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豬死了。
  
  
  這在校園裡引起軒然大波,更甚於徐唯哲的自殺,因
為大家都聽說他死得很慘,是被虐殺的。
  
  
  而小不點偏偏在那時出現在他家門口,還對著監視器
微笑,只差沒有親自去警局打招呼,因此他被約談……然
後名單就出來了!
  
  
  所有相關霸凌者一一被約談,老師跟校方都憂心忡
忡,原本想盡量壓下一切,結果熱血青年蕭老師卻對著警
方說了一大堆,證明了校園霸凌的存在已經某些老師的視
若無睹!
  
  
  被小不點供出來的一定有陳泓宇、田雞或是謝松廷等
人,原本未成年應該要進行保護,但是偏偏有人在
FACEBOOK上列出他們的名字,還發起了「活動」。
  
  
  「殲滅霸凌者活動」,以逼瘋或是死亡為最終目的,
只要人人有心,就可以殲滅霸凌者。


  這個活動輿論嘩然,有人論之殘忍變態、有人開始禁
止霸凌,可是也出現了一堆支持者,宣洩他們被欺負的忿
怒!


  小不點成了關鍵,因為他連在警方面前,都會用極度
愉悅的語氣,表達自己很希望霸凌者都死掉的決心!


  信誓旦旦的說他知道兇手是誰,給了個「徐唯哲」的
名字!


  徐唯哲?開什麼玩笑,警方師長一個頭兩個大,他供
個死人出來當兇手?


  眾人莫可奈何,偏偏他也沒有家長在旁邊……因為他
沒有家長。


  小不點跟阿公一起住,一手由阿公撫養長大,但是阿
公中了風,眼球血管爆裂後失明又臥床,全由小不點一個
人打理他的生活;每個月靠救濟金生活外,還他各自又成
家的父母寄來的生活費,微薄,但足夠祖孫二人過活。
  
  
  小不點在校的事情阿公完全不知道,他也杜絕老師們
聯絡阿公,警方利用公權力進屋了,看見阿公卻什麼話也
說不出來;循線去找到小不點的父母,他們雙雙再婚,已
有另一個家庭,只說這輩子欠那孩子的,然後拜託警方別
把他們扯進去。
  
  
  彷彿沒有人拉得住小不點這匹脫疆野馬,霸凌組巴不
得把他拖進廁所裡照三餐打,用打火機燒他個遍體鱗傷,
但是現在風聲鶴唳,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現在的小不點,唯有蕭老師陪在他身邊。
  
  
  「小不點……」同是一年級的女孩遞過了一個鋁箔包
飲料。
  
  
  小不點一個人站在走廊上趴著矮牆往下望,現在除了
被霸凌的天涯淪落人外,沒有人敢接近他,總覺得他是瘋
子;女孩披散著一頭長髮,有點亂,神情憔悴,看起來有
懼色。
  
  
  「謝謝。」他露出十三歲孩子的微笑,接過了飲料。
「這兩天還好吧?應該沒有被找麻煩。」
  
  
  她搖了搖頭,現在霸凌者都乖的很,但這只是暫時
的。
  
  
  林詠潔是一年級生中很受歡迎的女生,因為長得很像
公主,白白淨淨的又很溫柔,很多男生都喜歡他,情書不
斷……但這就是不應該的關鍵,一群太妹都用她搶人男友
的理論在打她,羞辱她。
  
