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謝宜芊,三年十三班,是個非常安靜的女孩,個性內向說話總是輕聲細語,而且不太擅於交際,乖巧懂事,不是極優秀或是突出的類型,是那種偶爾會被遺忘的分子。

 

剛入學時,家中開武館的武曉愛帥氣逼人,英姿颯颯,多少女孩傾慕,不管是玩笑或是真實的,總之武曉愛的禮物收個沒完,除了俐落身手與帥氣度外,正義感強烈的她更是幫助了不少受欺凌的學生,還有更多迷人的紳士舉動,「武帥」之名不逕而走,仰慕者與日俱增。

 

學生生活單純,總是容易跟風,謝宜芊也是跟風者,覺得武帥帥氣,大家流行做卡片、寫情書或送小禮物給她,所以擅長做西點的她,便做點心餅乾給武曉愛;因為實在太好吃了,所以武曉愛親自跑去找她聊天討教,後來甚至成了朋友。

 

謝宜芊做點心給她,她就回飲料;或是有好康的也不會忘記她,雖不是莫逆之交,但至少是不錯的朋友;而謝宜芊因為害羞,武曉愛常去找她有一度讓她成為別人的眼中釘,所以武曉愛也自制的減少這樣的直接接觸機會。

 

她們會通LINE,偶爾跑到頂樓或是校園角落聊天,這兩年來都是如此。

 

謝宜芊不擅言詞,可是她不該是會自殺的人啊!

 

「當場死亡,頭骨有塊都飛掉,臉部骨頭全碎了。」張圓圓緊鎖眉頭,對壯碩的谷沛海說道:「找不到遺書,在頂樓只發現她的手機。」

 

谷沛海幽幽的看向兩公尺之遙,靠著牆低首不發一語的武曉愛,只能嘆氣。

 

確認死者是謝宜芊後,武曉愛就一直是那個樣子,她沒哭但是也沒反應,面無表情像是行屍走肉一般;警方很快抵達,向校方表明需要跟謝宜芊的朋友談談,記者更是火速趕到,所以由老師安排,讓學生逐一進入會議室裡協助警方。

 

武曉愛跟谷沛海一定會被安排約談,而同掛的江耿謙及吳小菲自然也一起,畢竟他們這票四個人很常形影不離,與謝宜芊相處時也多半都在一起。

 

吳小菲與武曉愛國小曾同班,到了高中再度重逢,自然知曉她的個性,她沒多說安慰之語,只是靜靜陪在她身邊;江耿謙從高一就跟她馬吉,知道多言無益,單純跟著谷沛海一起了解狀況。

 

雖說還有位大胖與谷沛浪是知交,但大胖跟謝宜芊倒沒有交集,因此這次的約談便跳過他了。

 

「我們早上才見面耶,她拿盒餅乾過來。」江耿謙抓著頭,怎樣都覺得不可思議,「上午看到時還好好的啊,我還跟她開玩笑說以後可以多做給我跟小菲嗎?」

 

「這些等等也要記得跟警察說,他們想知道謝宜芊的狀況。」張圓圓語重心長,「武帥還好嗎?」

 

「不好。」谷沛海回答的倒很乾脆,「畢竟謝宜芊傳了最後的留言給她。」

 

為什麼沒說?

 

武曉愛盯著地面,她不明白上午還能笑著聊天的謝宜芊,為什麼一個字都沒提?

 

她上午看起來一如往常,毫無異狀,如果有什麼事她應該會說吧!她該知道可以向她求救的啊!

 

會議室的門開啟,由裡走出兩個低泣的學生,每個人臉上都掛著淚,武曉愛只認識一個,耳下短髮的林依雲,她蠻常跟謝宜芊在一起的,應該是班上的好朋友之一。

 

林依雲見到武曉愛,頷首的時候鼻子一酸又掩面,另一個女生也是咬著唇忍住哭泣,在相關老師的安排下離開。

 

「武帥,谷沛海……大家都進來。」導師輕喚,要他們進來。

 

吳小菲拍拍武曉愛,也不催促的逕往旁邊去,江耿謙用眼神問著,吳小菲只是暗示不要多話;谷沛海則一句話都沒說,站在門口等著武曉愛,而且……

 

走廊轉角處有人在探視,谷沛海留意到的凝視著,是個男生,他有意無意的偷偷往這兒望,一發現似乎被瞧見,立刻又躲藏進去。

 

靠著牆的武曉愛深吸了一口氣,終於直起身子離開牆面,向右看向谷沛海,擠出一抹難看的笑容。

 

「走吧。」他挑了挑眉,閃身讓她先行進入。

 

又來!

