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書包砰的扔上了地,山豬興高采烈的拉開椅子,一屁
股坐上電腦桌,打開了電腦;他房裡的電腦桌在角落,左
手邊就是窗台,如果爸媽回來的話,會聽見引擎聲。
  
  
  電腦桌右邊就是床,然後緊接著是門,他刻意把門給
關上,以防萬一!因為媽媽都不准他打電動,不知道聽哪
個三姑六婆說的,打電動會變壞變笨,功課也會變差!
  
  
  拜託!他功課差跟打電動沒有關係啦!
  
  
  喀噠。
  
  
  很細微的聲音傳來,山豬往門口瞥了眼,奇怪,為什
麼好像聽見什麼聲音?他皺起眉往後再瞄一眼,忽然有抹
影子自牆上一閃而過。
  
  
  咦!山豬立刻回首,左手邊的窗外並沒有東西……可
是剛剛在牆上明明有影子的!
  
  
  他皺起眉,很像一個人說,有手也有腳。
  
  
  不過怎麼可能啦!山豬把注意力移回電腦前,他在七
樓耶,窗戶這麼小,也塞不下一個人啦!
  
  
  打開程式連線,山豬看見戰友,自然先打個招呼,聊
幾句再來開戰!
  
  
  喀噠。那細微的聲響又來了,但自然引不起山豬的注
意,他後頭的氣窗上正微啟一小個縫,緩慢而輕巧的開
啟,直到伸入了一隻纖細的手:娃娃的手。
  
  
  山豬抓過滑鼠,正興奮的要開戰,但是畫面卻突然定
格,下一秒啪的電腦竟全黑了!
  
  
  「咦?不會吧!」他忍不住拍了拍螢幕,「搞什
麼!」
  
  
  拍了兩下電腦,畫面終於跳動,重新開始時卻不是他
熟悉的遊戲畫面,而是一個深藍色的燈光,燈光下有個楚
楚可憐的正妹。
  
  
  真的長得很正,有著金色的長髮,無辜的雙眼,微蹙
的眉頭,感起來可憐兮兮的望著他,像是在對他求救一
般,身著白色的紗裙,更顯得柔美可人。
  
  
  整個螢幕就映著那張臉,彷彿有什麼話要說似的。
  
  
  「新遊戲?」山豬狐疑的皺起眉。
  
  
  他湊近螢幕跟那娃娃面對面望著,她的眼睛的確正凝
視著他,山豬認真的互望,滑鼠點半天,就是不知道怎麼
開始遊戲或是換掉頁面!
  
  
  『真是蠢,看來我的死沒有給你帶來太大的困擾
嘛!』
  
  
  冷不防的,眼前的娃娃說話了!
  
  
  「哇呀!」山豬嚇得往後跳起來,因為體積太龐大,
作用力也太大,直接往後撞倒了椅子,狼狽摔上地板,四
腳朝天!「哎喲喂呀!」
  
  
  他以為自己眼花了,但是定神一瞧,螢幕裡的娃娃真
的正在扭著頸子,輕輕撫著自己的長髮。
  
  
  『跟我猜得差不多,最蠢的就是你!』娃娃說話的聲
音,山豬覺得似曾相識,『沒有判斷能力,就知道吃跟聽
令行事的腦殘人,人家說什麼就照做什麼,一點是非觀感
都沒有。』
  
  
  「……徐唯哲?」山豬好半晌,才吐出這個名字。
  
  
  這是徐唯哲的聲音啊!
  
  
  『連認人都慢半拍……』娃娃露出不屑的神色,雙手
正俐落的捲著頭髮,『女生頭髮真麻煩,行動一點都不方
便!』
  
  
  「你是什麼……這什麼程式!」山豬衝上前,急著要
把電腦給關掉。
  
  
  『你也會怕啊!』娃娃咯咯笑了起來,拿隻筆當髮
簪,把頭髮盤了起來,『放心,這程式你應該很熟的─
─』
  
  
  娃娃手裡忽然拿出一個籤筒,那是一個剪裁過的圓形
可樂罐,裡頭放了一隻一隻用白紙捲成的籤。
  
  
  山豬當然認得那筒子跟裡頭的籤,機會與命運,下午
才對小不點用過啊!
  
  
  『這叫做……霸凌程式!』娃娃咯咯笑著,緩緩的抽
出一根籤,『我們來看看你得到什麼大獎?』
  
  
  不可能……這是幻覺!這一定是幻像!電腦裡的娃娃
程式是設定好的,鐵定是徐唯哲那混帳的惡作劇!
  
  
  他要離開!要離開!
  
  
  山豬跳了起來,想衝到門邊,卻被自己亂丟的書包給
絆倒!
  
