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離魂由劉凱庭帶領,他們來到了位在台北市郊的奢華
別墅區,這兒的人絡繹不絕,連靈堂都極盡奢華,跟上午
陳宏傑的靈堂真是十萬八千里。



  離魂狐疑的站在大門口,這是雕花鐵門?還有車道跟
花園?最經典的是裡頭還請來兒童劇團在表演話劇!



  「我最喜歡的劇團!」劉凱庭開心的鬆開離魂的手,
飛也似的向前跑去。



  這小子、這小子家裡這麼有錢啊!



  這麼有錢怎麼沒有專車接送,為什麼騎腳踏車咧!



  離魂緩步走進去,若非急事事件,她一直都是把自己
當個人類一般在生活,走進這兩旁全是花圈的步道,還架
設燈具,前頭有人在唱歌、有人在表演話劇,一堆小朋友
坐在舞台前看得很開心。



  還搭舞台?!



  跟著忽然奔來一隻牧羊犬,狗兒總是看得見靈體,牠
原本兇狠的瞪著離魂,離魂露出無辜的神情望著牠,牠眨
了幾下眼,旋即收起了怒吼,改在她腳邊轉悠。



  果然,連狗也是懂得欣賞正妹的!



  一個穿著黑紗的女人挽起頭髮,纖瘦高身兆,有張優
雅出眾的臉龐,她略施脂粉的臉帶著憔悴,正跟前來弔唁
的人們握手致意。



  這是個簡單的喪禮,沒有孝女高調的哭,也沒有唸經
或是搖鈴,捻香或是喪服也都瞧不見,離魂看見的是穿著
黑色的賓客來來去去,簡單的致意。



  女人一邊低語說著,一邊拭著淚,離魂看著她有點出
神,總覺得她一定在哪裡見過那女人。



  「劉凱庭!」離魂四處看不見他,「劉凱庭!」



  「裡面!」聲音從空中傳來,她急急忙忙的走進去,
穿過了堪稱華麗的大門,踩上了白色的大理石地板上。



  劉凱庭的照片就在這寬廣客廳的正前方,他天真可愛
的照片笑得燦爛不已,立在最前頭,旁邊鋪滿了鮮花,空
氣中流洩著聖歌的樂音,莊嚴而隆重。



  他站在自個兒的白色菊花靈堂前,好奇的望著這一切。



  「好漂亮對不對?」他抬起頭,衝著離魂笑開了顏。
  
  
  
  「嗯……」離魂說不上話,她該怎麼回答這個孩子呢?
他的魂魄望著他的靈堂,他究竟知不知道他已經死了?
  
  
  
  「我知道媽媽一定是知道我喜歡那個劇團,才叫我們
班的同學都來看!」他真的很喜歡那個劇團,「這也算是一
種紀念吧?」
  
  
  
  「小庭,你知道死亡的意思嗎?」她忍不住問了。
  
  
  
  「知道啊,死掉就是再也不能碰到爸爸媽媽了,沒有
人看得見我了!」劉凱庭回答得一派天真,「啊!爸爸!」
  
  
  
  離魂順著他的眼神,也看到從樓梯上走下來的男人了。
  
  
  
  高大而嚴肅,老實說臉上有一股狠勁,大刀眉搭配著
不笑的薄唇,雙眼裡見不到過多的哀傷,反而有一種壓抑。
  
  
  
  黝黑的頭髮看起來應該是染著,眉間紋非常的深,他
穿著西裝一步步的走下來,緊接著直接轉往離魂他們這邊
來。
  
  
  
  皮鞋在大理時上叩叩的發出聲響,男人站定在遺照前
面,劉凱庭偎在父親身邊,幾度試圖拉住父親的褲管,卻
屢次穿過。
  
  
  
  男人只是凝視著,輕嘆口氣,回身往外頭走去。
  
  
  
  賓客跟著進來,又是寒暄又是問候,離魂忍不住望著
男人離去的背影,至此她彷彿能感受到他內心的悲傷。
  
  
  
  他原本不必承受這種喪子之痛,因為劉凱庭應該八十
四歲才會身亡,他的命運分了岔。
  
  
  
  「離魂姊姊,我們可以走了吧?」劉凱庭握住了她的
手。「我們要快點找到陳宏傑的靈魂啊!」
  
  
  
  「找到他……又有什麼用呢?」離魂忽然喃喃唸著,
「你也不可能起死回生了……」
  
  
  
  劉凱庭眼睛眨呀眨的,倒抽了一口氣。
  
  
  
  「至少我可以跟他一起等啊!」他嚷嚷起來,「我不要
一個人在這裡飄盪幾十年!」
  
  
  
  「咦?」離魂嚇了一跳,「誰告訴你這件事的!」
  
  
  
  「哎喲,妳不要管那麼多了!快點啦!」劉凱庭拽著
離魂往門外走,「那個兔子有說,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嗚──他的嘴立刻被摀住,離魂不懷好意的瞪著他。
  
  
  
  「不許你再滴答滴答……」她瞇起雙眼,她討厭死那
隻囉哩叭唆的兔子了!「而且那隻兔子精神有問題,你別
把牠的話當真!」
  
  
  
  劉凱庭點頭如搗蒜,他可沒有忘記,從電梯裡被打回
去的可憐兔子喔!
  
  
  
  他們趕緊走出去,穿過劉凱庭父母中間時,離魂聞到
了女人身上淡淡的香味……
  
  
  
  「嘿,我媽媽很漂亮吧?」孩子帶著炫耀般的說著。
  
  
  
  「是啊……」而且她覺得在哪裡看過。
  
  
  
  「我爸也很帥吧!」
  
  
  
  「是啊!」她也覺得似曾相識。
  
  
  
  「我的家超大吧!」
  
  
  
  「對!很大!」簡直是太奢侈了。
  
  
  
  她來過這個地方,離魂有這樣的印象卻無法確認……
跟在女王身邊五、六年,她去過的地方不知凡幾,雖然沒
辦法確認,但是她不認為自己有來過這間豪宅。
  
  
  
  可是……為什麼有種熟悉感?她是否真的來過這裡!
  
  
  
  刷──沙沙──有許多東西忽的從兩旁的灌木叢下飛
掠,離魂立即止步,看著樹葉飛散,龐大的戾氣朝著主屋
的地方衝過去!
  
  
  
  「站住──」離魂大喊著,旋身往前衝去,伸手往樹
叢裡抓。
  
  
  
  一個沒抓到、再一個……裡頭的東西像泥鰍似的會
鑽,離魂兩次都失手,接著索性衝到更前面,直接一腳擋
住亂竄的鬼!
  
  
  
  「我叫你站住了!」
  
  

全站熱搜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