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團都要有指導老師,這是規定,但是他們記得社團一直是由英語系某老師擔任,已經好幾年了,是個非常好的老師,因為完全不會干預社團事務……呃,嚴格說起來,根本沒人看過他。

 

彷彿知道大家在討論他,老師看著他們笑了笑,「好啦,十點了嗎?開始開會後我會說清楚的。」

 

「再兩分鐘。」康晉翊禮貌的說,「主要幹部就我們幾個。」

 

「好。」老師站了起來,意外的挺高的,剛剛坐著時完全看不出來會超過一百八十五啊。「你是社長康晉翊嘛,所以妳是副社長……簡子芸嗎?」

 

老師手上拿著一張紙,應該是社團名單,扶了扶無邊眼鏡,看向汪聿芃。

 

她即刻搖頭,「我這樣子像副社嗎?」

 

不像,童胤恒把她推到邊邊去,大家都知道不像,可以不必自己講得這麼理所當然。

 

「副社長是簡子芸,她請喪假。」康晉翊趕緊解釋,「她有親人去世,所以今天早上沒法參加會議。」

 

「喔,好……所以妳是汪……汪聿芃!」畢竟女生不多,老師也沒多少選擇,「童胤恒是哪個?」

 

童胤恒舉了手,老師一一點名,現場竊竊私語聲音非常大,形成一種嗡嗡嘈雜的耳鳴。

 

「好了好了!」老師擊了掌,「安靜,這裡這麼小,每個人都說話會很吵!」

 

小蛙呿了聲,這裡是社團,又不是教室,管什麼秩序,他深怕老師沒聽到,冷哼得超大聲。

 

依然隨意坐著,繼續打他的手遊。

 

老師轉頭瞥了他一眼,無奈也沒說什麼。

 

「我知道你們不太懂發生什麼事,我先說我個人沒有針對性,擔任指導老師也絕對不是我自願的。」老師倒是開門見山,「我叫廖軍哲,生科系,你們之前的王老師上星期正式被解除都市傳說社的指導老師一職。」

 

「為什麼啊……現在學期中耶!」

 

「而且指導老師對社團有什麼影響嗎?幹嘛特地換?」

 

「最奇怪的是今天叫大家來是什麼意思吧?」

 

一眾人又開始交頭接耳,反而是辦公室的主要幹部們一個字都沒吭:以不變應萬變,是他們最高原則。

 

莫名其妙換指導老師,還召集大家開會,連校刊社記者都請來,更不要說旁邊還有一支直播鏡頭,這怎麼想都有問題。

 

「聽我說──」廖軍哲聲音竟宏亮異常,「都市傳說社的狀況大家應該都知道,學校當然是秉持社團自立,但檢舉函實在太多,也已經有人來關切學校是不是放任社團過度,造謠生事,還有學生因此怕到不敢上學──」

 

「有沒有搞錯啊!那是那些人的事啊,自己脆弱怪別人?」

 

「都市傳說發生又不是我們造成的!」

 

「寫事實也有錯?我們相信有都市傳說,我們也相信有人遇到都市傳說,你們不信你們的事!」

 

「對啊,這樣就說我們是創作文?那用這個論點來吵,為什麼不去質疑死亡三天會復活的人?」

 

「喂,不要扯宗教吧!」

 

「我是舉例!信的人就會信啊,不能說你不信就攻擊他人吧!」

 

眼看現場又吵成一團,康晉翊真是無奈,只好上前高舉雙手,「請大家安靜──讓老師一次說完再討論好嗎?」

 

社長就是社長,即使不滿情緒高漲,大家還是看他面子隱忍下來。廖軍哲見現場控制後,再繼續接著說。

 

「學校有學校的立場,因為有家長抗議,也有人在檢舉,我們不能坐視不管,必須做出一些處置,但又不希望傷及社團。」廖軍哲指指自己,「大家一定要先理解這件事,我們必須找出折衷點。」

 

折衷點,汪聿芃皺了眉,「別的社團就沒有喔?」

 

廖軍哲瞥了她一眼,點點頭,「是,因為別的社團沒被檢舉。」

 

簡直莫名其妙嘛!汪聿芃還想說些什麼,童胤恒大掌一按上她的肩,這是個開關動作,意思是:先不要說話。

 

「一點都不難,首先你們必須審慎發文,並且要給我管理員的權限,發出的文章我都必須先審核,我覺得OK後才可以發表──先讓我講完。」廖軍哲留意到學生的不滿躁動,「過去的文章有些必須修改,否則就隱藏,而且你們也不能用其他方式引起恐慌。」

 

「這太……」康晉翊緊握雙拳,不滿的就要抗議。

 

「這不對吧,這根本就干涉社團事務了!」

 

結果一旁那個拿著相機拍最久的女生率先開口,口吻絕對不客氣。

 

廖軍哲怔怔的望著于欣,這位不是來採訪要寫成新聞在校刊發表,以「堵住悠悠之口」的記者嗎?