  
  「我問你喔,那個殲滅霸凌者活動是你發的嗎?」她
連聲音都很柔軟。
  
  
  「嗯啊,殲滅霸凌者,人人有責!」小不點說得理所
當然,「妳喜歡每天被拖把擦臉嗎?」
  
  
  林詠潔立刻露出恐懼,拼命搖頭。
  
  
  「可是我覺得好可怕,你寫得好像要殺死他們一
樣……而且,山豬學長也……」林詠潔面有不安,「之前
你們有提過要反撲的那件事,後來怎麼了?」
  
  
  學校裡一票被霸凌者聚集起來,成了互舔傷口的夥
伴,用匿名網路在FACEBOOK上罵人以宣洩怒氣,大家彼此
只能說出無謂的加油話語,卻阻止不了日復一日的被虐
待。
  
  
  之前有人提出了終極大反撲,她沒敢參加,不知道後
來怎麼樣了。
  
  
  小不點淡淡瞥了她一眼,只是瞇起眼笑著。
  
  
  「小不點!山豬學長的事跟你們有關係嗎?」林詠潔
很認真的望向他,「我覺得事情不至於那麼糟吧?就
是……」
  
  
  「林詠潔,妳希望可以快快樂樂的上學嗎?」小不點
打斷了她的話。
  
  
  林詠潔緊抿緊唇,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她當然希望
啊!
  
  
  「大家都是啊……無所畏懼的上學竟然是一種奢侈,
妳不覺得很奇怪嗎?」小不點嘶的把鋁箔包吸得扁扁的,
「他們應該要負責的!」
  
  
  「可是不能……害人啊!」林詠潔遲疑的說著,她也
很想推開那些打她的女生,但是殺人?好可怕!
  
  
  小不點擠滿笑容,認真的望著她,「那是徐唯哲。」
  
  
  徐唯哲?林詠潔微微顫抖,但是他已經死了啊!那個
明明最有正義感的男生,也曾經幫過她,可是最後卻成為
被霸凌的對象,甚至……自殺了。
  
  
  林詠潔想到徐唯哲,眼淚就不停的掉。
  
  
  「哎喲!蕭老師又來了!」小不點忽然皺起眉,老師
有夠煩的!「林詠潔,妳快走,老師如果問妳我說了什
麼,什麼都說不知道喔!」
  
  
  林詠潔回首,果然是超熱血老師疾速走來,她其實不
討厭蕭老師,但是他孤掌難鳴,因此他對他們越好,霸凌
者總是在事後加倍的欺負他們!
  
  
  所以她起身,選擇逃離。
  
  
  「小不點!你在這裡!」蕭老師咧出一口白牙,「啊
那是林詠潔耶!」
  
  
  小不點歪了嘴,「老師,你昨天陪我做了一晚筆錄,
不必回家休息喔!」
  
  
  「哈!老師年輕,身體好!」蕭老師揚揚手上的塑膠
袋,「還沒吃吧,老師買了午餐,一起吃!」
  
  
  小不點昂首,看見袋子上印著麥當勞的標誌,裡頭還
傳來陣陣薯條香,不由得嚥了口口水……麥當勞耶,極致
精品。
  
  
  「我……吃過了。」他低下頭,嘴裡還咬著吸管。
  
  
  「那陪老師吃!」蕭老師對他伸出手,「走,我們上
頂樓去!」
  
  
  「頂樓?那是違規的耶!」小不點邊說,雙眼卻盯著
那隻大手。
  
  
  「老師陪你上去的,沒關係啦!」蕭老師雙眼都瞇了
起來。
  
  
  小不點遲疑了幾秒,終究搭上了那隻大手。
  
  
  其實,蕭老師的手是很溫暖,但是一個人的溫暖是不
夠的。
  
  
  被霸凌的人抱在一起哭泣時也很溫暖,但是那份溫暖
卻幫不了任何人……就跟蕭老師一樣。
  
  
  有些老師有心想幫他們,卻只是弄巧成拙,有些老師
會用悲憐的眼神看著他們,卻不敢有實際行動,現在是個
學生市場,媒體管控,老師們人人自危。
  
  
  蕭老師是白目型的,總是義無反顧的在護著他們,但
是他只有一個人,能做什麼?學校不支持,要他拿出證
據;家長們反彈,說要告他誣賴自己的孩子霸凌……而被
欺負的他們也不敢承認自己被霸凌。
  
  
  因為沒有後盾的他們,一旦承認後會有更慘的下場。
  
  
  現在,他當然什麼都不怕,因為行動已經開始了,誰
也不能後悔。
  
  
  他悄悄望著蕭老師的背影,如果有爸爸,這背影應該
就是這樣吧!
  
