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好,不妙。」

 

男人才剛按下電梯鈕,耳邊就傳來碎碎唸的聲音,他穿著白T,外面罩了件紅蘇格蘭格子衫,很自然的站在電梯前,等待上頭逐漸減少的數字。

 

身上背著潮包,等等準備去看場電影休閒一下,只是老爸託他「順路」拿件東西過來給人,這路超順的,一南一北,順到他得花一小時還一句話都不能拒絕。

 

「哎呀呀,糟啊!」隔壁的男人側著身凝視著他,愁容滿面不說,還多了些悲傷的眼神,「這下完了,你糟糕了你。」

 

男人依然正眼不瞧,直視著前方,好不容易等到電梯到達,趕緊步入其中。

 

這台是特殊專屬電梯,旁人坐不得的,他剛剛可是按壓指紋才能搭乘,其他人看得一愣一愣的,只能目送他走進。

 

好不容易等電梯門關上了,他不由得用眼尾瞥了跟進來的傢伙一眼。

 

「哎呀呀,聽我一席話──」那乾瘦的男人依舊滔滔不絕,「你今年歲數逢九,流年不利,只怕會大難臨頭啊!」

 

唉,吵死人了。男人蹙著眉,是有完沒完啦?怪了,這台電梯應該可以杜絕這種傢伙進來啊?

 

「真聽不到嗎?」乾瘦男人失望的說:「照理說搭這台電梯的都應該聽得見我說話啊……太可惜了,只怕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逢九必衰──呃啊!」 

 

砰的一聲,碎碎唸的臉立刻被推到電梯牆上,男人隻手掐他的頭狠狠就往牆上撞,絲毫不留情面,砰砰砰!

 

「啊啊啊……你、救命……」乾瘦男人求饒著。

 

「我流年不利?逢九必衰?聽你一席話?」他抓著男人頭髮往後拉開了牆壁,再狠狠重新往牆上撞著,「我、現在在聽,可以開始說了。」

 

咚咚咚咚,整座電梯震盪不已,感覺都快壞了。

 

「啊啊……我沒說錯啊,你大難臨頭頭頭頭頭了……」乾瘦男人哭喪著臉,臉骨都快被敲爛了,「如果你可以唉唷,供養我的啊啊啊……我哇啊啊就可以……」

 

叮,電梯總算到了,乾瘦男人簡直謝天謝地,否則他的頭就要被他敲爛了。

 

「我勸你最好滾,這層樓不是你該來的地方。」男人睨了他一眼,看著電梯門緩緩打開。

 

一打開,肅殺之氣立即傳來,一隻穿著蛋黃哥圍裙、站著的海豹非常不滿的瞪著他。

 

「我說莫先生!好好的電梯你有必要這樣損害嗎?」這真的是隻會說話的海豹,邊說話邊氣得鬍鬚亂擺,再用那尾巴扭呀扭的往電梯裡去,「你拿這種髒東西往電梯牆上撞對嗎?」

 

唔,乾瘦男好生無辜,他是髒東西?

 

「姑姑在嗎?」莫禪根本沒搭理海豹,逕自往裡走去。

 

「姑──」海豹倒抽一口氣,這小子怎麼永遠不怕死啊!

 

通過外頭的會客廳,穿過走廊後步了進去,辦公室氣氛有點嚴肅,莫禪緩下腳步,他沒想到有客人在,只怕正在談生意。

 

一個西裝筆挺的中年男人神情哀淒且嚴肅的坐在沙發椅上,豔麗無雙的女人穿著緊身皮革洋裝的坐在他對面──那是高台區,而下方卻站著另一個相當亮麗的女孩,渾身散發著我愛錢我愛錢我就是愛錢的光輝,化成灰都很難讓人忘記。

 

聽見他的腳步聲,就站在甬道口的馬尾女孩瞥了過來,這一瞥可不得了,她先是皺眉,然後明顯得露出嗤之以鼻的神情。

 

「我知道了。」紅髮女人微微一笑,手上的鞭子輕打著,「這件事我們會全力協助的。」

 

「謝謝。」中年男子誠懇的說著,「這件事真的不能再繼續,我都不敢想像,她的勢力究竟到什麼地步。」

 

「放心,我會即刻派人調查──」紅髮女人悠哉的端起咖啡杯,「莫禪!」

 

咦?

 

莫禪才剛走出甬道口,真不愧是姑姑啊,馬上知道他來了,「姑姑,爸要我拿──」

 

啪!餘音未落,女人手上的長鞭毫不客氣的揮了過來,要不是莫禪眼明手快側身閃過,只怕那鞭就要將他迷人的臉龐劃出道血口了。

 

「你剛叫我什麼?」女人站起身,對面的中年男子瞪大雙眼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厚,女王,女王大人!」莫禪實在冤枉,「妳是我爸的姊姊,我沒叫妳姑媽已經很──」

 

啪!啪啪啪!女王毫不客氣的左一鞭右一鞭,揮得莫禪根本無處可逃,他充其量只能護住臉,身上可是鞭笞處處。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站在旁邊的女孩笑得放肆誇張,巴不得他被鞭到體無完膚似的。

 

「喂!笑屁啊!」莫禪不爽的說:「是說為什麼我會在這裡見到妳啊,愛錢鬼!」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呢?」藍臻臻挑高了眉,「死、妹、控!」

 

「妳叫我什麼!」莫禪怒眉一揚,這混帳女人!