 

谷沛海倏地往右轉看向那探頭的男生,這一次對方措手不及,慢了幾秒才躲進去。

 

至少他看到樣子了,谷沛海不動聲色的跟進會議室,窺探他們是什麼意思?是窺探他們?還是窺探這個事件?

 

會議室裡氣壓非常低,有警察也有記者,攝影機高高架起,尤其一看見武曉愛及谷沛海走近,這兩位可是K名人,最近多少詭異的命案都有他們的參與。

 

「請不要拍,這些都是未成年的的孩子。」張圓圓氣勢十足的說著。

 

「我們會打馬賽克的。」記者輕鬆說著。

 

「拒絕拍攝,拍照錄影全部不允許!」張圓圓平常溫和,想不到現在口吻強硬,吳小菲哇了好幾聲,心生佩服!

 

武曉愛的手機早就被繳出拍照存證,她一進門就發現桌上擺了另一隻熟悉的手機,星座吊飾依然完整,那是謝宜芊的手機。

 

「真的是武帥啊!」警察劈頭就喚了武曉愛的暱稱,她忍不住錯愕的望著他。「那個是劍道小子嘛!」

 

連谷沛海都圓睜雙眼的緩緩看向隔壁的武曉愛,兩個人緩緩坐下,無言的吶喊著──是不是那個辜警官在那邊亂宣傳啦!

 

「最近幾次案子都有你們涉入,辜警官說了,兩位都很厲害,歹徒遇到你們都是倒楣!」果然下一秒另一位警察就報出了辜太宇的名字,「可我記得辜警官專辦……」

 

專辦──後面的話不敢說,因為辜太宇專辦難解案件,不只是棘手案件,更直白一點:就是科學難以解釋的案子,只怕是永遠的懸案類型,嫌犯多半都不屬於人類。

 

「我們針對今天的事吧。」谷沛海率先開口,「請問知道謝宜芊為什麼自殺了嗎?」

 

哇喔,真不愧是辜警官的朋友,縱使是學生卻相當直接。

 

「這還不清楚,尚在調查中。」警察倒也機靈,「我們請同學來,正是為了看能不能找到主因。」

 

「她真的是自殺嗎?」吳小菲提出問題,「她什麼都沒說啊,而且看起來很正常!」

 

「該不會是被推下去的吧?」江耿謙也很質疑,「剛剛她同學有說什麼嗎?」

 

「目前推斷應該是自殺,她鞋子擺放的很整齊,手機就擱在旁邊──」陳警察看向武曉愛,「這封LINE確實是謝宜芊傳給妳的對吧?」

 

「對,我才剛看完……她就從我面前跳下去了……」武曉愛到現在都能看見那覆蓋窗戶的黑影。

 

「從妳面前?妳在頂樓?」

 

「不是……她剛好坐在窗邊,謝宜芊從上方跳下,有掠過她的窗前。」谷沛海趕緊解釋。

 

「是這樣啊……」警察點點頭,「只是我們查了她的手機,沒看到她傳的任何訊息!」       

 

武曉愛詫異的看向警察,「這不可能!我手機裡的LINE是查得到的!」

 

警察為難的把她的手機遞回,好讓她仔細看看那封在謝宜芊跳樓前傳來的LINE。

 

沒有成員。

 

不知道什麼時候那張用SNOW弄成的土撥鼠可愛頭象消失了,「謝宜芊」三個字也不見,變成「沒有成員」的空白圖像。

 

「不可能……不可能!」武曉愛急著搜尋朋友名字,卻完全找不到謝宜芊的名字!「為什麼!真的是她傳的,我還打電話給她──電話簿!」

 

幸好她嫌LINE電話不穩,打電話是用手機號碼,調出通話紀錄,清清楚楚的還有謝宜芊的名字!

