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什麼?」天真的筑夆又停下來跟他說話了,「導遊嗎?」

  「欸……有點像啦,我可以帶妳參觀西班牙各地,到哪裡都是各付各的,但
是妳每天得給我一千西幣當小費,怎麼樣?」

  一千比賽塔……就是台幣兩百元呀,如果天天都有人帶,又可以幫忙解說的
話,那其實花個六千元倒也挺划的來的呀!!而且有人陪著說不定比較好……

  嗯?天啊,妳在想什麼,章筑夆!

  這、這是騙人的手法呀,萬一把她騙去賣了怎麼辦?那她就再也回不了台灣,
看不到爸爸、媽媽、大姊、二姊、三姊、大哥、二哥、外婆……反正就是所有的
親人,要被賣到異國去了!!

  啪的,筑夆轉身,再度不理男孩而離去。

  「嘿,妳怎麼又跑了,妳說怎麼樣嘛!!」男孩亦步亦趨的跟著,「我瞭解
所有名勝的史蹟喔,絕對比一般嚮導更好……」

  「你滾開啦,誰要相信你的鬼話!!」筑夆轉過頭雙眼瞪視著男孩,「再不
走我就要叫警察來抓你了!!」

  噯呀呀!男孩高舉起雙手做投降貌,還吹了幾個口哨,然後將鴨舌帽壓低,
摸摸頭的訕訕離去。

  哥倫布廣場算是馬德里一個相當重要的地標之一,哥倫布的雕像建立的十分
高聳,在四方形的廣場公園的一端,面對著市區和馬路,下面是精心設計的小瀑
布,設計家刻意造了個落差,讓無數瀑布流下,以哥倫布雕像為頂點,分向兩邊
漫延,水聲隆隆,好似當年哥倫布在尋找新大陸時一樣的情景。

  筑夆再度請人為她拍了照,無奈哥倫布雕像是疊在重重尖塔頂端,她的傻瓜
照相機無能為力,她只得在花叢水間留影,要是靠近水瀑,可是水花四濺,好不
涼快呢!!

  筑夆聽到了隆隆水聲,卻也感到一股涼風從底下傳來,好奇的她朝小階梯往
下探了一下,發現在這水瀑之下竟然別有洞天!!

  筑夆繞過了水瀑往下面的樓梯走著,那是一個歌劇院的外廊,由於上方正是
裝飾哥倫布廣場的花園和水道,所以其下陰涼無比,而且還可以看到瀑布形成的
窗櫺,一絲一道,處處都是別出心裁。

  「喂──」筑夆好奇的在下面喊了一聲。

  『喂──』果然迴音立刻就到!這裡當歌劇院真是恰到好處呢!筑夆往裡頭
走著、舞著,不經意看到牆上那獨特的浮雕。她走了過去,不見禁止觸摸的牌子,
開始碰著。

  牆上有很大的輪船符號,就是舵的樣子,還有以一點一點所構成的線,代表
著的路線圖;筑夆退後幾大步來看,才發現牆上刻的似乎是一幅航海圖,是代表
哥倫布環繞世界一圈的整個行程圖呢!!

  哪裡出發、哪裡停泊、哪裡回來,都畫的一清二楚……只是,筑夆再靠了近,
發現為什麼那些點狀路線圖前面是兩條……到後頭成了一條了呢?!

  「一開始哥倫布是率領著三艘船出發的,後來在這裡沉沒了一艘,所以變成
兩艘……」一隻手指突然在牆上的浮雕上游移著,戴著鴨舌帽的男子再度登場,
他指著路線圖給筑夆看著,「後來再沉下一艘,直到哥倫布回國時,只剩下一艘
船而已……」

  「你……怎麼又是你!」筑夆嚇得又往後退了,「你一直跟著我是什麼意思!?」

  「我說小姐啊,妳真的不再考慮一下?」男孩支手靠著臉頰,倚在牆上,
「妳一人在西班牙自助旅行真的很危險喔!」

  「走開!!」不管背包有多重,筑夆三步併做兩步就往另一邊的樓梯跑上去,
「我不需要!」

  男孩靠在浮雕牆上,看著眼前飛下的水瀑窗櫺,有個人影在那兒若隱若現,
他鴨舌帽的雙眼轉為而冷淡,再看向奔跑上去……筑夆的背影。

  哼,怎麼會這樣,他為什麼還不走!?而且還跟著她!?

