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上紛紛擾擾,熱鬧非常,車水馬龍,無一歇止。豔陽
正高照,剛好是午休時間,不愧是大城市,能湧出這麼多上
班族,找著飯館吃東西。

 


  三十八度,一個戴著墨鏡的男人坐在路邊的欄杆上,啃著便
利商店的麵包,配了瓶咖啡,看著熙來攘往的人潮。

 


  路邊的人經過了,莫不靠著牆走,似乎就怕走近男人似
的;幾個上班族的女孩子過去,原本聊得正興高采烈,一看
到他就噤了聲,快步的掠過他的眼前;人們看不出墨鏡下
雙眼在瞧哪兒,不過怪可怕的就是。

 


  男人吃完了東西,順手往一邊垃圾桶一丟,站了起來,適
巧走過一個矮小的上班族,他只覺得陽光怎麼忽然不見了,
抬頭定神一瞧,差點沒把他嚇了個屁滾尿流!

 


  身高超過一百九十二公分的魁梧身材,加以虎背熊腰,還
有那一臉兇神惡煞的樣子,想不嚇倒人才難,問題就出在這
兒,要找到工作,更難!

 


  他微嘆了一口氣,空有一身武術的他,竟然也不能去找道
館工作,他猜都猜得到,父親早就把他視為不肖子,同業的人
恐怕也不敢收他吧!無所謂,反正他有著一身俐落身手與無窮
力量,就算做搬運工也可以!

 


  只是……一般人不這麼想。他再怎麼孔武有力、再怎麼
靈活,他們都不願意用他;因為,他是一個前科犯,一個縱
火的前科犯。

 


  五年前那場意外,他忘不了;為了保住自己最好的朋友,與
讓一切風波止息,他向警方自首,以縱火罪啷噹入獄;他從未後
悔過這樣做,其實入獄是一種贖罪,因為事情起因都是因為他
,當年若不是他硬多事去干涉士青的事,或許情況就不會變成
那樣。

 


  五年的牢獄生涯對他來說不算什麼,就憑著這副身軀,敢
惹他的就不多;惹他的人呢?光憑著一身柔道、合氣道、跆拳
道等上段資格,就沒有人會是他的對手。

 


  但是他很守規矩,人不犯他他不犯人,就這麼平安的過了
五年;幾天前出獄,整理了服裝儀容,就去他最要好的哥兒們
,也正是「秋集團」的現任總裁秋士青那兒──他不是去要人
情的,是去敘舊的。

 


  他不要秋士青的幫忙,要工作他自己能找!他就不信
天下沒人要收前科犯,前科犯又當如何?又不是每一個人
會再犯,連一點機會都不給,根本就是徹底的歧視與剝奪掉
給人再生的機會。

 


  多半的再犯,都是社會逼迫他們的。

 


  叭叭──!一台黑色的BMW拼命按著喇叭,刺耳的令男人
不得不轉過去看是哪一個缺德的傢伙。

 


  「哎呀!我還以為我看錯了呢!」前座車窗給搖了下
來,「關承勛!」

 


  嘿呀!承勛臉一亮,咧開嘴大大笑了起來,他那一笑,不
知道又嚇傻了幾多路人甲乙丙丁呢!黑色的車子轉了個圈停
到了路邊,承勛也大步的走了過去。

 


  車子裡的男人下了車,他站在承勛身邊簡直一點男子氣
概都要沒有了,成了小鳥依人似的,頂著一張娃娃臉,男人
對著承勛來了一個用力擁抱!

 


  「我還以為你死定了咧!」與娃娃臉臉完全不搭的話語
出口,拳頭硬是頂了承勛一下,「想不到越吃越壯喔!」

 


  「你這活在槍口下的男人都沒死,怎麼輪得到我!」
承勛也握起那碩大的拳頭,往那看起來沒二十歲的男人身
上砸過去。

 


  一反路人猜想的,娃娃臉男人並沒有哀叫,反而像條硬
漢似的輕鬆頂住那一拳,著實叫人鬆了好大一口氣。

 


  正如承勛所說的,他可是在槍口下混生活的人,怎麼可
能挨不住那一拳?人不能貌相,他真希望全世界的人都能瞭
解這一句話,他有雙水汪汪的的大眼睛、長的可愛、年輕,
又不是他的錯!!

 


  「少烏鴉嘴,這是禁忌。」男人拿下墨鏡,過路上班族的
女人眼裡發出了光亮。

 


  ──好可愛喔──男人彷彿聽到了這樣聲音在四周響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