 

「吵什麼!」一鞭揮進他們兩個中間,女王倨傲的瞪著他們,「這裡是什麼地方?鬼僕事務所豈容你們放肆?」

 

哼!嬌豔的女孩立即撇過頭去,誰想跟死妹控扯上關係啊,她今天來可是有目的的!

 

「董先生,不知道這項工作是否可以交給我?」藍臻臻立即趨前,對著平台上的中年男子露出美麗的笑容,「我知道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也很善長調查與潛入。」

 

董昇豪轉過身,對這如模特兒般耀眼的女孩相當陌生,「女王,這是事務所裡的員工嗎?」

 

「不是,她……算是一個工讀。」偶爾有事時,會派CASE給她做。

 

因為藍臻臻這個人,什麼死人骨頭錢都要賺!

 

她是柏安芯的同學兼室友,而安芯正是莫禪無血緣關係的領養妹妹;藍臻臻畢業於護理系,具有護理師資格,但是卻沒有與安芯一起成為白衣天使,因為她嫌護理師太累、錢難賺,還要被羞辱偶爾還有被揍被告的風險,與其如此,做其他工作都比當護理師來得強!

 

模特兒是工作之一,藍臻臻擁有一百七十二的高挑身材,纖腰不盈一握,豐滿的上圍,嬌豔如花的臉龐,還有修長迷人的長腿,扮相多變,可以性感可以清純,配合度極高,是非常受人喜歡的模特兒。

 

除了模特兒工作外,為了賺錢,她還擺攤賣東西,只要能賺錢的事她都幹,完全是個視錢如命的傢伙,恨不得一天有三十六小時!

 

「呃……妳說妳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董昇豪很是懷疑。

 

「我是梁鄀希的朋友。」藍臻臻飛快地把梁鄀希名字搬出來,「之前關於吳岱芳的每一次事件,我全部知之甚詳,她對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啊……梁鄀希!」聽見這名字,董昇豪果然立即起身,「妳是梁鄀希的朋友?!」

 

「是的,從山裡古剎事件、百年校舍、孤島殺戮一直到……」藍臻臻頓了一下,留意董昇豪的神色,「女星劉知儀等事件,我全都明白,也知道董先生想要一個答案,阻止吳岱芳的行為。」

 

「是!」董昇豪非常肯定的點頭,嚴肅的望著她,「但是妳、妳只是個年輕女孩……」

 

「鄀希能做的事我更能做。」藍臻臻趕緊毛遂自薦,「我撞鬼也遇過鬼,跟著室友遭逢了不少事,甚至還差點被奪舍過,我不畏懼也不退縮,而且我跟吳岱芳沒見過面,她也不會知道我跟鄀希的關係,等於是個乾淨的人,用以調查豈不是最方便?」

 

女王在一旁默默勾起微笑,藍臻臻的自我介紹強而有力,她一向很懂得如何拿下自己想要的工作。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董昇豪顯得很微難,「之前發生的事妳雖有聽說,但沒有親身經歷,妳不會明白那種危險性,我不能讓妳這樣的女孩單獨去涉險!」

 

唰!藍臻臻二話不說,突然掀起原本就很短的上衣,露出那帶有肌肉的小蠻腰,她該是光滑的肌膚上有一道難以掩飾的疤痕,而莫禪認得那道疤,當時他已經很盡力讓疤痕減到最低,但還是需要時間。

 

「我一個人面對一大群想要佔據我身體的惡鬼時,我被殺傷過,腸子被截掉了十公分。」她突然轉向莫禪,「當時我還休克,是他救了我。」

 

董昇豪立即看向甬道口的莫禪,他點點頭,「我不是很想回憶這件事。」

 

因為藍臻臻當時停止呼吸,他不得不對她施以人工呼吸。

 

「我面對的比你想像的多很多,董先生。」藍臻臻一雙眼熠熠有光,「況且梁鄀希那ㄚ頭都能成事,我能力比她強上幾萬倍好嗎?」

 

董昇豪緩緩的深呼吸,他沒想到這樣年輕的女孩會如此積極的爭取涉險?有個利用特殊咒術,迫使靈魂異變的女人,專利用痛失親人的家屬,又害死他乾女兒,背景相當不簡單,這非常人是無法扛下這份工作的。

 

「我不明白,妳為什麼要涉險?」他搖搖頭,她不比梁鄀希大上幾歲啊。

 

「因為那種人本來就該阻止!」藍臻臻一瞬間變得義憤填膺,「失去親人已經夠痛苦了,她還騙人施行慰靈咒,讓親人們以為是在幫助逝者,結果卻是在詛咒往生的人,讓他們依照生者的恨意而殺人,靈魂一旦殺生就會墮入地獄,帶給逝者與家屬更大的悲痛,這種人怎麼可以放過呢!」

 

啊啊……董昇豪有些驚嘆,「我沒想到妳這麼有正義感……」

 

「我是阿公阿嬤帶大的,他們早就走了,我只要想到如果那個吳岱芳也這麼利用我,我就覺得這種人不可原諒!」藍臻臻拍拍胸脯,「董先生,為了不讓更多人受害,請一定要讓我協助調查!」

 

……是為了得到那一億元的懸賞金,請一定要讓她協助調查吧?



--

連載文章均為未校正版,故多有錯漏並與成書不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