  大家都說這裡搶劫事件很多的,她要是一身行頭被搶了,往後三十天就完了,
她就會一個人孤苦伶仃的遊蕩在西班牙街頭……

  一陣寒顫竄起,筑夆緊握住手上的小提包。

  走出地下歌劇院,筑夆便看到廣大的公園裡的另一端,有兩個大銅碑在深處;
為什麼繼續參觀加甩掉不良份子,筑夆在陽光下大步的疾走著。

  那兩個超大的銅碑不管長寬高都是特大的,遠遠的筑夆就可以看到石碑是特
殊的雕刻,利用深淺光影刻上好多好多的人形,好像有很多人在石碑上的感覺就
是了。

  筑夆走到銅塊……喔,銅碑面前,看了半天無法懂個所以然,就算有做功課,
也只知道這是紀念哥倫布廣場的東西,可是有什麼意義呢?

  剛剛的雕像上,哥倫布廣場手指南方,意指新大陸的位置;下面的水瀑和水
道,是象徵他尋找新大陸的海上景況;其下的涼爽歌劇院,一來是節省空間,二
來又利用水瀑做裝飾,三來牆上又有路線圖交代整個航行歷史……

  就這兩大塊銅雕,到底是什麼東西呀……!?

  筑夆第一塊看不懂,轉向第二塊,第二塊也看不懂,就繞到後頭去看。

  「這兩塊雕刻象徵著哥倫布所率的船隊;上頭載滿了人,那是一種象徵。」
再一轉到後面,男孩竟已經在面前了,「看!帶著我沒什麼不好嘛!我是男的,
會解說又身強體壯,可以幫妳背背包,可以保護妳……」

  他……是怎麼過來的,她為什麼沒有看到!!

  「啊呀呀呀──!!」長聲的尖叫代表筑夆的回答。

  男孩有點傻愣的看著尖叫加摀著胸口的筑夆,而筑夆則是眼角帶淚,一臉著
實被嚇到的模樣瞪著他。

  「我說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筑夆閉起眼,雙手握拳在胸口努力的嘶
吼著,「你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了!!」

  倏的,筑夆發現眼前的光線一暗,她睜開眼,見到極度逼近的男孩。

  嗯?怎麼回事,他們會不會……太近了一點?他……他沒事那麼近幹嘛!?
筑夆卻嚇的不敢動,她把眼珠子略為吊高,瞄向男孩……

  筑夆正靠著銅碑,男孩把身體欺近她,而他的左手就倚在壁上,低著首,逼
著筑夆。

  救……救……救命呀……筑夆開始不自主發抖,他要搶錢嗎?還是劫色?應
該只有這兩種吧,她在新聞上看到的只有這兩種,總不會……總不會要殺她滅口
吧?!

  啊!對,她、她看到他臉了,所以他要殺她、殺她滅口!!

  救命啊……爸爸、媽媽、大姊、二姊、三姊、大哥、二哥、外婆……

  「我說,我都沒幹什麼妳就抖成這樣了……」男孩自然的包住筑夆那做祈禱
狀的雙手,「這樣子的人真的可以一個人做自助旅館嗎?」

  真搞不懂這女人有沒有父母?他要是她爸呀,把她關在籠子裡也不會放她一
個人出來旅行!!

  咦咦──!!他、他握住她的手了,他怎麼可以握住她的手,他到底要做、
做什麼!!

  男孩突然又放開了筑夆的手,拍下她的頭。

  「我又沒有要對妳怎樣,只是要妳確認妳自己的能力!!」男孩整個彎下腰
了,面對著低著頭的筑夆,「我很便宜的,保證妳不吃虧……」

啪!!火辣辣一巴掌上了男孩的臉。

  「你、你、你這個不要臉、心腸惡毒的傢伙!!」氣死她了,警察呢,這附
近怎麼沒有警察,「有本事你就在這裡等著,我叫警察逮捕你!!」

  怒氣沖沖的筑夆一轉頭就往銅碑前走去,她雙手握拳直直的像鐘擺般擺動著,
一步一步的用力的蹬在地板上,尋找著在路邊巡邏的警車。

她要報案,說有個台灣死男人想要搶她的錢、而且還纏著她……等……等等,西
班牙要怎麼說啊,錢怎麼講?纏呢?哇呀,說英文總行了吧,她英文可是夏夏叫
呢!!

  咻咻!!

  人影呼的從旁奔出,在筑夆還沒看清楚之前又從她面前急速跑去。

  嗯?不是那傢伙……筑夆往旁邊看,那從樓梯跑上來的嗎?怎麼跑那麼快啊?
好像還撞了她一下,不痛啦,只是覺得有擦過……筑夆愣愣的看著自己的全身上
下,還有那隻空空的手──

  啊!!她的包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