 

「是,我們沒有不相信妳,只是……謝同學的手機被重置了!」警察無奈的拿起證物袋,「全部回歸初始狀態,沒有任何一張照片、訊息、資訊,全部都沒有!」

 

所以,連LINE都不存在。

 

「怎麼會……她才傳LINE給我啊!」武曉愛完全不可思議,「這不合理吧!說不定……是有人拿她的手機重置!」

 

「我們會考慮這點的,妳先不要激動,武帥。」警察趕緊安撫,谷沛海直接拉著她坐下。

 

導師拿著水過來,輕搭著她的肩,知道武曉愛目賭朋友自殺無法接受,但這時她需要冷靜,先提供警方線索較為實際。

 

「從來沒聽她說過霸凌,也沒人欺負她,謝宜芊是個很靜的女生,不過也因為這樣,她幾乎不提私事。」江耿謙先主動說她認識的謝宜芊,「家裡有什麼事我們也不清楚。」

 

「不過她有在打工,還有做家庭代工不是嗎?」吳小菲想到了他們曾一起幫忙的事,「家境不是很好,這個問他們導師應該知道吧?」

 

「對,她有領清寒補助,符合規定,家裡不好不過她也沒抱怨過,總是說快點畢業就能出去找正職了。」谷沛海淺淺笑著,正是因為這樣的女孩,還總是花時間跟成本做點心給他們,讓他格外感動。

 

武曉愛聽著同學述說謝宜芊,卻突然發現,她好像也說不出更特別的點,因為每次在一起,說話的總是她,謝宜芊永遠都是靜靜聽的那位,連自己班上的事也都不太說。

 

她不是不傾聽,而是謝宜芊沒有提過。

 

「她不希望我知道她為什麼自殺。」武曉愛喃喃的低語,「如果她真的是自殺,一定發生了什麼事……你們能查出嗎?」

 

「我們盡力。」警察只能這麼說,「但是對於這女孩大家有的資訊真的太少了,我想我們要跟她媽媽談過後,或許會比較清楚。」

 

「剛剛她班上的同學呢?有提到什麼嗎?」谷沛海還是不死心,「她跟林依雲最好吧?」

 

警察們突然面面相覷,有點尷尬為難的笑著。

 

「大家都說跟她不熟……」

 

咦?武曉愛驚愕的看向警察們,怎麼可能,林依雲幾乎已經是跟她最好的朋友了啊!

 

真有這樣一個人,在學校兩年,卻沒有一個知交好友嗎?

 

再後來警察們有問不出什麼特別的東西,謝宜芊就只是存在,但卻沒人知曉細節。

 

他們四人走出會議室時,走廊上空無一人,表示謝宜芊除了班上的同學及他們四個之外……就沒有其他交集的人了。

 

「她沒有時間參加社團,所以也不會有社團的朋友……」吳小菲也想到這點了。

 

六個人,只有六個勉強聽說最了解她的人,最終卻發現根本誰都不了解。

 

武曉愛覺得自己跟謝宜芊挺熟,厚臉皮跟她要甜點餅乾,每次都能聊到開懷大笑,結果對她的一切卻完全陌生。

 

「喂,不要垂頭喪氣!」江耿謙冷不防重擊她的背,「這不像妳啊,武曉愛!」

 

「咳!」這一擊差點沒把武曉愛的肺打出來,她往前踉蹌,回眸就是凌厲狠瞪,「喂──江耿謙!」

 

「就真的啊!看看妳的樣子!振作點!」江耿謙雙手抱胸的唸著,「跳樓都不是我們願意看到的,如果妳覺得她不是自殺的,應該去查明真相吧!」

 

谷沛海忍不住輕笑,這兩個傢伙的友情真是不同凡響,「我也贊成江耿謙說的,不管謝宜芊是不是真的自殺,我想妳應該都想知道原因。」

 

武曉愛順著氣,咬著唇點頭。

 

對!不管是不是自殺,她就是要知道原因!被自殺或是自殺都一定有因素,那總是甜笑的女孩,根本看不出一絲一毫的端倪啊。

 

「我們去買飲料啦,喝點甜的精神振奮一點!」另一到女聲輕快地往前奔去,「我想喝乳酸飲料,我記得只有這棟──咦?」

 

最先往前跑的吳小菲在轉角處,驀地看見了站在那兒的男孩。

 

谷沛海飛快地追上去,來到吳小菲身邊時,卻只看見根本逃竄的背影。

 

「居然還在啊……」他擰著眉,沉重的看著消失的身影。

 

「怎麼回事?」武曉愛跟著滑壘抵達。

 

「有個男生一直在這裡偷窺,從我們進去前就在了,不知道在偷聽什麼……」谷沛海瞇起眼,「我覺得他知道什麼,才會一直留意進去會議室裡的人。」

 

「可惡!那我去追──」武曉愛邊說又要往前衝。

 


※新書資訊:未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創作者介紹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