  
  『哎呀,你看看!好幸運喔!』娃娃把紙攤開往外
放,彷彿正對面有個鏡頭呢,『當筆筒耶!』
  
  
  筆筒?山豬一凜,這也是他們的惡整筆筒中的一種遊
戲方法:拿筆插在弱者的鼻孔裡、塞進他的嘴巴裡,要他
們當筆筒,好讓其他人可以拿筆使用,不准沾口水、不准
把筆咬掉、也不准大力呼吸。
  
  
  大家每次看著當筆筒的人都會笑得人仰馬翻,因為那
種要呼吸沒得呼吸,很難換氣又不敢沾口水的樣子超狼狽
的,通常大家還會故意拿筆起來寫,再用力插回去。
  
  
  「你做夢!」山豬怒吼著,「要玩你自己玩吧,別把
我當白痴,爛程式!」
  
  
  他好不容易爬了起來,扭動著大身軀再度衝往門口,
明明到了門邊,一扭門把……開不了門?!
  
  
  喇叭鎖是轉得動,但是門卻完全拉不開啊!
  
  
  左肩後兩個輕點,山豬如驚弓之鳥的回首,赫見一張
白紙出現在眼前,嚇得他直往門板上退,撞出砰的一聲!
  
  
  「哇啊──」山豬大叫一聲,才看清那張紙條上寫著
兩個大字「筆筒」。
  
  
  「誰!搞什麼鬼!」他又羞又氣的一把將紙給扯下,
只是一扯下,山豬就傻了。
  
  
  那是一隻騰在半空中的娃娃,只有二十五公分長,她
有著無辜的雙眼、楚楚可憐的容貌,細致的淡粉色長髮跟
粉紅色的紗裙。
  
  
  跟剛剛電腦裡那個一模一樣!
  
  
  「我跟電腦裡有點不一樣,沒辦法!」娃娃冷不防的
開口了,「因為塞在自己的肚子裡,頭髮跟衣服都被血染
紅了!」
  
  
  娃娃……在說話!山豬揉揉雙眼,幹!那個娃娃真的
浮在半空中,而且在說話!
  
  
  娃娃勾起一抹笑,映在身後的手伸出,不知何時握著
一隻筆。「你怎麼能逃呢?你抽到當筆筒了!」
  
  
  「哇啊──」山豬驚嚇過度般的往前一揮,立即把那
個娃娃使勁打到牆邊去!
  
  
  然後,用盡全身的力氣開始試圖打開那扇門!
  
  
  就算是幻覺、就算是夢,他也知道現在非逃不可!
  
  
  但是無論他怎麼拉、搥、敲、撞,那門就是堅不可
摧,絲毫不為所動!
  
  
  「媽──有誰回來了!哥──」他拉開嗓門喊著,不
停的搥著門板,「救命啊!救命啊!」
  
  
  一陣刺痛突然自腳上傳來,山豬慘叫出聲,他痛得摔
上了地,塞進門後的角落裡,往刺痛之處望去,只見一隻
筆硬生生插過了他的腳跟!
  
  
  接著,那娃娃從看不見的地方倏的跳上他的小腿,停
在曲起的膝上。「依照你的智商,你應該不知道那叫阿基
里斯鍵吧?」
  
  
  娃娃手裡抱了更多的筆,用優雅的姿勢一步步順著他
的腿走著,不管山豬如何揮舞他的大手,娃娃都能輕巧的
跳躍、避開!
  
  
  甚至在他揮舞過程中,硬插了一隻筆穿過他的掌心,
又傳來慘叫聲。
  
  
  家裡沒有人,引擎聲也尚未出現,山豬的哥哥去補
習,一時半刻也回不來,最早回來的可能是母親,但那也
是一個小時後的事了。」
  
  
  山豬全身不住的發抖,眼淚跟著流了下來,這是假
的!這怎麼會是真的!可是腳好痛,血都流出來了。
  
  
  「你們加諸在我們身上的,我們會一一的討回來。」
  
  
  娃娃站在他胸口,高舉的手裡一隻原子筆,用睥睨的
眼神狠狠的瞪著他。
  
  
  「不,徐唯哲,我們只是好玩……」
  
  
  「哦?」娃娃彎身爬上了山豬的臉,他歇斯底里的雙
手亂抹,娃娃登的一躍──「我們也是!」
  
  
  她躍起、落下,使勁的將手裡的筆刺進了山豬那盈滿
恐懼的眼珠子裡!
  
  
  「哇啊啊啊────」
  
  
  刺進軟組織的感覺果然不一樣,娃娃笑著,優雅的後
空翻,把已經插進去的筆再踢進去一點,補一點慘叫效
果。
  
  
  山豬聲嘶力竭的慘叫著,娃娃不知哪兒收集來的筆,
一根一根,找人類最痛的地方,一筆一筆刺入。
  
  
  放心好了,這還不是最有趣的玩笑呢!
  
  
  跟他們對他們的方式比起來,什麼叫生不如死,那些
人會嚐到的。
  
  
  娃娃抬起山豬無力的手指頭,把筆從指甲與肉的尖隙
間似了進去。
  
  
  「啊啊啊──殺了我吧!哇──」
  
  
  山豬家門口有了意外的訪客,小不點就站在他家門
口,仰首望著角落的監視器,還揮揮手打了招呼;徐唯哲
答應他什麼都能聽見的,所以他只是站在門口,就可以聽
見比名曲來得悅耳的慘叫聲。
  
  
  「開始了!」小不點回過身子,按下電梯,露出欣慰
的笑容,真的很久沒有這麼心曠神怡了,「大家都會
死……都會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