 

「社團的用意是使學生於模擬社會中發展,在不違法的前提下本來就能自主運作!」于欣一開口就侃侃而談,「今天都市傳說社本來就是因應都市傳說而生,社群網站講得自然還是都市傳說,這是理所當然的,而且他撰寫的文章沒有煽動,單純敘述──就算是創作文,那也是個人自由!」

 

……現場先是幾秒的沉默,因為一開始被歸類到「校方」的于欣,突然間發表高論,還站在他們這邊,讓大家一時反應不及。

 

「對──說得好!」

 

「怎麼可以連寫什麼都要干預!我們又沒有違規!」

 

康晉翊下意識看向童胤恒,那是他同學,他應該比較瞭吧?童胤恒正忍笑忍得辛苦,悄悄示意大家都不要說話,于欣開口的話,大家就不太需要做什麼補充了。

 

「因為造成恐慌了。」廖軍哲耐性的說著。

 

「我沒有覺得恐慌啊,我看到的是提醒,正如很多人說的,信者恆信,都市傳說社團從幽靈船開始,是提醒大家盡量少出現公共場合,因為以都市傳說而言,幽靈船沒收滿命是不會走的,這不是恐嚇、不是威脅,而是提醒!」于欣還怕直播找不到她,走到鏡頭拍得到的地方,「我追蹤過整個系列,根本是有心人……噢……」

 

她突然轉向鏡頭,嘲諷一笑,「或說是膽小鬼自己不知道在害怕什麼,把自己嚇得屁滾尿流,再回來責怪都市傳說社!」

 

廖軍哲顯得無力,「我一開始就說了,我不是自願過來的,我對都市傳說社沒有任何成見!我還是抽籤抽到的!」

 

「你身為老師,學校開會時不是就應該質疑這個做法的正當性嗎?你們這是在限制社團發展,妨礙言論自由!」于欣毫不退讓,咄咄逼人,「各位,今天如果都市傳說社被這樣限制了,下一個就輪到你們社團了,學校竟想要掌控言論!」

 

群起嘩然,現場瞬間吵翻了天!

 

「有人檢舉,理由也要正當,學校更應該詳查,不該淪為他人的打手!」于欣正面對著直播鏡頭,振振有詞,「這樣我們每個人一天都來檢舉五個社團,學校就要進行全面管制嗎?」

 

「對呀!太過分了!」

 

「到底憑什麼啊!」

 

「那些黑粉有本事現在就過來,不要只會躲在螢幕後面!」

 

廖軍哲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插話,而小蛙不知何時已經停止了打電動的動作,下巴眼看都快脫臼了,康晉翊傻眼的看著持續在直播鏡頭喊話的于欣,甚至阻止想要關掉手機的廖軍哲。

 

默默的朝童胤恒看過去,他兩手一攤:就說吧。

 

「哇!」汪聿芃終於在幾分鐘後,報以熱烈無比的掌聲,雙眼投以崇拜眼神,「太棒了!妳說的太好了!」

 

啪啪啪啪!掌聲如雷,但這LAG五分鐘的掌聲來得突兀,反而換來一室寧靜,以及打斷了于欣的慷慨激昂。

 

「就是這樣!妳好厲害喔!」汪聿芃忘情的上前,緊握住于欣的雙手,「明明是真實發生的事,我們為什麼要隱瞞?都市傳說社本來就是研究都市傳說,為大家探討的啊!」

 

「……對!」于欣擠出笑容,越過汪聿芃看著同學,童子軍?

 

「我們遇險遇難,甚至也有過九死一生,這都是寶貴的經歷耶!」汪聿芃倏地一轉頭,凌厲的看向直播鏡頭,「不要自己沒有機會遇到就在那邊反對!」

 

呃……童胤恒跟康晉翊飛快的上前把汪聿芃拖離鏡頭前,他們認真覺得,攻擊者絕對不是因為「酸葡萄」心理,因為應該沒有很多人希望遇到都市傳說吧!

