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辛苦了。」

 

女孩遞出一個乾淨透明的塑膠袋,裡頭的鈔票與錢一目瞭然,很清楚能知道裡面的錢是剛剛好的。

 

「謝謝!」李育龍邊說,同時全家炸雞餐的袋子被接過。

 

為求萬一,他還是把袋子裡的錢倒出來再算一次,這是為了自己好,金額短少可是自己要賠的哩!

 

算準金額,再次向對方道謝,女人接過了袋子,人依然站在半掩的門後,看不清臉,只聽得見好聽的聲音。

 

「請直接下樓,趕快回去。」女孩輕聲交代,「這裡治安很不好,所以請不要逗留。」

 

「啊?」李育龍被這句話嚇到了,不安的左顧右盼,點點頭,「好,謝謝!」

 

「不管誰叫你都不要停下來,直接走下去,騎上車就走!」女孩邊說,一邊把門掩上,「快走!」

 

李育龍還愣在原地,但當女孩關上門時,他卻反而嚇到,連一秒遲疑也無,轉身就直接朝樓梯奔去!

 

這裡的確看起來很偏僻啊,他之前從未送到這麼偏遠的地帶,遠離大路不說,而且附近幾乎沒有人煙,清一色全是舊公寓,每一棟看起來都年代已久,還帶著破敗感,能亮的路燈沒幾盞,完全是適合拍攝鬼片的場景啊!

 

治安不好?廢話,這邊真出了什事,只怕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吧!

 

「喂!」

 

從六樓走下,繞著樓梯轉到三樓時,走廊看不見的地方傳出了低沉的吆喝聲,那聲音聽起來相當凶惡不客氣。

 

李育龍記著客人的話,連回頭都不敢,加快腳步一路衝到一樓,衝出舊公寓時,還聽見樓上那粗嘎的聲音大吼著:「喂!你!」

 

沒有沒有!他什麼都沒聽到!李育龍跨上機車,看不見的角落傳來吹狗擂的聲音,長嘯悲鳴,而且莫名其妙還捲起一陣掛風,地上的落葉與塑膠袋沙沙的朝他這邊捲來!

 

因著樓梯間的吆喝聲,李育龍完全不敢停留,即使沙子瞇了眼,他還是趕緊插入鑰匙,手一轉催油門,趕緊飆離這陰暗的巷弄。

 

好不容易衝出巷口,來到車水馬龍的繁忙世界,李育龍可是第一次覺得塞車真好、擁擠真棒,總比那些陰風慘慘、荒僻到路上一個人都沒有的區域好啊!

 

他真的沒想到,這麼熱鬧的城市邊,居然有那樣的舊公寓聚集處?

 

「我還在這一帶長大啊……怎麼不知道有那個地方?」李育龍邊騎邊回頭看著那暗巷,連地址都陌生。

 

但是他得把這地址記下來,下次要是派單再派到這裡,他可得慎重考慮。

 

仔細想想,剛剛三樓那個人是在叫他吧?叫他幹嘛啊?他是外送員,訂餐的人都拿到餐點了,突然叫住他沒用啊!

 

都是陳國宏啦!剛剛出發時說那些亂七八糟的事,害得他胡思亂想,心裡跟著一陣毛!

 

回去要抱怨一下,晚上外送已經不是很安全了,還在那邊談論怪力亂神的事,怎麼不讓人覺得毛呢!

 

「回來了!」李育龍一進入店裡,即刻左顧右盼,「陳國宏咧?」

 

「嗯?外送喔!」黃任欣接過拿回來的錢,「怎麼了嗎?吳銘胖,下一單喔!」

 

「厚!我剛送的那地方超毛的啦!可能就只是舊,但被他剛剛講那些怪談,害我現在冷汗直冒!」李育龍滿腹不爽,抱怨連連。

 

裡頭的吳銘棒才喝口水就趕緊步出,「你是送到哪裡去啦?居然會毛?」

 

「就只是普通的舊公寓區,但路上就沒人又沒什麼燈的,你看看現在幾點,搭配上陳國宏講的東西,我就跟著亂想了!」李育龍說到一半,忍不住看著黃任欣銷單,「妳聽過那條路嗎?五一巷?」

 

黃任欣手上正拿著那張外送單呢,她瞄了眼,自然的聳肩,「我不是外送的啊,我又不熟路,但我之前真沒聽過!」

 

「我看是什麼……」吳銘棒接過外送單後前,「天町巷?這什麼路啊?我們這邊有町字的路嗎?多遠?」

 

「在A百貨附近!離百貨兩個路口的巷子裡,要彎進去再彎兩次。」李育龍會不確定也是有原因的,「我們平常都直殺百貨公司,很少走巷子,且那邊跟外面大路超級格格不入,精華地段居然有那麼破舊的地方!」

 

「我等等繞過去……」吳銘棒看手上的單子一頓,「啊不行,我要送的地方在反方向!」

 

「算了啦,不必特地……是我自己亂想!」李育龍沒好氣的叼唸,「不過都是因為陳國宏!」

 

說曹操曹操就到,門外走回送完的陳國宏跟小蛙,兩個人還在那邊有說有笑,吳銘棒則抓著最後一張單子出去。

 

「我送最後一單喔!」吳銘棒嚷著,「走囉!」

 

「鹽酥雞!」小蛙立刻回頭。

 

「東山鴨頭!」陳國宏趕緊追加!