  
  上了頂樓,涼爽的風迎面吹來,有許多鳥被嚇到般的
盤旋,小不點開心的一路衝到底,遠眺著其實一點都不美
的世界。
  
  
  「來!老師不小心買了兩份,吃不完你要幫老師
吃!」蕭老師大方的席地而坐,拿出漢堡給小不點。
  
  
  小不點小心翼翼的接過,知道蕭老師是故意買給他吃
的,這種同等於珍饈佳饌的食物……他一直都只能望著招
牌嚥口水,怎麼吃得起咧!
  
  
  「老師,你真的是個好人。」小不點認真的望著蕭老
師,「但是也是要為自己著想。」
  
  
  「說什麼!」蕭老師搓了搓他的頭,「當老師就是要
幫自己的學生想!」
  
  
  小不點哎呀的被搓亂頭髮,他輕輕的笑了起來,老師
真的好天真,都忘記自己有個兩歲大的女兒,還常帶來學
校……他都不知道,陳泓宇他們好幾次想把那個女兒誘騙
到垃圾場裡關起來。
  
  
  就因為蕭老師會找他們麻煩。
  
  
  大家為了不讓蕭老師的孩子受傷,拼了命的在守著,
不讓孩子落單,也因此全力避開了老師的保護。
  
  
  小不點咬下一大口漢堡,眼淚就掉了出來。
  
  
  「怎麼了?壞掉了嗎?」蕭老師嚇了一跳。
  
  
  小不點搖了搖頭,「太好吃了!」
  
  
  蕭老師滿心都是騰惜,實在不懂,這麼可愛的孩子
們,為什麼要欺負一樣年紀的同學?
  
  
  孩子,不是應該都善良的嗎?
  
  
  「小不點,老師知道你有難言之隱,但是你一定不希
望再有人受傷對不對?」蕭老師大手罩在小不點頭上,
「你告訴老師,老師挺你到底,還會有人受傷嗎?」
  
  
  小不點抬起頭,淚眼汪汪的望著老師,他已經把靈魂
出賣了,現在做什麼都來不及了。
  
  
  「三溫暖。」小不點迸出這三個字。
  
  
  「三……溫暖?」蕭老師聽不懂。
  
  
  「有一個人最喜歡對別人做三溫暖的霸凌。」小不點
像死亡預告一樣,「正是下一個。」
  
  
  咦?蕭老師瞪大雙眼,趕緊拿出手機,選擇打給了警
方。
  
  
  小不點大口大口吃著漢堡,不管是誰,都阻止不了命
運的前進!
  
  
  「嘎──」停在一旁的烏鴨們大聲叫著,像是唱著送
葬曲。
  
  
  烏鴉們飛起,往藍天中飛去,更高更遠……而唯有一
隻烏鴉停在一旁,雙眼瞬也不瞬的看著小不點。
  
  
  數公里之外,梟閉上了左眼。
  
  
  「怎麼?」身邊的女王轉動方向盤,繞了個左彎。
  
  
  「三溫暖……是下一個死者的訊息。」他微蹙起眉,
「似乎是霸凌的方式之一,要找出哪個霸凌者曾用過這
招!」
  
  
  「三溫暖?就只有這三個字?」警局就在前方,女王
的藍寶堅尼軋的停了下來。
  
  
  「小不點就只說這三個字。」梟也無可奈何!
  
  
  「能繼續監視嗎?」她鬆開安全帶,推開了車門。
  
  
  「不行,我必須專注才能附體。」他揉揉眉心,「我
們現在不是要去找封魔偶嗎?我不能把靈體移到鳥類身上
去。」
  
  
  「好吧!」女王說著,俐落的下了車。
  
  
  員警跑了出來,看到帥勁的車愣了兩秒,再看見婀娜
的女王暗暗哇了一聲,「小姐,車子不能停在這裡!」
  
  
  女王二話不說,把鑰匙扔給了員警,「我有急事,就
麻煩你幫我停了。」
  
  
  臨走,還不忘扔給他一躲豔麗笑容。
  
  
  咦嗄!員警看落入掌心的鑰匙───這女人把他當泊
車小弟嗎?
  
  
  問題是……藍寶堅尼耶,誰不想開開看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