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異世界貨幣

 

穿著紅黑衣服的男大學生取下安全帽,拔出機車鑰匙,蹙緊眉心,渾身散發著極度不爽的氣息推開玻璃門。

 

「歡迎……」櫃檯的黃任欣機械式說著,抬頭一見是同事就收了聲,「是怎樣?誰惹你了?」

 

「超爛!」小蛙拎著外送包不爽的往裡走,「他跟我說,他家的鐘超過一分鐘,那餐要算免費啦!」

 

「嗄?你遇到奧客喔!」這種客人不是特例,能凹就死命凹的那種,「我看哪張單,地址電話要記一下!」

 

接線的黃任欣一邊說,一邊找出小蛙剛外送的顧客名單,這種人都得做黑名單列表,下次萬一同一地址再叫外送時,才能讓大家格外留意。

 

「說什麼以他們家的鐘為主,我明明就二十八分送到,在那邊跟我盧小小。」小蛙走進更衣間,所有同事都緊張的看過來,「放心啦,我有收到錢!」

 

「厚~」所有人莫不鬆一口氣,最怕這種跟工讀生凹的客人了,他們時薪又沒多少,淨找他們算!

 

小蛙得意的勾起一邊嘴角,不說他剛染的紅紫色頭髮,挽起紅色衣服的袖子,下頭的刺青活靈活現,再加上後頸上的一條翼龍,多少有點喝阻作用。

 

「我帽子一摘,袖子一拉,付錢都付得超快的!」他先去倒杯茶舒口氣,「這時我就慶幸一般人對於刺青的成見還挺有用的!」

 

「下次我要送到同一個地址,我出發前還要先貼刺青貼紙喔!那個什麼龍啊鳳的都貼上來!」同事李育龍覺得這招真的很有用,每次被找碴時,拼命道歉或是拜託根本沒用啊!

 

更衣室旁的辦公室門陡然一開,所有人即刻噤聲,店長帶著點無奈的瞄向小蛙,看來剛剛的話他都聽見了。

 

「小蛙,態度……」

 

「我態度很好啊,我沒凶喔!」小蛙根本不在乎店長怎麼想,「我只是稍微顯露一下!」

 

瞧小蛙舉起的左臂,上頭複雜的刺青他也從沒看懂是什麼圖案,不過刺青不能代表一個人的個性,人模人樣卻衣冠禽獸的人多得很,而刺青對許多人而言或是種年少輕狂、或是種紀念,所以他從不介意。

 

小蛙看起來本是相當「特立獨行」的一份子,瞧瞧那抓得又高又挺的紅紫色頭髮,但是在外送專員工作以來,零遲到紀錄、零負評,大小糾紛都能自行處理完畢,同事相處也很開朗,率性而為沒什麼不好!

 

這種有話直說、凡事坦開來講的個性才是他喜歡的,如此大家共事也少了些麻煩。

 

店長搖了搖頭,往外頭走去,「任欣,記錄一下……」

 

「記下了!」黃任欣正巧寫完,拿著小紙走進內場牆面,把黑名單資料訂在了公布欄上。

 

他們的公布欄上有著好幾張奧客資料表,上面還詳述了奧客事跡,等累積到一定程度就會打字成表,可以讓所有接單者都能提高警覺。

 

「喂,你剛這張單很遠耶,怎麼回來得這麼快?」吳銘棒留意到紙卡上的地址,「你是騎多快?」

 

「嗯?還好吧。」小蛙漫不經心的說著,事實上進門後他就一直在看牆上的時鐘。

 

他可以錯過任何一張訂單,但就是星期五晚上十點後吉祥街的訂單,他絕對不想錯過。

 

十點,最晚不超過十點半,她都會在這時候打來,叫上一份全家炸雞餐。

 

他做外送已經一年多了,他們不是餐廳,而是專業外送,叫做「美味外送(delicious)」;店裡有兩種管道,一種是打給他們訂餐,由他們向店家或餐廳點餐後送去,一種是顧客打給餐廳點餐,再通知他們去領取送貨。

 

通常後者居多,不知道現在科技發達還是人越來越懶,有時一碗麵都有人要叫外送,反正外送費是對方出的,他們也管不著,送件就能賺錢,只要專心做自己的工作就好,這份薪水對於大學生打工而言,已算是優渥。

