怎麼想的呢?

  曉泱噤了聲,她知道自己口無遮攔,說了不該出口的話。

  尷尬四起,她才發現到自己跟雷鳴威的距離近的有點誇張,慌忙想離開雷鳴威
的半懷抱,卻被他一把拉向前;那張檀口正要罵些什麼時,雷鳴威就大方且自然的
把自己的唇送了上去。

  只是蜻蜓點水,四瓣柔軟相觸了幾秒鐘,卻讓曉泱完全脫離了現實。

  很麻……剛剛發生了什事?她想離開,想後退,然後雷鳴威不許的將她拉了向
前,她正想罵人呢,想罵些什麼……罵些什麼…….

  「我喜歡妳,史曉泱。」雷鳴威綻開了得意且滿足的笑容「妳真讓我著迷。」

  還有…..好奇。

  這句話經過慎思考量後,決定刪除。

  「你…..吻我…..?」曉泱下意識的撫摸唇下的熱燙「我…..你……怎麼可
以……

  「為什麼不可以?因為我喜歡妳呀!」雷鳴威說起話來還真大言不慚「反正又
不是深吻,而且深吻妳都經驗了,還怕這蜻蜓點水?」

  『深吻妳都經驗了,還怕這蜻蜓點水?』

  他怎麼知道她有經驗的?!不要告訴她……連這種事都查的出來。

  曉泱打掉雷鳴威伸上的手,跳下了堤邊。     

  「你怎麼知道我有經驗?」就算是高蒨瑜,也不知道那段刻骨銘心的往事「誰
告訴你的!?」

  「妳告訴我的呀!今天早上妳的反應就告訴我,妳談過一段令人痛苦的愛戀!」
她還真是刺激,看來他非得好好套套那段往事不可「我不會猜錯的……」

  自以為是!!

  曉泱轉身就走,雷鳴威並沒有想追上前的意思。因為曉泱身上是身無分文,淡
水離台北又有一段不小的距離,不管這兒交通有多方便,她都沒辦法回家的…….除
非,她願意花個幾百元外加賭上自己的生命安全,招部計程車回去。

  果不其然,在不遠處,曉泱已經停了下來。

  「有什麼好生氣的?事情過了就算了,妳真把他刻在心裡頭,怕只怕難受的是
妳,傷不到對方一丁點的。」通常女人笑著說分手後,都會在半夜哭著詛咒他去死
「我很想知道是哪一個目光如豆的笨蛋,居然放棄了一個聖女。」

  「我不是什麼聖女!」曉泱冷冷的回應那些大家給她起的封號「你若因為我是
聖女而喜歡我,那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因為聖女而喜歡妳?」雷鳴威失聲而笑,笑的曉泱一愣一愣的「妳要真是那
種聖女呀,連個感情不帶,或是感情不分輕重的,我才懶得理妳咧!」

  「喂……..?那你是喜歡我哪裡呢?」曉泱斜看著雷鳴威,問上了問題核心「
我不記得我們之前認識,你的追求及出現都讓我措手不及。」

  「喜歡這種事是說不上來的,我只能告訴妳,喜歡就是喜歡。」雷鳴威大手向
外一攤,說的天經地義「對妳,我一看到妳就喜歡妳,無來由的喜歡。」

  『喜歡就是喜歡,我一看到妳就喜歡妳,無來由的喜歡。』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