 

「炸雞排一份!」李育龍深怕講太慢也飛快的點餐。

 

「外加四杯飲料──等等發給你!」身為櫃檯接線,黃任欣負責key-in的速度很快!「店長的等等跟你說!」

 

吳銘棒一臉無奈的搖搖頭,誰叫他抽最後一單咧!他們外送部自個兒訂的規則,每天最後一單的人回來要負責買宵夜啊!這趟單才是最麻煩的吧!

 

「我不管,我這張單很近,太慢傳我就不理你們了啊!」吳銘棒語畢,飛快

 

的戴上安全帽,打算用疾速取貨、送件、再飆回來。

 

所有人莫不飛向黃任欣報出要買的宵夜,小蛙還衝進辦公室,問店長要吃什麼咧!由黃任欣統一發送訊息,給吳銘棒最大的一張外送單唷!

 

接著在等待吳銘棒回來時,大家夥兒就準備換衣下班,黃任欣拔掉系統、關上電話,她得跟店長進行對帳。

 

「就你!下次不要說那些,害我送到偏僻地方後怪毛的!」更衣櫃前李育龍沒忘記跟陳國宏算帳。

 

「你會怕?」小蛙打量了他,「別鬧吧,你這漢草跟我說會怕?」

 

李育龍一百九,全身都是肌肉,是個酷愛重訓的傢伙,跟弱不禁風扯不上關係!

 

「會,會怕行吧!我就不信你們不覺得吊詭!」李育龍換上了自個兒的T恤,「無人的街道,每棟樓都看起來像荒廢的建築,外送的客人還告訴你說,不可以回頭直接離開,絕對不要停留!」

 

嗄?這下連陳國宏都停下了。

 

「為什麼會交代這種東西?聽起來好怪!」陳國宏皺起眉,「啊是有什麼會讓你停留嗎?」

 

「就還真的有人叫,是個男人很粗嘎的在那邊喊我,我嚇得趕緊就往樓下衝,那個人還追上來咧!」李育龍邊說邊起雞皮疙瘩,真不敢想像他如果停下會發生什麼事。

 

「這是想搶劫還是要幹嘛?」小蛙聽了也不安,「路名報一下,下次大家要多留意……啊那個客人有說為什麼嗎?」

 

「她只說治安不好,要我快走不要逗留。」李育龍嘖了一聲,「基本上那棟公寓給人感覺就很差了,說是危樓我都不意外,樓梯牆面斑駁掉漆、扶把搖搖欲墜、還沒燈。」

 

「還是叫小卡註記吧,我覺得那帶治安可能真的不好。」小蛙提議著,外送的風險就是在這裡,怕送到危險的地方、或是遇上麻煩的人,要不然其他倒是沒什麼。

 

兩個人又問李育龍一樣的問題,街道名每人都陌生,那名字真的太怪了,在這附近送兩年的陳國宏聽都沒聽過。

 

「哇!」

 

外頭驀地傳來驚呼聲,三個男孩互看一眼,下一秒就奔了出去!

 

那是黃任欣的叫聲,她跟店長都站在櫃檯準備交接點錢,但此時的她卻掩縮起雙肩,整個人退到後場去。

 

「怎樣?」小蛙率先從更衣室裡出來。

 

「錢……錢……」黃任欣站在門邊,左手指向十一點鐘方向的外場櫃檯。

 

店長依然站在收銀機邊,收銀機是敞開著的,店長蹙著眉瞪著裡頭深思。

 

「錢怎麼了?有少嗎?」小蛙趕緊走出,「我們都是收多少繳回……」

 

多少……這兩個字硬是卡在喉頭,來不及說出。

 

小蛙來到了收銀機邊,陳國宏跟李育龍也跟在身後,他們都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好端端的怎麼氣氛好像變得很糟糕?

 

湊前一看,連他們也說不出話了!

 

在收銀機裡,向來都是各式鈔票分為一落落,分門別類得完整,但此時此刻,在分屬百元與十元鈔的地方,卻夾著突兀且不屬於大家使用的貨幣。

 

嚴格來說,是不屬於人類使用的貨幣。

 

冥幣。

 
 

※試閱到此結束※

 

新書預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2215783
2018國際書展簽書會資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2215798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黑喵喵
  • 我從12點就一直刷,刷Google Play 圖書、博客來,可是都市傳說2---4 外送的電子書就是不在架上,請問是幾點開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