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陳嘉哲失蹤案發生十天,到校園的員警越來越少,搜索沒有結果,整個市鎮也
搜過好幾次了,依然沒有他的下落。
  
  
  他就像是人間蒸發一樣,只剩下留在學校的書包,什麼都沒帶走。
  
  
  一開始被警方約談的「關係人」已經沒有什麼好說的了,一開始就不知道的
事,問幾百遍也不知道。
  
  
  「陳嘉哲他爸媽今天來收東西了,」學生福利社裡,這個話題絲毫沒有因日子
推移而減弱,「好像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
  
  
  「廢話,十天了耶,連隻鞋子都沒找到!」
  
  
  丹鳳眼的女孩瞥了桌上的零食飲料一眼,手指飛快地在收銀機上按著,「八十
五元。」
  
  
  「學姊,怎麼了?好像很不高興?」陰玨霆遞出一百元笑著說,工讀生女孩怔
了幾秒趕緊抬頭。
  
  
  「哎,是玨霆啊!」呂亭諭立刻露出笑顏,「沒注意是你呢。」
  
  
  接過她找的十五元,陰玨霆站到一旁去,好讓排在後面的上前結帳,「因為學
姊一直心不在焉,有什麼事不愉快嗎?最近也都沒到社團來了。」
  
  
  「啊……」呂亭諭不太高興的皺起眉,「還不是陳嘉哲那件事!」
  
  
  呂亭諭是科研社的,跟陰玨霆同一個社團,是數一數二的佼佼者,已經確定保
送國立大學,高中三年就拿過四次科展首獎,是相當聰明優異的女學生,對陰玨霆
來說,更是可敬的對手。
  
  
  「噢。」陰玨霆內心正在天人交戰,他好想問怎麼回事,但是理智上卻認為不
要問比較好。
  
  
  那天自動敞開的櫃子一點都不尋常,玨寧說他在櫃子前看見了裡頭鏡子裡映著
一雙眼睛,而且還不是他的!
  
  
  有什麼東西,透過櫃子裡面貼著的那面鏡子,窺探著外頭的世界,這才是櫃門
打開的用意。
  
  
  所以他們壓抑自己的好奇心,不管這幾天來校園詭異傳說如何的甚囂塵上,不
管多少人在流傳半夜看見陳嘉哲在教室裡哭泣、隔天早上他們班上的桌椅全亂,或
是他的櫃子不論如何上鎖都會打開,甚至有人在男廁看見他徘徊的身影……他們兄
弟倆都徹底漠視。
  
  
  因為他們就怕是真的,一點都不想再招惹到魍魎鬼魅了!
  
  
  但是,內心深處還是很想加入這個話題啊!
  
  
  「你說倒不倒楣,我們就算跟陳嘉哲又怎樣?為什麼一直問我們是不是跟他的
失蹤有關係。」呂亭諭邊說,邊氣忿的找錢,「他想去試膽是他的事情,我們不阻
止我們竟然也有錯?」
  
  
  「……他真的去試膽了?」陰玨霆聽到重點。
  
  
  呂亭諭怔了幾秒,深吸了一口氣,「我不……知道!根本沒人知道,就是聽說
而已。」
  
  
  「我對嘉哲學長不熟,但他好像不是會去試膽的那種人。」
  
  
  「那是因為被慫恿吧?聽說是林子謙一直取笑他!」排隊結帳的女孩把東西放
上櫃檯,自動接上話題,「還要他證明自己。」
  
  
  林子謙?他當然知道這個名字,這就是小豆苗的攝影學長。陰玨霆看向答腔的
路人甲,她的制服有三槓,也是學姊。
  
  
  「幹麼大家都這樣講?傳得好像子謙錯很大一樣?」呂亭諭不客氣的對著那女
學生嗆聲。「男生嗆來嗆去是正常的,這不代表他就一定要去試膽,也不代表他失
蹤跟子謙他們有關啊!」
  
