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  子
  
  
  「這裡才沒有鬼。」
  
  
  一間不寬呈長型的木屋裡,只分為兩部份,外間與裏間,中間用一道牆相隔
著,少年正小心翼翼的走過了外間,朝裏間步去;現值白天,西邊的窗子盛接著夕
陽,可裏間處於昏暗,玻璃窗斑駁覆滿塵土,光線正努力嘗試穿透。
  
  
  他環顧著四周,這裡的一切都已經頹圮,腐壞的木桌、缺角的椅子,再也不會
搖的搖椅,還有不會動的時鐘……但是如果發揮天馬行空,可以想像的出過去這是
一間溫暖的小木屋,擁有可愛的元件。
  
  
  「嘎……」往前踏一步,他聽見不尋常的聲音,嚇得縮回腳,前面好像不宜再
走了,聽起來好可怕。
  
  
  他在木屋的五樓,每一層樓似乎都只隔成兩間,但相隔的牆很短,只是象徵性
的,因為他可以看見正前方的狹窄迴旋梯。
  
  
  其實這裡一點都不可怕對吧?少年靜靜的望著窗外斜照而入的夕陽,雖然荒廢
已久,但學校總是不乏鬼故事傳說,這木屋被傳得鬼影幢幢,不過怎麼看都還是感
覺很平和。
  
  
  當然,如果晚上來的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叩,叩,叩。」正前方的迴旋梯突然傳來足音,少年愣了一下,那是往上樓
的聲音……有人踏著樓梯上來?
  
  
  「誰?」他出了聲,「誰走上來了?小心啊!」
  
  
  誰曉得樓梯能不能支撐重量?怎麼就這樣貿然走上來,要上樓從外面繞啊。
  
  
  模模糊糊的人影站上了五樓,他隱約可以瞧見纖細的身影,是女生,而且像是
也穿著制服。
  
  
  「喂,誰啦?」對於突然不動的人影,他突然感到不安,「出聲啊!」
  
  
  女孩依然站立在樓梯頂端處,差兩階就踏上平台的位置,側著身子望著他,像
是緊緊盯著他,卻不發一語。
  
  
  「不要嚇人喔!我、我已經走進來了,我才不怕!」少年抬頭挺胸說著,聲音
卻難掩顫抖,「這裡、這裡沒什麼好怕的!」
  
  
  他的聲音在木屋裡傳著迴音,卻沒有留意到後頭的窸窣聲響。「咿歪……
嘎……咿歪……吱……」
  
  
  數公尺遠那個動也不動的女生,讓他覺得很不舒服,縮縮頸子,他向後跨出一
步,還是離開好了。
  
  
  才旋身,卻赫見一張青面獠牙的鬼臉塞在眼前。
  
  
  「吼──」伴隨著吼聲,少年當場嚇得大叫。
  
  
  「哇啊啊──」他跳了起來,驚恐的向後退了好幾步,「哇啊──」
  
  
  步伐在木板地上錯亂著,驚嚇的紛沓,然後……他瞪圓了雙眼,感受著自己的
身體往下沉了。
  
  
  「咦?」
  
  
  他驚愕的望著那青面獠牙的鬼臉,感受到眼前的景物紛紛向上飛掠,他的身體
急速下墜,什麼都來不及反應,只看見許多東西自身邊略過,然後──一陣劇痛瞬
間傳來,他的世界成了一片紅色。
  
  
  一根尖銳的鋼筋從後腦勺刺穿了他的眼球,更多的木條穿過了他的身體,他張
大著嘴連尖叫都來不及,卻看見五樓那盞生滿灰塵的水晶燈離他越來越近……越來
越──砰!
  
  
  他還沒死,只是虛弱的仰望著上方早已看不清的人影,溫熱的血正汩汩流出,
他顫抖著,淚水或是血水從眼窩裡湧了出來……
  
  
  他還沒死啊……誰、誰來救救他啊!
  
  
  「叩,叩,叩……」有足音從樓梯上步下了,紮實穩健的,一步步走了下來。
  
  
  誰……他僅存的一隻眼什麼也看不見,只看見堆疊在他身上的東西,好重好
痛,快點幫他搬開啊,快點救他啊!
  
  
  足音來到他的身邊,他顫抖的往旁邊瞟去,從縫隙中瞧見的是一隻沒有腳踝的
腳,森白的骨頭帶著殘肉,凸出於小腿之外。
  
  
  另一隻完好的腳穿著黑色的皮鞋,緩緩蹲了下來。
  
  
  少年感受到一陣冰寒侵襲而來,他全身不住的發抖,看著那縫隙中出現的臉
龐,如果他能尖叫,他現在一定會發出歇斯底里的慘叫聲。
  
  
  那是張面目全非的臉,碎掉的臉骨、掀開的皮膚,扭曲且醜陋的毀容臉龐。
  
  
  女孩望著他微微笑著,透過女孩,他竟可以看見她身後的景物。
  
  
  她扭曲的下巴靠在骨頭穿出的雙膝上,歪著頭瞅著他,像是在等待……等待他
的死亡。
  
  
  是誰說這裡沒有鬼的啊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