 

學校的如意算盤打得太完美了,原本以為出動一個指導老師全面監控「都市傳說社」的言論與發文,再用直播讓大家安心,最終再讓社刊登校方處理事情的經過與結果──然而一切都被校刊社派去採訪的于欣給搞垮了。

 

兩個小時的大會,掀起的大浪是學校始料未及,學生會最先發難,抗議校方意圖箝制言論自由,其餘各社團及學生都紛紛響應,不敢相信連社團發文都要經過指定的老師審核才能放上去!

 

于欣的個人社群網站下午一點立刻以一個斗大的標題,瞬間獲得上萬個讚:「思想箝制,獨裁主義瀰漫校園」

 

童胤恒看著手機,有些無言以對。

 

「于欣是不是鬧得太過了啊?」坐在沙發上的他忍不住出聲。

 

早上吵到十二點,康晉翊就把其他人都請離開,社辦需要淨空,他們要討論事情,因為真的太吵了,任誰都無法靜下思緒;再者也有太多人來看熱鬧,所以逼得康晉翊不得不關上大門。

 

「我也嚇了一跳,你們沒商量好嗎?」蔡志友抱著便當,非常訝異事情的進展。

 

「誰會商量這種事啊,于欣之前的報導都亂七八糟,不過她說得也對,她是校刊記者,言論本就不能偏頗,更何況我們的確不能證實都市傳說存在啊。」康晉翊嘆了口氣,他癱坐在童胤恒身邊,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好疲倦啊啊!「但我沒料到她會來這招……童子軍?」

 

「我不知道道喔!雖然同班但我們很多課沒在一起啊,更別說她超忙的,校刊記者耶!」童胤恒立即否認,「說到底這是于欣個人行為。」

 

「馬的很厲害耶!還直播,直接反轉。」小蛙一夕之間變成超欣賞于欣了,「而且她都故意用很聳動的言論,箝制啦、封閉啦、獨裁之類的,故意來壓學校耶!」

 

「單就這點而言,我就不會懷疑她以後當記者的潛力!」這句話童胤恒可出自肺腑之言!

 

眾人忍不住笑了起來,知道童子軍話裡藏的諷刺意味兒,康晉翊瞥向關閉的社辦大門,那兒有個人影正瞇著眼朝門縫偷窺。

 

「汪聿芃,妳在看什麼?」

 

汪聿芃回首,那雙眼亮得很,「好多人耶!」

 

「妳門不要開太大,等等那堆人又想進來。」小蛙不耐煩的說著,「關門啦!」

 

「我們社團難得這麼熱鬧耶!」她好可惜的口吻。

 

「是厚!這種熱鬧我一點也不想要!」康晉翊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小蛙!」

 

小蛙即刻站起來,把汪聿芃拉離門邊,砰的把門給用力關上;她還一副不情願的樣子,轉身走回茶几旁。

 

「坐啦,這種熱鬧真的不好。」童胤恒朝旁挪了挪,「于欣這麼一搞對我們也不一定是好事,只是暫時扯開焦點而已。」

 

「對,黑粉那邊很積極喔,像被激怒一般!」蔡志友不停滑著平板,「不過目前是在戰于欣就是了!」

 

「那是不是不必太擔心?」康晉翊輕笑出聲,「我看于欣也是戰士一枚。」

 

蔡志友跟童子軍同時點頭,既然她敢使這招,應該就表示她沒在怕後續的效應。

 

黑粉的相關事情康晉翊是叫大家都不要去看,免得被激怒而回應,一回應就等於給大家抓到機會反擊,而蔡志友卻負責觀察黑粉,因為他隱約察覺跟他之前的「科學驗證社」脫不了關係。

 

只是康晉翊不想知道,也沒必要知道,但如果對方有什麼過分的大動作,有個人留意總是好。

 

門被輕敲了兩下,過一會兒門把轉動著,所有人立即警覺的直起身,接著看見熟悉的女孩打開門。

 

「果然是這種景況!」長髮女孩走了進來,是副社長簡子芸,「外面可熱鬧了。」

 

「妳怎麼這麼早就……」康晉翊話到一半頓住,因為那跟在簡子芸身後進來的不速之客。

 

指導老師。

  

 

新書預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2310436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