  
  「橫豎脫不了關係吧,誰不知道他們很愛欺負陳嘉哲?」女學生拿過麵包跟找
零,倒也不畏的跟呂亭諭回嗆,「妳也是一掛的,不然警察幹麼找你們去!」
  
  
  「喂!」呂亭諭使勁拍了桌子,眼看著就要走出櫃檯。
  
  
  「學姊學姊……」陰玨霆趕緊一步上前擋住她,回身對那女學生微笑,「大家
別吵架,只是在談論一件事……用不著這樣吧!」
  
  
  買好東西的女學生們冷哼一聲,囂張的別過頭去,繼續高談闊論陳嘉哲失蹤
案;被擋下的呂亭諭氣得吹鬍子瞪眼,但還是默默回到櫃檯工作,一臉委屈的看向
陰玨霆。
  
  
  「你看,玨霆,就是這樣!」她語帶哽咽,「每個人都這樣看我們,你說我怎
麼有心情去社團嘛!」
  
  
  「原來如此……」陰玨霆喃喃說著,這麼說來學長姐那掛大概都被大家貼標籤
了。
  
  
  「哥!」福利社門口走進體格健美的陰玨霆,許多女孩暗暗竊喜,想不到雙胞
胎都在這裡耶!「怎麼買這麼久?」
  
  
  「沒事,剛好遇到呂亭諭在櫃檯就聊聊。」陰玨霆看著跑來的弟弟,果然迫不
及待的拿過他手上的飲料就喝。「慢點,喝這麼快等等嗆著。」
  
  
  就見陰玨寧咕嚕咕嚕灌著,中午放著飯不吃跑去打球,又出了一身汗;但是看
見他完美的肌肉線條,陰玨霆心中都會好羨慕弟弟有這樣健壯的體格……相較於他
的瘦弱……唉!
  
  
  「厚,哥!」喝了半瓶,陰玨寧總算停止,「我剛跟黃凱堂打球,他跟我說陳
嘉哲的事……」
  
  
  呂亭諭聞言轉過來,定定的望著他們。
  
  
  陰玨霆尷尬的賠上笑容,立刻推著陰玨寧往外走,「出去說出去說。」
  
  
  「咦?」陰玨寧瞥見呂亭諭,嘴巴啊啊的一聲,「那個學姊……」
  
  
  「出去說!」陰玨霆壓低聲音,不忘回頭向呂亭諭揮手道別。
  
  
  雙生子半跑出福利社,迎面就走來也等得不耐煩的洪筱荳,玨霆說要去買零食
跟飲料,買有夠久的,她都渴死了啦。
  
  
  「哥,那個呂亭諭也是一掛的耶!」陰玨寧瞪著大眼,「江湖人稱約談七人
組!」
  
  
  「小聲點,學姊剛剛才跟我抱怨這件事,好像大家把被約談的那幾個人當成跟
陳嘉哲失蹤的關鍵人物。」陰玨霆一邊推著他往前,一邊伸直手將飲料遞前,好讓
走來的洪筱荳取過。
  
  
  「厚,不是說好不要問那件事?」
  
  
  「沒問,只是學姊提起。」陰玨霆認真的回應,「感覺她挺委屈的。」
  
  
  「欸,黃凱堂也這麼說,他們那掛好像都被認定跟陳嘉哲失蹤有關。」其實仔
細想,這是理所當然的!「聽說就是慫恿挑釁叫他去木屋試膽,還在討論木屋裡究
竟有沒有『那個』。」
  
