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有重力自上頭下壓,鐵皮屋牆開始扭曲皺折,地面還傳
來隆隆聲響,走在最後頭的李警官跟大熊警官爭先恐後的想奪門
而出,結果卻變成僵持不下。
  
  
  
  「你先讓我過!」
  
  
  
  「你不要卡著我的路!」
  
  
  
  「你們在搞什麼!快點出來!」張局長在門外,驚恐的大喊
著!
  
  
  
  
  
  王太太那小小的孫女緊扣住他的腳,抬起頭的她像個水球
般,皮膚變得纖薄蒼白且透明,水依然四溢。
  
  
  
  「你不可以走啦!」女孩說話的聲音,像在水裡噗啦噗啦
般。
  
  
  
  屋子裡忽然衝出了一堆陌生的「水人」,他們瘋狂的撲上大
熊,緊緊扣住他壯碩的身體!
  
  
  
  「哇啊啊──」跳出門外的李警官全身發冷,那些人是什麼
人!
  
  
  
  「不許走……誰也不可以……」王太太站在門口,她已經不
成人形了,「你們……既然進來了,就休想離開。」
  
  
  
  她舉高的手瞬間迸破,化為水般落上地面。
  
  
  
  大熊獎官被往屋裡拖去,無論如何都掙脫不開,他伸長了手
對著同事,大聲的呼救著!
  
  
  
  「小李──小李!」
  
  
  
  地鳴聲轟然而至,李警官一咬牙,頭也不回的扭頭就跑!
  
  
  
  「快點啊!」大家早已出了王家門、下了階梯,回到道路
上,眼前看見的是平白無故扭曲變形的鐵皮屋、耳裡聽見的是不
知哪兒傳來的巨響,磅礡駭人!
  
  
  
  「用跳的!」莫言忽然移向前,對著奔出的李警官大吼!
  
  
  
  李警官連遲疑的時間都沒有,橫了心從階梯上往前飛撲,撞
上了張局長,兩人雙雙滾落柏油路,狼狽驚恐的大叫著!
  
  
  
  同一時間,大量的土石憑空出現,竟須臾瞬間掩蓋了整間鐵
皮屋、那庭院、那架著竹竿的曬衣場、甚至是那片小小的農田,
瞬間消失無蹤,徒留一片剛掩埋的土丘。
  
  
  
  張珮娟失聲尖叫,閻皓羽立即護住表弟,但是那土石堆卻沒
有繼續往下崩坍,莫名其妙的止了住。
  
  
  
  「嗚……嗚……」李警官上氣不接下氣的望著消失的一切,
「怎麼會……怎麼……」
  
  
  
  所有人半晌吐不出一個字,唯有張珮娟很快地恢復神智,焦
急的問王政到底有沒有拍到剛剛的「靈異畫面」!
  
  
  
  「早、早說過這裡是特殊的空間不是嗎?」閻皓羽護著抖個
不停的葉人豪,自己也驚魂未定,「你,下次不准主動去跟人家
搭訕!」
  
  
  
  葉人豪只知道拼命的點頭,天曉得他已經嚇得魂飛魄散。
  
  
  
  莫言終於得以呼吸,他移動瞬間適才僵直的四肢,往回走了
兩步,來報狼狽在的兩位警官面前
  
  
  
  「大熊呢?」張局長抹了抹汗,「來、來不及嗎?」
  
  
  
  「他們抓住了他!屋子裡有一堆人全身都、都流著水,抓著
大熊,我、我……」李警官嚇得支吾,「王太太說、說……誰也
不准走!」
  
  
  
  誰也不准走?莫言蹙了眉往土丘上望,那幾個人果然不是人
類,可是為什麼要針對他們?
  
  
  
  「還說了什麼?」莫言蹲下身子,追問李警官。
  
  
  
  「說……」李警官望向他,臉色蒼白如紙,「說進來的人,
就、就休想……」他嚥了口口水,「休想離開。」
  
  
  
  誰也不許走嗎?莫言開始沉吟思考,他們也才剛進來,接觸
到第一個化為人形的鬼魅,他們就已經不打算讓他們走了。
  
  
  
  沒有犯上誰、沒惹到不該惹的東西,單純進來尋人的他們,
先是被引進了這異空間裡,然後又有非人打算戕害他們,這未免
太不合理了!進來的人就休想離開……讓他不得不想到剛剛醒來
前做的夢。
  
  
  
  那或許不是夢,而是一種訊息。
  
  
  
  莫言望著土丘,另一個讓他很好奇的是,為什麼從入隧道開
始,就跟水有關?先是隧道內的血水、再來是如水般融解的鬼?
  
  
  
  此時,遠遠地,竟傳來喇叭聲響,叭-叭叭──叭,有節奏
般的按著。
  
  
  
  所有人迅速的朝莫言匯集而來,每個人都嚇白了張臉,看著
由遠而近的發財車,正往這兒駛來。
  
  
  
  「里長來了。」莫言實在忍不住,劃上了一抹讚許的笑容。


    全站熱搜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