 

「欸,你們有看到靠北外送裡的文嗎?之前有人貼一篇很詭異的文章,但很快又撤下了。」纖瘦的陳國宏一臉神祕的說著,「說送到奇怪的地址,一條沒有終點的路之類的。」

 

「嗄?沒有終點?」壯碩的李育龍拿起珍奶大口吸著,「啊一條路如果到幾千號也感覺沒有終點啊,這種說法好奇怪。」

 

「對啊,而且我們依地址送貨,他怎麼會去量這條路的盡頭是什麼?」噸位驚人的吳銘棒也覺得怪,光是這論述就不太合常理了。

 

「欸,你們就說到重點了!就是因為地址太詭異了,他騎很遠很遠都送不到!」陳國宏趕緊接口,「而且還說那是個龐大的社區,每棟樓都高聳入雲霄,但是又霧氣繚繞得看不到上方的建物!」

 

「有沒有搞錯?越說越玄……有地址嗎?」最資深的李育龍抱持高度懷疑,「導航一輸入就知道真假了吧?」

 

陳國宏此時一臉無奈,「他沒寫!他說他沒送到就回來了,因為他不敢走下去……不寫是怕有人真的去找!」

 

「切~」一票外送員嗤了聲,「一聽就知道在蓋!有本事就把地址寫出來!」

 

「然後那人還說,他離開後想再折回去,從同一條巷子騎進去,卻跟他之前進去的地方不一樣了!」陳國宏繼續講古。

 

李育龍笑了笑,「靠北文很多都是創作文啦,一堆在說故事的!」

 

「對啊,我送這麼多年,也沒遇到什麼怪事──」小胖頓了兩秒,「奇葩客人倒是多得不可勝數,光是應付那些客人就夠了!」

 

「對對!」大家深表同意,奧客無極限啊!比什麼光怪陸離的事更勝一籌。

 

一直沒說話的小蛙站在內外場之間的門邊,背靠著門裝作不在乎的模樣聽著大家說笑,方便盯著前台的電話,但其實笑不太出來。

 

「那篇文你有備份嗎?」小蛙開口問著陳國宏。

 

「……沒有,我看到剩倒數兩行,再往下要看時就重整,重整後就說文刪了。」陳國宏感受到小蛙的感興趣,有種難得遇到共鳴的感覺,「怎麼?你是不是也覺得很怪?」

 

大家倒是很狐疑的打量小蛙,老實說這間房子裡真的會信那種創作文的,絕對都算不上小蛙啊。

 

「我覺得有點奇怪,而且好端端的為什麼要刪掉?」小蛙搓搓後頸,「因為形容得很詳細,實在有點玄。」

 

「嗄?話是這樣說的嗎?」吳銘棒不太理解,「所以你覺得……那個人寫的是真的?」

 

「應該說我覺得我們有可能外送到奇怪的地方吧!」小蛙聳了聳肩,「這世界很奇妙的,凡事很難說。」

 

身為「都市傳說社」的一份子,他對什麼事都會抱持懷疑態度。

 

就像上個月的火燒KTV事件,如果有人寫說他在火災現場的建築物上空,見一艘羊首骨身的船隻飄浮在雲裡,船身的洞像是開闔的嘴正在吞噬生命,誰會信?

 

他們社團的FB寫了,因為社長就在那個火災現場,他與其他人一起逃出來,在KTV對面的馬路上看見被大火吞噬的建築物上方,真的就有艘船破雲而出,而那艘就是赫赫有名的都市傳說:「幽靈船」。

 

這真的沒多少人會信,他們社團被噴漆被砸東西,說他們危言聳聽、製造慌亂等等,可是事實就是如此──那真的是幽靈船,而且幽靈船,還不只收集一百條人命就會離開啊!

 

這種事都有,他為什麼不相信某一天他們會外送到奇怪的地方?

 

「小蛙說得也不無道理,所以我才希望你們留意狀況。」店長突然回頭,「以前也不是沒聽過,外送送到墓仔埔的事對吧?」

 

一票男孩一怔,旋即搓搓雙臂,紛紛打了個哆嗦。

 

 

新書預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2215783
2018國際書展簽書會資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2215798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