  
  陰玨霆瞥了洪筱荳一眼,「林子謙還是主要人物咧。」
  
  
  「子謙學長?」洪筱荳立刻搖搖頭,「他是愛玩愛鬧,但不可能是害人家失蹤
的人。」
  
  
  「又沒人說是他,這麼緊張的坦護!」陰玨寧湊近了洪筱荳,「欸,妳喜歡他
喔?」
  
  
  陰玨霆立刻直起身子看向吃驚的洪筱荳,就見她皺起眉心使勁的推打陰玨寧,
「胡說八道什麼啦!什麼喜歡……他是我敬重的學長,不是那種感覺!」
  
  
  「是嗎?最近妳都掛在嘴邊,我聽得都煩了……」陰玨寧回首,「哥,你說對
不對?」
  
  
  「對。」幾乎沒有猶豫,陰玨霆附議。
  
  
  他,討厭聽見小豆苗一直提別的男人的名字。
  
  
  子謙學長喜歡這種風格、子謙學長應該會喜歡這個角度、子謙學長會不會不喜
歡這種色調、這樣子的後製似乎不太好,做不好被罵就糟了……這一陣子,他聽見
林子謙三個字就莫名的不耐煩。
  
  
  「那是我要做神祕禮物給他嘛!」洪筱荳壓低了聲音,「你們不要鬧!」
  
  
  「我聽到大家都說主要是林子謙在鬧陳嘉哲。」陰玨寧聳了聳肩,「所以陳嘉
哲跑去試膽很容易歸到他身上。」
  
  
  嗯,跟剛剛路人甲學姊說的一樣,原來警方真的是有目標性的詢問學生啊……
想想也是,一定是找陳嘉哲失蹤前,與他聯繫密切的學生。
  
  
  洪筱荳嘟著嘴,她沒否認這樣的情形可能發生,因為子謙學長本來就是愛開玩
笑、愛胡鬧的類型。
  
  
  「說好不管這件事的。」她轉過身,認真的看著雙胞胎,「我越聽越覺得不對
勁,我們就別管了,好嗎?」
  
  
  雙生子很勉強的點點頭,小豆苗說得對,就是越聽越不對勁,他們才會心癢難
耐的偷偷詢問啊!
  
  
  自從陳嘉哲失蹤後,校園的靈異傳說更多了!現在社團活動後誰不是立馬回
家,根本沒有人敢再多待,尤其陳嘉哲的班上狀況連連,桌椅被移動是司空見慣之
事,早先就有人把照片上傳FB,一大早整間教室的桌椅東倒西歪,唯有陳嘉哲的
桌椅好整以暇的擺在那兒。
  
  
  而他的櫃子動不動就開啟,但他們班導師卻說明明已經上鎖。
  
  
  也有人指證歷歷說在高三樓層看見他的身影,渾身是血的站在走廊上遠眺著後
山,這種傳說像是傳染病似的漫延,從聽說、變成有人似乎真的看到,然後又變成
彷彿一堆人都看見了。
  
  
  陰玨霆算是切身體會到,校園鬼故事大概都是這樣子產生的。
  
  
  「放學有沒有空?」洪筱荳忽然眨著雙眼,用一臉諂媚的模樣,「我最後想去
拍一個地方。」
  
  
  「不想陪妳。」陰玨寧回絕的迅速,因為小豆苗這幾天都在為了相片書拚命拍
照,要送給那位林子謙。
  
  
  「哼,玨霆呢?」洪筱荳立刻跑到陰玨霆身邊,「你會陪我去吧?」
  
  
  「……」陰玨霆勉為其難的笑著,「去哪裡?非得要我們陪?」
  
  
  就見洪筱荳挑了挑眉,眼神朝十點鐘方向瞟了一下。
  
  
  嗯?陰玨寧狐疑的看著她使眼色,跟著往那方向瞥去,福利社在一樓,他這一
瞥只看到不遠處的圖書館……還是小操場?
  
  
  陰玨霆也不解的望著,小豆苗已經快把學校翻過來了,每個角落明明都拍到爛
了吧?
  
  
  「咦?」陰玨寧忽然顫了一下身子,不!他倏的回頭看向洪筱荳,「妳認真的
嗎?」
  
  
  「嘿……」洪筱荳開心的往陰玨寧身邊去,「你瞭解我的明白了厚?」
  
  
  「不瞭解!」陰玨寧面有難色的看向哥哥,伸出手指指同一個方向。
  
  
  只是他比的方向再高一點,越過圖書館……遠遠的那座在背光面,貼在山壁上
的小木屋。
  
  
  「洪筱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